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我和小老虎

更新时间:2018-08-02 20:34:25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09

咔咔!

  大地的厚重,何止亿万。

  法则之力牵扯着地壳,使得恶魔之渊合拢伤疤,鬼魅复苏,开始舔舐伤口。

  万法境的威能无所匹敌,秦九歌站在附近,亲身感受到那种毁灭的帝王气息。

  只需一道意志,无需对方出手,就有千万力量主动扑来,把自己撕扯成碎片。

  言出法随,秉承规则,这就是万法境。

  老少同时施展万邪荼魔功,千万道冤魂恶鬼从地底钻出,成群涌入七根定魂针。

  那是至臻级别的阵法师布置的,同样拥有无可消亡的法则圣道,不然不可能令血月老人中招。

  “小子,你要想出去,就使尽全力!”感应到秦九歌未尽全力,骷髅架拼命摆动身体.

  骨骼被七根大铁钉扯碎,转眼又被法则粘合,煞是恐怖。

  “知道了。”秦九歌双手结出玄奥法印,这是他在那本神秘功法上感应到的。

  结出这道法印,可以抵御法则的侵蚀,最大化将灵力无遏制的爆发出来。

  千万恶鬼披头散发,浓烈的腐臭气喷出恶魔之渊,淡淡的黑色笼罩天妖林。恶鬼们成群结队,朝着定魂针冲击,被法则轰然打碎,却继续不畏生死。

  百万,千万。

  如同河流汪洋的鬼魂不断侵蚀定魂针,法则渐渐剥削,开始变得黯淡。

  哗哗!

  七根千年不动的神针,此时开始出现动摇。血月老人见状,拼尽周身大法则,汇聚在骨骼上。骨头布满大道纹理,或延或伸,像是剑面的百炼花纹钢,把骨骼强化到足以媲美大山的强度。

  “快点啊!”淬灵境九级的实力,在瞬间蒸发,丹田内传出干涸的枯竭。

  将储物戒指里的灵石全部倾倒出,秦九歌运转神秘功法,又用邪修的邪气包裹自身,才没有被灵气冲得经脉断裂。

  “再等等!”连万米高的石壁都开始晃动,房屋大小的巨石团团坠落,砸入深渊,半个时辰不见回音。

  骷髅架的脊背弯曲成鱼脊,如同神龙离开困龙锁,挣脱着,把大地都要扯向空中。

  万法境的神威爆裂,法则被压缩到极限,空间层层撕开,显现宇宙的黑洞。

  唰!

  一记阴爪,骷髅弯曲手臂大穴,拔出钉在锁骨上的一根定魂针。

  那针头锐利,洞穿山岳,看一眼就能刺破眼珠。弥漫着金色的圣霞,抵御邪光破灭。

  还剩六根定魂针,分别在右锁骨、脊椎大穴三处、咽喉、眉心。

  骷髅没有血肉,砸断自己的骨头,用法则驾驭,又故技重施,把锁骨的定魂针拔除。

  只剩五根定魂针,却是最难的五根。特别是眉心那根,触及灵台方寸,血月老人的元神,就被禁锢在里面,不能脱身。

  “还要怎么办?”心里几乎在流血,数万下品灵石全部蒸发,现在秦九歌可真是清洁溜溜。

  活动两只白骨手臂,握住漆黑的法则条纹,像是抓住一条大蛇;“先拔除脊椎大穴的三根定魂针,我拔两根,你帮我拔最后根。”

  秦九歌岂会养虎为患,他巴不得血月老人和定魂针斗得两败俱伤。

  于是,假意答应对方,却故意延迟片刻。

  定魂针内喷出圣洁霞光,把法则摧毁大半。

  “你!”骷髅差点散架,强行把钉在咽喉的半米长针逼出,表面布满凹槽符文,铭刻天地玄道。

  “我才是淬灵境,你指望有多快的反应。”秦九歌摊开手,假意无辜,口气很不善。

  血月老人心想,自己这幅骷髅架,不要也就不要了。等这小子踏入浩清境,就夺舍对方。算了,现在不跟他计较,只差眉心的定魂针,自己就能逃出生天。

  “你用万邪荼魔功帮我护法,我拔出钉在眉心的定魂针,就能带你离开这!”

  “行。”

  秦九歌盘膝坐下,将万邪荼魔功运作到极致,把邪气开闸似的放入经脉丹田。那本神秘功法能够和光同尘,可以随时转换邪气为灵气。

  最后一根定魂针,血月老人足足等待了十天,才用法则攻破符文,将之拔出。那根钉在眉心的定魂针,只有手指长,筷子粗,拔出来的时候,还附带着撕裂空间的毁灭气息。

  万法境不愧被称为老怪,这样都不死。

  换做其他人,哪怕灵力修为通天,七根定魂针封住身体时,也魂飞魄散了。

  “恭喜前辈贺喜前辈。”秦九歌装作很开心的样子,见骷髅像是棺材里爬出的僵尸,暂时没有朝自己出手的打算,心中略定。

  嗖嗖!

