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妖孽八刀

更新时间:2018-08-14 19:00: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70

“兄台,你怎么了?”有人蹲下,扶起地上的受害者问。

  秦九歌哆嗦着嘴:“他往那里跑了!好个高手,想我二十年自练麒麟臂,关键时候居然无法招架。”

  “兄弟,我看你伤得很重啊。”好心的修真者提醒,“耳朵也变红了,莫非是中毒?”

  身体激烈的抖动几下,秦九歌双目开裂,两腿一蹬,命归西天的说:“那秦九歌,长得太帅,有宸宁之貌,并及剑眉星目。”

  “然后呢?”

  “他长得帅啊,玉树临风仪表堂堂。”

  有人不耐烦道:“我是问他擅使什么武器招式,是什么修为。”

  “武器招式嘛,我想想。”秦九歌回忆小八婆的独门绝技,有些怕怕的告诉那些人,“他有两招绝学,一为天象踩脚趾,一为双凤撕对耳。”

  “好卑鄙的招数!”大家哗然,难道地上那位仁兄如此惨状。

  秦九歌遇见了知音,泪眼婆娑:“是啊,卑鄙!”

  “这孽畜,我怕我们这点人,不能战胜。”有人高挥手,毕竟姓秦的,是非常强大的邪恶势力。

  “就是就是,居然踩脚趾扯耳朵,简直不是男人,是人妖。”有人在旁怯怯咒骂,双手捂着耳朵,显然非常同情地上这个受害者的遭遇。

  “不,他不单单是妖。”秦九歌魂兮归来,双目炯炯有神,“他是妖孽!若非万法境老怪,切忌不要找他麻烦,否则顷刻之间灰飞烟灭。”

  “有道理,会是什么妖孽?”有人好奇问。

  “反正他太厉害了,连浩清境高手都这么惨,还是少惹他。”有人答。

  “有道理,我们撤吧。”

  众人撤走,销声匿迹,生怕强大的妖孽暗中注视自己。秦九歌,是邪恶的代名词,在雨歌城里,威慑力堪比凝丹境大能。

  待到众人走后,秦九歌淡定从地上爬起,拍了拍灰尘。要不是自己随机应变,只怕早就死在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里,任何魑魅魍魉都不能翻腾浪花。

  小八婆不讲义气,自己刚才舍命救她,谁料刚有点风吹草动,她就自己跑了。

  秦九歌恨恨回到小院,泡个热水澡,舒坦的躺在澡盆里,把冒热气的毛巾搭在头顶,开始冥想。

  得快点把汀兰送回人族,失踪了两天,只怕皇焰谷的宗主已经急出真火。

  四大宗派宗主,虽然只有九元凝丹境,却是最为接近万法境的存在。

  只要突破万法境,就是宗门里的太上长老,都是名镇一方的大人物,活够万年的恐怖老怪。

  以弃天山的底蕴,现在惹不起四大宗派。

  要是被人看见汀兰出现在雨歌城,难保不会是灾难。

  况且,还有三家势力,已经倾巢而出,城里正密布着阴雷,随时会把自己炸得血肉模糊。

  在腾出手收拾陨日阁这三家之前,秦九歌打算先把汀兰请走,免得事情闹大。

  等到把雨歌城的局势定好,再计划进军天恩域。

  站在姑奶奶面前,秦九歌提着嗓门,像是公公般尖着声,请小八婆归位。

  “回家?”汀兰坐在梳妆台前,恢复淑女本色,“我没说打算回去。”

  “你也看见了。”秦九歌苦着脸,这小姑奶奶不能留在雨歌城,否则会非常麻烦,“城里面没什么玩的不说,那些人的品味也非常恶俗,不安全。”

  “不会啊。”小八婆玩得正起劲,想想,挺有意思,“我觉得他们倒是真性情,很不错。”

  “咳咳。”软的不行,秦九歌来硬的,“由不得你,我绑也让他们把你绑回去。”

  “你敢?”散发王霸之气,汀兰藐视雨歌城内外,插着腰如同久经沙场的骂街高手,“你敢绑我,我回去就把你这的事抖个底掉。”

  “我的大小姐啊,你待在这也没事干,还不如回去吧。这里环境差资源又少,连天地灵气,都不及皇焰谷的五成。”

  “不管,我就爱待在这。”汀兰耍起无赖,坐在小凳上,两条玉腿晃着,“反正这里比皇焰谷有趣,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几天有好戏看。”

  女人的直觉真是太可怕了,秦九歌不寒而栗,更不放心汀兰留在这里。要是磕着碰着点,自己就得倒血霉。

  咕噜着肚子里的坏水,秦九歌桀桀奸笑三声。再怎么滴,他也号称智囊无数,是比智慧老人还要聪明的人。

  用点小手段,逼走她也是可以的。

  “好吧,我怕你了,随便住。”假意投降,秦九歌出了门,找来龙风。

  龙风斜眼看着秦九歌,不愿意直视对方。要不是顾忌他头顶有犄角,秦九歌会爆发似的抓住对方的老脸,让他眼睛对眼睛的看着自己,看他会不会吐。

  看着龙风满脸便秘十天的表情,心胸豁达的秦君子当做没看见:“小龙啊,我待你还是不错吧。”

