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方舟内部

更新时间:2018-07-26 15:18: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05

见过无数次破除第一关的套路,唯独这么咬过去的,凭借自己铁齿铜牙和极厚的脸皮抵御,真是长见识了。
  现在,轮到大长老捂着脸,不敢叫人看。太丢人了,居然是他师傅,看看四周戏虐的眼神,肯定没有好话。
  白云苍狗,智慧方舟升起霞光,将高手寂寞的人来疯吸了进去,围观者再也看不见秦九歌要经历什么。
  随着一阵刺眼的白光,彩霞琉璃,白驹过隙,转眼来到智慧方舟内部,那是小小的独立天地,里面充满了自然的生机活力。
  有青山绿水,有竹溪花草,有莺莺燕燕的小鸟鸣叫。
  世界第一次那么安静,自然是那么和谐,阳光微微发烫,柔和的照在人身上。
  秦九歌抓了抓身上的光霞彩衣,有些茫然。此地的天地灵气,是外面的几十倍之多,令人神清气爽。
  而秦九歌面临小溪站立,半腰埋在绿草花郊,彩蝶从眼前翩翩飞过。
  “咳咳。”两声咳嗽,不失打破宁静,从秦九歌身后响起。
  猛的转身,秦九歌看见,自己身后出现一间小小的石屋。
  茅檐长扫净无苔,花木成畦手自栽。
  有一老人,正罗汉卧醉的躺在青石地砖上,穿着淡蓝色的粗麻布衣服,头上挽着发髻。
  对方正在轻轻呼吸,收放之间,呼吸声和气流融入自然。
  既不惊扰流水,也不搅闹在花间嬉戏的蝴蝶。
  他活了很久了,皮肤如同古树的树皮,头发和胡须均有七八米长,四散铺在地板表面,盖满半个石屋。
  假如说,三寸胡须白头,就是千年时光。
  那石屋里的老人,只怕活了万年不止,单单是如同庐山瀑布的雪白银丝,就像是龙须挂面,都带着古老远古的韵味。
  “晚辈人族秦九歌,拜见前辈。”据传,智慧老人活了十万年,假如他资质不太差,境界都不会太低。
  有礼貌的孩子比较受欢迎,秦九歌很有礼貌的打招呼,希望对方能有慈善的面孔。
  暗自吐槽智慧老人的造型,对方的模样太有城乡结合的风气。
  只是那几米长的胡须头发,便注定智慧老人只能仰天八叉的躺着。
  不然稍稍走路,很有可能被头发胡须绊倒。
  难怪他没事就骗些免费的劳动力,来智慧方舟体验免费工作百年的人生经历,原来是有原因的。
  “嗯,你破题的方式……”智慧老人闭着眼,右手撑着头颈,用左手梳了梳善眉,“有点新颖啊。”
  不错,见过聪明人见过笨蛋,还首次有人以人咬狗的方式通关。智慧老人表示活久见,真是长见识,此子非善类啊!
  秦九歌腼腆的摸着鼻尖,哈哈道,“哪里哪里,三千大道均可成法,晚辈只是顺应自然。不知接下来,还要考验些什么?”
  说明白点,秦九歌不是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看着智慧老人的模样,活脱脱盘丝洞里的蜘蛛精,只可惜是个男的,瞧瞧人家唐僧待遇多好,配角不是人呐。
  “要想获得生生无量果,有三关。你闯了首关,接下来,该来考我了。”智慧老人面无表情,仍然闭着眼睛,没睡醒有气无力的说。
  秦九歌谨慎地问;“随便问个问题吗?”
  “老夫活了十几万年,地上的事全知道,天上的事晓一半。你大可以随便问,凡是可以问倒老夫的,则进入第三关。千百年来,无数人问不倒老夫,倒是拜倒在老夫的智商下。”
  提起脑子里的硕果累累,智慧老人都不敢摇头。
  他一摇头,满地都是智慧的果实、人文的结晶。他自问,谁能高于他那天下无敌的智慧。
  “哇塞,这关很安全,合我口味。”只是瞎扯淡,秦九歌最喜欢干这种事,不可谓不得心应手。
  智商高没有用,关键是情商高,有心计,才能成功。
  好比是秦九歌,现在只差打领带穿西装,轩昂的站在石屋外,典型的成功人士。
  “慢着。”呼吸收住,智慧老人轻轻弹手,便扭曲空间,四周景色再次转换。
  整个智慧方舟内,就是一处独立的方寸世界。里面有四季早晚,有晦朔晴雨,空间很大,自成循环。
  溪水竹林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巨大而宏伟的广场。
  广场修建在城池中心,附近,有亭台楼阁,假山林园。
  远处,还有高楼宫殿,斗角金檐。
  城内,有无数人在给智慧老人打工。
  有盖房子的,有当木匠的,有擦桌子的,都沉浸于劳动带来的快乐,无法自拔。
  他们,都曾是崇灵大陆赫赫威名的强者,其中凝丹境众多。
  甚至,不乏有气息缥缈、犹如隐藏在乌云黑气里的闪电,境界甚至超脱了凝丹境巅峰!
