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定魂针

更新时间:2018-08-02 20:20:46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90

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

  秦九歌是个精明人,他更了解人心险恶。把自己修为定格在淬灵境九级,就是为了放骷髅出来的时候,多让对方消耗实力。

  他是离不开恶魔之渊的,现在和骷髅之间,还有联盟的必要。

  灵霄宗内,洛辰苏醒,已经隔了半年之久。

  在后山,趁着无人,洛辰打出一道紫色的气息。

  面前一棵小树,顿时生长成参天大树,如同时光逆改。

  “浩清境巅峰境界。师兄,我该感谢你吗?”洛辰迷茫的盯着手掌看了半天,自己或许,真的要好好谢谢这位师兄。

  舍命闯天恩域,进智慧方舟夺下三关,古往今来,没几个人做到了。

  当然,洛辰不知道真相。

  所谓的真相,秦九歌可以拍着胸脯告诉大家。只是靠了根头发丝,他和某样毫无文明素质的行为,就把智慧老人和大椿树征服了。

  要让洛辰知道秦九歌厚颜无耻的拔了自己的头发,应该,应该不会弄死这位师兄。

  智慧老人和大椿树到现在,都还在骂娘。

  至于那个卑鄙小人,这半年,彻底在崇灵大陆消失了。

  记挂秦九歌的,并不止二师弟,还有小师妹和死胖子。

  每月的月圆,小师妹都会孤零零的上山,亲手放掉一只孔明灯,虔诚的向着海天明月祈祷。

  那是少女唯一能做的事,朝如华如霜的月光默默诉说。

  随后回到房里,好在梦乡,与他相见。

  而死胖子,则被三长老叫来,每当小师妹放孔明灯时,就提桶水准备灭火。防范森林灾害,预防山火蔓延,人人有责。

  到后来,小师妹开始放两只、三只孔明灯祈祷天神垂音。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

  这就是一天一夜,一月一语,共祈平安。

  徐胜也被大长老使唤来,和死胖子提着捅水,以防把三长老和四长老当红薯烤了。

  日积月累,死胖子和徐胜对秦九歌的思念,甚至超过了所有人。大师兄啊,你快回来吧,灵霄宗的后山都快烧秃了!

  至于大长老的足迹,半年内几乎遍布人族每个城市。

  屡次外出寻找,到了某个城市,拉着当地的地头蛇问,“这半年内,当地可出了脸皮比较厚的人?”

  “脸皮比较厚?”地头蛇不解,大家是高素质人群,是优秀的修真者,脸皮厚的还真没几个。

  “对,我要找的人,特点是脸皮很厚。偶尔嘛,素质和行为比较低下。”

  地头蛇听了,以为大长老为民除害,满是如沐春风的把大长老带过去。

  大长老过去认人,心想要是看见徒弟,就用鸡毛掸子抽他。

  可每次过去,都大失所望,根本不是他自己的徒弟。

  没别的,脸皮不够厚、不敢抢小孩棒棒糖、素质行为不够差,总之境界上差太多。

  没有找到徒弟的大长老,心情很不好,把那个正在挖鼻孔的脸皮厚的人,痛扁之!

  扬长而去。

  又找,又不是,再痛扁之!

  还找,还不是,这次不痛扁之了,直接上鞋底子抽。

  半年内,人族人人自危,那些脸皮比较厚、行为比较卑劣的,根本不敢惹事。

  不仅不随地吐痰,放屁都得找个屁篓子。

  说话更是温文尔雅,做事彬彬有礼挑不出刺。

  人族治安大好,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整体素质直线飙升。

  要是大家搞个文明种族评选,人族当为头名。

  而大长老的传说,更是扬名人族,标志就是手拿布鞋。

  不管对方是谁什么身份,一鞋子过去,浩清境凝丹境都得滚蛋。

  有些被恶霸欺负得狠了的人,把大长老做成神仙牌位,日夜供奉。大长老也不负众望,一路走一路找徒弟,找不到就整顿当地治安,比四大宗派还要有管辖力。

  半个年头过了,还没找到秦九歌的下落。

  大长老真的火了,把这笔账算到天恩域三雄身上。当日若不是三个洞尘境拦路,秦九歌也不会失踪。

  带齐灵霄宗人马,杀到天恩域,当着天恩城四大顶尖势力和无数人的面。大长老逼得三雄现身,三位洞尘境藐视一切,还不把大长老放在眼里。

  灵霄宗的人马,只有四个人。

  大长老童颜鹤发,最有威严和话语权站在前头。左边是打扮得光鲜亮丽的二长老,右边是眯着眼还在数钱的三长老。

  最后边,四长老磕着瓜子,给三位师兄加油助威,翘着二郎腿。

  灵霄宗三位长老对战三位洞尘境,公平公开,当着天恩域上上下下的面,在千里平坦的陆地决斗。

  三位长老,在众人眼中,不过是凝丹境境界,最顶尖也才九元凝丹境巅峰。

  这种境界,要和洞尘境打斗,没有任何胜算。

  可是,灵霄宗三位长老当着几万人的面,力斩两位洞尘境,万人哗然!

