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暗伏夺舍

更新时间:2018-08-06 21:19:07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29

上古年间,邪修和大陆全体生灵开战,有不少大能死在控神蛊之下,或者沦为傀儡。

  甚至有人说,真正的控神蛊,能控制万法境,侵蚀法则之力。

  秦九歌有些明白了,难怪他看四位山主的修为,明明都在七元凝丹境之上。

  可释放出来的实力,甚至连五元凝丹境都不如。

  血月老人只是失踪,控神蛊不会消亡。

  但会无尽折磨他们,并且降低他们的生命力和战斗力。他们不能离开弃天山,否则必将会被控神蛊主动蚀魂而亡。

  千年前,血月老人失踪后,弃天山成了众多势力眼中的肥肉。

  八位山主走又走不成,实力又受到极大约束,难怪说是窝囊死的。

  缔造弃天山的,或许是血月老人。

  可真正庇护弃天山和那些无主异族的,是八位山主。坚守了千年岁月,铮铮铁骨,百折不挠!

  “原来是我误会四位了,不过有件事我们得说清楚。”秦九歌吸了吸鼻子,要说痛哭流涕不至于。不过四位山主顶天立地,应该承担起责任。

  既然双方选择合作,有同样的敌人。彼此相处起来,没有几天前的剑拔弩张,气氛很和谐。

  杨山主有些微笑的问:“什么事?”

  “刚才把我引到山坳里,想让树精把我弄死的,就是你吧?”把手心半面镜子捏得粉碎,秦九歌现在心情很不好。

  杨山主急了;“你刚才不是说不计前嫌,要通力合作吗?”

  “谁说的,合作归合作,算账归算账。刚才你把我弄到山坳里,小爷差点没命,你以为就这么算了?”

  秦九歌声音提高八个调,磨刀霍霍。

  其余三位山主见了,幸灾乐祸,一副你惨了的表情。

  从一些小事分析,这个人族小子,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要是招惹着他,比惹着邪修还惨,跟自己拿棍子捅马蜂窝是一个特性。

  邪中带有三分正,正中含有七分邪。外搭不要脸只要钱,比小鬼难缠多了。

  杨山主脸皮比较薄,有些心虚的问;“你想怎么办?”

  秦九歌带着哭腔,指着自己的左眼角;“你瞧瞧,你瞧瞧!”

  瞪大八颗眼珠,大张四片嘴唇。众山主很留心的看了又看,貌似没怎么啊。

  “破相了,破相了啊!”秦九歌大叫,这比砍他一刀还难受。原本白面团的脸,现在里面洒了三五粒芝麻,谁受得了。

  “切。”刘山主挥动蒲扇大小的巴掌,“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你那个也叫破相?”

  杨山主赞同的点头,裹着牙齿说;“年轻人,要心胸开阔点。你瞧瞧老牛,人家脸上那么长的刀疤,上千年了,不也是活得好好的?”

  “极是极是。”朱山主和侯山主连声符合,眼光不怀好意的往刘山主脸上看。

  刘山主抖抖腿,心底恶寒得紧。

  “他哪能和我比,连婆姨都没找到吧。”蔑视着刘山主,人和人的差距还是挺大的。

  秦九歌心里那个气啊,小爷明眸皓齿,美如冠玉。

  将来是要立志解天下女子红肚兜、睡万千鸳鸯床的美玉靓佳人。

  上至师太熟妇,下至萝莉花信都不放过,当得起风流阵里的急先锋。

  最好呢,是白嫖还不用给钱。

  除了宋乐和二师弟,只有自己才有这种资本,还能让美丽的姑娘倒贴。

  这种事,秦九歌在心里美好的幻想,尚且没有实施。

  要是大长老知道灵霄宗里,还有这么个混账玩意,会提前抽死二长老,以谢天下。

  拥有这么伟大的志向,可谓任重道远。

  而现在,居然破了相,叫秦九歌怎么能忍。

  被几个人不怀好意的眼神死死盯着脸,刘山主浑身颤抖,俨然要找棵歪脖子树,挨个吊死这些王八蛋。

  “其实不算破相。你这疤痕,像泪痣似的,是有福气的象征。经过这么一点缀,简直帅到人神共愤,更能体现你的独特气质。”

  还好凝丹境不用吃饭睡觉,杨山主胃里吐无可吐,只打了几个干呕,强行忍住。

  “真的吗?”秦九歌不敢相信,捧着自己的左脸,有几粒泪痣听起来倒是真不错。

  “真的。”四位山主同声,恭贺崇灵大陆上,又多了一个翩翩美男子。

  秦九歌很大度;“好吧,医药费不要你赔了。”

  “大善!”杨山主竖起大拇指。

  “不过精神损失费还是要给的。”秦九歌一转严肃,“那树精张牙舞爪,差点没把我吓死。”

  几人撇嘴,要是把你吓死了,倒真是崇灵大陆的福气。可惜啊,现在老天爷不想让崇灵大陆有福气,祸害不仅没死,还凝聚灵台修成了浩清境。

  “我没钱。”嗫嚅说道,杨山主搓着衣角。

  这不是假话。

  弃天山八位山主,为了异族的尊严和生命、为了开辟出异族能够生活的方寸空间。

  他们为事业贡献了很多辛酸汗水,甚至是命。

  “没钱?”要说出去,都没人信,凝丹境还会缺钱。

  杨山主坚定的摇头;“没有。”

  秦九歌退了一步,“打个欠条也成。再回绝我,我就倒戈去帮血月老头。一千万下品灵石,敢少半块,咬你三口!”

