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死亡的善言

更新时间:2018-08-08 15:52: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24

入主在灵台空间,秦九歌无视邪气带来的负面影响,直接用邪功吸入各种能量。

  包括外面还未过滤的浑浊地气,也被秦九歌吸入丹田,产生源源不断的精血气力,支援大椿树的消耗。

  “破!”

  刚刚组建这一循环桥梁,血月老人高呼一声,直接将平衡打破。

  “说实话,你小子的手段真让我意外。不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都没有用!”

  狂暴的龙卷风在灵台席卷,骤然熄灭灵光。

  将纯正的先天灵气同化为鬼蜮阴森,灵台的控制权再次易手,落到血月老人手中。

  “可恶!”哪怕万法境的千分之一,灵力强度都不是浩清境可以比肩。

  秦九歌纵然掌控着极其精妙的手段,不过自身实力太弱,统统被打碎。

  “老子不过了!”

  激发身体潜能,秦九歌再次炼化一枚生生无量果,心中被伤得千疮百孔,差点没把自己掐死。

  这样牛嚼牡丹,发挥不了生生无量果的真正药性。

  不过这样做,可以暂时缓解劣势,修补灵台。

  古往今来,得到生生无量果的人,还真没有谁这样直接当野果子啃。

  生生无量果的药性爆发小半,暂缓了血月老人的攻势,将其困在灵台内,短时间不能行动。至于大部分药性,则被丹田里那道紫气霸占吸收,气得秦九歌直翻白眼。

  “怎么还没有反应?”井口外,四位山主等得头发苍白

  血月老人和秦九歌都失联,让他们心里七上八下的。想进去看,又不敢,只好在外面焦急踱步。

  “再等等,再等等吧。”

  “那老东西叫他下去,总不见得是为了直接斩杀他。既然玉符没有动静,我们静观其变吧。”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地脉之中,秦九歌很生气。

  生生无量果可是绝世珍宝,才用了两颗。然而大部分药性都被强盗给抢了,太黑呐。

  “好小子,竟然是传说中的生生无量果。你去了智慧方舟,还通关了!”

  只是部分药性,就能阻拦自己,血月老人当然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能直接增加千年的寿命,这种宝物他也觊觎过,也只能白日做梦。

  可是,这小子,分明服用了一枚,简直暴殄天物!

  “哈哈,这具身体必须归我,简直是老天赐给我的机缘。”从来不信天的血月老人,现在心里也激动了,好像真是上天有意给予的。

  “老东西,想吃小爷,先得准备一副好牙口,免得崩了你的老兔牙!”

  秦九歌怒骂声,趁着血月老人被拖住,开始另寻办法。

  生生无量果,手头上还有五颗,即便全吃完,也不过是拖住血月老人多一点时间,并不能起到翻转战局的作用。

  倒是丹田里盘踞的那道紫气。

  先前融合大椿树与树精时,紫气出了不少力气,这是现在唯一的底牌!

  束手无策,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秦九歌尝试沟通紫气。吃了两枚生生无量果的大部分药性,紫气盘踞丹田,仍是大爷,爱答不理。

  秦九歌很久没有见过这种态度,历史证明,敢用这种态度对自己的,都没有好下场。

  “你什么态度?吃小爷的,住小爷的,小爷没找你收钱吧?现在小爷有难,你缩着干什么,还不帮帮忙!”

  紫气没有搭理秦九歌,依旧盘踞丹田,不管灵台里搅得天翻地覆。

  “哇呀呀,要是我完蛋了,你也得玩完。我告诉你,这个叫血月老头的老东西,一千年不洗澡,到时候恶心死你!”

  丹田里的紫气继续沉睡,不管乌鸦聒噪。

  “你想清楚了,这老头品味恶俗,内心龌蹉。要是我被他夺舍,你可再找不到我这么完美的人!”

