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少主危险

更新时间:2018-08-17 15:17: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79

除了炼药师工会动怒以外,发生在天恩域的大事,也就数智慧老人离开,有人得到生生无量果。

  结果不言而喻,三位洞尘境被斩杀两位,千万人哗然。

  大势力之间碰撞,运气不好,或许会折损几个一元二元的凝丹境。

  可是,除非灭族之战,双方的高手都不会选择死磕。

  更何况,死的,还是凌驾在九元凝丹境巅峰之上的洞尘境,可以说是万法境之下无敌的存在。

  无人知道大长老他们的来历,小小的灵霄宗,没有人听说过。

  于是,传出不同版本,主流说法,得到生生无量果的少年和强大高手,出自人族圣地。

  太上先天殿!人族圣地,镇压万古。

  那里是人族最重要的核心,也是高手最为聚集的地方。

  自从百万年前灵祖坐化,太上先天殿永镇人族,抵御无数次妖族魔族的攻杀。

  能屹立百万年的绝世巨头,存在时间,甚至早于炼药师工会组建。

  那里面,高手如云,全是人族精英,不乏老祖老怪沉睡。

  有了这种可能性,天恩城四大顶尖势力讳莫如深,不敢再打生生无量果的主意。天恩域一时也三缄其口,无人敢拿出来讨论。

  话不多说,天恩域发生的剧变,秦九歌还未得知。

  什么太上先天殿,离他太遥远了。秦九歌也没料到自己师傅那么护短,洞尘境强者,说杀就杀。

  特别是二长老,简直是磕了药,厉害到飞起。

  当然,三长老的表现差强人意,虽然废了对方,却没有把对方的性命留下,把大长老一脚踹飞,成萝卜埋在地里好几天。

  乱斗城外,一位乱世佳人的美少年,带着四个发霉陈皮一样皮肤的老头。

  还有个头顶有犄角,类似于耕牛成精的怪物。六人一组,正式进入城内。

  来到苏家大门口,气派的大门,高挑的房梁,浩清境的护卫,显得很不同寻常。

  看来老袁家覆灭后,苏家的生活过得挺美的。

  “你谁?”浩清境护卫没个好脸色,这小子忒贼眉鼠眼,粗看就不是好东西。

  现在苏家面临大难,全族戒备。

  不然堂堂浩清境高手,吃饱了撑的当门神。

  话说秦九歌的人品真不怎么样,每次他遇见苏家,苏家都在灭亡的关头。

  说好做彼此的天使呢?

  “我是你们家主的亲戚。”秦九歌温文尔雅的回答。

  护卫一看,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又来个亲戚拖家带口,带了四个风尘仆仆的老头不说,浑身境界低迷,估计连罡阳境都没有。

  特别是,他还带了头耕牛,想干什么?

  毕竟是为了合作,秦九歌很有礼貌,“请通报家主,说是外甥来访。瞧瞧,外甥带了礼物,这是我们当地的吉祥物,叫牛牛。”

  指着龙风,他特意卖萌,正是礼多人不怪。

  看在对方都带了礼物的份上,守卫哼哼几声,板着脸进去通报。

  这头吉祥物不咋地,同样看不透修为,估计也就罡阳境。还很瘦,耕地都不麻溜。

  “我可没侮辱你的人格。”秦九歌斜着眼,样子非常讨厌。

  龙风继续绷着棺材脸,他现在很想抽得眼前这家伙满地找牙,只不过对方有非常邪恶的力量,令他不敢轻举妄动。

  苏家主正坐在屋子里,无声木纳的看着天空。

  满脸愁容,哪怕是白劳见了世仁,都没他来得纠结。

  没错,苏家的对头袁家灭了,确实让苏家主跳着欢呼了几天。

  可是,过了一年多,苏家惹到更强的对手,现在别提多在油锅里煎熬。

  “家主,外头来了几个人,牵了头牛,拖家带口的说是你亲戚。”护卫敲门,轻轻推门进来,小声禀告。

  现在家主很焦虑,像是下不出蛋的母鸡,整个人很狂躁。

  “亲戚?”苏家都快鸡飞蛋打,还有亲戚?

  “拿点下品灵石,打发他们回去。”苏家主没兴趣管,把自己亲儿子叫过来,也就是苏穆轩。

  那日,苏穆轩修炼成神功,到了罡阳境巅峰,正是高手无敌且寂寞的年代。

  于是,刚刚修炼大成的苏穆轩,斜着眼走在街道上,准备随时行侠仗义。

  这一行侠仗义不要紧,惹到了天恩城庄家势力的嫡系弟子。关键对方还是个废物大少,被苏穆轩揍得七荤八素,梁子就此结下。

  庄家,天恩域中心天恩城的霸主,是仅次于四大顶尖势力的存在。特别是智慧老人离开天恩域之前,庄家家主脱离桎梏,一身八元凝丹境威力无匹。

  哪怕那个废物大少再废,庄家的势力庞大到难以想象,随便一个长老,都能灭掉苏家。

  对方放出话,让苏家洗干净脖子等着,这不是倒霉催的。

  苏穆轩鼻青脸肿的从外面进来,脸上肿得和死胖子有点神似,青紫色交错纵横,很有梨花摧残后的美。

  “孽子,还不过来!”苏家主一锤桌子,大声怒吼。

  这兔崽子,进来不问自己的好,反而盯着别的地方看,真混账。

  苏穆轩非常委屈,两腮肿着说:“爹啊,你把我眼睛打得只剩一条缝,这么窄的缝,我哪里看得见。”