  见到秦九歌这个外来者,干活的人见怪不怪,偶尔抬头擦掉汗水,才悲悯的看了眼这小子。哎,又有人送上门来,要给智慧老人打百年的长工。
  没有工资,没有升职,没有休假,惨无人道啊。
  智慧老人除了智商自认无敌,和秦九歌相同,对方也是专治各种不服,不管是凝丹境还是万法境,在他面前都是渣渣。
  同样,秦九歌可以大摇大摆,不怕别人拍砖的捶打胸口。
  不管是淬灵境还是罡阳境,他都可以无视。
  “好了,当着大家伙的面,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要是被我解答出来,你就老老实实在这呆一百年吧,他们会告诉你需要干什么的。”
  “什么?”秦九歌大吃一惊,什么规矩,自己怎么毫不知情?
  本以为被对方放狗追已经够惨了,可现在看起来,闯过第一关未必是什么好事。一百年啊,人生有多少个一百年,时光荏苒,无法问倒智慧老人的,自然要留在方舟里百年光景。
  “如果,我是说如果。”秦九歌把十根手指来回交叉,像是玩花绳,“如果我并不知道所谓的试炼有那么多条条框框,可以放我回去吗?”
  智慧老人遍身盘丝洞女妖精的模样,吹着蜘蛛网,仿佛对着唐僧说;“进到这儿,你还想囫囵出去嘛?”
  秦九歌捂着自己的胸口,大叫;“我是正经人,卖艺不卖身的!”
  “少废话,要是没问题,先拿着扫帚,把东城给我扫了。”智慧老人的慈眉善目消失了,转眼是周扒皮的封建社会的地主模样,开始压榨贫困的劳动阶级。
  秦九歌脚一跺,嘿,你真当我是吃素的,小爷不是主角,也是穿越者好不好,很牛逼的!
  看了看广场和整座大城,里面不乏数百人埋头苦干,真是辛酸泪大把,悔不该当初。秦九歌现学现卖,瞧见迎风飘扬的四圣旗帜,心中有了主意。
  “真的什么问题都可以吗?”秦九歌睁大眼睛,不敢问沙漠里有多少沙子之类的无聊问题。
  智慧老人不耐烦的啊了声,揣在袖子里的双手开始打算盘。
  今儿生意兴隆,红旗飘飘新风貌,又来个傻狍子,应该安排他什么工作呢?
  擦桌扫地倒夜壶洗马桶,选择多多,可以商榷。
  咬着嘴唇,秦九歌满怀忐忑,蹑手蹑脚指着飘扬的四圣旗帜,“风吹旗飘,依前辈看,是风在动呢?还是旗帜在动呢?”
  看着迎空招展的丈宽彩旗,智慧老人大失所望,看来高估这患有人来疯的小子,他问的问题很一般,并不是那些时光不可计数、大海不可斗量的玄奥大道。
  “当然是风在动。”智慧老人脱口而出。
  秦九歌脸门板着,撇嘴摇摇头。智慧老人一捋飘飘的胡须,又改口;“是老夫说快了,应该是旗帜在动。也不对,应该是风和旗帜都在动。”
  秦九歌又摇头,看来智慧老人活了十万年,别的不敢说,他脸皮倒是真的比自己还厚。
  就这么个小问题,短短十数秒,他改了三次口,难怪很少有人能问倒他。
  就光是他那脸皮,随时改口跳口,自己哪怕问破大天,都难不倒他。
  可惜啊,秦九歌坏笑,论耍嘴皮子,谁比得过自己呢。
  “非也。”
  秦九歌咧开嘴角扬起四十五度,露出八颗贝壳般的大白牙,换来灿烂的笑容,笑得很真诚。
  智慧老人捏着拳头,怎么自己突然控制不住,想要抽他。
  “怎么不对?”智慧老人不服,口吻有些严厉,眼神威胁秦九歌,你还是拿着扫帚先把东城的清洁做了,再谈谈以后的工作。
  相信从智慧方舟里出来的人,经过为期百年的劳苦工作,人人都能写就一本百年孤独。
  “是心在动啊。”秦九歌跳出五个字,微微颤抖着心,害怕智慧老人又改口跳词。
  果不其然,在这个世界上,修为高的没几个,脸皮厚的倒是不少。
  其中的领军人物,当属二次穿越者、人文的生产试验品、帅哥中挑出来的灵霄宗大师兄。
  除此外,智慧老人的脸皮厚度,丝毫不在其之下,说;“啊,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果然是心在动。所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可不就是心中世界即是彼方世界吗?”
  秦九歌无奈喘气,好吧,自己低估了他不要脸的程度,难怪没几个人能赢他,分明耍赖嘛。
  当然,智慧老人还是有良心。
  要是他心再黑点,直接躺地上碰瓷,保管秦九歌哪怕免费打三千年的工,都无法偿还巨额债务。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