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大俗大雅

更新时间:2018-08-04 20:18: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56

龙风满脸沮丧,惭愧道,“都怪我天赋不好,把弃天山最后的资源都消耗完了。”

  “不关你的事,是我们四个老家伙不中用。”对于龙风,仅存的四位山主把他当做子侄辈,甚至是弃天山最后的希望。

  杨山主笑着说,轻轻拍着龙风的肩头;“你不用有太多压力,以你百岁之内,抵达二元凝丹境。这种天资,放在人族四大宗派,也只有最优秀的亲传弟子可以比拟。”

  “可那小子明天要查账,要是被他发现我们把宝库全部耗尽,不知道他和老东西是不是一伙的。”朱山主出言提醒,憨态的眼珠浮现一丝奸滑,油头得很。

  三位山主大笑,“老朱,有你在,做几本假账有什么难。弃天山这么大,千年下来,抵御外敌修复山门之类,有开支很正常。”

  要帮着朱山主做假账,杨山主不放心秦九歌,毕竟不知道对方在这件事中充当什么角色。

  于是,四位山主在大堂里忙活,让龙风再去试探秦九歌。

  推开满是沟壑裂纹的木门,上面的窗纸唰唰作响,吹来阵阵蕴含浓郁水汽的山风。

  外面,瓢泼大雨已经停歇,有明月皎皎,从乌云黑海中探出半个身。

  苍白的月光,给弃天山多了几分荒芜。

  到处是干旱沙化的土地,勉强在山门的后面,有大片稀疏的竹林,里面正有人绰约着形影,像是在挖坟。

  龙风深吸一口气,轻手关闭殿门,移步到弃天山内。

  多年生活在这里,龙风对弃天山任何事物都无比熟悉,闭着眼,都能行通无碍。

  暴雨停了,秦九歌开始思考人生。自己现在可真成了馒头馅,搞不好,真得死在这。

  从白天四大山主的反应看,他们与血月老人之间未必融洽。

  血月老人闭关恢复实力,秦九歌修炼万邪荼魔功,是最知道对方底细的人。

  如今血月老人闭关,他有可能被四大山主给弄死。

  等到这老家伙出关,也不见得安全,说不定更危险。

  毕竟邪修,秦九歌心里没有任何好感。

  至于他,属于忍辱负重,是打入敌人内部的无名英雄,和对方不是一个性质。

  现在,秦九歌夹在中间,最怕的就是四大山主和血月老人火拼。

  不管结局如何,恢复实力也才罡阳境大圆满,逃都逃不掉。

  等雨停了,秦九歌顺着月光指引,踩着浅浅洼洼的泥凼土路,到了弃天山后面,看见有大片竹林。

  竹林里,到处是横竖的鬼影,风吹过,唰唰的像是整个地狱都要冲出来。

  平常,弃天山的人都不愿意到竹林里,附近连房屋都看不见。

  秦九歌在柴房摸了把锄头,扛着到了竹林内部。

  趁着四大山主没有发难,自己得先打个地道,到时候藏起来,多少也安全些。

  还别说,灯下黑,这个主意大大的有建设性意见。

  夜晚暴雨之后,玉盘浑浊的月光刚刚洒在苍凉的古道。

  孤僻的稀疏小竹林里,鬼火闪闪,蛐蛐不敢言。

  有个俊美少年挥汗如雨,正挥舞着锄头奋力掘土。

  旁边,已经垒砌极高的土包,少年继续朝地里挖。

  沉闷的挖土声砰砰作响,在旷野里嘶哑回荡。

  鬼火冥冥,装点得活像是盗坟的鬼人。

  龙风受了四大山主的命令,半夜出了大堂,准备打起精神再去试探对方。

  谁料到了屋前,不见秦九歌的身影,龙风从脚心升起冻死人的寒意。

  乖乖的,这家伙真不会吊死在自己屋门口了吧?

  飞快跑回自己住的小屋,龙风紧张的瞪大眼睛,瞳孔松散,豆大的白色汗珠精巧的点在自己鼻尖上。微微捏着拳头,呼吸都变得不规律。

  咦?

  屋门口没吊东西啊,难道那小子找错地方了?

  抱着侥幸的心理,龙风把弃天山所有歪脖子树都看了遍,没看见上边挂着块风吹肉随风摇晃。心中略安,擦掉鼻尖的汗水,鬼使神差的,龙风来到后头的小竹林。

  哐哐的沉闷声,惊吓了龙风。

  披着层白光的鬼蜮竹林里,中心似乎有人,拖着长长的四肢影子,正在张牙舞爪的干着什么。

  龙风踮着脚,搞不清虚实,不敢声张。

  秦九歌挖好大坑,正松口气,敏锐的精神力感应到竹林外来了外人。

  警惕小心,这是邪修的天性。

  在龙风准备进来之前,秦九歌略快对方一秒,丢下手中锄头,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心里告诫,现在也算半个邪修,一定要笑得渗人,不然体现不出邪修的凶悍。

