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风吹肉

更新时间:2018-08-04 16:59: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83

“少说两句,开玩笑都不会开。”朱山主面容憨厚,不胖的身材挤到中间,当和事佬。

  “是啊,老刘不会开玩笑,我们听从老祖安排,以这位秦小哥为首。”侯山主知道斗不过血月老人,还是等对方闭关后,再收拾这小子稳妥。

  “那就好,秦九歌现在就代表我在弃天山的意志,谁要敢违背,杀无赦!”

  说完,血月老人撕裂空间,遁入其中消失。

  留下四个想怒又不敢怒的人,四尊铁塔围成圆圈,排排坐,准备听秦九歌唱歌。

  昔日血月老人全盛时期,凭借邪修和异族的身份,硬生生在两族交界的区域打下片天地。

  弃天山的山腹,镇压着一条地脉,这个秘密只有血月老人清楚。

  那里是绝佳的修炼场所,有浓郁的灵气可以治愈伤势。撕开空间,血月老人进入山腹,晃身到地脉开始恢复实力。

  大堂里,秦九歌转着圈,不敢说话。牛头马面都齐全了,被这四个人包围着,自己简直坐在火药桶上。

  再加上这四位山主的脸,呜呼哀哉,丑死我也。

  秦九歌揉着眼睛,几乎对这个丑陋的世界绝望了。

  “四,四位前辈。”

  “前什么辈。”刘山主咄咄逼人,“说话磕磕绊绊的,舌头不灵光?你现在有什么要吩咐我们四个的,我们不还得乖乖给你办了。”

  “哪能啊。”秦九歌脸都绿了,你以为我想啊,“晚辈初来乍到,还得向四位前辈请教才是。”

  “请教不敢说。”地位最高的杨山主发话,“我让弟子先带少主下去休息,如何?”

  “太好了。”秦九歌点头,又补充,“再来盆水。”

  得洗洗眼睛,太丑陋了。不知道是不是境界太低,秦九歌感应这四人的境界,都应该在七元凝丹境甚至更高。

  可他们举手投足展露的实力,也就是三元五元的层次。

  凝丹境,秦九歌见识过不少,难道是他们血脉的问题才有这种异象?

  杨山主叫来弃天山的首席大弟子,带秦九歌下去挑房间。其实也不用挑,现在还没塌的土房子就那么几间,想进去都得爬窗子。

  “这位兄弟怎么称呼?”自己是灵霄宗首席大弟子,这人是弃天山首席大弟子,理论上都是平级,秦九歌和对方沟通起来不费劲。

  “呵呵。”对方冒出两个字,黑着脸不愿意搭理秦九歌。

  秦九歌终于感受到,这两个字从人的嘴里说出来,是多么的可恶,和令人生厌。秉着不敢和对方计较的心理,秦九歌打量他的模样。

  对方头上有犄角,头发拖着像尾巴。实力境界不好说,有些超越浩清境的存在,想都不敢想。

  “兄弟可是姓龙?”毕竟四大山主的面貌和姓名挂钩,秦九歌不得不这样想。

  异族,是不受人类和妖兽接受的,所以他们的姓名全是自己取,怎么顺耳怎么来。

  龙风细不可闻的嗯了声,看来这家伙惦记弃天山有段时间了,连自己姓什么都清清楚楚,不是好东西。

  “其实理论上,咱们都是平级的存在,我是带着和平和友爱的初心,大家很有共同语言啊。”

  “呵呵。”

  “不知龙兄找到对象没有,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个?”

  龙风依旧是冰块脸,毫无起伏的说;“没兴趣。”

  “这样啊。”秦九歌语不惊人,“我认识个四长老,是炼药师哦。虽然为人有点奸诈有点记仇,但手艺是真的好,要不给你推荐推荐,治疗一下?放心,费用方面给你打八折。”

  忍住拔腿就走的冲动,龙风心想,难怪四位山主看他那么不爽,这家伙真的有毒。

  “我好得很。”龙风加快脚步,准备把秦九歌带到地方就完事。

  秦九歌不依不饶,他只是想交个朋友,“专心修炼是好事,要不我们扳手劲玩玩?想我专研十八年,自练麒麟臂,打遍天下无敌手。”

  “呵呵。”这人不但可恶,脸皮也很厚。

  奸诈,狡猾,不要脸。

  “你以后要单身一辈子。”秦九歌发出最恶毒的诅咒,这家伙真的不会聊天。头上的犄角就是避雷针,打雷的时候他肯定躲在床角瑟瑟发抖。

  “好了,到地方了,我走了。”把秦九歌带到一间房屋前,龙风公事公办,交接完事情后准备离开。

  秦九歌傻眼了,草菅人命啊,连坟包都比这房间高大牢靠。你玩我呢,这是人睡的地方?

