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我要讲道理

更新时间:2018-08-18 15:37: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94

“呕。”几位山主阴晴不定,不知道是该恬着脸附和,还是站出来提醒少主兜着点。

  庄家长老,正带着受害人意气风发的闯进来。

  苏家门外,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连条死狗都看不见。

  那位庄家长老,可谓提刀踌躇四顾,数落那位受害者:“你看看你,居然打不过一个小家族的小辈,同样是罡阳境巅峰,真丢人。”

  受害者委屈的捂着眼睛:“本来我和他势均力敌,谁料这卑鄙小人,关键时候吐口水。热乎乎的口水糊到我眼睛,要不然我绝对打得过他。”

  “长老,这些人很卑鄙的,待会你可要小心了。”

  “笑话,老夫纵横天恩域几百年,大风大浪什么没有见过。区区上不得台面的招式,能对付得了我?”

  大堂里,苏穆轩打了几个哈欠,继续崇拜秦九歌。这人教自己打斗的招式,比七品武学还管用。

  庄家长老拐过一道门,正侧身,突然被一对犄角撞到额头,顿时肿起两个大青包。登时,庄家长老头晕目眩,等到反应过来,额头已经高高肿起。

  “好家伙,你们放暗器,真是卑鄙无耻!”庄家长老捂着额头,是血淋淋的教训。

  龙风面无表情,如同茅坑里的石头,冰块着脸:“你是庄家长老?”

  庄家长老捂着额头,伤口还在隐隐发疼:“老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庄家长老庄钱是也。”

  噗嗤。

  连龙风都有些憋不住,这一大家子又是庄壁又是庄钱,和少主差不多,都是极品。

  秦九歌拉着苏穆轩:“别说我不给你机会。趁着龙风拖住庄家长老,我们去把打你那家伙找到,海扁他一顿,给你出气。”

  “秦兄且慢,我脸上的伤...”

  “别不好意思,我还不知道,就是那家伙打的嘛。真是孽畜,打人专往脸上招呼,此人心理肯定非常扭曲阴暗,相貌非常龌蹉难看。”

  “咳咳。”苏家主低着头,咳嗽声,不好说话。

  “秦兄,你听我解释。”

  “不要说了,你负责殴打他,我负责抢他的储物戒指。你是不知道,我现在家大业大,穷啊。”

  不由分说,秦九歌拽着苏穆轩出了大堂。龙风和庄钱正打得风生水起,受害者躲在远处,抵御凝丹境爆发出来的威压。

  忽然,一阵恶寒遍体,受害者捂着眼睛,看不清繁杂的世界。

  迷迷糊糊,有一贼眉鼠眼之人,后头跟着一猪头三,朝自己冲来。特别是那贼眉鼠眼的人,一副尖嘴猴腮又满脸不对称,捣着双拳头,模样分外恶人。

  受害者捏紧拳头,企图与邪恶同归于尽。

  发觉对方是浩清境高手,自己根本打不过。后头那个像猪头一样的人,好像就是打架朝自己吐口水的卑鄙小人。

  “畜生,真卑鄙!”受害者眼中两行清泪,顺着脸庞刮落。

  打架时吐口水已经够卑鄙了,谁知他还找了个浩清境高手,两个人合殴自己,真是无耻啊!

  小小的乱斗城苏家,竟不知何时,会有凝丹境大能坐镇,而且和家族长老斗得不相上下。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受害者脑子当机,眼睁睁看着对方的拳头打来。

  “我打架有两大原则,第一条就是打人不能打脸!”秦九歌义正辞严,抢在苏穆轩前面,把受害者打倒在地,对方眼睛肿起熊猫眼。

  “啊啊!”受害者捂着眼睛,在地面打滚,“你不是说不能打脸吗?”

  秦九歌气势嚣张:“我是说不准打我的脸,另外我打架的第二条原则,在我打人的时候,不准别人吭声,会影响我的心情。”

  受害者鼻孔冒血,煞是可怜:“你真不要脸。”

  秦九歌眼睛一狭,再次挥动沙包大小的拳头:“还敢顶嘴!”

  “啊啊!”受害者凄惨无助的倒在地面,任由施暴者的拳头如同雨点砸下,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庄家长老庄钱见了,眼睛瞪大成圆,好大口浊气喷出鼻孔:“竖子,你欺人太甚,看老夫收拾你。”

  坦诚说,庄钱长老此举,毫无以大欺小的行为,纯粹是为了替天行道。

  龙风横在对方身前,以犄角抵触空间,两拳动若疯魔:“先过了我这关,再过去吧。”

  轰隆隆!

