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魑魅魍魉

更新时间:2018-08-05 20:00: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54

崇灵大陆的万物,主要规分为三族,便是人魔妖。

  其中人魔两族,据说本是一体,太荒之后,方才分裂成两族。

  至于妖族,顾名思义,则是妖兽组成的联盟。

  三族实力,人族偏弱,魔族较强,妖族最盛。

  因为同级之中,妖兽防御和攻击力远远超过人类,并且存活的时间也更久。

  三族之下,统辖大陆亿万生灵。

  再往下数,除了大陆的居民以外,异族的地位又要矮一截。

  最仇视的,莫过于邪修,万物共杀之。

  人们口中的妖精,其实分为两类,妖兽和精怪。

  崇灵大陆的主体,虽然是人魔妖三族,说破大天,其实就是人类和妖兽。

  不过除了二者以外,冥冥之中,乾坤造化无穷,自然不乏其它。

  精怪,或是指一些具有灵性的植物或宝物,形成的灵体。

  大椿树,算是精怪一类。

  据说还有些精怪,可以变幻成人形,拥有极高的修炼天赋,只是在蜉蝣界这种凡界是看不到的。

  四位山主口中的树精,是生长在弃天山山坳的一种精怪。

  实力大致在一元凝丹境,经历天劫不死,生命力非常强悍。

  因为某种原因,四位山主并没有朝树精出手,只是任由对方生活在山坳,互不侵犯。

  如果能借树精的手杀死秦九歌,血月老人有气,也只能朝树精发。

  那树精实力不菲,相当诡异。

  以前有弃天山的弟子误入山坳,被万千藤蔓拽到树根下,裹成蚕茧。

  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被吸干精气血液,成了干尸。

  半夜,秦九歌迷迷糊糊的醒了,头很疼。被气得不轻啊,他差点没死。

  下了地府,阎王不在家,小鬼不让进。各路神仙又嫌这小子脸皮厚,一脚把他踹回来。

  “反贪,我要反贪。”坐起来,秦九歌铿锵宣誓,“我与罪恶不共戴天!”

  悄悄出了屋子,秦九歌准备去打探消息。

  做贼心虚的那帮人,肯定会想办法匿藏赃款,自己得仔细推敲,试试能不能找出蛛丝马迹。

  黑吃黑,秦九歌也不是没干过。

  夜晚不见五指的空中,杨山主离地千米,正卧在乌云间感应天地灵气。

  神识挥毫,洞察到秦九歌醒来,杨山主睁开眼睛。

  小子,只能怪你命苦了,要是有机会,过几天,我们四个山主就下来陪你!

  从天空中下来,杨山主寂寞无声,披上件黑袍,做贼似的从弃天山内往外溜。秦九歌正感受到自己肩上沉重的使命,反贪,要查贪腐。

  踌躇满志时,见有人做贼似的裹着黑衣服,往外溜,秦九歌岂会注意不到。

  “好哇,果然有猫腻,跟过去瞧瞧。”蹑手蹑脚的过去,秦九歌跟在后头,没有打草惊蛇。

  凝丹境的手段,很多是秦九歌不能想象的。

  之所以,凝丹境能被称为大能,自然有翻天覆地的手段,修真的力量,是朝着追逐天地的目标前进。

  当秦九歌自以为隐蔽的跟着杨山主时,对方早已感应到,只是不动声色,故意放慢速度,引导这小子来到山坳口。

  那里面,血腥森森,腐臭浓密。到处是荒草覆没膝盖,怪石嶙峋,没有高大的树木遮拦。山坳底部,有棵朝天生长的树,高百米,粗三人。

  树木崎岖生长,枝条扭曲,没有笔直的地方。

  更可怕的是,树木的树干,长着很多人头大小的木瘤。隐约看,还有人的五官狰狞其间,形同晒干的人皮。

  光线阴暗苍白,显露着那棵山坳里唯一的树木,是那么诡异。

  地面匍匐有几百根蛇一样潜伏的藤蔓,扎根在泥土,随时准备袭击。杨山主踏在地面,无声震断百根鬼手,其余的纷纷朝后退,在畏惧对方。

  察觉秦九歌进了山坳口,杨山主飞上天空,遁入空间消失。

  一颗石子从杨山主消失的空间飞出,磕磕绊绊的,沿途擦过地面,打在蛮筋疙瘩的树皮表面。

  树精动了动,茂密的树冠里,再次倾泻百根藤蔓,像是泛滥的蛇潮,重新扎根在地下。被遮住的荒草丛中,有着大量白骨干尸,怨气阴毒。

  走进山坳,秦九歌心中打突,有点不安。太顺利了,跟踪对方,来到这处隐蔽的山坳,被弃天山称呼为禁地的地方。

  匿藏的宝库珍宝,很可能埋在这。

  只是,附近的气氛很古怪,特别是修炼了邪修功法后,秦九歌能清晰感应到空气里的死气。

  停下脚步,秦九歌朝着山坳深处张望,月色朦胧,山坳里升起灰色的雾气,挡住视野和神识探查。

  哗哗。

  一处高凸如鸡冠的草丛内,抖动几下,有什么东西正在扒开草堆。

  秦九歌踮着脚尖过去,收拢胸口,手中握着方寸尺,古器传来丝丝余温进入手心。

  拨开草丛一看,并没有什么动物,只有几根枯藤,暗绿色,筷子粗细。

  不知怎么回事,秦九歌看那枯藤,竟和水里的蚂蟥差不多。

  不好!秦九歌暗惊,浑身一颤,却死死憋住身体反应,保持不动。

  自己好像被人算计了,这山坳有问题!

