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无常幻灭

更新时间:2018-07-31 15:04: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83

“哦?蘸酱吃,味道更好吧?”吐着蛇一样的舌头,天冥邪窄着额头,很像食地下人尸的鬼魅。
  “那是,还可以清蒸红烧白灼。”秦九歌眼泪都快下来了,自己这运气啊,只是随便嚷嚷几句,就有以前的仇家冒出来。
  这个教训告诉我们,公共场合,严禁大声喧哗。为人处世,还是要低调点好,哑巴有哑巴的好处。
  “行,我会慢慢解剖你的。”天冥邪从谏如流,踏着步子走向秦九歌,地上,是腐烂泥土的血色脚印,拖着死亡的召唤。
  秦九歌秉着呼吸,紧着毛孔,不让汗水流出来。灵气在丹田运转到极致,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可就真的玩完了。
  天冥邪同样不敢大意,无数人只是看见自己,就吓得几乎疯过去。而这小子,居然能保持镇定谈笑风生,看来自从他死而复生后,确实有一番奇遇。
  越是这样,他就更该死!
  当天冥邪走近秦九歌三尺范围以内,秦九歌傻傻的目光终于变得清澈,取而代之的,是满脸中风的表情,抽抽着嘴;“看,你身后有东西!”
  “桀桀。”两声邪恶的怪叫,如同锥子,往人的耳朵里刺,连脑浆都要挑开。
  “呔!”
  三尺,两尺,一尺!天冥邪离秦九歌只差丝毫时,就是那一张纸的厚度,沉静终于捅破。开始踩着花鼓点,激烈敲击。
  “万岳山川!”当秦九歌步入罡阳境大圆满,灵力有所精进,使得武学的威力有所增幅。
  巨大的重力从天而降,迟缓了天冥邪的动作。
  随后,一只巨大妖手,横亘天际,打破浓密的树冠藤蔓,朝天冥邪压迫。
  妖手在空中,紧握方寸尺,叠加古器的灵力威能,一拨接一拨的震撼。
  天冥邪眼中杀意更甚,秦九歌越是体现出天赋的不凡,那自己越是得杀他,甚至慢慢折磨他,让他没有再轮回的机会!
  万岳山川叠加麒麟捉天手,这是秦九歌最强的攻击,在古器的增幅下,足能抗衡浩清境后期不败。可在天冥邪手底下,哪怕自己早年的暗伤牵制,也只能拦住他一秒。
  没错,只是一秒而已。
  而这一秒,足以令时空越过天滨汉,秦九歌已经抽身离开原地,朝着树林内逃命。
  轰轰!
  沿途,秦九歌轰断十来根百米高大的树木。
  树木垮塌,形成天墙,化成茂密的绿色瀑布倾泻。
  天冥邪在下一秒追了过来,举手将瀑布阻断,数百根树木连根拔起,朝着秦九歌压去。
  每根树木,足有七八百斤重。朝着地面砸去,连大地都在颤抖。将魔影幻身变施展到极致,几次树木擦过头皮,只差毫米就能将自己碾成肉酱。
  秦九歌咬着牙,胸口几乎断气,从来没有这次那么无力。
  凝丹境,那是一道分水岭,渡过天劫凝聚金丹的修士,已经拥有拔山断流的威能。
  “老狗,我若不死,必取你狗命,把你们这些龌蹉的败类,全部清理!”
  秦九歌牙碰嘴唇,怒吼着,筋骨仿佛要从皮下炸裂,怒气灌溉在鲜血里,滋得头皮发麻。而身后狂风怒雷,万根树木连根拔起,没有方寸自己的藏身之处。
  或上或下,忽左忽右。正是这种猿猴翻山的逃命方式,秦九歌保住一口气,没有被天冥邪当场击毙。
  天冥邪面无表情,杀个人,就和呼吸口空气那么简单。
  至于奔亡的秦九歌,就如同枪口下的狍子,再怎么跑,也逃不了死字!
  “开!”
  千百根巨木悬在头顶,天冥邪心神微动,树木风化,形成沙暴朝秦九歌掩埋。猫捉老鼠,总是不喜欢一巴掌把老鼠拍死,那太没有意思了。
  要让对手在绝望中挣扎,最后垂然死去。只有这样,邪修才能练成毫无人性的死心,并且将身上的煞气强化洗礼。
  噗嗤!
  看似只有灰尘大小的木屑,组织起来,无异于大海的狂澜。覆盖森林砸压来,古木弯腰,秦九歌后背受到重创,脊骨咔咔作响,几近断裂。
  血肉模糊,撕裂开覆盖着骨殖的皮肉筋脉,全部冲刷掉,只留下森森骨骼粘着血丝。
  咳咳。
  秦九歌撕裂着喉咙,努力咳嗽,才有几口带血的痰,而更多的血,从后背的伤口源源喷涌,背后只剩骨头和一层粘膜。
  暗中扯下一片大椿树的树叶,秦九歌不敢炼化生生无量果。
  毕竟果实的药力已经超越了九品灵药,强行炼化,只有爆体而亡的一个下场。
  哪怕自己真的要死了,也得毁掉果实,不能便宜对方!
