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嘴欠的教训

更新时间:2018-08-03 16:13: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76

到了饭馆坐好,血月老人正襟危坐,骷髅头表面紧绷绷贴了层干皮。

  秦九歌是个实在人,当着饭馆几十人的面,连吞了几十盘大鱼大肉。

  打着饱嗝,秦九歌回想起和死胖子在宣武城的峥嵘岁月,那个时候,吃饭不抢都不行。

  见秦九歌吃得那么香,血月老人胃口大好,也跟着吃。

  让饭馆老板掉眼珠的是,秦九歌那么年轻,还在长身体,吃得多也就罢了。

  可坐他对面的那个皮包骨老头,别看干巴巴的身材,吃得可不比年轻人少。

  丈宽桌子上,垒了几百个空盘子,还在往下滴油。

  秦九歌舔了舔手指,揉着肚子,真是舒坦。

  血月老人也吃得挺开,饿死鬼投胎,把桌面的饭粒弹飞。

  “血月前辈吃好了?”秦九歌大着肚子,脊背朝前挺。

  得了空,血月老人点头,“味道差了点,勉强还行。”

  一抹嘴,秦九歌趴在桌子上,“反正我吃得挺好,那劳驾您把钱给了,我们继续赶路。”

  而血月老人翘着二郎腿,半个身子埋在菜盘里,“我被困了千年,储物戒指早就被法则消解,哪里有钱财结账。”

  “什么意思?”

  “我可没钱,你去把账买了,等到了弃天山,我再给你。”

  秦九歌擦汗,自己的灵石,早就被消耗完了,现在储物戒指就是个空壳子。

  给钱?

  拿什么给?

  摊开手,秦九歌无奈的闭着眼睛。“摸良心说,我没有钱。为了让您破开封印,我连老婆本都赔进去,不信你搜。”

  “那怎么办?”血月老人挑眉,他本人堂堂万法境,虽然现在实力没有恢复,那也是顶尖高手啊。

  捏了捏嘴唇,秦九歌微笑;“现在有两条路,第一,我们在这里免费给人家洗三个月的盘子。不对,我们吃得有点多,大概要洗三年。”

  立马和秦九歌划清界限,血月老人端着只空盘子。“别说什么我们吃得有点多,我只吃了这一盘而已。”

  大张嘴巴,秦九歌嘴里足以塞进一只鸵鸟蛋;“您这是不讲理啊,众目睽睽之下,您吃得比我多。”

  目光不善,血月老人有些拉不开脸;“你不是说有两条路,第二条呢?”

  “提起第二条,那就太简单了,既不给钱,也不用刷盘子。简直尽善尽美,宜室宜家。”秦九歌奸笑,像是偷着油的老鼠。

  嘴里不是个滋味,血月老人心想,这小子,怎么比自己还邪啊。

  “什么办法?”

  “简单啊,吃霸王餐啊。您现在至少吊打个凝丹境不是问题吧,吃他们是给他们面子。况且您,不对,是咱们,都是邪修了,还怕个鸟啊。”

  秦九歌恬着脸,混账话一句接一句。血月老人眼皮直跳,这小子,天生是当邪修的料。

  “不妥。”血月老人摇头,他的称呼里既然有个人字,说明做人还是要点脸面的,“盗亦有道,杀人吸.精血炼化魂魄只是手段。不过吃霸王餐,那成什么了?”

  暗地翻了个白眼,秦九歌摇晃着头,有些坐不住了。

  你丫杀人何止千万,现在吃饭倒是脸皮薄了,穷受罪,当邪修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有良心!

  “反正您看着办吧,我只是个淬灵境的小子,做不了主。”秦九歌哼道。

  “你鬼主意那么多,再想想。”

  “好吧,其实还有第三条路,只是看您愿不愿意。”秦九歌不知道该怎么样形容血月老人,一个有原则的杀人狂魔?

  “你说说看。”

  “此事不能公之于众,附耳过来。”

  秦九歌在血月老人耳畔窃窃私语,像是进谗言的某个大奸大恶的坏人,样子很可恶。血月老人心里,也高看秦九歌几眼。

  这小子忒不是善类,自己要夺舍他,道德素质会不会差太多?和对方比起来,自己这些邪修都算良善的好人。

  “行,就这么办!”血月老人咬牙,应声道。

  “好。”秦九歌拍掌,“看您老表演了。”

  “谁说是我来?”

  “什么意思?”秦九歌提起两只爪子,模样像是无辜可怜的小白兔。

  “当然是你上,难道还是我?”恶狠狠的回答,逼得秦九歌失去成为好人的机会。

  秦九歌瞪大眼睛,两眼观鼻,静气凝神,在酝酿什么大招。

  血月老人打了个哈欠,搬开身下条凳,给他腾出演绎空间。

  满是忧伤的吐出口浊气,秦九歌开始激烈咳嗽,润红的脸颊出现白纸的苍白;“咳咳!”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小饭馆的所有人。

  从开没有如此卖力表演的秦九歌,整个人软绵绵的瘫在地上,推翻桌上大碟盘子,噼里啪啦的摔在地上化为粉末。

  “徒弟!你怎么了徒弟!”血月老人的声调渐渐拔高,满脸的担心,过去扶起秦九歌。

  推开两只枯槁的老手,秦九歌趴在地上,慢慢的朝店老板爬去;“有毒,快给我解药,你们是不是在里面下了十香软筋散?”

