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年纪轻轻

更新时间:2018-08-05 16:23: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22

“怎么样,要不要进去欣赏欣赏,很黄的哦。”秦九歌挑眉,如同热情好客的主人,非要客人进去看看,鉴赏鉴赏。

  龙风急忙摇头,打死他都不进去。丫的,这家伙是人吗?邪修果然不是人!

  “不骗你,真的很黄,而且很大一堆,像金字塔。你进去看看,免得说我大晚上不务正业啊。”

  “不了不了。”龙风背身立走,“少主尽兴,弟子告退。”

  “真的不进去看看?说不定,我是在搞破坏呢。”

  “不能不能,弃天山有一半是少主的,请随意破坏糟蹋。”龙风说完,捂着口鼻调头就跑。

  凝丹境瞬移而去,再也看不见踪影。

  秦九歌站在原地,自语回答;“什么毛病啊,挖出来的土,可不就是黄色的黄土嘛。你挖坑不在旁边堆个土包出来?什么品位啊,还弃天山大师兄呢。”

  逃也似的,龙风往嘴里塞了大把薄荷,发誓这辈子都不到小竹林那边去。

  跌跌撞撞回到大堂,龙风总算看见亲人,浑身被抽空的力气恢复一些。

  四位山主正忙着上假账,免得秦九歌看见宝库搬空后,跑去打小报告。

  这种事情,算是贪污腐败的极致,干起来难免不做贼心虚。

  虽然这一千年里,弃天山都由几大山主苦苦支撑。

  但实际上,血月老人回归,他才是霸主。

  砰!

  陈年木门立声断裂,满是裂口的木梁发出咔咔的松动,大片灰尘降落如雨。

  为弃天山坚守千年的木门,现在光荣离开了工作岗位,被撞成了八级伤残。

  在里面搞假账的四大山主,裤头一凉,差点没把桌子掀了。

  定住神,见来人是龙风,四大山主不好发火,真是吓人。

  “龙风,你搞什么?”刘山主脾气不好,刀疤脸上蜈蚣凸起。

  “山主,那,那小子。”龙风弯下腰,还有余悸的往外看,生怕那畜生追过来。

  双手撑着膝盖,龙风喘气回答;“那小子真不是东西!”

  “出了什么事?”杨山主问,和秦九歌一样,彼此都认为对方和血月老人比较亲近。

  龙风把刚才的事情大致和四位山主说了,四位山主表情各异,或不悲不喜,或无动于衷,或捶胸捣背。

  总之,对于秦九歌的行为,都不那么赞同。

  废话,这成何体统!

  管中窥豹,由此可见,此子绝非善类。

  明天他要查账,万一查出什么来,可不妙。

  四大山主也活够本了,只是怕血月老人盯上龙风。

  “怎么办?”朱山主有些慌了,本以为明天风和日丽,现在看,根本是电闪雷鸣啊。

  杨山主沉声不言,刘山主痛苦的撕着脸上刀疤,侯山主更是抓耳挠腮。

  时间,到了第二天。

  秦九歌神采奕奕的出了小竹林,把昨晚挖的坑隐藏好,今天晚上继续。

  洗了脸,换了衣服,端着弃天山少主的身份,秦九歌来到四大山主居住的地方,抡圆胳膊。查账,看看宝库里有多少,全部都姓秦。

  “哈哈,让少主久等了。”其余三大山主面色不佳,很排斥,只有杨山主比较热情的招呼秦九歌。

  秦九歌公事公办,双手背在后头扣在后颈;“查账,看宝库。”

  “请。”四人把秦九歌带到一间土屋前,指着说,“这就是宝库。”

  “啊?”秦九歌差点中风,双手抖成鸡爪子,“这比昨晚上我睡的坟包还次啊,能是宝库?”

  “笑话,难道要光明正大的把招牌亮出来,等人来偷?”刘山主怼向秦九歌,转头又说,“肯定有阵法隐藏嘛,这只是个幌子。”

  提起钱,秦九歌的肚量就变得很大,懒得管对方什么语气;“快带我进去啊。”

  “少主请。”杨山主催动阵法,空间变换,把众人传送到阵法隐藏起来的地下空间。

  秦九歌睁开眼睛,顿时被金光闪闪的霞光刺激到了。

  好宽敞的地方,好别致的宝库。里面灯火通明,燃烧八十多根碗口粗的蜡烛,到处是存放宝物的柜子并排。

  土豪,真正的土豪,太霸气了。

  激动得口水直喷,秦九歌快步走到柜子前,拉开一个。

  咦?里面是空的?再回头,见四大山主阳光灿烂,龙风在后头跟着装点,一派祥和。

  汗腺激增,流出股股辣水。秦九歌安慰自己,没关系,还有这么多柜子箱子,总是有的嘛。

  激动的又打开一个能装人的箱子,还是没有。打开几处暗格,奇了怪,也没有东西。秦九歌已经流不出汗水,有点心脏病发作的架势。

  “那个,那个啥。”秦九歌脚步发虚,“你们在这里下了什么隐藏宝物的阵法,为什么我看不见宝物放在哪?老杨啊,你们的防盗意识还真不错啊。”

  杨山主擦汗,不好说话,你还真是天真啊,要有钱,我们还至于这么穷吗?

