第146章江湖之远

更新时间:2018-08-19 15:24: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46

那是一件许多万法境绝空境想做,不能做也不敢做的大事。

  智慧方舟离开之后,曾有炼药师工会放出话,愿意以八品炼药师倾尽全力,只求得到半份生生无量果。

  “少主,真的是你?”四位山主坐不住了,屁股隐隐离开凳子,额头冒汗看着秦九歌。

  秦九歌狡黠一笑,偷着乐道:“不是。”

  噗通!

  苏家主摔倒在地,你丫的吹什么牛呢,都大难临头,还在这开玩笑。

  四位山主松口气,自家少主虽然是绝世妖孽,可是妖孽总得有个极限。

  能得到生生无量果,这实在太吓人,不敢信。

  秦九歌又松口,自信道:“好吧,其实是我。当日我来天恩域,目的就是进入智慧方舟。在方舟内,结识了庄家家主,并且得到生生无量果。”

  “切。”

  四位山主稳妥坐着,不再相信秦九歌的鬼话。

  “真的是我干的!”秦九歌跳脚,除了自己,当今天下,谁还能这么逆天。

  “你相信吗?”侯山主笑眯眯问苏穆轩。

  苏穆轩急忙摇头,这个玩笑不好笑,而且很容易要人命。

  “你们相信吗?”侯山主很欠抽,牧师回血的大范围一划拉。

  “我们不信!”大家异口同声,会议解散,各自回去睡觉。

  秦九歌孤独的站在原地,恨得牙痒痒。这个侯山主,明显是不想混了,自己找个由头,踢他去守茅坑大门,让他反省反省最近是不是上火。

  “真的是我,就是我!”秦九歌扬声,血淋淋的事实。

  龙风走过来,拍了拍秦九歌的肩膀:“我相信你。”

  “真的?”被人信任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好,秦九歌感觉自己愉快得快飞升了。

  在成为大罗金仙之前,是不是考虑把龙风一千万灵石的债务,跟他减掉一块半块的灵石。

  龙风严肃的点头,脸色沉水:“我相信你没有睡醒。”

  “滚蛋!”秦九歌飞踢一脚,被龙风侧身躲开。

  四顾茫茫,天地孤立。秦九歌踌躇道:“苍天啊,我这么优秀,何以薄我?”

  叽叽。

  有厨中硕鼠,从堂前横过,大摇大摆的跑远。

  沿途,庄钱带着受害者,边抢救边瞬移,心里把秦九歌的八辈祖宗咒骂个遍。在后半夜,三元凝丹境精疲力尽,终于赶回天恩城。

  自从庄家主回归,庄家再次崛起,成为四大顶尖势力之下,当之无愧的执牛耳者。

  正是高手寂寞,阳春白雪的美好年代。庄壁俯视山川,纵观江海,心中真是好生无敌。

  当晚,庄壁取一壶浊酒,携一身雪白衣裳,飘飘立在梨花树下,观赏明月好风景。真是无聊啊,除了自己在智慧方舟遇见的那个妖孽,庄家主觉得自己此生无敌。

  正成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绝世高人时,有庄家长老庄钱,连哭带喊的跑回庄家,惊动半个家族。

  庄壁一皱眉,不耐烦的欲要举起酒杯,邀明月作客。这样做有好处,好处有两点。

  首先,说出去高端大气上档次,还有种忧国忧民、又飘然于谪仙人的美感。

  其次,举杯邀明月,不花冤钱。反正请月亮喝酒,既不孤单,美酒佳肴又不用浪费,全部进了自己肚子,实在是划算。

  有腔调,又经济实惠,实在是怀才不遇、感怀世间的高人必备之。

  此乃秦九歌小人之心度更小人之腹,不足为训。

  “什么事?”家族里闹翻了,庄壁不得不现身,八元凝丹境震慑半个天恩城。

  长老喘气,悠着口音回答:“家主,还记得那个打架吐口水的小家族弟子吗?”

  “你不是去收拾他们去了,拿到赔偿了?咦,地上这头猪,莫非就是他们的歉礼?少了点吧。”

  月光下,眼前看得不那么清楚,像是彼此隔着层毛玻璃。

  长老擦汗:“家主,那小家族有个二元凝丹境多管闲事,还把受害弟子打成这样。”

  “什么?”庄壁笑了,自己可是寂寞得紧,“还有人敢在天恩域,不卖我庄家面子,莫非是什么四大宗派的长老?”

