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内有恶犬

更新时间:2018-07-25 20:02: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96

“想办法在仙兽的攻击下,登上智慧方舟吧。”古老的声音彻天响起,最后归于寂灭。
  云朵消失,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仙兽露出本来面目。
  个个生得可爱,大多是褐色毛发,长尾高腿,翘耳尖鼻,激发秦九歌内心最深刻的记忆。
  多年后,如果有人问起秦九歌喜欢吃什么。
  秦九歌会毫不犹豫,谁让他喜欢吃狗肉火锅。
  至于为什么,因为自己被狗咬过,忍辱负重卧薪尝胆,才把那条狗咬回来。
  这个故事,前文已经提过,是秦九歌苦大仇深的血泪史。
  而仙云中的仙兽,分明是几十条恶犬,见到秦九歌后,个个张开犬齿,汪汪朝秦九歌嚷嚷,开始有组织有纪律的准备攻击。
  “你姥姥的,管狗叫仙兽?”秦九歌傻眼,倒是四大顶尖势力都被智慧老人放狗咬过,围观群众对此见怪不怪,大长老也很安然。
  自己最喜欢吃狗,也最怕狗,可能是担心报应轮回吧。
  不错,智慧老人的第一关,就是这几十条恶犬,实在令多少英雄折戟沉沙。
  狗不可怕,但智慧老人养的这几十条恶犬,却能凝丹境都能咬得哇哇乱叫,即便万法境都很难招架。
  可能是因为受到智慧老人的言传身教和传染,这几十条恶犬,凶得发慌,上次有个万法境想要闯关上去,都被咬得皮开肉绽。
  “汪汪!”几十条恶犬仰着脖子,奋力咆哮,并轻刨利爪,夹紧尾巴,随时准备扑过来撕咬。
  秦九歌饮恨无穷,眼睛里,是涟漪的水光;“要我打狗,多少给我根打狗棍啊!”
  恶犬连万法境的法则都能当泡沫啃,区区罡阳境,只怕难逃魔掌。
  可惜广场被壁垒隔绝,围观者,只能看见一出无声的哑剧,以及那个少年几乎绝望的表情。要躲开几十条狗的追咬,不单单要考验体魄胆量,还有皮的厚度、血量的多少以及敏捷等等。
  实在是通关要素,人生宝典,值得全体修真人士用来磨砺锤炼自己。
  “徒儿啊,加油吧。”迎着秦九歌绝望的灰色眼睛,大长老在广场外微笑点头,喃喃自语。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秦九歌悲怆着沧桑的秦腔,心中已经开始给自己的墓志铭打好底稿。
  该怎么写?
  昔有二次穿越者秦九歌,为人英俊帅气,面若潘安,游历于崇灵大陆时,误入群狗魔窟,被狗咬伤,得狂犬病不治身亡,天妒英才,苍生垂泪,呜呼哀哉!
  “慢着!”
  见恶犬跑到自己面前,秦九歌急忙掏了掏储物戒指,取出一根骨头;“吃这个不?”
  “汪汪!”几十只恶犬纷纷叫嚷着,朝秦九歌张嘴撕咬。
  “救命啊,来人啊!”秦九歌嘶声大喊,捂着耳朵,迈腿就跑。
  几十条恶犬在后面英勇追赶,其中一只一马当先,垮擦一声,撕裂秦九歌大半后襟,布料在犬牙参差中化为粉末。
  秦九歌跑,恶犬追。秦九歌停,恶犬还追。
  这游戏没法玩了,自然界的优胜劣汰早就证明,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的,特别是和狗比速度,简直笨到家,秦九歌很快就被追上。
  “你,你们别过来啊,别逼我啊。我发起疯来,连自己都咬!”秦九歌犹如先烈英勇就义,挺着胸口,要把自己燃烧,在生命和浴火中永生。
  “汪汪!”人狗不对话,大战一触即发。
  “狗大哥,交个朋友好不好。”
  看着几十双绿油油的魔鬼眼睛,在地狱宫殿疯狂的摇摆,秦九歌怕了,怕得要命,额头汗水如浆。
  “汪汪!”几十条恶犬逼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围观者叹息,又有一人要在未进的事业牺牲了!
  大长老脸色不变,他知道秦九歌,这家伙属牙膏。
  作何解呢?
  不挤一挤他,存货是不会出来的。
  “你,你们欺人太甚!”秦九歌喘着怒气,鼻孔里喷出气冲斗牛的热浪。
  “汪汪!”恶犬完成大包围,准备进行歼灭战。
  “不要啊,我认输行不行,投降输一半,啊?”嗖嗖,数十残影快如电,厉若雷,犹如大雨倾盆,又似长虹贯日,瞬间扑向秦九歌,把他压在地上。
  渐渐地,已经看不见挣扎的躯体,一团团黄毛孽畜,已经在地面堆成山高毛球。
  没有惨叫,没有嘶鸣,只有撕碎的垮擦声不断。
  大长老动了动脚步,自己也有些摸不着徒弟的脉。
  自从走火入魔又满血复活后,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徒弟,总觉得他整日疯疯癫癫,又比任何人都要清醒。
  九歌啊,你小子可不能让为师失望。
  大长老微微点头,要是秦九歌真的撑不过去,他就是拼着得罪智慧老人,也要打破壁垒带走他。
  几十条狗堆成毛球,快速摇摆着尾巴,晃得人眼晕。
  而被狗包围的秦九歌,渐渐没了动静,连点惨叫都没有,不晓得是不是驾鹤西去。
  “哇啊啊,我好像说过,别来惹我!”毛球里,传出沉稳的一段话,一字一腔,砸在地面,“是你们逼我的,就你们会咬人吗?”