  邪光沐浴全身,骷髅表面长出层干薄的皮肉,僵尸颜色,勉强把骷髅骨架包进去。

  等到邪光消散,一具皮包骨的躯体出现,皮肉紧贴骨骼生长,比脱水的干尸还恐怖几倍。

  “哈哈哈。”声音动摇九幽,无限回荡在地下。

  由于挣脱开定魂针,两边高达万米的岩壁朝中心合拢,百米宽度已经不足三米。

  “这次还得多谢你小子,从今天起,你跟着我吧。我带你回我的老巢,传你神功!”眼看两边万米岩壁合拢,血月老人处变不惊,置若罔闻。

  秦九歌拱手,抽着嘴角道;“前辈,晚辈闲云野鹤惯了,不如出了恶魔之渊,大家各走各的。”

  “你小子别推辞了,跟着我走吧。我让你当我的亲传大弟子,管辖整个势力。”血月老人继续诱惑道,言辞中,充满了不可抗拒。

  这具肉身可是理想的夺舍宿主,在秦九歌没有抵达浩清境之前,还是不要惊动得好。

  秦九歌心中,更确定血月老人不安好心。

  可是,现在又不到撕破脸的时候,不然自己更被动。

  只能硬着头皮回答;“那晚辈就答应了。”

  “好,你和我走!”浩清境能飞空,凝丹境能瞬移。

  至于万法境,可以直接撕裂空间穿梭,万米地心,只用了数秒就通过空间回到外面。

  哗哗!

  恶魔之渊渐渐合拢,只剩半米宽的缝隙,还是横亘地壳万米的深度,吞噬任何生灵。血月老人没有黑白的浑浊眼珠,盯着恶魔之渊看了片刻,微微摇头。

  恶魔之渊的地底,肯定有莫大的神秘存在,只是连自己全盛时期都不能抵挡禁制,现在下去,无异于找死。看来,只有等以后再来了。

  干枯的蜡黄手臂搭在秦九歌的肩背上,腐臭的气息慢慢从毛孔溢出;“跟我走吧。”

  秦九歌苦着脸,心中没有任何办法。

  对方可是万法境老怪,哪怕被困千年,都不是灵霄宗可以抵御。还是跟着他走吧,到时候见招拆招。

  撕开空间,穿越黑暗和光影。

  血月老人带着秦九歌横跨几十万里,从人族的西南角,三天抵达东北以西的土地。

  整个崇灵大陆幅员辽阔,有亿万里纵横。其中,人魔妖三族鼎立大陆。妖族在大陆最北方,魔族在大陆最西方,人族在南方,东北是海外岛屿和碧蓝汪洋。

  其中三族在崇灵大陆中央接壤,天恩域,就在大陆中心,独占百万里。

  血月老人口中的势力,就在人族和妖族接壤的中间地带,靠近大海,在大陆的东北夹角。

  “当年我修炼成万法境,把仇家杀绝,也懒得回人族或者妖族。索性在交接的混乱区域,独占山头,设立弃天山,管辖十个城池。”

  提起当年的豪气,血月老人夸口长谈。

  万法境,倒真是有这个底气,人妖两族都不敢小觑。两族的领土接壤,有万里的缓冲地带,其中数族混杂,邪修和修士并存。

  血月老人设立的弃天山,就在两族的缓冲地带,听规模,还真不小。

  “你小子跟我回去,保你吃香的喝辣的。你帮我管辖整个弃天山,我让你当宗主。”为了不让秦九歌看出问题,血月老人可谓下了血本,承诺一个接一个,砸昏人的头脑。

  秦九歌撇嘴,你当小爷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不过好歹有万法境坐镇,弃天山的规模肯定不小,其中灵石多多,可以大肆搜刮。

  “差不多,我们已经到了人妖两族的交界地区,这里数万里都混杂有各种势力和种族。其中,这些修士口中的异族最难生存,也就是我坐镇弃天山的时候,没有人敢惹。”

  异族,受到大陆所有生灵的排斥。

  弃天山,就是血月老人对于世间和苍天的怒吼。既然天不亲地不理,没有兄弟朋友,便是把皇天背弃,又能如何?

  弃天,浓浓的恨意,血腥呜咽。

  来到两族交界的万里土壤,土地荒漠,草枯鸟亡。

  到处是荒芜的死寂,没有生命,连颗绿草都看不见。

  秦九歌摸了摸肚皮,咕咕叫了几声,瘪嘴说;“血月前辈啊,我们找个地方吃东西怎么样?”

  万法境可以不吃,可自己这个淬灵境九级,必须得吃点。

  异族不敢在人族的核心区域张扬,况且血月老人旧伤没好,这几天离开人族都在赶路,比风餐露宿还惨。

  血月老人用指甲剔了下牙缝,自己被困在深渊千年,现在看阳光都是绿色的。

  “你要吃,我就带你吃点。”好歹附近,都是自己以前踩过的地盘,血月老人很痛快的把秦九歌带到附近的城镇,找了家最好的馆子。

  秦九歌和血月老人的关系,勉强维护得比普通人好些。

  血月老人没有真把秦九歌当徒弟,秦九歌心里,也只有大长老是自己师傅。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