  不说能止小儿啼哭,至少也得把碍事的那个人吓走。

  正当龙风准备进小竹林,便看见月光下,好可恶的一张脸。

  笑得龌蹉,还粘着黄泥土绿竹叶。

  乍一看,以为林中僵尸复活,雪白的大牙齿要吸人血。

  秦九歌保持霸道又放荡不羁的狂笑,毕竟是横行霸道的邪修。大晚上别说出来偷偷打地道,就是偷东西,也无碍。

  而龙风呢,有些呆滞的站在原地,两只黑色瞳孔印着那张笑得龌蹉的小人嘴脸。

  该死,这家伙吃了什么脏东西吗,笑得如此邪恶。

  “你在小竹林干什么?”还以为撞着鬼,龙风口气不佳,强行忍住行凶的打算。

  “啊,月明星稀乌鹊南飞,好天气啊。”秦九歌借口抬出天气,当然不能告诉龙风,我是挖地道准备逃命用的。

  “说人话。”移开视线,龙风尽量强迫自己,不要往他脸上看。

  秦九歌眼中尽是哀色,他很理解龙风。像是自己这么优秀的人,笑一笑,都属于闭月羞花羡煞旁人,他有压力很正常。

  死胖子正看着自己,还打摆子呢。

  “我看这小树林风水不错,前头青龙泻水,后有白虎坠位,实在是南北通透又爽快的宝地。正所谓老夫聊发少年狂,我看见这么好的宝地,自然忍不住要来一把。”

  “来一把什么?”踮着脚尖,用手捂着眼角不去看对方的脸,龙风侧身朝小竹林张望。

  “别看,别看。”秦九歌双手作孔雀开屏,挡在龙风身前。

  龙风更气了,这家伙准没好事,心下更决定要进去看个究竟。秦九歌急了,你要是进去,发现我准备跑路,要是捅到血月老人那,我不是找死吗?

  再说那四大山主,对自己敌意很重,也不是好东西。

  这么优秀又帅气的三好青年,他们忍心吗?

  “不要看了,五谷轮回之地。乃出恭,出恭也。”涨红了脸,秦九歌终于找到一个蹩脚的理由。

  由于秦九歌是理论上的弃天山少主,龙风怕对方找血月老人告状,给四大山主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龙风也不敢用强,更不敢把这举止猥琐的小人海揍一顿。

  双方都怕对方和血月老人关系更亲近,捅到他那里,都不是什么好事。

  “出恭?”常年刻苦修炼,龙风不问世事,听不懂这些俗语。

  “这你都听不懂?五谷轮回啊,出恭!”抚摸额头,秦九歌摇着脑袋,这家伙见识方面有些贫瘠,凝丹境又怎么样。

  龙风双腿支在地上,有些迷茫。

  五谷轮回?

  好高端的词。

  凡苍生喜怒哀乐、生死幻灭,都在天道之下,无尽轮回而已。

  “啧啧。”心里不爽,自己可是脱离了低级趣味,非逼着自己说粗话,“就是上茅房,解决个大的!”

  啴啴。龙风惊魂未定,倒退七八步,还在往后站。

  事实证明,道在屎溺这种事,还真没几个人承受得住,凝丹境也不例外。

  怒发冲冠,龙风恨不得用头顶的一对犄角顶死这王八蛋,“你在这里解决个大的?你怎么不去茅房啊!”

  秦九歌很无辜;“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那茅房跟个土馒头似的,平时进去都得像炸碉堡似的匍匐。现在老天爷吐口水都给淹完了,我不会游泳?”

  “那你也不能在这啊!”一跺脚,地面被踏出深深烙印,把粘稠的黄土粉碎成砂砾。

  “怎么不能在这?”秦九歌可是不爽了,自己现在是谁,是邪修啊!

  能跟你讲道理就不错了,你还挑肥拣瘦。看来自己的行为,是得霸道点,不然不能震慑人。

  “这里是树林,你说呢?”两只犄角对着苍天,马上要把这小人顶得肠穿肚烂。

  “奇怪了,值此良辰美景,子夜交替,正是阴阳循环的天时。将自身污浊之物排出体外,排泄于这辽阔的大地和自然中,能洗涤灵魂,净化身体。”

  比嘴皮利索的程度,只顾着修炼的龙风比不过秦九歌。

  整个弃天山,都不见得有能说过这厮的。

  “排泄之后,再吸取天地月光之精华、得庇星辰璀璨之群英。灵台之中自然会更加空明,有利于修真事业的飞速发展。哪像你,整个一俗人,毫无趣味,岂会懂得其中乐趣。”

  秦九歌陶醉在自我构造的精神世界里。

  里面没有争权夺利,没有血腥杀戮。

  只有伊人和钱,好多好多的伊人,好多好多的钱。

  大俗大雅,和光同尘。

  不忍直视对方的表情,龙风浑身鸡皮疙瘩,第一次看见有人把这种事情,形容得如此高雅。别的不好判断,他的脸皮倒真是不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