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少年有名

更新时间:2018-08-18 18:38: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49

苏家主是急出了真火,来回在原地走动,又是锤胸又是跺足。那个秦九歌,心理太阴暗了,把人家弟子打成猪头三,庄家不暴走才奇怪。

  暗自摸汗,苏家主吐出口清气,还好他不是自己亲外甥,证明苏家的血统和家风还是一如既往的优良。

  自己儿子打架时吐口水,就引来苏家长老,活生生的凝丹境大能,可以活千年的人形化石。这次秦九歌把人家弟子打成那模样,庄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看见秦九歌进来,庄家主浩清境巅峰实力,不断在袖子里化拳化掌。哎呀呀,好像抽死这混账小子,可惜他不是自己外甥,大家不熟,自己不好意思下黑手。

  再看秦九歌带来的四位山主,坐在那里,真叫个风轻云淡。仿佛哪怕他们屁股着火,人家都会不动如山的保持镇定,放个屁把火吹灭。

  庄家,跟天恩城四大顶级势力的仙雨山,有着联姻的血缘关系。这使得人族乃至人类,在天恩域的势头,远远要高过妖族。

  在万法境不出的年代,八元乃至九元凝丹境,就是修真界的巅峰代表。况且,四大顶尖势力未必有万法境,可是在那些老一辈即将坐化前,都会被迫选择渡劫。

  自然此生不能修成天地法则,渡劫雷海,仍然可以步入洞尘境,威力无匹。

  面对那么大尊天神般的人物,苏家没有任何底牌,现在只能眼巴巴看着秦九歌。庄家和仙雨山都代表人族在天恩域的话语权,连炼药师工会都不能指手画脚。

  “怎么办,怎么办。”苏家主连问两声,看着秦九歌。

  意思很明白,你惹来的不共戴天之仇,自己想办法解决。

  “没事,当年我和庄家主一见如故,顿时噼里啪啦斩鸡头烧黄纸,可谓血浓于水。”相信庄家主是个聪明人,能庄壁的人,肯定不傻。

  想想自己师傅,灵霄宗大长老,在天恩域还算略有薄名。只是秦九歌不知道,自己师傅现在在天恩域,岂止是略有薄名。

  要是自己无缘无故打霸王宗宗主一巴掌,对方都未必敢还手,这就是势带来的好处。哪怕洞尘境,都不敢说能打得过大长老。

  “你真的认识庄家主?”苏家主很惊讶,以为秦九歌说谎。

  “庄家主被困智慧方舟百年。直到之前,有人从智慧方舟取出生生无量果,他才脱离囹圄,你是如何认识他的?”

  有关智慧老人的威名,纵使弃天山与世隔绝,也是如雷贯耳。那是真正站在大陆巅峰的男人,虽然是个老男人,但不影响智慧老人的魅力。

  人魔妖三族,自从灵祖坐化,鼎足崇灵大陆百万年,都不敢说能去招惹对方。据说,智慧老人,得到过灵祖传承,是灵祖坐化后的代言人。

  他掌控的大椿树和生生无量果,被大陆苍生引为至宝,连九品炼药师都会动心。

  “庄家主我当然认识,而且和他是拜把子的好兄弟。你们是不知道,他满脸胡须,眼睛有碗口那么大,拳头有水缸那么广。腰围八尺八寸,五官不对称,头重脚轻。”

  “真的?”苏家主擦汗,有点不敢相信。

  要是真长成这幅模样,庄家主贵为凝丹境大能还没有报复社会,真是可喜可贺,实乃是值得顶礼膜拜的真君子。

  “当然,他舌头一吐三米长,摇身一变牛魔王。”

  “咳咳。”刘山主咳嗽,他不喜欢听见牛字,总觉得别人是在暗讽自己,“少主,庄家顶尖战力,是八元凝丹境,要是得罪他们,我们会很难在天恩域发展的。”

  秦九歌挑着剑眉,英气勃然而发:“你怕?”

  刘山主锤着胸口,受到极大侮辱:“我老牛什么时候怕过,莫说他八元凝丹境,就是九元凝丹境,我们几个都不惧。”

  “只不过强龙不压地头蛇,庄家和仙雨山又是姻亲。要是得罪庄家,除非我们投靠魔威帮或者五姓联盟,不然很难立足此地。”

  刘山主小心看着秦九歌,别看少主整日疯疯癫癫,他内心,是相当傲气的人。屈居人下,秦九歌肯定不会愿意。

  你谁啊,小爷可是主角他师兄。满天神佛见了,都得卖我三分面子,凝丹境算哪根葱。

  秦九歌很大气的竖起拇指,朝着自己,恬着道:“那你可知,当日天恩城中。从智慧方舟出来,得到生生无量果的,是谁?”

