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恶魔之渊

更新时间:2018-07-27 19:26:57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88

恶魔之渊,这就是天妖林里,响当当的禁区。没有人知道它有多深,凡是想进去的,无不陨落其中。
  曾有凝丹境重伤从里面飞出来,不消半刻,便被神秘力量夺走性命。
  纵横万里的天妖林,恶魔之渊是绝境。仓惶逃离追杀,秦九歌来到恶魔之渊,眼神混沌分不清轮廓,只看见一条流动的黑色瀑布。
  “小子,这恶魔之渊在天妖林也是出了名的,连我都不敢下去。把你埋葬在这,你知足吧。”
  天冥邪抖动腐烂的脸颊,张开血红的牙齿,猩红的舌头急不可耐的舔着嘴,诡异的发出笑声。
  “我秦九歌纵然要死,这不是死在你这种畜生手上!”
  双手无力的支撑着大地,秦九歌嚼碎嘴边几棵青草,冲散口腔里浓浓的铁锈味。
  踉跄朝着恶魔之渊跑去,只差半步,人就会掉下去。
  天冥邪感应到地下,有股极其凶悍的力量,虽然接近沉睡,却仍不是金丹大道可以招惹的。
  “你想跳下去?”这可不是写小说,天冥邪自问自己全盛时期,下去了都未必能活着上来。恶魔之渊的地底,镇压着一尊恐怖的存在。
  “死,也绝对不是死在你手上!”无力支配着口舌,秦九歌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要崩溃了。现在,自己完全是燃烧着自己的生命力,来支撑千疮百孔的身体。
  丹田毁灭,经脉寸断,已经不是人力可以修复。天冥邪同样是这么看的,所以他不急。人打死一只蝼蚁,何必全神贯注。
  “跳下去,你死得更惨。恶魔之渊,充满了各种负面能量,仇恨、杀戮、贪欲、无情、愤怒。你还不如走过来,让我慢慢把你肢解了。”
  “哈哈哈。”秦九歌突然笑了,顿了顿身,一个箭步,坠入无底黑暗,飞速只剩芝麻大小,便再也看不见身形。
  被黑暗包围了,拉扯进去,连太阳都不能再出来。
  “行了,死了也好,这样辰儿在灵霄宗就没有阻力,我就能安心恢复实力了。”天冥邪见秦九歌坠入恶魔之渊,不再查看,调头迅速离开,继续狩猎。
  恶魔之渊,仅是四个字,连凝丹境都不敢触霉头。
  “啊啊啊!”
  没有任何的着力点,秦九歌坠入深渊后,以他现在淬灵境九级的力量,根本无法做到御空飞行。况且黑暗里,伸出无数无形的大手,把人不由自主的往下拉扯。
  百米千米,身体形同枯叶,已经不知深入恶魔之渊到了什么地步。
  黄泉?九幽?
  当秦九歌几乎昏死过去,黑暗里,出现比黑色更加纯粹的暗无。
  那种颜色,比黑暗还要精纯,更能遮掩光芒,似乎是黑暗的始祖一般。
  形同雷电,游若惊鸿。盘旋着,钻入秦九歌的身体里,开始翻天覆地的破坏。
  这种能量,换做凝丹境肯定认识,这分明是法则之力啊!因为感悟万千的法则不同,法则之力的形态会有所改变,可那种精纯到蜉蝣界能承受的极致,却不会出错的。
  已经超越了金丹大道,凌驾在众生之上,掌控蜉蝣界亿万世界的兴衰生死,就是法则!
