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美名远扬

更新时间:2018-08-14 15:46: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97

“说什么鬼话?”走过来,五根纤白玉指微微一拧,秦九歌耳朵变形。

  猛的想起,自己现在是天启门特派员宋乐,识时务的秦九歌很快调整状态,“马上,给我两分钟穿好鞋袜,陪你出去逛街。”

  揉着耳朵,秦九歌苦着脸从床上起来。

  要是换成龙风,秦九歌非得把对方踢到茅坑里。

  不过换做是汀兰,虽然这女人脾气差智商不高性格不好。

  可是,架不住人家有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神仙见了不自在的美丽。

  要是别人,想跟着,都没机会。秦九歌很会自我安慰,精干的打点好自身。

  新建的雨歌城,已有繁华迹象。

  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坊市之中,互相用灵石或者灵药作为交易货币,沟通着天南海北的各种特产。

  汀兰在皇焰谷里,除了修炼,还很少看见这种市井风气,故而显得好奇。

  城里,倒是没有人敢动手破坏规矩。

  杨山主已经禀告过秦九歌,陨日阁等三家,已经由家主带领,昨日抵达城内。

  他们像是毒蛇,暗自潜伏下来,等着随时出击,狠狠咬弃天山一口。

  大战无法避免,边走,秦九歌边在思考弃天山今后的发展。要想壮大,光待在这几万里的边壤实在是太小了,几百万里的天恩域,才是主旋律的空间。

  “喂,姓宋的。”汀兰朝秦九歌招手,秀气的瞪了秦九歌好几眼。

  揉了揉脸,秦九歌有些不适应,说道:“汀兰,要不还是叫我秦八刀吧,宋乐这个名字,不太适合我风流潇洒的个性。”

  “我说你这人活着真累,居然有三个名字。我看你在这里的面子挺大的,要不还是叫你秦九歌?”

  “别别。”秦九歌急了,捂住汀兰的樱桃小嘴,被狠狠跺了一脚。

  抱着膝盖,在原地跳了几下,秦九歌嘶着舌头说:“姑奶奶唉,千万别提秦九歌这个名字,要遭报应的。咱们出来,叫我秦八刀,不对,还是叫宋乐吧。这年头姓秦的不好混。”

  四大山主在雨歌城里开展各项活动,均是打着少主秦九歌的招牌。一时间,城内居民将秦九歌惊为天人,又因为五谷轮回之所乃弃天山垄断经营。

  可以说,秦九歌的名字,在雨歌城臭大街。喜欢他的还真没有,想把这阴损的小子除之而后快的,倒是有不少,简直惊才绝艳。

  汀兰不解,只是个名字,堂堂皇焰谷的大小姐,哪里怕过这些:“我就要叫秦九歌,你能拿我咋地。”

  心里替对方祷告几句,秦九歌无辜的睁大眼睛:“我小小的天启门内门弟子,哪敢拿您这尊大神怎么样。只不过他们就不好说了,总之在雨歌城,要少提秦字。”

  “为什么?”对方是偷鸡摸狗了,还是招蜂引蝶,为什么不能提。

  秦九歌叹息,惆怅说:“世情薄,人情恶。我天资卓越,相貌英俊,在城里是所有男性的公敌。那些女子爱慕我,经常为我打架,着实伤及了不少无辜。我发誓,坚决不显露本名。”

  “胡说八道。”

  双手叉腰,汀兰瞪着杏眼竖着柳眉,自己还不信一个名字,能搅动城里几十万人口的风云。

  特别是这个名字的主人,修为底下,智商不高。如果是诺大的万法境老怪,能震慑一方,他才浩清境,在皇焰谷里能撮一簸箕的那种。

  双手作喇叭状,汀兰深吸口气,准备大喊。

  秦九歌瞪着酥胸挺起,颇具规模,鼻子里滚烫的热流留过,急忙吸了吸。

  站到汀兰身后,秦九歌调转个身,拐入巷道里躲起来。看来他归纳这女人的三个缺点,还得再加一条,那就是喜欢找事。

  敢提自己的真名,庞大的雨歌城里,都会暴走。

  “秦九歌!”一位绝代佳人,站在街角,朝着繁华热闹的街道大喊人名。

  天气和煦,风光无限。风景美,人更美,尤自胜风景几分。

  唯独破开嗓门呼喊的这个名字,显得是那么违和,像是打破玉镜的粗糙顽石。

  话音刚落,汀兰有些尴尬的放下手。来来往往的街市陡然静止,见几百人停下手中动作,无数双眼睛瞪大看着自己,令人发慌。

  凝重的呼吸声哗哗传过街道,雨歌城都被冰封了,因为那三个字。

  汀兰有些不适,往身后看,那个小子早已不知跑到何处。感到情景不妙,汀兰僵硬的扯着粉颊,“他的储物戒指掉了。”

  “嘘!”几百人哗然,平静的水面开始变得沸腾,翻滚着能烫掉一层皮的大热泡。

  “好耳熟的名字,我心里突然有股子戾气。”

  “我也是,好像在哪里听过,比邪修还邪恶几分。”

  “哦,我想起来了,是他!”

