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八千岁春秋

更新时间:2018-07-27 15:06: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94

身为个聪明人,秦九歌同样有自己的算盘。智慧老人脸皮同样很厚,未免第三关又是打狗之类的挑战,拉个高手进来同行,很有必要。
  “前辈怎么称呼?”秦九歌释放自己的善意,可眼前这壮汉,对自己有些戒备啊。
  毕竟敢骂智慧老人是老王八蛋的,还真没有,绝空境都不敢啊。无数传说里,智慧老人,可不是什么海纳百川的宰相,他也有少林寺梦遗大师的性格。
  小气,记仇,很小气,很记仇。
  “老夫天恩城四大势力下属嫡系势力,庄家家主。”提起自己的出身和家族,壮汉脸上倍儿有面子,除了四大势力,天恩城庄家独大。
  哦,在踏进广场前,秦九歌隐约听说,约莫百年前,庄家家主自以为天下无敌,跑到智慧方舟作死。结果进去就关了一百年,算算也该刑满释放了。
  “敢问姓名。”
  “庄壁!”
  “啊?”秦九歌汗水都下来了,妈呀,敢上智慧方舟的,除了自己,就没有个正常人吗?
  现在主角都没有牛逼轰轰起来装逼,你算哪根葱,还敢嚣张?
  “老夫天恩城庄家家主,姓庄名壁!”庄家主很不爽,你丫那什么眼神,为何变得如此邪恶。
  “哦。”秦九歌恍然,总算有个名字比自己还稀奇古怪的了,“贵家族可开设了赌场?”
  “自然是有的。”庄壁傲然回答,听名字,他们庄家不坐庄,还有谁?
  “前辈过来,我与前辈窃窃说几句。”在场人支着耳朵没有离开,连智慧老人在内,虽然装出不在意的样子,可也认真听着。
  秦九歌给庄壁做了笔交易,他保对方进入第三关,要是遇见什么妖魔鬼怪,他上,秦九歌躺地上装死。庄家主是实在人,咬牙应下了。
  “智慧老人阁下,我在智慧方舟也差不多呆了百年,现在有个问题,能否请教?”庄壁问。
  智慧老人不确定了,他敢说自己的智商碾压在场所有人。可就这个刚刚进来的罡阳境小子,自己,真的有些吃不准。
  不能输了面子,智慧老人闭着眼;“问吧。”
  “额,那个啥,晚辈想请问。您外面养的土狗,不是,是仙兽,和您老比起来,谁跑得快?”庄家主很小心的问道,模样像个小媳妇。
  没办法,这个问题难免有侮辱智慧老人人格的嫌疑,有点欠抽啊。刚才正是忧心自己的俊脸,秦九歌才没问,现在让庄家主去装逼试试。
  果不其然,智慧老人怒火中烧。啥意思,拿狗和老夫比?
  又碍于大家在场,得打开天堂光明圣洁的大门,智慧老人不便把庄壁吊起来抽;“狗是四条腿,老夫只有两条腿。不算撕裂空间穿行的话,应该是狗比较快吧。”
  “不对。”智慧老人出声否定答案,好阴险啊。
  要说自己比狗快,那臭小子肯定说自己比禽兽还禽兽。可要说自己比狗慢,岂不是禽兽不如?嘿嘿,老夫混迹崇灵大陆十万年,啥风浪没见过,幼稚!
  “一样快。”智慧老人不假思索,这小子,真阴险啊,庄家主是个老实人,都被带坏了。
  “咳咳。”秦九歌激烈咳嗽,看来修真境界高的人,未必多聪明。
  肉眼可见,智慧老人红润的脸开始脱色,先是变成茄紫,然后变成熏黑,最后染成了五颜六色;“快滚,你们两个,滚到第三关去!”
  挥挥手,打开智慧方舟的内部空间,将二人传送到第三关,同样是大椿树所在。
  古有大椿,八千岁为春秋,十倍建木不能比。椿不争年,何止万千,树同琉璃耀日,叶同五彩缤纷。
  秦九歌与庄壁,二人同时出现在沃野平原。土地肥沃,溪水潺潺,唯独没有植物,更没有生命。天地清宁,日月共垂,而千里平原的尽头,赫然有根栋梁之才,支撑上下四方。
  万里内,无生无灭,无存无往。整个世界,只有一棵圣树,便是太荒无穷时,滋蕴的大椿!
  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在大椿树庇佑的天地,没有任何植物生物,能与它比年长,千年万年,不过瞬间。
  所以,万里内,只有一树,雄壮六合!
