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打开方式

更新时间:2018-08-12 20:11: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05

“笑话,小爷压根没出门!”同样觉得自己委屈的,还有秦九歌,“就你这样,摔大街都没人扶。我这资本,上青楼都不用给钱!”

  取寒光三寸,自成水火,汀兰朝着那好大颗头颅刺去,“卑鄙无耻的下流坯子!”

  已经步入浩清境,对于精神世界的领悟更近三分。

  在那把要命的古器刺来之前,秦九歌及时侧身躲开,哗哗的冰锋割过皮肉。

  “哇塞,你来真的。”

  急忙揉了揉发疼的胳膊,秦九歌退到旁边,在黑暗里周旋几步。

  “你这种西山老妖、冥河姥姥,都大婶大娘级别的人物,身材臃肿。还敢出来吸我们这种俊美青年的阳气,是可忍孰不可忍!”

  “看我今天除魔卫道!”发出正义的喊声,秦九歌再次被抽中一记绣拳,半边脸颊浮肿。

  汀兰彻底暴走,毫无理智的胡乱攻击。

  女人有两点不能说,一是相貌身材,二是年纪大小。刚才秦九歌口不择言,几句话全说了遍,显然惹着真火。

  捂着破相的脸,秦九歌扎了马步,气沉丹田,“笑话,小爷也是浩清境高手,看招!”

  敢打自己吹弹可破的脸蛋,简直不能忍。秦九歌同样有属于自己的两条禁忌;可以打脸,以及不能打自己的脸。

  砰砰轰轰!

  三个回合,秦九歌被暴走的汀兰踹飞,照着面门又挨了七八个拳头。

  以往地阁方圆的端正样貌,此刻很有朝死胖子那种大饼脸发展,圆得像磨盘。

  秦九歌更心惊了。

  别看这女人只有浩清境中期,真正施展起实力,甚至连自己都不是对手!

  修真界,有家族宗派和散修之分。

  前者主要看依附的势力底蕴和资源,大宗门弟子,都有越级对敌的武学宝物等等,宋乐就是很好的例子。

  至于散修,心性坚韧,刀口舔血。

  利用极强的战斗经验和恶狼的个性,也能弥补和大势力弟子间的底蕴不足。

  这女人自己对付起来,都有些力有不逮。

  看她出招表面毒辣,其实只得了皮毛,莫非是某个大势力的优秀弟子?

  “看暗器!”被欺负得狠了,秦九歌朝黑暗喷了口口水,急忙想跑出去搬救兵。

  管你是谁,小爷把几位山主拉过来,你就是凝丹境都得跪!

  “登徒子休走,还敢放暗器!”取剑去追,灵光闪耀,五步叠成两步,越过半个房间。

  咔咔!

  秦九歌的手指刚刚接触门栓,一把寒剑吹毛断发,已经架在自己脖子上。

  只差分毫,脑袋就得搬家。

  识时务者为俊杰,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不管怎么说,古人的老话教育我们,人要因势利导,该怂的时候就得怂。

  “你跑啊,再跑个试试!”汀兰架着宝剑,心气大足,挥舞着玉手抓着秦九歌的后衣襟。

  秦九歌两腿直抖,眉毛变成横线;“大侠,豪杰,英雄,饶命啊。我上有几百岁的师傅要照顾,下有大群嗷嗷待哺的师弟师妹,我不能死啊!”

  “你刚才不是要糟蹋我吗?”汀兰恶狠狠的吐着气,剑刃在秦九歌的脖子下来回磨动。

  两行清泪,秦九歌哭了,心在滴血:“大侠,做人得讲道理啊。我只是想回屋睡个觉,你莫名其妙的出现不说,从始至终,都是你在攻击我。”

  “要不是你,姑奶奶不用这么狼狈落魄。”如愿以偿抓住罪魁祸首,汀兰擦掉眼角泪水,想着要挟对方,放自己离开。

  要是真杀了他,外头那几个不逊于宗门实权长老的怪人,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秦九歌抖一激灵,身体不瘫了,反而正气凛然的说:“这位美丽善良活泼可爱的姑娘,实不相瞒,我还有个孪生弟弟叫秦八刀,可能你认错人了。”

  “秦九歌?秦八刀?”听见刚才这个登徒子的自称,汀兰同样在权衡接下来该怎么办。

  杀他,自己太可惜了。要不杀他,难免这种祸害为祸崇灵大陆,修真界的灾难。

  “对对对。”秦九歌现在的形象极其正派,“我这个弟弟不学无术,经常打着我的名头招摇撞骗。因为我和他长相相同,所以经常被认错。”

  “这样吧,你把我放了,我去叫秦八刀出来,让您慢慢收拾他。煎炸卤煮随意,刀枪斧砍也行。”

  要是自己能够脱身,把你这疯婆子抓起来,让你看看马王爷不是好惹的,秦九歌恨恨心想。

  “少废话,你这种人,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女子,比邪修还龌蹉!”呸了声,汀兰骂道。

  颤巍巍,秦九歌举起右手,“姑娘,做人凭良心。我这双麒麟臂,虽沾染无数生灵,何止亿万。可是我连大姑娘的手都没有摸过,说糟蹋的,未免太过分了。”

