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躺着中枪

更新时间:2018-08-13 15:16: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55

“你那些手下再不出现,我取你狗头!”扬言威胁,秦九歌畏缩在强大的邪恶势力下。

  “可能,可能。”秦九歌假设种种可能性,比如弃天山被人一锅端了,或者他们全掉茅坑里了。

  刚想说话,秦九歌后背一冷,幽深吹着鬼气:“你要再敢用打开方式不对这话敷衍我,信不信我砍掉你的手啊。”

  “大侠息怒,我有办法了。”

  秦九歌再次深吸空气,气运丹田直达中枢,而后空净灵台,酝酿着:“快来人,着火啦!”

  外头,四位山主和龙风正在探讨天地大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忽听院子里鸡飞狗跳,叫声连连,几人堵住耳朵,懒得去管。

  又听见有人喊着火了,声音猥琐,很像是少主。

  几位山主无所谓,反正火没烧起来,别去打扰少主的春宵鸳鸯床,还是当没有听见。

  秦九歌快哭了,为什么自己总是遇见如此冷漠绝情的事情。

  每每当他急于奔走救命,关键时刻,没有半个人影,难道真是讨人嫌?

  呜呼,天道无情,太上忘情,而归真本,输有太阴。

  本以为自己成了翩翩君子,不料却还要再卑鄙一次,秦九歌对这个世界绝望了,心如死灰。

  “少侠别急。”哽咽声,秦九歌对天发誓,“让我再试一次,要是这次还不成功,我秦九歌情愿割下好大颗头颅,给你当夜壶。”

  看见身后的姑娘脸色不对,脸门浮起几层干皮,秦九歌又善解人意说;“考虑您的身份,夜壶上可以雕几朵花,你喜欢玫瑰还是莲花?”

  “少废话!”割破衣襟,凉飕飕的冰魄冷剑贴在喉咙。

  再次运气,全神贯注:“来人啊,值此良辰美景,居然有七八十个姑娘光着衣服。真是世风日下,伤风败俗,哇塞,来晚了没机会。”

  “快走!”刚才还在畅谈天地之宁静的四位山主,急忙携风雷电火之速,疾驰赶回小院。

  伤风败俗,真是伤风败俗,在哪呢,在哪呢?

  美丽的姑娘倒是没有看到,不过却看见少主绝望的站在明月冷风中,身后有个黄色恶鬼,浑身裂开干燥的皮肉口子。

  见到组织了,秦九歌两行泪水溢出眼眶,咬着嘴唇委屈道,“几位,我盼星星盼月亮,想对你们说三个字,护驾啊!”

  “妖女,快点放开我们少主!”四位山主急了,好辣眼睛。后头那个黄壳子恶鬼,该不会是他们自作聪明抢来的压寨夫人吧。

  完蛋了,要不索性弄死这小子,不然自己以后随时会面临报复。

  “你们,快点护送我回人族,否则我杀了他!”厉着声音,汀兰努力在几位凝丹境面前,保持镇定。

  四位山主动怒,金丹大道威扫全城,城内所有人噤若寒蝉,从梦中惊醒,吓出冷汗。

  “放开我们少主,否则我将你抽魂炼化,永世不得超生!”

  “可笑,我乃是皇焰谷亲传弟子,你们将我掠来,我非得找你们算清这笔账!”

  由于架在秦九歌脖子上的,是把品质不弱的古器。

  古器灵威,灭杀浩清境绰绰有余,四位山主投鼠忌器,暂时不敢用强。

  秦九歌撑着两条灰面一般的软腿,“姑奶奶,有话好好说,冲动是魔鬼。要是我出了事,他们几个也不会放过你的。”

  “哼,皇焰谷宗主,是我爹。你们劫持我,他才不会放过你们!”

  “什么!爹?”秦九歌嚷嚷出声,满脸目瞪口呆。

  “谁是你爹了!”汀兰跺一脚玉足,怒哼哼道。

  秦九歌现在很想找个没人的地方,蹲着大哭几天。

  妈呀,以为惹着了人族四大宗门,已经是厄运了。

  谁知道,这姑奶.奶.的老子还是皇焰谷的宗主。

  难怪她身上有那么强大的邪恶力量,原来虎父无犬女啊。

  龙风没有现身,反而利用凝丹境的实力,潜伏在空间内,隐蔽身形。

  趁着四位山主吸引注意力,龙风无声潜到汀兰背后,快如闪电出手。

  啪!

