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古藤老树也芬芳

更新时间:2018-08-11 15:49: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88

看着少主眼睛睁大,满脸赤红,手脚不停的抖啊抖,如同中了大奖的乞丐,简直兴奋到要飞上天。
  无颜面对弃天山老少,杨山主假装没听见,心里默默抽自己耳刮子,不吱声。
  他心里装着颗卑鄙无耻的心,明明自己可以上去拦下这场争斗,非得等人家闹起来,太不要脸了。
  别人看热闹不嫌事大,还可以理解。
  然而这弃天山,有大半是你的。别人要拆你台子,你还一副大家随意的看热闹模样,未免太混蛋了。
  麻子脸一分腿脚,扎开马步,浩清境巅峰实力震慑四方。
  见他左手化成金刚指,右手握成无相拳,头顶三层灵宝大金光,气沉丹田蕴化四品功法。
  而麻子脸对面的秃驴子,见此架势,倒是不惊。他做金鸡独立,双手掐着宝诀,眼珠斗鸡观着鼻尖。
  动了动竖起的金刚指,麻子脸大喝道;“过来啊,我戳死你!”
  “呸!”一口粘粘的口水,“看我金鸡独立,如日初生。你过来啊,我扑死你!”
  “好激烈的战斗!”围观者脱口而出,表示异常震撼。
  这场战斗,真可谓生死之战,两道浩清境互相残杀,血腥无比,无人敢去直视。
  “他们这叫决斗?”秦九歌傻眼了,你们别光说场面话,倒是动手啊!
  早就听说修真界的散修混迹江湖,行为诡异脾气古怪,招式套路不同于家族宗门修真。
  秦九歌本心满是向往,谁料就看见两个人互喷口水的一幕。
  “你再看!”麻子脸变化招式,双手呈老鹰扑兔,“抓爆你那两颗鸟蛋!”
  “我飞身一跃,浩清境腾空跳开,直位天上!”秃驴子见招拆招,站着不动,口中口若悬河,连比带画。
  “好啊,太精彩了!”附近再次爆发热烈掌声,大家看得尽兴,听得舒坦。
  秦九歌双眼痴呆,五官僵板,“这,这就散修的生死决斗?这是修真吗?分明是泼皮打架!不对,连泼皮打架都要互抡王八拳,这两个人压根站在原地不动!”
  杨山主渊渟岳峙的立在后面,讲解道,“少主,这就是我们雨歌城新兴的决斗方式。天然环保无公害,不仅热烈而且精彩。”
  开玩笑,诺大的八元凝丹境定下的铁律,这几个散修吃了豹子胆,敢打自己的脸。
  脸上笑容绽开花,杨山主眯着眼,等少主夸奖自己几句。比如说领导有方,智谋高深之类。
  谁料秦九歌满脸嫌弃,胸口鼓气憋了半天;“你妹的,壮哉!”
  杨山主左右看了个仔细,自己没有妹妹,少主何出此言,果然莫测高深。
  打嘴皮子仗,谁不会啊。要是自己上场,先来招海底捞月,接着猴子偷桃。然后葵花宝典吸星大法一起上,不弄死这些散修不算完。
  觉得自己可以称霸崇灵大陆了。
  要是修真者之间的决斗都用嘴皮子搞定,估摸着二师弟,都不是自己的一合之敌。
  “你有罪!”指着杨山主,秦九歌正义的说道。
  “啊?”满脸负屈含冤,杨山主不解其意。
  秦九歌长叹,“你这叫管理?你这叫诗意的阉割我们崇灵大陆的修真文明,是千古罪人,要被钉在审判架子上烧死的!”
  “少主放心。”附耳过来,杨山主悄悄回答,早有后手,“我们办事的时候,都是打的少主的招牌,和咱几个没关系。”
  噗嗤!
  秦九歌差点吐出三升老血,“你什么意思?”
  这时。杨山主很奇怪的看着他,“您是我们弃天山的少主啊。我们这些人做的各种事,肯定是按照您下的指令来做。包括组建土匪贼喊捉贼、茅房改革等事。”
  秦九歌倒吸七口凉气,耳边嗡鸣,只吐出六口半。
  就剩下半口,卡在喉咙里不得上下。
  天啊,原以为出这些缺德主意,反正实行起来是他们做。
  谁知道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些人做事都是打着自己的名字。
  一把抓住杨山主的衣襟,秦九歌痛心疾首,我的名声啊!
  “没把我的画像到处传吧?”差点吓尿,自己要是以后出去,得随时堤防有仇人拍砖。
  特别是茅坑的整改方案,凡是去过里面如厕的修真者,还不得弄死自己啊。
  杨山主摇头,“还没有。只不过我们每次行事,都大肆宣扬少主您的深谋远虑。现在雨歌城里,提起少主您,那真是……”
  “真是什么?”一句话,秦九歌半口气说完,心中的君子目标土崩瓦解。
  杨山主说话很有节奏,只差打着快板,“那真是,小儿听了流鼻涕,大人听了打摆子。黄狗路过不敢跑,老鼠遇见不敢跳。散修听了怕三怕,邪修闻了想回家。”
  “不要说了!”趁着现在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秦九歌缩着脑袋,飞快跑离众多复杂的视线。
  臭名昭著,说的不是邪修,是自己!
