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天冥邪

更新时间:2018-07-30 20:04: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89

“三个洞尘境,来试试吧!”大长老召唤神龙助威,刹那间天地变色,昏黑的乌云酝酿狂暴的雷霆,唰唰劈打着了无生机的荒漠。
  “杀了他,夺宝物!”三位洞尘境出手,勉强能撕裂空间,黑暗的潮水迅速淹没大长老,空间的死亡空洞正在如死水旋转。
  灵力如镰刀,开垦出崭新的大地。至于大地表面足足数十米厚的土层,被卷杀成沙暴,覆盖了乌黑的天,淹没了凸起的山。
  战如风吼,动击乾坤,阴阳裂变,厄降苍生。
  拔山填海的力量袭击四方,千里外都能强烈感应。至于战斗的核心,四大身影飞速变幻,仿佛雷霆在云中交接,随后迅速退开,眨眼又再次碰撞。
  灵力似海洋蔓延,绞杀着空气,形成真空地带。四道身影已经看不出形状,只剩神眼都无法捕捉的残影,扭曲着已经废弃的绝地。
  来来回回百招,大长老硬抗三位洞尘境不败!
  “他只是凝丹境,坚持不了多久的!”有人嘶吼,完全不敢置信。洞尘境要斩杀九元凝丹,并不需要太费周折。
  大长老,同样是天才中的妖孽,只是被人遗忘了而已。
  “笑话,你们三个老不要脸的。半截身子都入土,还是回去躺在棺材里,别吓着人!”大长老吞服几颗丹药,调整有些苍白的脸,拽下被撕裂的衣袍。
  “你能抗衡我们三个,足以自傲了,去死吧!”三道攻击,撕碎了万物,已经不需要武学衬托,无坚不摧的轰杀开。
  大长老悬在天空千米之上,取出在天恩城搜刮的四件圣器,摆在身边。
  “不好!”
  巨大的爆炸席卷天空,空中被爆炸填满了,转而朝着陆地,把整个荒漠扯进去,冲刷一切。四件圣器爆炸,威力不可抵御,连强如洞尘境,都失了优势。
  等到天恩域三雄拨开灰尘,平整的荒漠已经沦陷为盆地,四周高高凸起,像一只碗。而大长老,遁入空间消失,已然找不到踪迹。
  “该死,他怎么消失了。”
  “我看他出自人族,我们在人族找找吧。”
  “人族活动的高手也不少,如果他是四大宗派的,或许我们只能空等了。”
  “能有这种修为,此人行踪诡异,但愿别是圣地出来的。”
  提起人族圣地,三大洞尘境眼中,都有一丝惶恐,不敢有所不敬。那里是人族最核心的地方,承载着人族兴衰,人族的高手大部分集中在那。
  越想,三人越觉得可能。当下也不敢再嚷嚷什么生生无量果,闭上嘴,悄悄离开人族,躲在天恩域不敢随意现身。
  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挣扎,秦九歌从树上掉下来,差点背过气。咳嗽半天,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天妖林内部,横跨万里的原始森林,分不清东南西北。
  “完了,没个指南针,我怎么走出去啊。”秦九歌慌了,时时还听见饥肠辘辘的妖兽厉叫,恐怖的波动不下于浩清境后期甚至巅峰。
  原始森林里,到处是百米高的原始树木,树冠茂密遮天蔽日,不是浩清境,根本无法飞那么高。
  至于是白天还是黑夜,浓密的植物把天遮得死死的,根本无法知道。
  秦九歌在原始森林里绕了三天,几乎绝望了,即便没有原地打转,凭借自己要想出去,也是难如登天。
  霸王自刎在乌江,有智周瑜命不长。
  搞不好,通过了智慧老人的关卡,逃过了天恩城的围杀,躲开了洞尘境的埋伏,避开了降落带来的伤疤。
  堂堂灵霄宗大师兄,最后饿死困死在原始森林里,真是呜呼哀哉。
  偶尔遇见几只浩清境妖兽,秦九歌能躲就躲,躲不开,血战一番,凭借罡阳境大圆满的诡异境界,勉强能够击杀或者重创。
  时间又过了八天,二师弟洛辰躺在灵霄宗,等着发霉长蘑菇。
  大长老晃晃悠悠,心情大好,在宣武城打了几斤浊酒,慢腾腾回了宗门。
  秦九歌夺得生生无量果的事,只有灵霄宗几位长老知道。为了不再生波折,大长老没说秦九歌拿了两枚果实,只拿出一枚,让四长老调和药性,给洛辰服用。
  得了生生无量果的造化,再笨的人,都能勉强步入凝丹境。何况洛辰的天赋本来就奇高,再有雷电洗髓伐骨打通先天,现在又有天底下最珍贵的灵药滋养筋骨。
  几位长老直抹嘴,这小子今后的未来,可大着呢。可惜智慧老人离开了天恩城,不然再怂恿秦九歌去挑战,多得几十斤生生无量果,灵霄宗就发了。
  正是有鉴于此,智慧老人驾驭方舟绝空而去,没有留下任何踪迹,防止某个卑鄙小人杀回马枪。
  “怎么还没回来。”大长老喝着浊酒,洗去身上的风尘仆仆,坐在竹椅树荫下,悠然的磕着瓜子。
  自己徒弟开天辟地能从智慧方舟得到两枚果实,应该不是个短命鬼,难道真被妖兽给吃了?