  秦九歌快哭了,眼看血月老人要失去束缚,还真的没招了。

  要是在外头,哪怕浩清境巅峰,自己都敢真刀真枪的打一场。

  可在这灵台里,万一灵台崩溃,自己必定魂飞魄散。要是被夺舍了,别说再次重生,就是入轮回,都不太可能。

  “紫气哥哥,帮帮人家嘛。”秦九歌挤出灿若春水的温柔,含情脉脉,满嘴的蜜语。

  杀人不过头点地,自己都这态度了,该有点反应了吧。

  嗡嗡。

  死寂的紫气波动几分,被恶心得不轻。

  或许是受够了秦九歌的烦人,紫气首尾盘旋,在丹田内形成一个竖起的圆圈。

  圆圈外暗内明,形同壶口,如同黑洞旋转诡秘光芒。明暗之间生空洞,外大无边,内小无限。

  黑色的洞口由紫气组成,将秦九歌的神识吸入其中。待到秦九歌回神,发现自己来到一片神秘的宇宙,正站在上下混沌的虚空中。

  道大虚静,这或许就是传说之中的太虚。秦九歌双脚踏在太虚内外,宇宙闪耀着五颜六色的散乱光芒,没有物态和形态可言。

  突然,宇宙黑暗深处,飞出亿万流星,各自燃烧,朝着秦九歌飞跃。

  两条手臂抬起,呈斗角状挡在眼前,流星从秦九歌身边擦衣而过,从不停歇。

  无数燃烧的流星拖长着尾巴,划破黑暗,给寂灭的宇宙带来活力和生机。

  无形当中,秦九歌主动伸出手心,去抓住从身边飞过的万千星辰。

  星辰如瓜子大,看似握在手心,实则又从指缝流光间,穿梭远遁。

  这一切,自然是那道紫气带来的。

  秦九歌不笨,那本所谓的大自在紫极琉璃神龙不动明王金身诀,首要的大自在,不正是现在自己看见的?

  无拘无束,不生不死,是为大自在。

  真正的大自在,命运在自己手中,不拘束于阴阳五行,不禁锢在生死轮回。

  就像是飞过身边的流星,无需遵循任何轨迹或是引力。

  伸出手,掌控它。

  无形的力量指引秦九歌,试着开始用太虚,去融入星辰,用掌心握住跳跃的流光精灵。

  大自在,什么叫大自在?

  当秦九歌用心抓住一枚穿越无穷光年的紫色星辰时,星辰穿过手掌,却在润红的掌心停留一秒。

  仅仅一秒的凝固,宇宙破灭了,出现大爆炸。

  太虚消失,合为混元,也就是巨大的圆形空洞。秦九歌再次被空洞吸进去,回到现实。

  丹田里的紫气消失了,同样穿越无穷光年,无形中来到秦九歌开辟的灵台内,落在大椿树上。

  这一刻,秦九歌实实在在掌控了自己的灵台。

  那是属于自己的绝对领域,无人可以撼动。在灵台方寸,自己就是帝王,掌控一切,包括木之祖的大椿。

  静而圣,动而王,帝道略于中央。

  “你输了。”平静的三个字,却如同山岳砸在血月老人心底。

  没错,现在整个灵台,每寸空间,实打实被秦九歌掌控。

  在里面,他才是主宰,掌控一切。

  在即将幻灭的前夕,血月老人平静似水;“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要说对于灵台的控制,即便是凝丹境,都做不到这种程度。”

  秦九歌带着忧郁的笑容;“我牺牲了色相和钱财,你不会懂的。”

  “哈哈,老夫这辈子杀戮不休,何止十万陨落在我手心。现在却在你这翻船,真是不甘啊!”吐出不甘两个字,血月老人心底几乎在淌血。

  眼看自己就要赢得胜利,谁料突然出现一道紫气,转瞬就控制了灵台每寸空间。在别人的地盘,没有躯壳的元神,还不是想圆就圆,想方就方。

  “你要是不打歪主意,或许我们还会是朋友。其实想要杀你的,可不止弃天山这么点人。你知道你哪做错了吗?”

  秦九歌没有悲喜,用一种客观的态度慢慢举手陈述。

  “我做错了?”元神波动,血色的红光像是陨落的血月,开始解体。

  秦九歌笃定的点头;“人与人之间相处,贵在信任。你连那几位山主都信不过,又何必组建势力,让他们画地为牢。为王者,不单单有权利,更有义务!”

  元神波动在秦九歌的灵台内,静静矗立片刻,听血月老人缓吐;“看来我是真的做错了。现在,我有些相信,你小子不会是凡人。”

  注视着灵台内,听血月老人又说;“我这辈子做错的事太多了,恨我的人不在乎再多几个。可是在我消散之前,我想为这异族,再做最后一点事,希望你答应我的请求。”

  “你想让我接管弃天山?”秦九歌明白血月老人话里的意思。

  不论他邪修的身份,他的出生,终归是可怜的异族,没有任何地位。

  “我希望你能够振兴它,庇护他!”散发着万法境最后的辉煌,血月老人的元神在灵台内不断扩大,顶天立地,直入玄宇。

  “我有种预感,有你的存在,或许你能庇护它,成为人魔妖三族之外的强大种族。”

  “这种事情,万法境都不能解决,你会觉得我能?”秦九歌没有太多想管闲事的意思,他现在只想解决完这摊子烂事,早日回到灵霄宗。

  那里才是生活的净土,能带给秦九歌无限的心安。

  至于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种太和境界,应该找主角,找自己有什么用。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