  “你可过分了啊。”秦九歌泪眼,“这房子比危房还危险,摇摇欲坠大厦将倾。万一我半夜打呼噜,房子塌了,你们连挖土埋我的功夫都省了,当我不知道啊。”

  龙风没有被秦九歌的泪眼打动,冰块脸上浮现一丝好看,“这是你刚才冲进弃天山,唯一没有被你撞塌的空房子。”

  “那是血月老头把我踹进来的,我可不管,你有本事找他去。”

  提起血月老人,龙风不痛不痒,没有敬畏也没有尊崇;“呵呵。”

  秦九歌变色,撸起袖子。丫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啊。别看我现在只有淬灵境的实力,发起飙来,你可承受不住!

  “我不管,这房子我不要住。”

  “随你便,荒草堆树枝头,你随便选。”

  “你欺人太甚,我可是主角他师兄!”

  “呵呵”

  秦九歌脚一跺,被龙风激怒了,解下裤腰带,“你丫的,信不信晚上八字恨阴的时候,小爷吊死在你屋门口。等你一起床,天光光响当当,我舌头一吐三尺长,眼角撕裂瞪得你发慌!”

  龙风停住脚步,好不要脸的招数,但,真的好有用啊。

  叹口气,冰块脸上,终于多了一丝宾至如归的微笑;“不是不给你安排,其它房子都有人住了。你要是不嫌挤,我可以……”

  “算了算了。”头疼,秦九歌头疼得厉害,“给我来床被单,再来两根木桩。”

  “上吊?”

  “不,搭吊床,以你这种智商我很难跟你解释。”

  “呵呵。”

  “靠,这是我的台词,你抢饭碗是怎么回事?我是来弃天山收账的,明天把这些年的收支账簿给我拿来,我要验收宝库。”

  当晚,天降大雨,暴雨倾盆,电闪雷鸣泥石滚滚。

  淬灵境的实力,貌似不能改变什么,秦九歌被迫蹲在坟包一样的屋里,祈求屋子别塌。

  秦九歌没有好梦,四位山主同样没有好梦。

  聚在大堂里,阴幽的烛火拖拽着四张老脸。

  丑,很丑,这是最引人瞩目的。

  还有龙风,一共五个人,是弃天山的核心会议。

  “那老东西回来了。”杨山主苦大仇深的引出话题,大堂内阴风阵阵,比鬼蜮还黑。

  刘山主不敢高声说话,把神识遍布弃天山每个角落,确定没人,才敢出气。

  “他失踪千年,是死是活我们一直不得而知,现在他回来了,我们该怎么办?”刘山主脸上,有条半只手掌长的蜈蚣伤疤,是血月老人当年用法则之力留下的。

  蜈蚣伤疤在牛头大小的脸上缓缓蠕动,从中绽放开血色的花苞,像是团棉花炸开。

  “他毕竟是万法境。弃天山在他手中兴起,也在他手中没落。整个山门,不能为了一个人的贪欲而牺牲!”侯山主来回走动,有些激动的说。

  杨山主抬起手臂,示意三人坐好;“我们暂时按兵不动,毕竟不知道那老东西的深浅,贸然动手,只怕凶多吉少。倒是那老东西带回来的那个人族小子,是什么来头?”

  四位山主看向龙风,刚才就是他去接待的秦九歌,年轻人之间,总是有些共同话题吧。问问龙风对秦九歌的印象,判断那小子到底有什么意图。

  见四位修为高深的山主看向自己,龙风连忙局促不安的从椅子上坐起来;“那小子,卑鄙,无耻,脸皮很厚。对了,他还让我们把账簿准备好,明天他要巡查宝库。”

  “连你都看不透?”杨山主听了龙风对秦九歌的形容,心中反倒有些凝重。

  血月老人可是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万法境,带回来的小子不可能是团垃圾。

  那么,只有龙风看不穿对方,这个可能性比较大。

  “那小子应该是老东西留下来牵制我们的,我看他肯定受了重伤。能困住万法境千年的东西,哪怕老东西逃出来,也会不好受。”刘山主蠕动脸上伤疤,咧开猩红的嘴唇。

  对于血月老人,弃天山上上下下,特别是他们这一级的人物,没有不恨的。

  “那小子应该知道点东西,那老东西未必和他关系有多好,我们倒是可以利用一下。”杨山主足智多谋,顿了顿,“他明天要到宝库查账?”

  龙风点头,对于这四位山主,在他心里可比血月老人要尊崇得多,有再造之恩。

  侯山主挠了挠腮帮子,急急道;“我们弃天山荒废千年,所有的底蕴都耗尽了,现在宝库就剩个空壳子,他想干什么?”

  “万一是那老东西要他取什么修炼资源,拿不出来,我们可有危险了。”刘山主拉着眼皮,满脸水珠。

  邪修,可是不讲道义的。炼化四个凝丹境大能,得到的好处肯定比丹药灵草来得快。

  以血月老人的尿性,从没有把八大山主当做心腹,他真干得出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