  大长老不好说,毕竟世界上的事光怪陆离太多了。比如自己的徒弟为什么突然间脸皮变厚,就很难用科学的方法解释。
  二长老过来蹭酒喝,留着哈喇子,“最近大陆上,那些邪修挺猖狂的,听说已经有不少凝丹境陨落。三族派了高手围剿,又被一些老怪把信息掐断。”
  预见灵霄宗的未来,大长老并不担心,磕道:“不怕,如今天下乱世开启,正是风云际会的大争时代。或许,有灵祖那样的天才出世,带领我们打破桎梏,未必不可能。”
  “但愿吧。”二长老蹭完酒,一抹嘴走了,留下大长老洗盘子扫地。大长老当然也不傻,呼来徐胜,让他把清洁做做,顺便指导对方几招。
  秦九歌还在原始森林里晕头转向的打转,天啊,风餐露宿了十来天,愣是没有走出去。
  现在秦九歌满脸污垢,手里拄着根木头拐杖,破帽遮颜,很得丐帮神髓。
  记得有句诗;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诗读起来很有哲理,很有韵味。可当你亲身被困在山里,才知道什么叫绝望,简直是狗屁!
  “天啊,谁能带我出去!”秦九歌看着头顶,那是片繁密的藤蔓树冠,像黑锅盖盖着。
  理论上,大家称呼天,都叫对方老天爷。
  天是爷爷辈,地上万物是孙子辈。
  可能品种参差不齐,老天爷不打算认秦九歌这门亲戚,对他的祈祷自然不予理会。
  “没有活人了吗?鬼也可以!”秦九歌再次祷告,双手举天,努着嘴。
  “什么人在乱叫?”地下,一处阴森的墓室内,几滩黏糊的肠子铺在地面,附近有大桶鲜血,里面漂浮着人尸碎块,血腥邪恶。
  有人坐在木桶里,运转功法,身体的黑色邪气形成骷髅状,十分诡异。而随着功法运转,木桶内的鲜血渐渐变淡,最为化为粘稠的清水,精魄被对方吸入体内。
  邪修!天妖林里,藏着一个邪修!
  睁开黑色的眼睛,那双瞳孔里,只有黑色,没有白;“那个声音为何这么耳熟?”
  地面上,秦九歌没有感应到危险,还是呼天喊地,祈求老天爷显灵。果不其然,爷爷被烦透了,恶向胆边生,干脆来一记狠的。
  邪修从地下爬了上来,掀翻墓室发霉的青砖,浑身带着恶臭的腐烂气息,半人半鬼。皮肤呈现干尸的蜡黄,十指横生如同僵尸,散发着黑色的邪恶气息。
  如果秦九歌能掌控全局,应该会认出来,这个人,就是洛辰口中的二叔。同样是他,杀死了秦九歌这具身体的前任,才有秦九歌的借尸还魂。
  有些事,秦九歌已经不记得了。但是看见对方的第一眼,莫名其妙,自己心中,升起浓烈的仇恨,恨不得食肉寝皮才好!
  “是你小子?”邪修诧异,自己还在琢磨怎么给辰儿清理障碍,对方就送上门来了。特别是荒山野岭,杀了对方,天不知地不知。
  “你是谁?”秦九歌忍住肚子里翻江倒海,那股尸气几乎令人作呕,光是气息就能窒息。
  “你小子不认得不要紧,我叫天冥邪,是送你上黄泉路的人!”
  尽管洛辰交代过,灵霄宗的事交给他自己解决。不过在这荒山,天冥邪同样忍不住杀意。他觉得,这是个很古怪的小子,最具有威胁。
  况且,自己杀人炼化精血魂魄,正差点佐料呢!
  “天冥邪?”秦九歌头发怒竖,杀意同样在胸中酝酿,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怎么回事。
  穿越到崇灵大陆,没听说自己的仇人里,还有个邪修。
  难道,是身体的前任惹下的?
  “死吧,你的脑髓味道应该不错!”天冥邪眼中,黑色的眼珠尽是贪婪的恶光,邪恶的气息包围树林,草木尽数枯死。
  秦九歌心中发毛,对方给他的感觉很诡异,实力应该不输给徐胜。
  也就是说,对方至少能发挥一元凝丹境的威能,根本不是自己可以阻挡的。
  跑,唯有跑!秦九歌警惕,开始寻找机会。要是抓不住契机,自己只得饮恨黄泉,到地狱里骂娘了。
  “是吗?脑髓味道不错,心肝脾肺吃起来,也是嘎嘣脆啊。”秦九歌竖起大拇指,在天冥邪杀戮无数的邪气下,努力支撑自己不被吓得瘫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