  不过现在不能乱,要是自己慌起来,会逼得隐藏在暗处的毒蛇抢先动手,到时候更被动。

  倾斜身子,改变重心。秦九歌朝着后面,退了小步,淬灵境九级的实力在筋脉里缓缓旋转。

  “反贪真是要命啊,不反只死几个人,要反得死一大片。”察觉自己中计,秦九歌当然明白,是四位山主朝自己动手了。

  除了他们,弃天山,还没有谁敢玩这些手段。

  早知道,自己应该躲进挖好的地道里,多太平啊。

  唰唰。

  细细的摩擦声,像玉石刮过墙壁,那几根蚂蟥一般的藤蔓,朝前动了动,吐出尖锐的小刺。

  砰砰!

  心跳得飞快,秦九歌努力咽着喉咙,心脏才没有从嘴里蹦出。

  浑身已经放到极慢,秦九歌连呼吸声的分贝都精准计算着。

  半步,自己又朝着后面倒退半步。方寸尺已经护在胸口,随时应变不测。

  嗡嗡!

  正当秦九歌缓慢朝后退,空间传来嗡嗡的鸣响,有人故意触动空间波纹,吸引树精攻击。

  “混账!”秦九歌怒目朝天,却见,数根藤蔓撕裂草丛,已经朝着自己发难,直扑面门!

  藤蔓旋转着,飘忽不定,比田里的泥鳅还滑。

  秦九歌扩大方寸尺的大小,一手挡在眼前,一手根据声音来源,拍尺打去。

  树精的藤蔓经过天地灵气淬炼,十分坚韧。

  藤蔓有灵,避开方寸尺的重击,反倒旋转几圈,缠绕在尺面上,要把武器夺走。

  “滚开!”

  秦九歌侧身旋转一百八十度,挥手握着方寸尺,朝地面砸去。藤蔓在空中与秦九歌争夺巨尺,二者来回拉扯,秦九歌的手臂上也浮起树根的脉络。

  轰轰!

  藤蔓裹着方寸尺,被秦九歌砸在地面,终于断裂。

  而更多的藤蔓,却从地底如春笋破土而出,唰唰几下,眨眼便缠住腿脚。

  鼓足灵力挣脱开,藤蔓百折不断,比胶水还粘,拥有拉动山岳的力量。

  砰!

  秦九歌摔倒在地,手中握着方寸尺,插在地面。

  被藤蔓拖拽到山坳深处,地面留下超过百米的深深疤痕,十指指甲嵌满泥土草屑。

  见秦九歌被树精捉住,杨山主点头,在空中消失。

  被拖到一棵大树前,虽然远不及大椿树那般雄壮于天地,不过秦九歌也明白,自己是遇见魑魅魍魉了。

  “麒麟捉天手!”

  抛开金色的方寸尺,空中凝聚十米大手,长满妖兽鳞毛。

  五根纤细的指甲擒住黄金大尺,于空中攥入手心,朝藤蔓挥砍。

  “万岳山川!”

  千斤巨力降临附近,只定住藤蔓三秒。

  可这三秒,已经足够妖手握着方寸尺,朝树精发难。

  秦九歌早已修复了经脉丹田,只是没有主动恢复实力,他怕血月老人打歪主意。

  不过经脉丹田修复,以往的修为根基还在,打出一道攻击倒是不难。

  唰唰!

  万根面条坠落,妖兽消失。方寸尺化为利剑,刺入树精体干内。

  大树明显颤抖,似乎感受到刺骨疼痛,狂暴的涌出箭雨般的藤蔓,源源不断。

  四肢被藤蔓缠住,无法挣脱。没有凝丹境修为,根本无法奈何得了。

  这棵树精,会利用藤蔓扎入猎物的身体里,吸食骨髓精血。

  四肢一阵酸麻,已经有藤蔓变成蚂蟥,率先扎破皮层,游走在筋骨肌肉,最后刺进血管里。

  秦九歌满脸通红,筋皮绷紧,四肢想要收回,却被大大撑开。能清晰感受到,血液顺着藤蔓,被吸了出去,生命力正在飞速减退。

  “该死。”秦九歌骂了句,淬灵境能干的事,实在是太少了。

  或许吸食到新鲜的人血,树精非常亢奋,欢快摆动着余下藤蔓,焕发出新鲜的绿色。

  大堆腐烂的尸骨,也从藤蔓包裹的蚕茧中掉出,或已发霉长了层霉菌,死气凝重。

  眼看自己要被抽成人干,秦九歌更慌了,这种死法可不好受。

  藤蔓已经扎根在血肉里,似乎化为土地变成了养料,连灵气都无法运转。

  “万邪荼魔功!”

  形势千钧一发,危机时刻,秦九歌想起自己另外一重身份,邪修!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