  生生无量果,就长在大椿树纵向横生的树梢末端,颗颗果实累累,有拳头大小,垂着枝蔓藤条。果实表面,蕴含阴阳纹理,宛如龙蛇横贯于云中,痕迹不可模拟重复。
  到底生生无量果是什么形状的?至今没有人能说明,或圆或方,或短或扁,似人生百态,岂有雷同。而整棵大椿树,高千万丈,叶子呈现三角突出,藤蔓如瀑布,树枝如玉雕。
  整棵大树,仿佛那仙界的琉璃精心雕琢而成,尽都融合自然,凝聚天地最为精粹的灵气。树色五彩琉璃,晶莹剔透,拥有着无上秘宝的霞光,缓缓流淌。
  “那就是大椿树吗?”庄壁傻眼了,仅仅是隔着千里外,那树便远远脱离大地突出的极限。
  秦九歌火热的吞了口唾沫,眼睛微眯;“果然是传说中的圣树,智慧方舟里的灵气,全是由大树随意滋生的,已经是外面的百倍差距。”
  “那,秦兄弟,我们开始行动?”秦九歌的修为是不高,可是能难得倒智慧老人的,世界上没几个。
  庄家主身为八元凝丹境,同样不敢怠慢,生出结交的心思,唤秦九歌为兄弟。
  “好,你在前打头阵,我在后面掠尾。”一句话,暴露出秦九歌的本性。所谓背黑锅我来,送死你去,太有道理了。
  庄家主脸色不佳,有点拉肚子后的虚脱;“那你跟紧了。”
  “你别嗖嗖一下就飞过去了,有埋伏怎么办。”秦九歌很忧心智慧老人的脸皮,虽然现在竭力远眺,已经能看见生生无量果累累长在大椿树上。
  可身为天地阴阳滋蕴的圣物,大椿树的神威,便是智慧老人都没法占据它。只能像是伺候祖宗似的,时常到树下松土施肥,可能会有果实因为地球吸引力的缘故,砸到树下哪个倒霉鬼头顶。
  “不是嗖嗖的过去,难道是唰唰的过去?”庄壁很痛苦的抓着头发,和天才讲话真辛苦。
  “也不是唰唰的过去。我们走过去,稳打稳扎比较安全。”不敢大意,机会只有一次,秦九歌不敢不把握好。
  可惜啊,自己要是主角,直接往地上一杵,智慧老人还不得宾至如归的把东西端上来。
  智慧老人回到石屋,通天的精神力不需他亲自现身,便能看清大椿世界的任何动静。想要接近大椿树,哪里有那么容易,真当自己没有后手?
  要接近大椿树千里以内,每前进一里,就会有闯入者的一倍威压降临,随后层层叠加。例如,进入千里范围的,是凝丹境大能。
  当他每前进一里,就有和他修为同等级的凝丹境威力,朝他施压。此后层层叠加,要接近大椿树,必须承受千倍,方才可能步入百米范围。
  只要进入大椿树百米范围,那里灵气如海,道法自然,威压方才会消散。而百米外到千里内的范围,均是由智慧老人控制试炼难度。
  这么说吧,除非智慧老人脑子突然短路,否则他想要试炼者在哪输,对方就得在哪跪。因为同等级的威压,任何妖孽天才的潜力都极为有限,何况控制强度的,是智慧老人本人。
  或许,这才是千百年来,鲜有人得到生生无量果的原因。
  “要想摘取生生无量果,我这关还算好过,那大椿树是真的小气。纵然以我现在,想要获得果实,都是千难万难,你们就洗洗睡吧。”
  智慧老人嘀咕句,见秦九歌和庄壁已经踏入大树千里之内,施展精神力,轰轰的威压便从天降临。
  “好强大的压迫力!”庄壁顶住威压,八元凝丹境暴露出来,威压同时调整到同样高度。
  凡是进入大椿世界,凝丹、万法、绝空,都不会例外,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秦九歌同样顶住了罡阳境巅峰威压,对于他的身体强度来说,倒是毛毛雨。
  “真有猫腻,要是这样一步步过去,威压还会成倍增长,可真有些难了。”庄壁额头涌汗,咯咯咬着大板牙,看向秦九歌。
  意思是,你是聪明人,想个办法呗。
  秦九歌摇头,在绝对力量面前,智慧的用武之地很少;“看看吧,我们距离大椿树有千里,岂不是要承受千倍威压。古往今来,除了少数人,恐怕没人抵御得了。”
  庄家主眼中,灰色布满。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崇灵大陆上屡次出现这种卑鄙的事件,好不要脸啊,到底是哪出了问题呢?
  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千里,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凝丹境大能眼中,千里长度,几个呼吸便能瞬移抵达。而之上的万法境,可徒手撕裂空间,眨眼便能越过。
  只不过在大椿世界里,阴阳五行、造化自然都围绕着圣树旋转。大椿树的永恒法则,永世镇压此地,绝空境都无法抵挡。
  渐渐地,二人前后挪步,约莫徒步走了百里,已经无法笔直站立。庄家主在前头,整个人趴在地面,四肢匍匐,在泥土上丢下深深印记。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