  提到钱,刘朱侯三位山主匆匆退开,把杨山主留在风暴中心。事已至此,先干掉血月老头,才是关键。至于灵石,你还是先欠着吧。

  被逼无奈,杨山主满是泪水的打好欠条,反正债多不怕愁,先能活着再说吧。

  突破浩清境之后,风平浪静的在弃天山住了十天。

  期间,血月老人没有传下任何指示或命令,秦九歌和四大山主,均不知道他在哪。

  到弃天山已经半个月,沉寂无声的血月老人终于有了动静,“徒儿,来!”

  直到此时,四位山主才知道,血月老人在弃天山创建之初,秘密打了个井口,直通地底地脉。站在古井口,秦九歌面色如水,并没有急着下去。

  入口垂直,挂着湿漉漉的青苔,贯通到地下千米。

  血月老头就在里面闭关,情景不知道怎么样。

  “你要下去?”杨山主问。

  秦九歌深吸一口浊气,压制心底的慌张;“我不下去,他也会上来。”

  “他叫你下去肯定没有好事。”四位山主都明白,血月老人此时在闭关养伤的时候叫秦九歌,摆明了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我下去看个究竟。他叫我,肯定有目的,我暂时还是安全的。”

  该来的总要来,秦九歌在梦中无数次揣测今天这种情况,心中莫名来了股火意。

  “关键时候,捏碎玉符,我们四个老家伙下来助你。我们和他之间的旧账,是该在今天清算了。”

  “好。”秦九歌接过玉符,顺着古井攀爬井壁。踩破那些厚厚的青苔,无数小虫子从青苔钻出,争相着四处逃命。

  顺着古井进去,越往下,空气越是寒冷,几乎结冰。身下,是冥冥的孔洞黑暗,像是黑洞能吸纳天光。抬起满是汗水的头,头顶已经看不见圆形光亮,只剩模糊的芝麻点。

  湿漉漉的青苔已经没了,手心接触的,是干燥的石头,已经穿过地下三泉,温度开始升高。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古井口,四位山主来回走动,或紧张的往里张望。

  神识查探进去,延伸不到百米,就被黑暗的混沌冲散。

  踩到粗糙的地面岩石,古井抵达底部。空气里,充斥着浓郁还没有经过淘洗的地气,只有凝丹境大能才敢不经过滤直接吸收。

  这里,扎根在地底的地脉源头,蕴含着山川龙气,孕育着四海精华。

  在这里修炼,只要能抵消地气里浑浊的阴韵,进展可以一日千里,是绝佳的修炼宝地。

  可血月老人不这么认为。

  他受的伤远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特别是自己动用了法则之力,震慑四位山主后,身体开始加剧恶化。

  若非凭借邪修体质,肉身早已化成碎肉。

  现在,他等不及了。

  要是没了肉身作为载体,被七星定魂针封印千年的元神,也有破灭的危险。

  千年的时光,足以改变太多,纵然万法境,也无法抵御时空留下的伤疤。

  血月老人准备冒险一次,哪怕这小子没有抵达浩清境,自己都得冒险夺舍。而今他能发挥的实力,也就全盛时期的一层,而且不能动用法则之力。

  不过对付他,还是绰绰有余了。

  秦九歌孑然一身,从古井口下来,面色早已恢复正常,只是被地气冲得有些发白。

  “来了,快过来!”毫不掩饰的声音,蕴满了贪意,几乎涨破整个心脏。

  秦九歌运了口灵气,踏着微妙的步伐,嗒,嗒嗒,走到血月老人面前。

  两者彼此隔得很近,就在三尺以内,可浓郁的地下黑暗却阻拦彼此,犹如天差地别的鸿沟。

  “你,突破浩清境了?”血月老人惊诧万分,从罡阳境巅峰到浩清境,只用了一个月不到,何等的天赋。

  说来,其中还有运气的成分。若非树精想要霸占秦九歌的肉身,强行开辟精神世界。秦九歌要想踏入高手行列,至少需要大半年。

  “还是你的万邪荼魔功,有奇效。”秦九歌捏着拳头,堤防血月老人发难,同时也在观察对方还剩多少实力。

  血月老人没有怀疑,也对,邪修的修炼是很快的。

  只是他没在这小子身上,感受到杀人太多带来的戾气。

  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夺舍,夺舍!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