  众人翻了翻眼皮,心中听完这段话,竟有些发慌。
  大长老踏出去的脚重新收回,看来这徒弟确实是牙膏,必须挤。
  “汪汪!”刚刚还很凶悍的恶犬,此时突然逃散开,夹着尾巴调头就跑。
  秦九歌狼狈从地上坐起,衣服破烂,满脸灰尘。
  见他垂着头,眼皮抖了抖,转而闪出吓人的凶色,竟比恶犬还凶好几倍。
  “桀桀。”秦九歌怪笑两声,撕掉上身破烂不堪的衣服,随意擦了把脸,垂着的头赫然抬起,令围观者都倒退三步,心有余悸。
  至于刚才还逞威风的群狗,早已逃到远处,聚拢成团,开始低低呜咽,充满了警告和畏惧。显然,从气势上,秦九歌突然爆发的如同恶鬼凶兽的气息,太惊人了,连狗都惊着了。
  “你以为就你们长了牙,会咬人?”秦九歌再发问,搅动风云。
  啪的声,把手中碎布摔在地上,眼睛蜕变成血红的颜色,原来是条条血丝拧成一把!
  再看他,如同大海在暴风雨前,悄然酝酿着狂澜风暴,能毁灭世界。
  恶犬们呜咽着,再退了几步,低着狗头,用爪子刨着地面,尾巴有些服软的摇动。
  “什么情况?”大长老咂舌间,看着自己徒弟飞快的扑过去,不等恶犬发难,已经提前动手,四肢着地,好似复苏的人狼!
  吼吼!
  “就你们会张嘴吗?看我咬你们试试!”秦九歌撕掉伪装的人皮,他内心里,也装着一头狼王啊。
  孤独终老的叫单身狗,秦九歌这种,属于孤狼范畴。
  “汪汪!”攻守易位,恶犬不敢多留,开始簇拥碰撞着,四散逃命。
  “吼吼!”秦九歌扑身,怀抱拽住一条,张口咬下去。
  呸掉嘴中狗毛,秦九歌发了狠,忍着腥臭,整个人陷入极端的疯狂中。
  秦九歌说得没错,他发起疯来,连自己都咬。
  这种体质属性,属于人来疯,基本上天下无敌。
  其余的,像是什么星辰陨天体、太上灵感体、玄天九圣体之类,都远远不如。
  之前说过,秦九歌有被狗咬和咬狗两种经历。
  前者大多数人都有切身体会,至于潜伏到狗窝如同越王勾践隐忍不发,直到关键才抽冷刀子下口的,万中无一。
  咬得怀中一条狗成了癞皮狗,秦九歌满脸血水,十指似钢筋铁铸,牙齿如锯子锋刀,唰唰啃向旁边几只,不管三七二十一,下嘴敢咬敢撕。
  现场鸡飞狗跳,令无数英雄扼腕叹息的难关,被秦九歌用人类的潜力生生打破。
  秦九歌亲身示范,什么叫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什么叫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相信,等此事传扬出去,崇灵大陆皆是秦九歌的传说。
  会有无数人引秦九歌为祖师,用狗咬狗、人咬狗的方式,破开难关,冲入智慧方舟。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层层叠加,以力破锋。
  有时候,力量也是智慧的化身,勇气也是王道的辅臣。
  天道无往不复,大道搅于混元,任何形态都存在至臻。
  三才者天地人,三光者日月星。
  太上之时,无日月无阴阳,无乾坤无八荒,万物存在于泯然的混沌状态。
  不知生死不晓轮回,不暗天命不执力强,在那个时候,宇宙处于先天之下中天之上。
  智慧,仅仅是后天衍生的,需知大智若愚而大巧若拙,宇宙最原始的鸿蒙紫气,都是在混沌中以不可想象的力量,分裂碰撞产生。
  遇见大群恶狗怎么办,不是丢根肉骨头或者讲道理。
  秦九歌试过,没有用。
  唯一的办法,只有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方才符合自然先天大道。
  啪啦啪啦讲这么多,纯粹是秦九歌后来给自己找到借口和说辞。
  毕竟狗咬人不稀奇,人咬狗太奇葩。要是不找个高帽子戴着,会被人认为有神经病。
  小心眼的秦九歌,把场上所有狗都追上咬了一次,所谓因果,都是等量的。
  几十条狗趴在地上奄奄一息,像是斗败的公牛,低眉顺眼得非常温顺。
  围观者,无不敬仰大长老。
  毕竟刚才二人的对话,大长老分明是那个青年人的师傅。
  妈呀,他们是什么门派的,咬狗派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