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大椿

更新时间:2018-07-28 15:08: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03

凝聚精神,智慧老人微微扬起眉毛,认真看着秦九歌的举动。

  秦九歌的表情太自信了,简直比学霸进了考场还自信,到底是什么,让他膨胀了?

  “莫非,他真有什么杀手锏?”捋着胡须,智慧老人准备好,很严肃很庄重。要是这小子闹什么幺蛾子,自己能在最快做出反应。

  秦九歌站得笔直,挺着胸口,目光灼灼望着那棵圣树。五彩的琉璃光泽,已经布满大地,惠泽万年。

  “天?没什么大不了。地?没什么大不了。人?没什么大不了。当我这件宝物拿出来时,便是山河沮丧,日月彷徨,何人敢挡?”

  秦九歌突然变得很霸气,如同帝皇圣王,俯视天下英雄,都是土鸡瓦狗。

  话如雷霆,震撼四方,同样把智慧老人给惊艳到了。

  他,到底有什么底牌?灵器仙器,都不可能啊。

  “看着吧,我要让天都变了颜色,地都缩了长短。此物一出,六合内,谁与争锋!”秦九歌动用神识,在储物戒指里找啊找,终于找到了被自己高高供起的宝物。

  智慧老人坐在石屋,身体前倾,已经有些坐不稳了。迟疑的站起来,智慧老人凝聚自己最强的力量,因为他没有把握,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看法宝!”秦九歌掏出宝物,目光似剑,横扫一切,尽在他脚下匍匐。而当那件金闪闪的宝物从戒指里亮出来时,连万古不灭的大椿树,都顾自失了神采。

  智慧老人瞪大眼睛,卡壳了,他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件宝物。此物不是灵器仙器,也不是灵祖传承,更不是什么大道本源。

  一缕青丝,被秦九歌握在掌心,指天向地,正在风中慷慨飘扬。

  “头发?”智慧老人摇头,不对劲,自己得认真看看,到底是什么宝物。用精神力来来回回扫视了七八次,还真像根头发,不起眼,连自己都不能堪破。

  “至人无己神人无功,难道真是什么返璞归真的本源?”双手作鸡爪状,智慧老人满脸中风的表情,一股尿意滋遍全身。

  秦九歌呵呵奸笑,不说话,脸上很讨厌的浮现小人得志的表情。

  见他这么托大,智慧老人也不敢施加过多的威压,生怕遇见不可挽回的突变。

  到底,到底是什么啊,为什么真的像一根头发丝?

  智慧老人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好累啊,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太古怪了。

  仰天笑了几分钟,嘴都笑歪了,秦九歌收了难听的笑声,奸道;“瞧见了吧,这是当今主角的头发丝。你们这些阿猫阿狗,还不来顶礼膜拜?”

  没错,这是一根头发丝。可这根头发丝不同寻常,是二师弟的。当日离开灵霄宗,秦九歌偷偷潜入二师弟房间,拔了对方一根头发,当做护身符。

  有主角的头发在,智慧老人不会不晓得主角的分量,怎么着也得卖点面子吧?

  生生无量果再珍贵,能有主角厉害?

  不科学嘛,指不定见到头发丝,智慧老人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石屋内,智慧老人凝固表情,确实说不出话,哪怕是蹦个字眼。万万没想到,还真是根头发,你个鸡贼的,什么主角的头发丝,莫名其妙。

  噗嗤!

  被秦九歌惊呆的智慧老人忘乎所以,无意中踩着自己拖在地面的胡须,顿时跌倒在地。随后哈哈大笑,上气不接下气的开始猛喘。

  因为第三关的威压试炼,全是由智慧老人用精神力掌控。

  现在老人家躺在地上双手捂肚,两腿乱蹬,白眼翻到头顶,活像是误食了绝命丹的四长老,很无助。

  所以,禁锢在大椿世界的威压没了支撑,顿时从秦九歌身上撤走。而撤去等级压制的瞬间,秦九歌身轻如燕,剩下的几百里,连滚带爬的跑过去。

  还真是主角牛逼,连根头发丝都能比仙器厉害。

  秦九歌心中,更加笃定二师弟就是主角,除了他,也没谁这么威风,简直厉害到爆。

  而在石屋里双手捶胸的智慧老人,真的快觉得自己要笑爆了。

  眼泪成片的往下坠,嘴角止不住的往上咧,活活被笑得抽筋。

  十万年了,智慧老人从没有这样笑过,笑得好开心好快乐。

  在欢声笑语下,什么试炼,什么大椿树,都当它不存在了。

  等到智慧老人缓口气,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时,秦九歌已经进入大椿树百米之内。那里是大椿树的领域,连智慧老人都无法干涉查探。