  “应该是个散修。那个小家族有个自称众位舅舅外甥的小子,还说和您认识,要您亲自去乱斗城,把酒言欢。”

  “笑话。”庄壁弹一手指,“区区小家族,莫说他们,连乱斗城,我都可以翻手覆灭。”

  “能有三元凝丹境,对方未必是傻子。家主,要不还是去一趟?”庄家的实权长老,庄高守说道。

  一身实力六元凝丹境。

  庄壁正在月下独酌,提升心灵,不耐烦的招手:“你去,收拾那个苏家,还有那群人,绰绰有余。”

  庄高守,是庄家几位有决议权的实权长老,浑身实力高超,打遍天恩域还不是难事。庄高守想想也是,自己同样是阳春白雪的高人,不然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名字。

  于是带着庄钱,庄高守驾驭风云,连夜离开天恩城,迫不及待的去找那些牛犊子算账。

  秦九歌郁闷坐在房间,自己堂堂灵霄宗大师兄,这帮子人居然不相信自己,真是没有眼劲。

  正踌躇得即将睡着,乱斗城天空中,突然降临威力巨大的灵力,镇压全城百万人。灵力扫过,大地开裂,金刚焚毁,众生彷徨。

  浩清境,游历崇灵大陆,只要不惹到那些大势力,已经足够了。至于其上的凝丹境,能瞬移在空间内,走遍大陆每个角落都绰绰有余。

  庄高守,六元凝丹境,放在人族四大宗派,都有相当分量。

  庄钱指着城中,非常恶俗的建筑:“那就是苏家!”

  庄高守点头,取代天地百万磅礴灵气,凝聚一巨大手掌,在天空千米高,朝着下方苏家刮落。

  秦九歌同样感应到对方存在,在乱斗城众生匍匐之际,出门瞻望。气势倒是十足的高手气质,可是远远没有到达八元凝丹境,不是庄壁本人。

  光是在威压下,连寻常凝丹境,都大汗淋漓。何况苏家众人,连家主都不敢喘气,大限在即的模样。

  四位山主和龙风围过来,护住少主。毕竟他太招黑,非常时期,容易出事。

  秦九歌眯着眼,看不惯庄高守的气场。笑话,名字叫庄高守就了不起啊,自己以前还叫张德开,不也没有卖夹钳过日子。

  “人嘛,做人就得脚踏实地。飞在天上,他当自己是鸟人?”秦九歌不爽,觉得庄壁不够兄弟,亏得自己在智慧方舟和他斩鸡头,那只鸡真够无辜的。

  “把他打下来,叫庄家主亲自来!”秦九歌拂袖而去,丢下话。

  四位山主合计,目光瞟向龙风。龙风的脸终于变了变,如同半年便秘,黝黑黯淡。

  自己二元凝丹境,对上普通的三元凝丹境,已经非常吃力,勉强可以立于不败。可现在庄家来的,是诺大的六元凝丹境,自己哪里打得过,不是找死吗?

  几位山主切了声,最后荣幸推出脾气暴躁的刘山主,让他打退来敌。

  不为别的,就凭刘山主脸上那条骇然的刀疤蜈蚣,当坏人本色出演,当黑脸毫无压力。

  刘山主扛着巨斧,很想劈死这三个王八蛋,自己虽然长得差强人意,但没有这么糟践人的。

  天空上,庄高守独揽九霄,身夹白云,浑身流动着液态的灵气,无限光华。

  庄钱仰若天人:“高守长老威武,那帮人色厉内茬,估计已经吓得不敢动了。”

  庄高守哈哈大笑,声音传遍乱斗城:“那是,老夫独步天恩域,少有敌手,谁人不敬我三分?”

  正此时,乱斗城内,百万人口中,挺身出现一人,身材魁梧,浑身肌肉爆炸堆攒。

  “是他吗?”庄高守问,同样感应到对方是凝丹境修为。

  庄钱摇头:“不是,没这么丑。”

  同为凝丹境高手,刘山主岂会听不见,心里那个气啊:“两个王八蛋,快滚,不然本大爷把你们捉了去,蘸酱吃了!”

  庄高守是何等样人,瞧瞧眼前这个粗鄙莽夫,扁担倒了不知道是个一字,完全是来衬托自己。

  “你是苏家请来的援兵?”

  “苏家可没那么大的面子,不过我决定好好管管闲事,你快点滚回去,叫庄壁来。”

  “放肆!”六元凝丹境横扫天空,庄钱都不敢直视,急忙飞远。

  乱斗城内,众人茫然。六元凝丹境大能,居然有人敢和他对抗,而且人竟然来自苏家。众人心底不得不生出几分心跳,不敢胡乱猜疑。

  苏家内,苏家主不无担心:“你那位朋友,挡得住吗?”

  秦九歌淡定喝茶:“苏兄,你怎么看?”

  “肯定能。”苏穆轩咬牙。

  被人信任的感觉太美妙,秦九歌高兴极了:“不枉我对你如此好,有眼光。”

  知子莫若父,苏家主悄悄问:“为什么这么看?”

  苏穆轩成竹在胸,颇有智慧:“父亲,你看秦兄这人,贪财好色,贪生怕死,贪得无厌,贪名爱利,贪婪无餍,贪……”

  “停。”苏家主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儿子,这词汇量,真有些丰富多彩。

  “省掉各种修辞。”苏家主道。

  苏穆轩信手答:“其实去掉种种,秦兄这人,最为惜命。贪钱贪色贪名,其实对于他来说,都不及性命重要。要是真有危险,他早走了,既然不走,肯定自有把握。”

  苏家主若有所思,还真是。

  别指望人与人之间多讲义气,要是来个万法境,只怕秦九歌现在都摇着白旗投降,岂会安之若素的坐在这里慢慢品茶。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