  液态的灵气,蕴含金丹大道威能,瞬间爆发,震得架在秦九歌脖子上的古器破裂。

  把脖子上要命武器移开,四位山主驾驭风雷,瞬间把秦九歌拉到身边。

  而龙风反手,擒住汀兰。

  短短一秒,局势扭转。

  皇焰谷是四大宗派,其中底蕴存留十万年,在远古大战之后,四大宗派的宝座就没人可以挑衅。

  抓了皇焰谷的亲传弟子,已经犯了大忌。

  更何况,这小辣椒的爹,还是宗主。在场几位山主,要说没动杀意那是假话。

  刘山主已经点头,示意龙风杀人灭口。

  “住手!”秦九歌被众星捧月护在中心,高喊声,呵止龙风的行为。

  龙风停住手,巴掌离汀兰近在咫尺,漠然的看着秦九歌。

  汀兰闭紧美眸,又睁开纯净的瞳孔,不敢相信,几个凝丹境真的会以这卑鄙的下流胚子为首。

  凝丹境,拥有莫大神通,身具金丹大道。

  宗门里那些长老,有些连父亲做事都得尊敬几分,怎么可能服从这个浩清境的小子。

  杨山主怕秦九歌再出意外,拦在前面:“少主,此女不能留,还是杀了。你要是喜欢,下次我们再给你抢几个。”

  听了这话,秦九歌差点没昏倒,被其余三位山主架住;“我喜欢个屁!你觉得这是美色?”

  浑身泥土,满脸污垢,衣服也破破烂烂的,说是母夜叉,还有人信。

  在房里点灯的时候,秦九歌差点没被吓死,足可见有多骇人。

  “下流胚子,有种你杀了我。瞎了你的狗眼当泡踩了,本姑娘国色天香你看不出来。”

  四位山主无声,她好像是狼狈了点,不敢回答。

  事到如今,秦九歌也明白怎么回事。要说这几个,对自己真叫忠心耿耿,不过做法确实有待商榷。

  这种事,古往今来,讲究你情我愿,哪怕上青楼也是如此。

  直接用抢压寨夫人的土匪方式,这个,下次找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可以一试。

  用威严的目光扫视一圈,秦九歌双手背在身后,急促的呼吸着鼻翼,“谁出的鬼点子,给我站出来。”

  侯山主爱憎分明,爱兄弟,爱少主,更爱自己。

  充当污点证人,指着杨山主:“他想出来的。”

  小人!

  杨山主大怒,指着侯山主:“还不是你说的,说少主害了相思病。”

  “那我也没说绑人啊。”两脚轻点,侯山主跳得老高。

  “是他!”杨山主又指着刘山主,“他出的主意,绑人也是他的意思。”

  “胡说八道,明明是龙风出的主意,去绑的人。”朱山主看破世态炎凉,一句话,扼制了弃天山四大山主互相残杀,巩固了彼此友谊的小船。

  其余三人同时哗然,对啊,明明是龙风干的,自己为什么要做贼心虚。

  四个人,八只手,组成千手观音,对着龙风指指点点,“少主,是他干的。”

  加上秦九歌,十只眼睛邪恶的瞪着龙风,向来不善言辞的龙风不知道该怎么办。

  众口铄金,没错,是龙风干的,再加上汀兰也点头,就是头上有犄角的采花大盗,很好认。

  秦九歌怒了,撸起袖子,扎紧腰带,脑袋朝前怼,“好小子,我就猜到是你。借刀杀人,想干掉我上位是不是。”

  “呵呵。”清者自清,龙风退到旁边,眼神依旧。

  秦九歌读出来了,对方的意思是,反正你打不过我,随你便。

  动口可以,敢动手就用头顶的犄角怼死你。

  活了大把年纪,穿越了两次,秦九歌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

  先记下,等以后把二师弟请来,痛扁这犊子。

  “少主,不能放她走。”四位山主拦住汀兰去路,浩清境纵然拥有任何手段,都不可能在金丹大道下逃出生天。

  这点,秦九歌已经领教过。哪怕是天冥邪那种身受重伤,只有一元凝丹境的实力,都能轻松斩杀自己。

  摇摇头,不想滥杀无辜。况且这事干得本身不地道,秦九歌不想当个杀人恶魔。属下是一片好心,自己不便说什么,只是龙风嘛。这小子品味太恶俗了,生生想吓死自己。

  汀兰满身泥土草屑,又散着头发,本色出演厉鬼都不用化妆。

  “姑娘,这事你也听见了,我属于躺着中枪,跟我没关系。”秦九歌摊开手解释。

  汀兰怒气汹汹的哼了声,没有说话。

  “是这小子绑了你,我给你出气。”找到合适的借口,秦九歌撩开下摆,准备踢向龙风。

  跳身躲开,秦九歌只踢到空气。

  龙风双手抱着肩膀,眼神依旧波澜不惊,有着忧郁的气质,像个诗人。

  “咳咳。”没踢到下属的秦九歌,脸上挂不住了,“一千万啊,你什么眼神,把你卖了让你去耕地种田。”

  龙风立刻变得温润如玉,表情温柔得能掐出水,含情脉脉看着。

  踢了对方几脚,浑身硬得像铁,骨头差点没断。

  秦九歌踮着脚,忍着疼,这小子是故意的。

  又说:“你们先出去,我和姑娘谈谈。”

  “少主,要不留个人,你打不过她。”刘山主好心提醒,就是声音太大。

  “滚!”大吼声,秦九歌双目喷火,“三个呼吸,再留在这里,我让他去茅房门口罚站。”

  嗖嗖!

  四道身影,从四面八方逃开,绝迹消失。

  龙风站在原地,反应迟钝,秦九歌一脚飞踢,也消失了。

  “咳咳,姑娘,对于这件事,我表示抱歉。”

  没办法,谁叫自己是君子,上善若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