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回家的路

更新时间:2018-07-30 15:03: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19

瞧瞧那霸王宗的霸王,现在和搁天上飞着,翱翔于云端。

  “小兄弟说哪里话,以后谁要是欺负你,报我们三人的名头。我们把他祖宗从坟里挖出来揍一顿。”

  另外二人同声附和;“我们兄弟,同揍之!”

  “真的吗?”

  “比珍珠还真。”

  “比黄金还足。”

  盟主和宗主纷纷发言,表示自己的诚意。而魔威帮的帮主,文化水平不那么高,说话有点不利索。珍珠和黄金都被你们两个说了,我说什么呢?

  空气一瞬间凝固,安静得窒息,秦九歌瞪大眼睛看着,没看出来,魔威帮的帮主居然是个硬骨头。另外两大首领也很意外,平时相处,没觉得他是要强的人啊。

  憋了半天,魔威帮帮主赤红着脸,努力脱口一句话;“比珍珠还大,比黄金还黄!”

  仙雨宗宗主擦汗,你说的是什么啊,屎蛋蛋吗?

  在仙雨山、魔威帮、五姓联盟的夹道欢迎下,秦九歌拍着自己师傅的马屁,大摇大摆的出了天恩城。大长老抽完人后,心情大爽,也没拿其余三个开刀。

  离开天恩城,大长老带着秦九歌快速在天空飞过,向着天恩域的外围离去。几万里的路途,大长老只用了两天,带着几乎虚脱的徒弟踩在大地上。

  秦九歌感觉自己患了飞行恐惧症,现在看见蓝天白云和大地青草,都想吐。

  “师傅,已经没危险了,飞那么快干嘛。”秦九歌揉着脸,五官都吹变形,可想大长老飞行的速度,简直是还没有折翼的天使。

  “你懂什么。你在智慧方舟耽搁了半个月,或许没有惊动万法境老怪,不过天恩域之中,保不住有几个厉害的老鬼会找上来,终究是个麻烦。”

  “是凝丹境吗?”秦九歌好奇,四个凝丹境都打不过自己师傅,还需要忌惮个啥。

  大长老摇头,前方已经抵达人族领域,放慢速度;“万法境不出,凝丹境倒是不怕。不过我问你,我们修真的境界,每阶分别是什么?”

  秦九歌回答道;“淬灵、罡阳、浩清、凝丹、洞尘、万法、绝空七大境界。咦?怎么凝丹境和万法境都耳熟能详,唯独没有听说过洞尘境呢?”

  心道自己徒弟不算笨,大长老耐心解释;“你有所不知,从凝丹境开始,每突破小境界,都需经历极其凶险的天劫。凝丹境九元,要经历九次天劫,然后才是九元凝丹境巅峰。”

  “而抵达凝丹境巅峰,已经凝聚了不灭金丹和自在元神。再想要突破,已经不是单纯的灵气至臻可以解决的,不仅仅是天劫威胁,更多的是天赋和对自然大道的感悟。”

  “我知道,是要感悟法则嘛。”秦九歌回答。

  大长老接着说,言语中,不难听出他对万法境的向往;“要突破万法境,经历九死一生的天劫还是其次。主要是感悟法则。而法则在哪呢?日月每日交替、一年四季分明,可以遇见不可捉寻,虚无缥缈得很,难以寻迹。”

  叹息声,他困在九元巅峰,也很久了;“百位凝丹境,无三人抵达九元巅峰。而千位九元巅峰,无十人能感悟法则。所以凝丹境和万法境之间,多了个洞尘境,只不过很少有人愿意踏足。”

  洞尘境强大吗?很强,至少四大顶尖势力的首领联手,都无法战胜。也就是说,一位洞尘境,能抵得上至少五位九元凝丹境巅峰。

  可是,一旦步入洞尘境,那就是抵达灵气修炼的巅峰和终点,相当于把自己今后的道路彻底封死。也就是说,突破到洞尘境,就不能感悟法则晋升万法境了。

  因此大陆上,很少有人愿意踏足洞尘境。除了某些老怪物活不久了,才会被迫选择突破。无数生灵追求掌握法则,堵死自己未来的道路,比杀了自己还要痛苦。

  那是自毁长城的境界,没有人轻易愿往。

  “师傅,您现在也是九元凝丹境巅峰吧?”秦九歌心中暗自决定,自己早晚也要修炼到凝丹境,到时候纵横天恩域,只身把场子找回来。

  “嗯,有你给的东西,或许我能尝试冲击万法境。只是法则太过虚无,要想掌控,只怕不容易。”