  小师妹还是豆蔻年华,属于潜力股,不能算。

  除此之外,秦九歌发现自己做人真的太失败了,还保持着童子身没破。

  “何止亿万?”汀兰大大震惊,原来不止是淫.魔,更是杀人狂魔。

  “那好,我就把你阉了,以儆效尤!”阵阵寒光剑影,朝着身下剐去。

  秦九歌夹紧双腿,双手捂着道:“姑娘,真的是误会。有冤有仇,都是我弟弟秦八刀干的,我是秦九歌,你认错人了。”

  “怂包。”汀兰鄙视的骂了句,继续把剑架在秦九歌脖子上,“想活命的话,叫你手下出来,送我回人族,不然马上杀掉你。”

  “原来是人族同胞啊。”老乡见老乡,眼泪两汪汪,“实不相瞒,在下也是人族,都是一家人啊。”

  “谁和你一家人。”剑锋抖动,吓得秦九歌脖子收紧,大气不敢出,“我人族英雄辈出,都是顶天立地的好汉,哪有像你这种龌蹉的小人!”

  “好吧,其实我是魔族,祖上都有血缘关系,千万别冲动。”垂着头,秦九歌撇嘴。

  这年头十个梅子九个酸,十个人中九个单。连他都属于白璧微瑕的翩翩君子,凭啥人族几万万就不出几个败类人渣。

  “常听说魔族青面獠牙,行事卑鄙无耻,果然是这样。”身后汀兰自语,吐着幽兰绽放气息。

  秦九歌不敢说话,心里道,好吧,人族全他娘的是英雄。问为什么,有小爷这么出色的男人降临人族,外加当今主角现身,人族想不发达都难。

  “你笑得好难看,不准笑!”霜刃抖动,汀兰不忍直视的说。

  秦九歌满脸苦大仇深,好吧,不笑就不笑,小爷的天赐容颜,你还没资格看咧。

  “放我回人族,之前的事我们一笔勾销,不然的话……”只要回了人族,立马叫皇焰谷的长老,剁了这登徒子喂狗。

  “医药费呢?”秦九歌问。

  汀兰心里升起柔和的温暖,这个登徒子,倒是良心未泯,还有点点人话。

  算了,回到人族,找人海扁他三次,这事就这么过了。

  “不要你赔了。”汀兰很大气的回答。

  “啊?”秦九歌急忙扶住掉下来的下巴,“我是说你把我打成这样,汤药费总得给我点吧?”

  叹口气,又补充道;“你看看你,为人粗鲁,下手歹毒。人族都是英烈,总不至于干出这种事,你自己反省反省。”

  “对付你这种登徒子,活该!”

  “过分了啊,我现在都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挨打。不过你把我打成七级伤残八级肺痨,不赔我几百万灵石让我买头小猪养养,别怪我破坏人族声誉。”

  “你还敢威胁我?”剑架脖子都不忘要钱,汀兰骇然,自己这是遇见传说中吃生米的主。

  “怎么样?”秦九歌好气答,“给个几十万也是可以商量的,反正下品灵石嘛,不值钱。”

  “废话少说!”推了趴在门板上的秦九歌一把,“把你的人叫出来,送我回族。”

  秦九歌小鸡啄米;“大侠说得有道理,我这就叫人,麻烦你把剑收着点。”

  等把小爷的手下叫来,吓不死你。

  这女人听声音挺温婉的,可实际太恐怖了,简直是泥浆恶鬼,血眼修罗,能吓死人的那种。

  “来来来。”秦九歌提了提自己高腔的嗓门,“大侠你准备好,我要叫了,我要叫了哦。”

  身上起了鸡皮疙瘩,汀兰毫不客气,腾出左手背着秦九歌。

  朝对方耳朵上一拧,旋转半圈,提起来。

  “疼,八婆快放手。”秦九歌五官移位,踮起脚尖,整个人朝左上方火箭发射般站立。

  “你叫我什么?”汀兰继续拧着这个登徒子的耳朵。

  秦九歌双手捧心,歪着嘴角,皱紧鼻头,嘴里不断传出嘶嘶的熬刑声。

  半晌,汀兰才松开手,让他捂着耳朵。

  求救的高声呼喊道,“来人啊,救驾啊,你们几个人死哪去了?”

  哗哗的狂风吹过,乌鸦逃命,树叶纷飞,无人可闻。

  “你还想耍花招?”不见那几个厉害的高手,汀兰心中不定,再次拧手揪中秦九歌发红的耳朵。

  “别别,可能是我们打开方式不对。”

  秦九歌急忙求饶,倒退三步,重新把被撞得破破烂烂的木门合拢。

  汀兰看着这个登徒子的一举一动,听他念了几句芝麻开门,然后火热的搓着手。

  轰隆!

  再次推开门,秦九歌提着嗓门,高声呼喊,“来人啊,护驾啊,谁先来,我给他灵石。”

  哗哗。

  风声依旧唰唰的吹着破烂的窗户纸,涛声依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