  两边打得不可开交,直令天地变色,日月昏黄。

  受害者失去知觉,僵死在地上,时不时抽动手脚,俨然大限在即。脸上青紫纹路纵横,有圆形,有方形,各式各样如同碎花。

  现在,乱斗城里,出了两个猪头脸,苏穆轩和受害者可以大摇大摆自称为异性胞弟。

  光明正大拿走对方手指的储物戒指,秦九歌神清气爽,果然赚钱不如抢钱来得快。便撤出身,手腕搭在苏穆轩肩膀上。

  见对方毁容,天底下,又少了个和自己,比美赛英俊的竞争对手。

  秦九歌心情像是三伏天喝了冰镇蜜水。

  “苏兄,我够意思吧?”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说时迟话时短,其实也就在十来秒的时间,所以事情一气呵成。

  苏穆轩无神的看着天空,眼睛里很是迷茫。自己脸上的伤,是他爹打的。

  理论上老子打儿子,放在哪,都是天经地义的事。

  所以苏穆轩没出声,从始至终保持沉默。

  摸着自己还在砰砰乱跳的良心,苏穆轩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秦九歌,脸上的伤,和地上那个昏死的倒霉鬼没有任何关系。

  倒是自己,打不过的时候,使出秦兄独门绝技,一口龙涎喷得对方七荤八素,从而转败为胜。

  怎么看,自己这边都不太占理。不仅没有站在道德高峰,反而在受害者来讨要说法时,出动浩清境高手恃强凌弱,把对方打得不成人形。

  按照公理的角度,庄家那位受害者,真是史上最无辜的反派。

  好混账的做派,苏穆轩脸红了,很是羞愧。倒是秦九歌,虽然脸上一晃而过一抹红晕,但转瞬恢复正常,并且挺起胸口。

  “我就不讲道理,咋地。咱们是亲戚,帮亲不帮理。”秦九歌很没道理的说道。

  苏穆轩两眼更茫然,碍于脸上浮肿,没有表情,只是挤着眉毛道:“我们是亲戚吗?”

  “当然,我大舅,我二舅都是我舅,高桌子板凳都是木头。”触动音弦,秦九歌口中唱起悲怆的秦腔,是那么古老而沧桑,充满了人世间的风刀霜晴。

  苏穆轩捂着耳朵,实在没有脸赞美秦兄的歌声响遏行云。

  受害者昏昏沉沉,只觉得脸上如同刀割般疼痛,已经察觉不到五官存在。又,听见一阵非常难听的噪音,更是如同金刚钻绞入耳朵。

  恍恍惚惚醒来,受害者吊着半口气:“呜呼哀哉,真是难听,不堪入耳!”

  秦九歌不是个大度的人,非常记仇。理论上,秦君子的所作所为,实在构不成谦谦君子。

  “你说什么?”愤怒的秦九歌再次撸起袖子,上去干架。

  “啊啊!”经过这次,受害者大抵明白两个道理。

  第一,打架的时候,千万不要打脸。第二,有时候说假话,也是自我保护的方式。特别是遇见那种鼠肚鸡肠,又心胸狭隘的邪恶黑势力。

  千万不要招惹他,光是对方的歌声,便比魔音还要恐怖。

  “你们,你们岂有此理,等着吧。”庄钱异常愤怒,受害者被人打得不成人形,简直没有天理了。

  愤怒之余,却又奈何不得龙风。这家伙,性格和脸,都属于茅坑里的石头。庄钱长老使出吃奶的力气,用遍浑身解数,都没能把这块臭石头搬开。

  秦九歌打着白纸折扇,飘飘而独立:“行了,年轻人适当受点外部打击,有利于修真事业的发展。”

  “无耻龌蹉的小人,你还有理了!”要不是龙风拦着,庄钱会把这小子的肠子拽出来。

  秦九歌转过身,丝毫不把庄钱当回事:“回去告诉你们家主,也就是庄壁,说是老朋友在乱斗城等他,请他亲自来。”

  “你敢直呼我们家主姓名?”庄钱愤怒,想他们家主庄壁,光名字喊出去,就能吓死大片人。

  敢叫自己庄壁的,还能在崇灵大陆混得风生水起,肯定是业内行业的一把手。庄壁而不傻逼,清新脱俗,正是庄家主的为人。

  长老目光不善,扛起奄奄一息的受害者:“我不管你们是谁,如果你们觉得小小的三元凝丹境,可以横行天恩域无所顾忌,那你就错了。”

  “呵。”秦九歌想学着龙风的表情,摆出不屑的架势。

  尝试几次,都没能掌握精髓,看来秦君子果然是君子界的楷模,虽不当君子剑,却能横扫梅兰竹菊。

  “你等着,待我庄家精英莅临乱斗城,便叫你们灰飞烟灭。”

  “都说了,我和你们家主是朋友。叫他来乱斗城,大家谈古论今,岂不美哉。”

  “你给我等着,老夫先去。”

  长老心知今天踢到铁板,撂下狠话,也不多待,扛着像麻袋的受害者迅速飞离乱斗城。

  回到大堂,苏家主揣揣不安,无法安定坐下。

  本以为能和平调解矛盾,不曾想,矛盾没有化解,反而再添新仇。

  少不得,庄家那位八元凝丹境的最强战力,会亲自驾临。

  届时,乱斗城的毁灭,只不过在对方的一念之间,再渺小不过。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