  生生无量果,是大椿树感悟春秋八千岁的精华,是时空精心孕育的灵宝。它的作用太多了,服用一颗,如果能体察到冥冥之中的自然规律,步入万法境的概率会大大提升。

  “师傅万岁,一个够不够,要不再来点?”对于大长老,秦九歌心中发自肺腑的把他当做父辈,生生无量果再珍贵,都换不来人与人的感情。

  “行了,知道你发财,自己留着吧。修真也得看机缘,没有天赋,再多的资源都起不了作用。”大长老宠溺的摸着自己徒弟的小脑袋,哎呀,这小子头一次这么顺眼。

  进入人族领域,大长老继续带着秦九歌飞行。直到要穿过大片荒漠,这里离宣武城的万里天妖林,已经不远,快到家了。

  莎莎。

  荒漠缺水干旱,只剩下干燥的盐壳,连点高大的树木都看不见,几团枯黄的干草随意点缀。很宽广的荒漠,自古以来,阻拦着外人与宣武城的联系。

  偶尔有些骇人的白色骨殖,被风沙吹出地面,也不知道是人的,还是妖兽的。

  大长老踩在盐壳的干地上,静静吸了口气,沉醉于自然的狂野。秦九歌同样学着大长老的动作,无法自拔。

  “你闻着什么了?”大长老问。

  秦九歌老实回答;“我闻到一股穷酸味,还有狐臭。”

  “嗯,我也闻到了。”大长老点头,回家的最后一站,总那么不太平。

  “呵呵,有意思。”荒漠的百米地下,有人如同老鼠从地底钻出,破开的干砂泥土,喷出股子热气。

  三个人,早已在荒漠潜藏许久,正等在师徒二人的必经之路。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却不知黄雀之后,还有人拿着弹弓。

  或拿弹弓的人也不知道,正有人等着他打鸟,然后以伤害自然保护动物的条例,把他关起来。

  世间万物,环环相扣,到处是局,看不穿也猜不透。

  “我们天恩域三雄,已经静候阁下多时,难得啊。”

  三人皮肤土灰,鼻子大眼睛小,留着几缕络腮胡,穿着打扮都不起眼,很寻常。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就是长得丑了点,像老鼠精。

  “小心点。”大长老轻声提醒,“这三个人都是洞尘境修为,不比得之前那四个废物。”

  九元凝丹境,与洞尘境比较,战斗力差太多。

  自称的天恩域三雄,均是此生修炼无望,而踏入洞尘境的老妖怪。在天恩域称王称霸千年,四大顶尖势力都不怎么敢管。

  “看来我面子挺大的,三个洞尘境,真是看得起我。”面对三人来势汹汹,大长老摆动右手,衣袍挡住秦九歌的视线,站在前面。

  “师傅,要我帮忙吗?”秦九歌小声问,感受到大长老的凝重。

  “你?”大长老不屑,“保持呼吸不要断,别给我添堵就行。三个洞尘境,勉勉强强还是能应付。”

  “我可以画个圆圈啊。”秦九歌被大长老轻视,很不服,自己有优点的好不好。

  大长老捆紧袖口,扎实衣袍,精干的问;“你画个圆圈干什么?”

  “画个圈圈诅咒他们断子绝孙!”秦九歌骂道,口气不善。

  大长老瞥了一眼;“三个修真界的废物,已经绝后了。待会我把你送走,你先回灵霄宗,我随后就到。其余的你小子别管,也插不上手。”

  “要不要叫二长老他们?”秦九歌问。

  大长老更不屑了;“除了浪费粮食,叫来给我添乱,还有什么用。我送你一程,免得你小子跑得太慢,被追上就活该了。”

  天恩域三雄,组成天地人三才之势,呈等边三角形,圈禁荒漠,定住空间。大长老拍拍手,无视对方禁制,小小一巴掌打在自己徒弟的后背。

  “不是说轻轻的送我一程吗?”秦九歌被巨大的灵力包裹,身体腾空,驾驭着空间滑行。如同一枚炮弹发射,咻的声飞出去,只剩连环残影在天空挪动。

  “那小子要跑!”三人中有人要去追,却只迈出半步,然后就呆滞了。

  眼睛发直,头脑似乎被人敲了闷棍,有点晕乎乎。

  好像那温柔的初恋,沐浴着阳光踩在洁白的沙滩,披着洁白芬芳的纱巾,开怀大笑的自由自在的奔跑,沿途踩下一排排欢乐的脚丫。

  “生生无量果!”三人看见,大长老手中,赫然握着枚绝世珍宝。

  获得过生生无量果的,十万年来,双手就能数过来。此等天材地宝,更别多想,有一个,都能无限结交炼药师工会。

  天恩域三雄无法想象,跑掉的秦九歌,身上还有七枚生生无量果呢。

  贫穷限制了想象力,他们只认为只有一枚,就在大长老手中。

  至于被大长老送走的秦九歌,借助金丹灵威超速飞行。大步流星间,横跨千里山川,飞过岸芷汀兰。唰的声,直到大长老度给秦九歌的灵力耗尽,方才如折翼天使坠机。

  摔进天妖林里,秦九歌英俊完美的脸被划成了花猫,裤腰带吊在杂乱的树梢尖,正在随风摇晃。

  几只苍蝇嗡嗡从眼前飞过,天使四肢不着地,整个人还没清醒。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