  天之怒,凡人丧胆,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法则一怒,定万千生亡,执掌阴阳,便是自然的谕旨。而感悟自然中蕴含的法则道义,金丹大道才会突变,从而步入万法境。
  神秘的黑暗法则,蕴含着死亡灭绝的至臻,侵入秦九歌体内,开始绞杀。换做旁人,哪怕是洞尘境,都无法承受法则之力。
  因为双方已经不在一个等级上。
  法则已经超脱了单纯的灵力极限,那是自然的力量,哪怕感悟一丝,远非后天可以比拟。
  “啊啊!”疼痛,无止境的疼痛,把骨髓用钢刀剐出来,再填回去,然后进入轮回。劈砍头颅,碾压五脏,焚烧灵魂,挑破皮肉。
  秦九歌承受着,即将昏睡的灵魂受到极大煎熬。凭借脑海里那丁点对人世的留恋,秦九歌没有被折磨得崩溃,苦挨着而没有翻覆。
  否极泰来。冥冥之中,或许是气运。
  要是换做洞尘境或者九元凝丹境巅峰,此刻在法则侵入身体后,不出半个时辰,就会烟消云散,连渣都不会留。
  而秦九歌呢,因为掉下恶魔之渊前,天冥邪把他的丹田和经脉全部粉碎,修为从罡阳境大圆满跌落神坛,只剩下淬灵境九级而已。
  又因为秦九歌瞬间炼化了几万块下品灵石,灵石内的灵气没有消散,又因为经脉破裂,只能储存在血液和皮层内。
  被法则之力强行激活,使得身体不死,又不受法则毁灭。
  没有丹田,就没有淤积法则的地方。法则来了,法则又走,不停留,就像是平地无法积水。没有脉络,法则就不能直捣灵魂,只能撕裂血肉之躯,又被灵气调和修复。
  毁灭,新生。消亡,再造。
  已经深入恶魔之渊八千米,足足八千米的深度,不见青天黄泉。
  只有耳畔阴风阵阵,还在朝着地心摔进去,永无止境。
  法则之力似乎没有人控制,只停留在恶魔之渊三千米到八千米的范围。八千米之后,地心空间扩大,长宽几万,不知穷尽。
  法则之力的消失,并不代表恶魔的终结。反而,天冥邪口中那些负面能量,就蕴藏在更深处,烙印在灵魂之中。
  愤怒悲伤,乖戾无常。贪嗔痴怨,阴鬼恐慌。
  种种负面情绪,能消磨再强大不过的精神。随着不断落入地心,各种负面情绪叠加而来,如同头顶压着十八层地狱,直至把人腐蚀成空洞,变成毫无思想的行尸走肉。
  “心安气灵,蕴化无形。意随自然,哼哈吐息。泉出岩下,宝藏土泥。平凡小事,亦有神明。唯我心静,长驱犹定。则有玉魄,魂开精神。”
  受到无数意念冲击灵魂,秦九歌浑身虚弱,连汗水都没有力气流出。身体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秦九歌只能在心里,默念自己原本生活的世界中,受人推崇的静心咒。
  天,不能改志;地,不能移身。
  随着不断默念静心咒,秦九歌陷入一种寂静的状态,身体的折磨和疼痛消失,连灵魂,都处在空明而没有拘束的世界。
  各种负面能量不能影响,秦九歌已经抵达大地万米之下。
  或许没有人想到,恶魔之渊,竟然能通达这么深的地壳,已经远非人力可以开辟的极限。
  当秦九歌失去意识后,身体摔在尘埃里,终于到了极限延伸的尽头。
  黑暗中,一具骷髅动了动,腐烂得只剩残骸的手指,替秦九歌护住最后的生命力。
  “又过了十天啊!”大长老坐在石桌边,青石桌角布满翠绿青苔,摆着十根算筹。
  四长老利用天材地宝,调和了生生无量果的药性,已经给洛辰服用。现在,洛辰躺在床上,如同蚕蛹结了厚厚的白幕,连长老都看不清虚实。
  不过可以想象,当洛辰苏醒后,实力将会多么恐怖。
  三长老慢悠悠吱了口茶水,秦九歌不回来,他的分成也不用算。人生最痛快的事,莫过于升官发财,或者分钱的时候合伙人死了。
  二长老不无担心,毕竟是灵霄宗的大弟子,再说能得到生生无量果,足能人族震动。哪怕是一片草纸,它现在也升华了,变成一张精装的草纸,闪闪发光的那种。
  “等着吧,天命无常,万物轮回。若是有天意,九歌此劫不死,潜力将远远超越我们这些老人。”四长老冥想着天地,寂静无声的传递出一道信息。
  “哎,再等等吧。”大长老烦躁的把青石桌上的青苔清理,眼神中,是深深的倦色。
  但愿,但愿平安。
  “我,我没死?”当秦九歌第一次觉得自己是真的醒过来,是因为眼前出现了两团蓝绿色的缥缈鬼火。
  能够勉强看清附近有什么。
  在笼统的黑暗里,睁开眼和闭上眼,是没有差别的,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活着。
  直到秦九歌看见两团冥火,才揉了揉深陷的眼窝。
  一个古老而沉重的声音,拖拽着黑暗响起,像是恶鬼拉动着拘魂的铁链;“你当然没死,不过也差不多了。要不是我用最后丁点灵气护住你的心脉,再过十年你都醒不过来。”
  “你是谁?”伸出两只毫无肌肉和活气的枯槁手掌,秦九歌喘着微弱的呼吸,顺着两团冥火的来源摸过去。身体下方,膝盖跪着压着的,是几百具骷髅白骨。
  有些年代太久,稍微触碰,白骨化为粉末,只剩在冥火下发绿的霉面粉。
  “我?”干咳声,有气无力的回答,“太久了,我被困在这里,至少有千年了吧。”
  千年?得了金丹大道的凝丹境大能,也才千年寿命。至于九元凝丹境巅峰,想来,也差不多五千年就到头了。
  又是那个沧桑的声音,让人听不出丝毫亲切感,只有深深的恐怖,连喘息都带着茹毛饮血;“我被地下的神秘禁制钉死在这。被困之前,周身法则解体,法则开辟了裂缝,阻拦与外界的联系。”
  “这下面还有东西?”秦九歌看了看黑暗的空间,不见远近深浅。法则,对方口中提及法则,莫非真的是一尊活着的万法境老怪?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