  趴在地上,秦九歌呼吸衰落,只差一阵清风,就能断送他嘴里最后半口.活气。
  后背疼得发麻,直入骨髓,怕是断掉了。
  不动声色,秦九歌含着大椿树的树叶,滚滚精纯的药性涌入身体,悄悄修复生机。
  天冥邪没有注意到这些。好歹是凝丹境大能,能够正眼对付罡阳境的蝼蚁,已经够特例了,犯不着盯着秦九歌每个举动。
  降落大地,灭绝生命。天冥邪踏着鬼魅的步伐,蹿到秦九歌身后,欲要开脑取髓。
  秦九歌得到片刻喘息,大椿树的树叶,药性远比自己想的要温和。柔软胜刚强,上善若水,真正的自然法则,都是润物细无声。
  当天冥邪踏在染血的泥土上,秦九歌睁开满是血丝的眼睛,暴烈着杀气。刻骨铭心的恨,时间不能消磨,空间不能毁灭。
  那股恨意,那股狠劲,连天冥邪都有些惊诧。
  至少,在秦九歌这个年纪,没有那股子劲。
  此子不能留!
  到了拼命的地步,秦九歌可以不计任何后果,只要能活下去,他不会在意舍去什么。瞬间燃烧两万下品灵石,不计损失,将灵气源源注入体内。
  这种做法,纵然是凝丹境都不敢尝试。灵气能滋润万物,可以把生灵引入修真。同样,灵气多了,可以活活把人撑得魂飞魄散,再不济,经脉断裂丹田销毁,也别想再修炼了。
  好比是水,上善若水任方圆。可水多了,也会把人淹死。
  今日,秦九歌即便不死在天冥邪手中,强大的灵气也会撑爆自身,这是同归于尽的招数!
  “杀!”秦九歌满是鲜血,血水把眼睛都给遮住,只留下七个喷血的洞口。
  天冥邪以为秦九歌要拼命,数万下品灵石,连他都难以拿出来。
  这小子不但拿出来了,还敢把灵气全部吸入体内。修真讲究循序渐进,谁敢这么做?
  倒退半步,天冥邪准备找机会击毙秦九歌。哪怕他吞食几十万灵石,蝼蚁终归是蝼蚁。
  轰轰!
  正在天冥邪发动攻击时,秦九歌虚晃一枪。别看他现在几乎进入癫狂状态,可秦九歌脑子里,比任何人都清醒,他得活命。
  小师妹、师傅、灵霄宗、宋乐。这些,秦九歌都不愿意舍去,他已经融入这个世界里了!
  不与天冥邪硬抗,秦九歌调头就跑。
  浑身十万根粗细不同的脉络,此刻塞满了凝厚的灵气,如同淤泥,挤入丹田,堪比岩浆滚滚,燃烧焚化。
  嗖嗖!
  魔影幻身变,三步五十米,六步一百米。
  秦九歌飞速变幻身形,几乎与空气贴合,残影连接不断,仿佛天坠流星。
  “小子,再多手段,在凝丹境面前,金丹大道就能轰杀!”
  直到秦九歌逃出五百米开外,天冥邪嘴角一狞,眼中吞吐着魔鬼的凶光,树林里鬼哭狼嚎。几百米的距离,天冥邪不动,只一拳打出,空气横向化为龙卷风,眨眼卷去。
  砰砰砰!
  再精妙的防御,再灵活的身法。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凝聚了金丹大道的修士,足以堪破这些花哨的招数。而一拳精准砸在秦九歌后背,被灵气膨胀到极限的脉络,里外受到强烈冲击。
  咔咔几声,似木头撕裂折断,发出揪心的惨鸣!
  噗嗤,再一口鲜红的精血,秦九歌双目突出,牙齿咬碎,太阳穴高高肿起,浑身崩得笔直。
  疼,刺骨的疼痛,千度的岩浆顺着血液,抵达身体每个角落,甚至侵蚀了灵魂!
  而更多的,是经脉爆裂,被天冥邪的攻击和磅礴的灵气撕碎。
  十万脉络,竞相消散!
  罡阳境大圆满、罡阳境后期、中期、初期。脉络破裂,经脉虚无,导致体内丹田再也无法消耗灵气,这是活活堵死了整个池塘。
  随着一声清脆的豆子炸裂声,连丹田,都没了。
  淬灵境九级,这是秦九歌现在的实力!
  “蝼蚁!”惊诧秦九歌的生命力,天冥邪踏着黑风步子,瞬移过来。
  丹田、经脉。
  这两样,是修士的性命。
  要是没有一样,这人今后修炼的道路,就彻底废了。
  何况现在,两样都没有,秦九歌完全感应不到它们的存在。
  废了,真正的废人,连九品炼药师都束手无策,无法挽回。
  “咳咳。”浑身血液蒸发,秦九歌满身红色的薄雾,艰难的,又执拗的站起来。
  小半步,大半步,秦九歌努力朝着前走,直至扑在草丛里。
  露水茵茵,湿润了全身,替他洗净身上尘垢,滋润干裂苍白的嘴唇。
  前方,是悬崖,或者说地缝更为合适。
  在天妖林里,地缝延绵数千里,宽百米,如绽放的恶鬼之眼,黑洞洞永不见时光。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