  “哎呀呀,真调皮。”秦九歌娇羞一眼,“快点把阵法全部解开,我要看看宝物,对自己人别掖着藏着。”

  最后,朱山主被推出来说话;“少主啊,我们弃天山,真是清洁溜溜,宝库里连半块灵石都没有,哪里还有钱设置隐藏阵法。你看见的,就是我们现如今的现状啊。”

  三位山主和龙风齐齐点头,就是嘛,根本没有钱。再说了,谁跟你是自己人。

  秦九歌的笑容,从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凝固凋谢。

  过了片刻,空气安静,秦九歌脸上的冰霜解冻;“过分了啊,开玩笑差不多就行了,快把咱们弃天山的储藏拿来我看看。”

  四位山主摇头,诉苦,“真的没有,倒是压箱底的,有几块下品灵石,少主要鉴赏吗?”

  揉了揉鼻子,秦九歌脸无血色,喘气问:“几块下品灵石?”

  朱山主和气点头;“少主如果真的急着用钱,我们几位愿意贡献点。身家性命,大约能有几百块下品灵石,呵呵。”

  “几百下品灵石?”秦九歌不敢相信的摇头,凄凄惨惨戚戚。

  强忍着喉咙里那一抹甜意,秦九歌差点暴走。几百块下品灵石,你们四个凝丹境也有脸说得出口,小爷在灵霄宗打个喷嚏也不止这点吧?

  “你们说的是中品,不对,是上品灵石吧?”抱着最后丁点希望,等待秦九歌是,是毁灭的打击。

  刘山主语气咄咄,刀疤狰狞;“少主年纪轻轻,没有耳聋眼瞎,确实只有几百块下品灵石!”

  噗嗤!

  秦九歌白眼一翻,双手双脚硬邦邦倒在地上,魂飞魄散。钱啊,我的钱啊!

  四位山主急了,刚才还好好的。他怎么回事,都开始吐白沫子了,怕是要出事啊。

  “少主,少主。”朱山主急忙扑过去,开始猛摇。

  秦九歌觉得自己更晕了,脑子里只剩浆糊。

  想说话,喉咙里的甜意又把舌头顶着,吱不出声。

  “快,还愣着干什么,快到山下请炼药师啊!”侯山主上蹿下跳,挠着脖子说。

  龙风无语;“四位山主,我们弃天山是真的没钱,请不来炼药师啊。”

  前些日子,龙风感应境界,从一元凝丹境突破到二元凝丹境,把弃天山最后的老本给烧了。

  “那怎么办?”刘山主的大脑袋想不出主意,眼看少主白沫子越吐越多,进气多出气少,俨然不行了。

  杨山主想了想,寒碜说;“随便拔几株二品灵药,加米饭煮了,给少主服下,看能不能吊口气。”

  “我这有半株二品灵药。”刘山主拿出半根青草,恋恋不舍,又在嘴角咀了口。

  杨山主脸色发青,怒斥道;“有没有搞错,你想害死人啊。起码先洗一下,才卫生啊。”

  “先把少主抬出去,别弄脏了地方。”朱山主又说。

  几位山主七手八脚,把秦九歌拖出宝库,拉到外面抢救。

  秦九歌觉得自己心脏停止跳动了,耳边边叽叽喳喳,又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你们,肯定是你们把宝库的东西给贪了。等我醒了,我要把弃天山掘地三尺,连挖带刨,非得找出你们藏赃款的地方。”

  这是秦九歌被抬回屋子前,最后的一番话,说完之后,彻底蹬腿昏死。

  把秦九歌摆到床上,盖好白被单,四位山主挤着出去,撞塌门槛。

  “那小子把事情闹大了,万一让老东西注意到龙风的存在,我怕他会居心不良啊。”侯山主深知血月老人的尿性,当然他不知道,血月老人现在看准的是秦九歌。

  “这小子必须死,他不死,咱们这更乱。血月老头要是铁了心,他不死我们也得死,还不如跟他拼了,总好过窝囊活着。”刘山主愤怒说。

  杨山主用手指搓着羊角胡须;“他不能死在我们手上。我感应到,这小子也是邪修,修炼了和那个老东西相同的功法。我们死不死不要紧,这山上还有几百的人口呢。”

  “那你说怎么办?”

  “借刀杀人。我们弃天山后头的山坳里,不是有棵古树成了树精?那棵树精,不是凝丹境,遇见了必死无疑。之前有不少妖兽被裹了进去,都没出来。”

  “好办法,只是怎么把他引过去呢?”

  “这件事我亲自操刀,你们负责撤离弃天山的人口,让龙风跟着离开。我们四个没几年活头了,与其等死,不如跟那个老东西拼了!”

  “你决定了?”

  “好,这事算我们一个。我们四人联手,未必不能和他一搏!”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