  苏家主得到不少小道消息,毕竟这属于轰动大陆的大事:“只听闻那人头顶青光,脚踏雷芒,身被霞彩,无可计量。”

  “不才,是老子。”秦九歌用大拇指一擦鼻尖,傲气答。

  没办法不傲气,至少近乎万年内,没有任何人得到过生生无量果。哪怕你智商是够了,依照智慧老人的尿性,脸皮也绝对赛不过。

  “此事我略有耳闻。”刘山主想着,说,“据传,当日智慧方舟飞离天恩城之前,庄家家主首先从里面出来,不过他是挑战失败。”

  “可是大约过了几天后,有人手持生生无量果,光明正大的从智慧方舟飞出。四大顶尖势力首领现身,四位九元凝丹境巅峰持拿圣器。百位凝丹境封锁全城,意图拦截对方。”

  刘山主无不敬仰,四位九元凝丹境持拿圣器,代表着凝丹境大能最巅峰的神威。那种战斗力,纵然自己四位山主,都不能阻抗。

  可最令人胆寒的事,还在后面,足足吓傻了不少人。

  “听说得到生生无量果的,是个宗门弟子,当日有他宗门长辈护驾。四位九元凝丹境,携圣器灵威,却被对方的宗门长辈轻易制服,对方同样是一位凝丹境巅峰而已。”

  “那日整个天恩域,八成势力倾巢而出,全部出现在天恩城。不料那位凝丹境以一敌四不说,还轻松收走四位首领手中的圣器,带着徒弟大摇大摆的离开。”

  提起这件轰动大陆的大事,在座几位,没有不唏嘘感叹的。同样是凝丹境,单挑四个还游刃有余。那个宗门弟子也是厉害,居然能从智慧老人那拔掉虎须。

  “更要命的,我听说天恩域三雄,在半路阻拦他们。那可是三位洞尘境,诺大天恩域的巨头,连四大顶尖势力都不愿意招惹。”

  苏家主对此了解颇多,言辞之中,如同滔滔江水绵绵不绝的敬仰,听得秦九歌舒坦十足。哎呀,都是虚名而已,这样夸耀自己,人家会骄傲的。

  “那位宗门师长,掩护弟子撤退,只身硬抗三位洞尘境围攻,居然还能全身而出。虽不知他们来自何处,不过半年之后,那位宗门师长带着二位师弟,找上门去。”

  苏家主口中这段事,是在秦九歌被天冥邪追杀,落入恶魔之渊后所发生的,他对此自然不知。

  “难以想象。”苏家主的声音都颤抖了,满怀敬意,不敢高声,“三位凝丹境,硬撼洞尘境。杀二人,废一人,天恩域震动,崇灵大陆哗然!”

  “嘶。”秦九歌倒吸几口冷气,妈呀,苏家主说的,可不就是自己师傅和二长老三长老他们。

  没想到啊,自己的宗门这么厉害。面对高于凝丹境的洞尘境,越级对敌不说,还斩杀二人,难怪天恩域这几年这么太平安静。

  “怎么逃了个漏网之鱼?”对于有仇必报的秦九歌,这件事做得不那么尽善尽美。

  苏家主回答:“听称呼,好像对方叫那人老三。纵横天恩域千年的三位洞尘境,废掉的那位及时逃走,听说是洒了漫天灵石得以保命。”

  秦九歌心中已有猜想,估计放跑敌人的,正是视财如命的三长老。事后被大长老打得凄惨,真是钱财害人。

  自家师傅简直太牛逼了,如此看,什么仙雨山庄家,都远远不及大长老雄姿英发。看来此次天恩域之行,会异常顺利。

  拉虎皮做大旗,相信没人敢对付自己。

  朱山主回神,那种凝丹境,都有极大可能成就万法境大道。对方的潜力和天赋,已经不是自己能够媲美。

  接着话:“我们还是回到刚才话题,不是在讨论那个庄家吗?少主,你真的和他认识?”

  “当然。”秦九歌现在浑身充满了力量,十八万个毛孔如坠白软的云端。

  苏家主奇怪:“按照你来天恩域的时间,除非你在智慧方舟里,和庄家主认识,否则...”

  说到这,大家互相惊恐的看着彼此,嘴巴嚯张,不能进气也不能出气。天哪,传闻那日得到生生无量果的,正是个人族青年!

  看秦九歌,对方所作所为未免有点歪瓜裂枣的意思,可不排除他是坨闪闪发光的黄金。

  秦九歌用大拇指再次一擦鼻尖,剑眉怒拧:“你们啥意思,不相信我?不是都告诉你们了,从智慧方舟全身而退的,不才,正是老子。”

  苏家主的智商明显不够用了,这个世界太疯狂:“敢问老子是谁?”

  秦九歌啧了声,这家伙到底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这么优秀的人才,能文能武,可长可短,大家是瞎子么?

  杨山主吞吞吐吐,毕竟这种事没有人敢随便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