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千年始末

更新时间:2018-08-06 20:00: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96

不是指脸面,是指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气质和五官。

  而当秦九歌掏出镜子端详着,却心碎的发现,刚才和树精搏斗时,居然被破相了!

  “天啊!”摔了镜子,秦九歌双手朝天呐喊,恫吓夜里的乌鸦鸟雀。

  左眼角下方,赫然出现细小的疤痕,已经结了血痂。

  像三五粒黑芝麻,黏在眼角,破坏了美感。

  以往,秦九歌还没破相时,大可以恬着脸赞美自己面如冠玉、玉树临风。而现在,自己整个切开如白萝卜一样的脸,却出了伤痕,哪怕很小,都是秦九歌无法接受的污点。

  “怎么会这样!”秦九歌扒拉眼角,那几块芝麻大小的黑点,始终无法消除。

  远远看,别人还以为秦九歌眼角天生几滴泪痣,颇有艺术细胞。

  “王八蛋,四个老不死的,等小爷来找你们!”

  心中岂止是愤怒,有种被侮辱了灵魂。他怒气冲冲的,跑回弃天山,翻天覆地的寻找凶手。

  而杨山主,看见秦九歌被树精困住后,懒得再待,直接回到弃天山大堂。

  那里面,其余三位山主正在紧张等待,并计划如何对付血月老人。

  “怎么样了?”刘山主抖着脸上刀疤,急切问。

  杨山主沉着脸,阴着脸皮回答;“搞定了,我们再商议商议,如何对付那个老不死的东西。”

  “组成合击大阵,我们四个的战斗力会提高三分。只是不知道那老东西的深浅,要是他没有受太重的伤,可以在一个呼吸内秒杀我们。”朱山主说道。

  万法境,言出法随,秉承自然。

  法则之力,远非金丹大道可以比拟,全盛的血月老人照个面就能杀掉他们。

  “不管怎么说,开弓没有回头箭,和他拼了!”侯山主挠着后颈窝的毛,嘶着牙说。

  “呦呦,半夜三经,萝卜开会,真热闹啊。”

  正在四位山主秘密制定对敌计划时,大堂外,空旷的响起一声,分外耳聋。

  龙风,已经被四位山主安排,负责迁徙弃天山的人口。

  整个弃天山内,现在只有四位山主,门外说话的,会是谁呢?

  四位山主心中颤抖,牢牢绷着脸皮,两条腿曲成拉弓状。

  刘山主刚想砸动砂锅铁拳,杨山主按住对方,摇摇头,他已经听出来人是谁。

  “让我看看。”狭长的身影盖着层霜华的月光,几片枯叶连同被吹了进来。

  “真精彩啊,群英荟萃。有白萝卜胡萝卜黄萝卜绿萝卜,各种萝卜都齐全了,加我一个如何?”

  “你个小萝卜,鬼鬼祟祟,滚出来!”刘山主踢翻桌子,隔空一握,几十扇木门化为齑粉。

  门后,秦九歌手持半面残破的镜子,踱着脚,立在外头。

  “你没死?”杨山主惊诧声,眼中顿时发出冰冷杀机。

  秦九歌高高举起一枚玉符,旁若无人,踏步走入大堂,大摇大摆的坐下;“这可是血月老人给我的玉符,谁敢动?”

  没人的时候,四大山主,可以把血月老头的十八代祖宗问候个遍。

  可当真出现和血月老人有关的东西,四人却不敢放肆了。

  万法境,在他们心中,就是天神的存在。法则,通晓世间的规律!

  杨山主咬牙,拳头藏在袖口下;“你想怎么样?别以为血月老头是好东西,你跟着他,迟早要倒霉。邪修,都是畜生!”

  “你什么意思?”愤怒的瞪着眼睛,自己也算半个邪修,杨老头,是在指桑骂槐?

  指着四个老家伙,秦九歌不客气的大喊,“连鸡都有爱国的,凭什么邪修都是坏人?就不允许出个为国为民,顶天立地的好人了?”

  这些人,评价事物太不客观了。

  这年头,鸡都可能下鸭蛋,凭啥邪修就不能当好人。

  凡事总有个例外,比如说自己嘛。

  四位山主脸色挫败,犹豫着不敢动手。

  到了他们这步修为,放不下的东西还真不少,没有人会愿意白白牺牲性命。

  秦九歌手中高高举起的玉符,就是悬起来的铡刀。

  殊不知,这是大长老交给秦九歌的玉符,和血月老人没有关系。

  “不过嘛。”秦九歌左腿搭在右腿上,“我也觉得,邪修除了我以外,都不是好人。所以我想跟你们合作,至少大家有共同的敌人。”

  “什么?”刘山主觉得自己耳聋了,简直不敢相信,这小子会说出这么感人的话。

  杨山主比较冷静,问;“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恩生于害,害生于恩。我感觉血月老头没有安好心,同样我对他也有很深的戒备。”

  “那么……”

  “我们坦诚相待吧,没必要掖着藏着。要是血月老头真有实力,要动你们,就跟捏死一只臭虫似的。不过,他现在绝没有这份闲心。”

  秦九歌露出森白的牙齿,脸色沉在冰冷的月光中,镀了层银色的霜气。

  大堂外,树木莎莎抖动,鸟雀不敢叫,阴风不敢吹,空气里紧张得能拧出水。

  “好。”杨山主平视秦九歌,这是他第一次正视这个人族小子,“我想知道,那老东西失踪千年,到底是什么原因?”