  “混账,好小子,你真卑鄙啊!”智慧老人傻眼,原来对方是故意卖乖,用这种手段蒙混过关。而秦九歌呢,以为智慧老人真的识货,故意放水让自己进去。

  两人一笑一闹,搅出了误会乌龙,谁都没办法解释。

  踏入百米内,万丈大木,千尺直径,霸气的出现在秦九歌眼中。脚下,连泥土都染成了五色的琉璃质地,而空中,灵气更是聚集成实质,令人修为大增。

  “压回去,压回去。”秦九歌压制体内灵气暴动,再次把修为压到罡阳境巅峰,死死不愿突破。

  仰视于眼前的圣树,它太大了,太古老了,远远不止百万年的寿命。有人说,大椿树,是昔日灵祖降临崇灵大陆,携带的两件秘宝之一。

  树的根本,很可能是太极界中,最珍贵的圣物。在蜉蝣界中,没有人能堪破虚实。

  大椿世界,树根虬龙盘结,延伸到千里外的任何角落。当站在树下,看着稀稀密密的光斑折射,树根的密集形同蛇潮,已经容不下泥土大地。

  秦九歌赞叹于自然的鬼斧神工,同时,也有个问题挡在自己面前。

  自己,好像不会爬树。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秦九歌真的不会爬树。

  开玩笑,自己又不是属猴子的,千丈万米的大树,得爬多少年才能爬得上去。

  “高人果然是高人。”

  顿悟了,秦九歌明白智慧老人为什么要留几米长的白发胡须。因为爬树的时候,可以当安全绳用嘛。想象一个老头用胡须头发吊在树干上,像是风吹腊肉的晃动,很有喜感。

  怎么去摘取生生无量果,是个很至关重要的环节。万一这玩意像镇元大仙的人参果一样,自己就算花十年爬上树梢,也未必管用。

  至于拿石头丢拿木棍捅,拜托,那可是几万米的大树啊。盘似山峰,垒垂霄汉。自己虽然自练麒麟臂,可这力量,远没有这么强大。

  没有工具,没有实力,没有办法。秦九歌枯燥的蹲坐在树下,开始思考怎么解决。空望宝山不得见,实在是悲哀啊。

  闲着没事干,秦九歌开始在树下修炼。

  毕竟这里的天地灵气太浓郁了,精纯度已经远远超过下品灵石。吸收这里的灵气,能极好的洗涤身体。

  同样,秦九歌不打算突破,因为他还没有准备好,只是想稳固一下根基而已。

  而随着秦九歌循环往复的往丹田灌入灵气,丹田的空间逐步扩大。

  或许是清楚秦九歌不愿意步入新境界,灵气在丹田滋养后,并没有再次涌入脑海,而是打通了几条不显眼的曲折脉络。

  没有功法禁锢,不暗天命规则。秦九歌自己都不清楚,莫名其妙的,等级上有所突破,却又未能抵达浩清境初期。

  动了动拳头,自己确实在罡阳境之内,不过实力,远不是罡阳境巅峰的自己可以比拟。对于这种突破,秦九歌称之为大圆满境界,是别人修真所不曾经历的。

  真是好杀器啊,阴死人不偿命。明明看着秦九歌只有罡阳境的修为,可他莫名步入了一个新的等级,足以抗衡浩清境后期不败。

  初期,中期,后期,巅峰,大圆满。这

  是秦九歌走过的境界,一条崭新的路,在树下顿悟打开。

  抵达了罡阳境大圆满,秦九歌很高兴,可是,对于采摘生生无量果,似乎没有什么用处。

  要飞上万米高空,只有万法境可以信手拈来,自己该怎么做呢?

  圣树很古老,比太荒远古还要悠久。看看树皮的褶皱,足足有手掌伸进去的深度,就连表面的纹路,都是那么经过时光的雕琢。

  秦九歌相信,大椿树是有灵性的,自己或许能和他沟通。只可惜刚才自己跑得太痛快,忘乎所以之下,把二师弟的头发丝弄不见了。

  没关系,等回了灵霄宗,趁着二师弟没醒,先拔个七八十根,给小师妹他们分分。要是二师弟自己靠主角光环醒了,也没事,自己推荐给他几个帅气的短发造型,不怕他不理发。

  “嘿嘿,大椿兄弟,你长得真雄壮,愚弟对你太佩服了。你那广袤的胸径,恢弘的气度,简直豪放热情极了。”

  秦九歌眯着眼,捧着手,弯着腰,开始对大树大拍马屁。

  一句句肉麻的吹捧,能令月亮听了,都会从天上抖下来。

  哗哗,北风吹过,大树无动于衷。

  “你太伟大了,顶天立地,国家栋梁!”

  大椿树依旧没有反应,似乎忘掉了身下这只蚂蚁,依旧悠然自得。

  “海纳百川…….”

  “气吞……”

  秦九歌说得口干舌燥,把肚子里能掏出来的赞美词,都歌颂给了大椿树,还是没有动静。依稀记得,有个姓牛的坐在树下,什么都没干,就是发呆,都有个苹果砸下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