  三长老失手,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从打斗开始,天恩域三雄就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完全被死死打压着,甚至连还手都困难。

  要知道,那可是三位洞尘境啊。哪怕四大顶尖势力,都不敢轻易招惹。

  当三长老的对手被打成重伤后,急忙从储物戒指散出百万灵石。

  三长老见钱眼开,眯着的小眼睛终于瞪得老大,忙着捡灵石,把对方放走。

  那边,大长老力斩一名洞尘境。看见有人逃跑,气得一脚把师弟踹飞,千里陆地出现一个大坑。

  在天恩域无敌的三雄,二死一废,三位洞尘境就此退出大陆舞台。

  四大顶尖势力,无不害怕,虽然不知道大长老他们来自哪里,可这几位,绝对是不敢招惹的。

  等大长老带着师弟们走了以后,天恩域上下,自发组织,开始找一个买唱片的。

  寻找优秀青年九歌的活动,在天恩域积极展开。

  半年之后又半年,秦九歌表面上修炼万邪荼魔功,境界还是在淬灵境九级不动。

  而暗处,秦九歌开始琢磨那本名字老长的神秘功法。

  丹田内盘旋一道紫气,无法驱使,像是钉子户扎根在中央。

  连无价之宝的生生无量果和大椿树树枝,都给紫气让道,和方寸尺一样,差点被挤出去,连点落脚之地都没有。

  落入恶魔之渊,已经一年有余,沉睡的骷髅架,在此时才苏醒。

  骷髅表面密布一层邪恶的红色,泛滥着莹莹血光,是这位万法境老怪最后储存的精血。

  “你的万邪荼魔功,进展得怎么样了?”骷髅动了动下巴,发出咔咔的摩擦声。

  期间,秦九歌偶尔问起对方的姓名,骷髅回答二字,血月。走出去,大多数人称呼对方为血月老人,秦九歌也是这样称呼的。

  “已经初窥门径,离小成还早。”秦九歌当然没有说实话,其实只要他想,万邪荼魔功就能随时步入小成。

  以往,秦九歌是没有这种天赋的。

  天意级功法,就连万法境要想参悟,都需要大量时间。可当身体里多出半道紫气后,任何武学功法,秦九歌都到了过目不忘的先天地步。

  就连那本名字老长的功法,秦九歌这一年大多数时间都在刻苦冥想,勉强初入门径而已。

  那本神秘诡异的功法,连血月老人都无法捕捉丝毫痕迹。

  “没到小成吗?”骷髅仔细用神识给秦九歌检查,确实如此,言语中有些失望。

  扫视秦九歌的实力,还停留在淬灵境九级,不过经脉和丹田已经完美塑造好。

  其中的功劳,或许更多得归功于那道紫色气体。

  血月老人呼吸片刻,骷髅里诡异出现活气,开始氤氲生命的光泽;“那你准备,我开始冲击七根定魂针,只要把这七根毒刺拔出,我就能带你出去。”

  身为邪修,血月老人心里早已变成死灰,对世俗的憎恨,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牺牲的。他心里,早已开始打算,等解除封印后,霸占秦九歌的肉身。

  这幅身体天资不错,或许是自己的错觉,他身体里,还有几分自己未能看破的地方。

  “行,我准备好了。”秦九歌回答,眼神黯淡在黑暗,捕捉到血月老人腐烂的眼眶里的贪光。

  现在秦九歌实力太低,肉身孱弱。

  血月老人打算,等对方踏入浩清境之后,再开始夺舍。万法境的手段太多了,要夺舍重生的几率比凝丹境大出几十倍。

  秦九歌不动声色,没有表现任何异常。

  这就是自己装傻充愣的原因,现在自己实力越低,就对血月老人没有威胁,反倒更安全。

  “好,我以法则和精血作为力量,冲击七根定魂针。你动用万邪荼魔功,在外部帮我破坏。我们里外合并,修炼同样的功法,威力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被困千年,现在总算要突破囹圄。

  血月老人的骷髅架激烈的开始抖动,上下两排白色的牙齿在口腔摩挲,唰唰的有万千蛆虫爬过。

  “开!”游荡在恶魔之渊的法则之力,突破千米距离,重新游弋到血月老人身边。

  实力节节暴涨,从凝丹境恢复到昔日的荣光,万法境之威动摇天地,法则蜷缩于体内,可以化腐朽为神奇!

  “走!”

  当磅礴的法则之力注入七根跗骨之蛆的定魂针,纵横千里的恶魔之渊,开始朝中心合拢,两边高达万米的岩壁,朝着正中央挤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