  “混账,我在你后头!”苏家主没个好气。

  “炼药师工会,也不能插手天恩域势力之间的私仇,我看这次,我们苏家在劫难逃了。”

  提起庄家,苏家主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

  但愿对方拿自己这条老命出气以后,能放过自己儿子和家族老幼。

  “爹,我惹的祸,我来担当!”苏穆轩捏紧自己的拳头,死死咬着牙说。

  苏家主一巴掌把儿子抽得趔歪:“少废话,今晚你就走,从此隐姓埋名。这场祸,我撑了!”

  苏家门外,秦九歌手心拿着几枚下品灵石,看得很揪心。

  “不对劲啊,我算算,我们这里五个人加头牛,一共是六个。你给我五块下品灵石,让我怎么分?”

  守卫不屑,鼻孔对着秦九歌:“既然你都说他是牛了,还要分啥。我们苏家遇上了大麻烦,你们来得不是时候,快走。”

  秦九歌一听,乐了:“有意思,之前袁家那笔账,不也是我帮苏家解决的。怎么,苏家屡创新高,遇见了更大的麻烦?那就更得找我。”

  “少废话,快滚。”守卫粗鲁的走过来,伸手欲要推开秦九歌。

  杨山主睁开眼睛,两道骇然的目光直视守卫,吓得对方扑通摔倒在地,满身冷汗。

  “敢对我们少主无礼,滚进去,快点通报。”刘山主早已等得不耐烦,秦九歌口里那头耕牛,很容易联想到自己身上,不舒服。

  “你们,你们是庄家的人?”守卫大智若愚,觉得这五个人和耕牛是来找茬的。

  纵观天恩域,苏家得罪的势力,可不就是强大的庄家嘛。

  “庄家?”似曾相识,秦九歌想了想,“是不是,有个叫庄壁的?”

  这名字太清新脱俗了。

  什么秦九歌秦八刀,还有洛辰宋乐之类的名字,都不如庄壁两个字来得实在。

  “果然!”守卫眼神灰败,充满了绝望,连滚带爬的跑进去,“来人啊,庄家的队伍来了!”

  “喂喂。”作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秦九歌急忙高声,“我们是仁义之师,不是庄家的,兄弟,别搞错了。”

  隐约觉得苏家摊上了事,秦九歌暗道打瞌睡送来了枕头。

  正好利用这件事,让苏家并入弃天山。

  接着,秦九歌悉心收起五块下品灵石,带着四位山主踏步进去。

  大堂内,苏家主双眼泛红,替儿子整理好衣襟,就听见守卫哭天喊地的嘶叫开。

  “来得好快,你立刻从后门离开。”苏家主护子心切,推开苏穆轩,整理好衣袍便出去。

  几位苏家长老夹着苏穆轩,强行带着他往后门撤。

  苏穆轩假意没有反抗,实则积蓄力量,猛然冲破几位长老的防御,朝着大堂外并去。

  进门后,秦九歌正在反复推敲,和苏家主再见面时,是应该唏嘘人生何处不相逢,还是问问彼此吃了没有。

  人在思考,步伐就非常快。四位山主跟在后头,拉开距离,生怕惊扰到少主忧国忧民的情怀。

  正此时,苏家主视死如归的走出来,立马要和秦九歌撞个对脸。

  此时,秦九歌仍然低着头,还在反复推敲。

  而苏穆轩已经突破几位长老,快速冲出来和敌人拼命。

  携带着同归于尽的心思,苏穆轩的速度甚至连家主都不能阻拦。

  略快几分,正当秦九歌和苏家主碰头时,苏穆轩已经气冲斗牛的杀过来。

  “死吧!”

  携风雷电雨,苏穆轩满怀怒火,震动丹田灵气,勾连全身千斤力道,统统朝秦九歌砸去。

  还在低着头的秦九歌目光呆滞,没想到自己堂堂浩清境初期高手,会被罡阳境巅峰的人突袭。特别对方像是受伤的野兽,手腕非常骇人。

  之前还视凝丹境为无物的绝世高手,现在处在怒火的风暴下,无辜得像是可爱的小白兔。

  “什么情况?”秦九歌脱口而出,已经被苏穆轩拼死打中胸口。

  “咦?”四位山主同样有点看不明白,不是说到了舅舅家吗,这是干什么?

  砰!

  绝世高手化为折翼天使,倒飞出去,在天空连转七八圈,最后尘埃落地,摔在尘埃里生死不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