  “什么?”店老板五大三粗,同样和众多食客保持震惊,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秦九歌给血月老人支的招,就是百试不爽的碰瓷大法。

  一旦祭出此法,只要脸皮够厚演技过硬,吃遍崇灵大陆都不用给钱。

  “有毒,你下了十香软筋散,快给我解药!”秦九歌抓住店老板的脚脖子,有气无力的指着对方,一副大限在即的模样。

  “什么十香猪蹄筋?”店老板的智商不够用了,好难理解他到底说了什么啊,“要不我给你找个炼药师?”

  小城镇的人,还是比较淳朴。再者说,秦九歌这招碰瓷大法,不是一般二般的人能够驾驭。基本是他独创,特别是在这个异世界。

  不管对方说什么,秦九歌死死抓住对方,开始打摆子,口吐白沫。

  这个时候,又轮到血月老人出场,开始哭天喊地的招呼徒弟魂兮归来。

  趁着秦九歌演技渐入佳境,血月老人扯下这小子手上的储物戒指,和店老板达成协议。

  之后,血月老人扛着麻袋一样的徒弟,怀里揣了几块下品灵石,大摇大摆的出了饭馆。

  坦白说,论脸皮,血月老人还远远不及秦九歌厚。要是换做秦九歌,非得敲诈对方几百灵石不可。可现在呢,反倒把身上唯一值钱的储物戒指交了出去。

  那枚储物戒指,可是从宋乐那又偷又抢得来的,秦九歌很伤心,很失落。

  “有什么啊,等到了弃天山,我双倍给你。宝库里的东西任你索取,你只要快点进入浩清境就可以了。”

  听完对方打的白条,还在抽抽的秦九歌突然满血复活,口齿伶俐起来,“您老可是说,弃天山管辖十个大城市,宝库里的东西真能给我随便拿?”

  “当然,只要你快点进入浩清境就可以。”血月老人挑动僵硬的横眉,很和善。

  秦九歌从怀里掏出金算盘打了打,嘿,自己可是赚大发了。于是路上催促着血月老人,比对方还要着急,与他到了弃天山。

  弃天山,有一峰八山十城。

  所谓一峰,就是血月老人居住的主峰,是弃天山的核心,他是宗主,其实性质和山大王差不多。

  至于八山,是血月老人之下的八位管事,都是凝丹境修为。

  十城,就是弃天山经营的十座大城市,是收入的主要来源。

  “这,真是弃天山管辖的大城市?”

  当血月老人把秦九歌带到老家附近,对方豪气指着一块荒地,告知这便是弃天山管辖的城市之一。

  “比我们吃饭的那个城镇还要破旧,你管这叫大城市?”秦九歌怒了。

  提起钱,他连天王老子都敢撞,何况是个邪修。

  所谓的大城市,四面城墙,有三面都是破的。至于里面的建筑,泥土房子碎砖瓦,来阵风就能吹到天上。至于人口,估摸着有两三个村的规模。

  嘴里发苦,血月老人也说不清怎么回事;“估计是我没有坐镇,他们疏于管理吧。以前这可是大城市,每年能带来百万灵石的利润。”

  “呵呵。”秦九歌扯了扯脸皮,做出苦瓜表情。

  得,既然你绑着不让我走,那去你老巢看看,有什么好宝贝,小爷可给你搜刮走了。

  等秦九歌和血月老人到了所谓的八个山头,哪里是山头啊,分明是八个土包,比巴掌大小的包子高不了多少。

  上面光秃秃的,连老鼠都不愿意掏粮食。

  “你管这叫八山?”秦九歌很没有礼貌,扯着脸皮不阴不阳,“呵呵。”

  强行忍住怒火,血月老人一听见呵呵两个字,就有种莫名其妙的暴走。要不是计划夺舍这小子,非得把他做成风干腊肉。

  “啊,我离开这里千年,他们失去了我的英明领导,太松懈了。毕竟他们都是修炼为主,管理方面的才能不怎么样。”

  带着秦九歌飞过八山,抵达血月老人口中的一峰时。

  此时此刻,秦九歌觉得的快疯了,是穷疯的!

  “哇塞,你管这叫一峰?”他彻底翻脸了,指着血月老人的鼻子。

  奶.奶.的,万法境了不起啊,小爷不过了!

  “你瞧瞧,不毛之地穷山恶水,连口山风都是酸的。再看那山上几座危房,像小矮人住的地洞,叫花子睡的破庙都比这豪华!你再瞅瞅这风水这朝向,躺在发霉的棺材里都比活着强。”

  秦九歌的嘴很损,比起用唇舌杀人,他自认第二,没有谁敢认第一。

  连血月老人这种邪修,修为高,杀人多,心性毒辣。

  可听了秦九歌的话,都差点蹦腿气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