  “呵呵。”龙风连斜眼都不愿意再看,转过身,背对翩翩的秦君子。

  “你什么态度,别忘了一千万。”秦九歌咬重字眼,这家伙的表情真欠揍,凝丹境了不起啊。

  表情再次冰消雪融,如同阳春三月,吹面不寒杨柳风,是那么的温柔如潺潺山泉,解渴凉人。

  秦九歌双手学着汀兰叉腰,斜眉歪眼,像是收租的包租婆一般嚣张。

  爽,太爽了,原来手上有别人的小尾巴,居然是这样作威作福的感觉。

  难怪汀兰能大散王霸之气,原来是有底气的。

  “咳咳。”清了清嗓子,秦九歌道:“去,给我找点五颜六色的丝线,还有竹篾子和白色丝绸。”

  “上吊?”龙风眼中出现欢喜的情绪,真是喜闻乐见的好事。

  秦九歌满脸黑线,不善回答:“是用来绣花,快去给我准备。”

  “绣花?”搞不懂少主要干什么,不过一千万的下品灵石,面子很大,龙风非常麻利的给秦九歌准备好。

  拿着大捆丝线和绣花针,秦九歌颇为新奇的左翻右看。想想东方姐姐的习惯,这个绣花应该先从里面绣,还是从外面绣呢?

  过了两天,大清早,四位山主还在闭关修炼。

  陨日阁和冰封府、魔狼宫三家,近日来蠢蠢欲动,估计是要按捺不住准备发难。

  四位山主正在为了弃天山的兴亡奋力修炼,突然有股子凉气,更准确的说是阴气,笼罩半个雨歌城。

  深入闭关的几位山主浑身鸡皮疙瘩,抖都抖不掉。只觉得前头是阴阳怪气,后头是冰窖地窟,把自己夹在中间,异常难受。

  出门买东西回来的汀兰,同样察觉到,院子里的阴气很重。

  阴风阵阵的,连花草,都沾了浓密的露水。

  大家好奇的寻找源头,到底是什么,有如此强大的阴气外漏。纵然是专修邪功的邪修,也应该只有煞气,怎么会有如此的阴气呢?

  当大家瞪大眼睛,找到源头时。才看见,原来秦九歌坐在屋子里,正拈花一笑,中指和拇指夹着枚绣花针,正在妖里妖气的刺绣白锦。

  众人愣柱,不知何去何从。

  难怪近几日雨歌城里鸡飞狗跳,风水邪门,原来源头在这。

  只见秦九歌嘴角勾起,小指头划过脸颊的酒窝,翘着兰花指时而掩面发笑。

  手中秀气的拿着刺绣的工具,用狭长的绣花针厮磨耳畔,拉出一根七彩丝线。

  小家碧玉的坐着,秦九歌妩媚又娇羞的看着大家,咯咯一声,花枝乱坠的笑起来。

  又翘着兰花指捻着绣花针,两眉在脸上斗拱,又在绣布上完成一笔。

  “少,少主?”杨山主愣了,看情况,自己叫秦九歌少奶奶比较合适,他这是怎么了?

  刘山主更急,院子里的门很宽敞,应该不存在脑袋被门挤了这种意外。

  看了看其余二位山主,均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汀兰觉得恶寒,一个大男人,居然端庄坐在那绣花,还媚眼如丝。

  “啊,都来啦。”秦九歌爱不释手,不肯放下手中绣布,翘着小指道:“瞧我绣的肚兜,怎么样?”

  “少主,您没事吧,要不我给您找个炼药师?”朱山主很慌张的问,该不会是修炼邪修功法,走火入魔了吧?

  可纵观崇灵大陆,走火入魔的甚多,可魔到像娘娘腔一样绣花的,还真没有。

  秦九歌面色很正常,红润有光泽,只是搭着兰花指在下巴处,两眼出神的看着绣布:“我没事。”

  “那您是为了什么啊。”四位山主异口同声,求秦九歌收了神通,自己一大把年纪,真受不了这个。

  翘着小指,秦九歌淑女的捋着发端额头:“所谓衣画而绣裳,人啊,就得多才多艺。刺绣有助于修炼神功,增强修为。修真者,都得会点。”

  几位山主忙着消化秦九歌的神论,不敢出声,只觉得天地遥远,四下冰寒。

  汀兰迈着莲步走过去,玉手掐住秦九歌的耳朵:“宋乐,你疯了?”

  “讨厌。”秦九歌一扭身,抬起手芊芊挡在耳畔。

  “秦九歌?秦八刀?”汀兰叫着各种名字,希望唤回这家伙的本来面目。

  秦九歌继续操持绣花针,媚眼一抛,比白骨精还妖气:“你们要是没事,别打扰人家,没看见正忙着绣肚兜呢。”

  “打扰个屁,别装怪。”汀兰有些冷,搓着手臂毫不客气直言。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