  秦九歌把自己知道的告诉对方,不过恶魔之渊的位置,并没有说明。恶魔之渊下面,绝对有什么惊世的宝物或者秘密,有机会,自己要下去查探。

  敢这么做,秦九歌自然有信心。虽然连强如万法境都中招了,可别忘了,血月老人是邪修。崇灵大陆邪修的历史,几乎和修真史同样多,和那位百万年前的灵祖有密切关联。

  再说了,到时候带着二师弟下去,有主角光环护着,可比什么万法境厉害多。

  “你是说他受了重伤?”得知这种情况,刘山主兴奋得,直往嘴里塞了几大口青草缓缓。

  朱山主博闻强记,想了片刻回答;“七星定魂针,是太荒时期,专门灭杀邪修的神秘阵法,至少是八品炼药师才能制作。况且自从远古大战以后,此法就失传了。”

  “那这样说,老东西的实力,应该不剩多少,只有个空壳子。”

  “太好了,只要他自身的法则之力被限制,我们有把握灭杀他。”

  秦九歌抓了抓头发,心中不解。

  怎么这四个人提起血月老头,都带着冲刷不掉的恨意。

  至少从现在看,血月老人是弃天山的领袖,应该是灵魂级的缔造者才对。

  聚拢异族,保护他们不被其余三族欺负,血月老人的贡献应该很大。

  既然打开天窗说亮话,四位山主也不隐藏了,杨山主用杀人的目光说:“小子,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们为什么痛恨那个老东西?”

  秦九歌咬着牙齿,咯咯做声,愤怒问道;“是不是他也用了你们几万下品灵石,然后不还?”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话说得真不错。

  秦九歌心里恨死了血月老人,那可是几万块下品灵石,几乎是自己坑蒙拐骗的全部积蓄。

  “啊?”四位山主傻眼,难道你的不共戴天之仇,就是因为一点点灵石?

  互相一看,彼此用眼神交流,这小子真不是个惹得起的人。还有,以后千万别找他借钱。

  “其实我也很奇怪。崇灵大陆之上,除了邪修,就属拥有人类和妖族血脉的异族,地位最为低下。血月老人组建弃天山,是为了庇护异族,应该没有错吧。”

  秦九歌比较公允的评价,至少血月老人修成万法境之后,并不是毫无建树。

  只是对异族的态度,三族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万法境也不行。

  “异族,如果不侵犯其余势力的利益,可以勉强活着。但是,自从他组建弃天山,开宗立派后。我们这些人,就成为其它势力的眼中钉、肉中刺。因为我们已经触犯到他们的底线!”

  侯山主捏着拳头,唰唰把木质的桌椅撕裂成粉末。这就是异族的现状,如果敢组织成宗派家族,就会受到各大方面的联手镇压。

  “就因为这个?”秦九歌偏头,他知道异族的地位不高,但没有想到,生活会那么艰难。

  杨山主叹息,愁容说;“那老东西失踪千年,我们弃天山画地为牢,就被打压了千年。其余四大山主,都是被围攻死的,也就我们四个修为较高,勉强留着条老命。”

  “围杀凝丹境?”

  心里更惊讶了,秦九歌不解。

  凝丹境,不是什么大白菜,那都是各大势力的中流砥柱。

  要围杀一名实力不弱的凝丹境大能,绝没有那么容易。

  打不过,逃跑还是没有问题的。况且,已经死去的四大山主,都有五元甚至六元境界,没有任何人敢说轻视甚至折杀。

  “他们是窝囊死的。”刘山主目光含泪,脸上狰狞刀疤变得更加锋利,“你可知道控神蛊?”

  秦九歌迷茫摇头,他和这个世界不太熟,了解的修真知识并不多。

  说起这种控神蛊,在崇灵大陆,相当臭名昭著,是邪修的阴狠手段之一。

  控神蛊,可以控制对方的灵魂,把属于秘法的符文烙印在对方的灵魂上。

  被下了控神蛊,就能轻易掌控对方的生命,是万法境邪修才有的神通。

  归降对方,控神蛊可以帮助被控制的人加速修炼。

  可一旦悖逆对方,将是生不如死。

  除非自己突破万法境,否则连炼药师也没办法。

  还有其他可能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