  众人窃窃私语半刻,蓦然回首,全部瞪着发出声音的那个绰约女子。

  “我在叫秦九歌,没叫你们啊,你们也姓秦?”汀兰尴尬得不知道手脚如何放,自己似乎显得违和了,难道这里真的不能提秦字?

  “秦九歌,秦九歌!”大家开始沸腾,朝着汀兰涌去,面色显得很愤怒。

  “王八蛋,那个姓秦的在哪?”有人嚷嚷开,捣着拳头,铮红了脸颊。

  咔咔几声,有人从五谷轮回之所,撞开闸门冲出。

  提着裤腰带,似乎刚刚从战线上下来,还不及顾忌自身。

  见那人提着裤子,牙齿在嘴里咯咯乱啃,鼻息窜出两道怒气雷龙,“姓秦的在哪,让我活劈了他!”

  有人跟着挥起手,庄严宣誓:“把他找出来,我要打死他报仇!”

  “对,报仇!”

  几百人跟着涌动,开始四处搜寻那个罪魁祸首。

  秦九歌混在人群里,低着头,埋着脸,跟着嚷嚷,热心帮他们寻找目标。

  大家找不到人,心口快被怒火憋死,把汀兰围住:“她和秦九歌认识,丢她!”

  哗哗,大片菜叶子,臭鸡蛋挥洒如雨,遮天蔽日,朝着一个方向狠狠扔去。

  雨歌城里不能出现战斗,不过丢菜叶子和鸡蛋,属于民事纠纷,貌似不算械斗。大家很有默契,菜叶子等物价格飞涨,并有了边喝白开水边吐唾沫,表现与邪恶势力不共戴天。

  “救命啊!”小魔女横行皇焰谷,从没有见过这种阵势。

  几百人甚至上千人,千夫所指,万民愤慨。菜叶子和臭鸡蛋包括各种垃圾,瞬间堆满街道,垒成城墙高矮,相当壮观。

  “秦九歌在那里!”捏着鼻子,秦九歌随便找个替死鬼,采用声东击西的方式,趁乱把汀兰拉出包围圈。

  “彼其娘之,收拾他!”大家朝着那个倒霉鬼围过去,惨叫声渐弱。

  拉着汀兰沿途奔跑,秦九歌衣衫褴褛,还挂着几片菜叶在头顶。终于跑到没人的地方,秦九歌气喘吁吁的停下,靠在旁边喘气。

  “我的妈妈呀!”秦九歌双手上举,左脚站地,右脚高高抬起,身子侧过半边。

  显然,猛的回过头,灯火阑珊处倒是没有,汀兰的模样忒惨了些,和人生只如初见那次相差不多。

  脸上是鸡蛋壳子,头顶是烂菜叶子,还有臭袜子之类。有几只苍蝇欢快在头顶盘旋,被暴躁的女霸王龙酣畅分尸。

  秦九歌继续保持斗鸡状,单脚点地,朝着后头转移重心:“看吧,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我都说了不要提我这名字,人气太大,容易出事。”

  汀兰脸发黑,短短两天,自己已经两次这么狼狈。皇焰谷的大小姐,何时受过这种窝囊气。最重要的,自己之所以这样,全和眼前这家伙有关。

  啪!

  天象踩脚趾,汀兰一脚猛的挞伐,踩在秦九歌单只的左脚上。

  “啊!”遭遇暗算,金鸡独立的高手没了双腿,倒在地上,左右翻滚。

  “都是因为你!”

  “哇塞,不要以为你是女的,就不讲道理,我也是受害人好不好。都说了我在雨歌城的人气很大,你自己不听,有本事找他们算账去。”

  “还不是你闹出来的,说!你为什么姓秦。”汀兰扑到秦九歌身上,两手分开,互相扯住秦九歌的左右耳朵,向外拉扯。

  “疼疼,八婆,放手!”

  “你找死。”

  “哇呜,小爷有把金枪,你再不放开,用金枪挑得你人仰马翻。”

  两手捧着自己耳朵,秦九歌双目眩晕,强行克制自己,不要祭出杀器。

  “还金枪,你拿出来我瞧瞧。”汀兰继续扯住登徒子的耳朵,秦九歌现在的表情,和三星堆某个青铜面具的造型非常般配。

  拉着嘴角,秦九歌大喊:“小八婆,等我把金枪拿出来,必定要你见红。”

  “我用宝剑把你那金枪剁了,你拿出来试试!”

  秦九歌无语凝噎,憋了半晌。双手护住下摆,耳朵几乎搬家,只得振臂高挥:“快来人啊,姓秦的在这,秦九歌在这!”

  “快跑!”小八婆一骑绝尘,不管地上疼得流眼泪的战友,独自逃命。

  秦九歌冷笑,抽着嘴角。自己号称玉面小郎君,还制服不了你。

  “姓秦的在哪?”有人逐臭而至,奔走相告,巷道里来了百余人,手持各种武器。

  有流星锤、铁拐勾、八棱棒、月牙铲等等。用这等武器,比烂菜叶子的威力大。

  来不及跑,秦九歌扭曲着脸,很是痛苦的倒在地上,不停发抖。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