  回到独居院子里,秦九歌坐在摇椅上,满脸受伤和绝望的表情。脑海里,还在回想那两个散修之间的决斗,好讽刺。
  现在,秦九歌不想出去,只想安静的坐在摇椅上,睡觉。
  四位山主见秦九歌反常,又不敢去问。
  找了半天,正好看见龙风办事回来,四位山主不怀好意的围过去,推这小子过去探探风。
  对于这位少主的印象,龙风大抵还停留在洪水猛兽,总之是非常邪恶的源头存在。
  “少主,你怎么了?”躲得很远,龙风小声问,生怕对方咬着自己。
  秦九歌靠着枕头,侧脸不爽说,“你离那么远干什么,我难道还会咬人?”
  “这可说不定。”龙风咕哝声。
  秦九歌的头更疼了,好想用脑袋撞爆这龙人的狗头。
  要不是他头上有犄角,撞起来自己很吃亏。
  侯山主小心溜进来,弯着腰问,“少主,我看你脸上似有疼色,怎么了?”
  秦九歌懒得搭理这几个人,自己的名声啊!
  “要不您给说说,我们几个给您想想办法?”侯山主劝慰道。
  秦九歌睁开眼,气势陡然变得抖擞,“我想要很多很多的灵石,你们能给我吗?”
  “切,我们弃天山最后的资产砸锅卖铁,全投到雨歌城,哪来的剩余。”龙风叉着腰,很不客气的回答这个白痴问题,要有灵石谁闲着在这。
  完了完了,头更疼了。秦九歌痛苦的闭着眼睛,蜷缩在椅子上,对这个灰色的世界彻底绝望。
  “你还欠我一千万下品灵石,再惹着我,把你拉出去卖了,让你给人推磨耕地!”
  话音刚落,龙风的态度立马转变,分外温和,像是一杯磨碎了恰到好处的浓茶。
  两颗眼睛柔和的看着秦九歌,温顺得要命。
  连他头顶锐利的犄角,都失了锋芒。
  秦九歌别过脸;“还凝丹境呢,连点灵石都拿不出来,真给修真界丢人。”
  作为过来人,侯山主啧啧嘴,想到什么。又因为朗朗乾坤不能高声脱口,于是轻问;“少主,您是不是觉得憋得慌?”
  秦九歌心说废话啊,小爷的名声、灵石,一样没赚到,反而倒赔不少。要不是等着回本,自己现在就回去找主角,以后跟着他混日子。
  “春风吹过小山岗,枯藤老树也芬芳,何况我血气方刚,当然憋得慌!”
  秦九歌委屈啊,现在不敢出门。
  生怕被人认出来,只怕要被人民群众愤怒的口水,淹死在汪洋下。
  “哦!”智商瞬间飙升,侯山主觉得自己懂了,被赋予了智慧的灵光。
  拉着龙风出去,侯山主对着另外三人说;“我知道少主犯什么毛病了。”
  三位山主有点不敢相信,老侯的智慧有那么高?
  “什么病?”
  “思春梦,相思病!”侯山主一副过来人都懂的表情,邪恶的笑起来,三位山主哗然。
  也是啊,年纪轻轻精力旺盛,正是这个时候。
  况且看秦九歌的为人,贪财又卑鄙,显然不是什么清心寡欲的个性。
  还真有可能,那可有些难办了。弃天山没有女弟子,看少主吃饭挑剔的胃口,就知道这主没那么好打发。
  “简单,交给龙风去办!”
  杀人放火,四个山主都敢干。可采花大盗,名声不好,还是交给弟子去执行比较合适。
  龙风脸色煞白,他是冰块性格。除了没日没夜的刻苦修炼,这方面还真不懂。
  他才一百岁不到,按照凝丹境能活千年的寿命,他还是个孩子啊!
  “我,我不会!”龙风跺着脚,脸色染红大片。
  “不会也得会!”四位山主恶狠狠的瞪着眼。
  被逼到墙角,龙风戚戚说;“咱们后院养的那头猪,也是大波浪长头发,何必舍近求远去找呢?”
  四位山主凑在一起商议,背着龙风讨论片刻。直起身,同时转过脸,四人摇头;“不行!”
  “我真的不懂这些事啊!”龙风痛苦的扳着头顶的犄角。
  “这还不简单。”刘山主很有经验,“咱们弃天山附近,不是经常有人族的宗派家族弟子活动。你去选个好的,直接抢回来。”
  “能到边界试炼的弟子,家族宗派势力都不会弱。”朱山主心细,提醒说。
  “办完事,直接抹脖子烧成灰。就算是天启门,都查不出什么。边界本来就混乱,死个把人有什么奇怪。”刘山主哼哼,不以为然。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