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智慧老人

更新时间:2018-07-25 15:36: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61

最开始,四大顶尖势力中的霸王宗,脾气最为火爆。
  好嘛,四大势力居住在天恩域的中央,现在上头停着一艘方舟,把阳光和雨水都遮住了,你丫忒嚣张了点。
  整天一出门,就看见黑压压的大方舟悬在头顶,比坟头长了杂草还碍眼,四大势力不能忍。你谁啊,也不看看是谁的地盘。
  霸王宗先派了一名凝丹境的长老,上去瞅瞅对方,看看是哪个脑袋被门挤了的胆子这么大。
  结果对方还没上得去,就被方舟的阵法轰了下来。
  这下子四大势力哗然,瞧阵势,方舟肯定是极品灵器,说不定是传说中的仙器呐。
  饿死胆小撑死胆大,四大势力暗中决定,联手抢夺方舟,把那宝物抢到手。
  需知武器中,古器之上是圣器,圣器之上是灵器。
  而灵器,已经是崇灵大陆几乎最巅峰的宝物。
  至于更上面的仙器,除了几十万年前的古老传说,还没有听闻哪个势力有。
  殊不知,智慧老人正等着四大势力跑到方舟来挑衅。
  没办法,智慧老人是个精明的人,现在房地产升值那么快,四大势力的地盘,是天恩域灵气地势最好的地方,土地都是按寸算。
  好大块肥肉,智慧老人当然不愿意放弃了。
  出师有名,等四大势力联手挑衅,自己才能堂而皇之的收拾他们嘛。
  等到四大势力集结人马,准备攻入智慧方舟。
  当天旌旗蔽日,凝丹境不在少数,共有几千位修士,大展声势。
  谁料船上的智慧老人放出群恶狗,冲入联军。
  就连平日无所不能的凝丹境大能,都遭了血霉,被狗碾了丢鞋子脱裤子,狼狈又凄惨。
  连方舟的门都没摸到,四大联军惨败,脸都不知道丢到哪里。
  直到那时起,智慧老人四个重如泰山的大字,才霹雳的从人们脑海中携带雷霆震怒出世。
  昔日,七大绝空境杀入智慧方舟,要抢夺生生无量果。
  可结果呢,死了一半。活着的一半,苟延残喘也没有几年活头。
  四大顶尖势力在天恩域是雷打不动的霸主,可是真放在高手眼里,充其量就是群蝼蚁。
  智慧老人连绝空境都能拍死,几个凝丹境,算哪根葱。
  打那时候起,三百年间,智慧老人成了天恩城最大的钉子户。
  当钉子户,智慧老人也当出了境界,反客为主不说,最后直接霸占了主城中央。
  四大势力,只能陪着笑脸,迁移门派,给城中心腾出大大的空地,停留智慧方舟。
  三百年间,无数人想要上去窃取机缘,却都被留在里面当了百年的仆人,出来都神经兮兮的。
  特别是智慧老人放狗,狗咬得四大联军哭爹喊娘后,天恩城出现了爱狗保护协会。
  尤其是,几百年前想要登上天舟的人,大街上瞧着条流浪狗,都是捂着屁股绕道走。
  没办法,谁知道那条流浪狗,会不会是智慧老人养出来的打手。
  总之,智慧老人几个字,在天恩域是响当当的名头,无人不知无人不怕。
  现如今有人要再上智慧方舟,之前,只怕有几十年不敢有人登上去。
  秦九歌当然不晓得智慧老人会有赫赫凶名,特别是放狗咬人这一条,秦九歌完全不知情。
  而大长老呢,多半是知道的。别看大长老隐居山林,天下大事无事不知。
  只不过有关智慧老人的传说,大长老没有讲太多,把徒弟丢进去就好。
  秦九歌进入智慧方舟,有两大好处。
  第一,灵霄宗上下会度过百年的辉煌时期,宗门安定,不会闹出乱子。
  第二,崇灵大陆整体修士的道德素质,会如同坐过山车,攀上顶峰。
  至于你问还在昏迷的二师弟,那可是主角好不好,指不定现在自己打通任督二脉,正坐在院子里嗮太阳,还需要你救?
  严格来说,秦九歌被师傅坑了,在毫不知情的状态上,来到智慧方舟的入口。
  那是很大的广场,广场里停着一艘木船,虽是木船,却没有任何人敢轻视。
  纵横数千米的大广场,原来是四大势力的原住址,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可惜啊,世情薄人情恶,当智慧老人驾驶智慧方舟当了钉子户后,广场归了智慧老人不说,连点安置费都没给。
  木船只有百米长,几十米宽,有几根竖起的船帆,直指星辰大海。
  怎么看,都不像是传说中蕴含大椿树的古老存在,只是一艘普通的船只而已。
  可是,就是这么一艘不起眼的小船,停在几千米长宽的广场。
  除了船,四周没有任何人敢随地摆摊嚷嚷,更别提乱丢果皮纸屑。
  在智慧方舟方圆万米,放个屁都得找个屁篓子兜着。
  能把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们点化得这么高素质,智慧老人为崇灵大陆的整体行为素质做出了突出贡献。
  到了广场附近,围观群众自发组织,有秩序的站好,安静的看戏。
  四大势力同样派了人,毕竟敢挑战智慧老人的二愣子,不多见。
  不是崇灵大陆没有聪明人,而是自古以来,能得到生生无量果的,不足巴掌之数!
  站在广场外,大长老没有冲动的进去。
  一旦踏入广场,就说明你要挑战智慧老人,没人会这么冒失。
  于是,停在外围,大长老犹如高考站在考场外的父母,开始问东问西。
  秦九歌看着四周不善又戏虐的眼神,好邪恶,内心出现彷徨不安,“师傅,他们的眼神怎么那么邪恶,好不善啊。”
  “这是你的错觉。”大长老活动咯吱窝,眼皮跳了跳,忽悠说;“智慧老人的问题很简单,要过关简直不要太容易,安心的去吧。”
  围观群众嘘了一声,好个老头,骗人都不脸红的。
  秦九歌看着众人眼光,好像自己即将上刑场砍头,那些人的眼神充满了怜悯,万家生佛。
  “真的很容易吗?”秦九歌不敢相信,自己师傅的眼神很贼啊。
  大长老微笑点头,安利道;“容易得很。”
  “真的吗?”秦九歌萌萌的睁大水汪汪的眼睛,“师傅你看着我的眼睛,真的没危险吗?”
  “没有。”大长老有些不耐烦,脸上笑容凝固,自己有点等不及,要大义灭亲了。
  “真的没有?”
  见秦九歌的表现感觉还在磨磨唧唧,大长老已经等得不耐烦,抽出一记鞭腿,直接把他踹了进去。
  正当他正式踏入广场,中心的智慧方舟有了动静。
  唰唰。
  方舟内,喷吐出七彩霞光,流出浓郁的白色云烟,渐渐把广场弄得朦胧虚幻。
  而之前还是木质的破船,现在通体晶莹,似乎是用琉璃打造,华贵而神秘。
  大长老退后几步,与徒弟拉开距离。
  秦九歌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屁股下面多了个喷气装置,嗖嗖就把自己送进广场,跌在地上摔了个半死。
  等秦九歌趴在广场地板神志不清,见智慧方舟悬空,七彩琉璃霞光盖满世间,洞察每根秋毫细孔。
  船上仙云缭绕,钟声玉磬,其中有祥瑞仙兽,踏着灵波出现。
  秦九歌目光涣散,两只鼻孔泊泊冒着鲜血,还没反应过来。
  隐隐约约,似乎听见狗叫,看来自己是摔出幻觉了。
  围观群众,纷纷避开大长老,不敢与大长老直视。
  狠人啊,虎毒不食子,能这么坑徒弟的,坑死几个毫不相干的外人,完全没有压力。
  秦九歌软着双脚,勉强站起来,看着祥云缭绕,金光暖洋洋的流淌在每个毛孔。
  智慧老人,真是个世外高人,品味简直超凡脱俗。
  祥云缭绕,白雾缥缈,金光盖顶,辉煌极耀。
  里面的仙兽,到底是什么呢?
  看那影子,龙精虎猛,甚是乖巧玲珑。
  好奇的秦九歌擦亮眼睛,云中仙兽从方舟上跳下来,几十只,对秦九歌围成个半圆,“几十年了,居然还有人打破禁制进来,你可以参加第一轮测试。撑过第一轮,上了方舟再和我论道吧。”
  颇具明皇威严的声音从智慧方舟里响起,覆盖天恩城,无论是上茅坑的,还是吃饭或是睡觉的,均听见那道声音无穷的钻入耳中。
  除了那名活了十万年的智慧老人,没有第二个。
  “什么,不是直接问问题吗?”秦九歌傻眼了,所谓的第一轮测试是怎么回事。和大长老说的不对劲啊,不是直接问答吗?
  问倒智慧老人,抱着生生无量果傻笑回家。
  问不倒智慧老人,也没有任何惩罚。多么宾主尽欢安宁祥和的场面啊,怎么变了规则?
  “哼,就是因为你们这些无聊的人变多了,耽误我老人家的时间。第一轮测试,是考验你们的智慧和随机应变还有反应能力,没本事就自认倒霉吧。”
  声音不善的从智慧方舟响起。
  最近,智慧老人着实只能闲着拍苍蝇,没有人给自己出难题,真是无聊啊。
  所以看见有闯关者,便多说了几句。
  “那我不比了。”秦九歌摇头,自己又不傻,比完一轮还有下一轮,分明是要玩死自己啊。
  “不能退出,小伙子,自求多福吧。”一声清脆的响指弹响,雾蒙蒙的云彩消失,无声的壁垒将广场圈禁,给测试者腾出足够大的空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