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救星驾到

更新时间:2018-07-24 15:26: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72

“来吧,鹿死谁手,我们试试看!”抱着猫捉老鼠的心态,秦九歌取出无锋重剑游斗二人,而并没有直接取出方寸尺对战。
  秦九歌要试试,二人中谁最强。施展麒麟捉天手,巅峰战力有古器协助,足以斩杀一个人,一定要先把最强的那个宰了。
  瓦罐不离井边破,将军难免阵上亡。
  刘寨主和袁龙拼尽全力想要一击毙命,殊不知秦九歌也做着钓鱼的打算,看看谁最强就先弄死谁。
  砰砰!
  纵然有阵法师给予的保命符,可惜符文只是死物。
  防护罩把严大师和苏家主护住几分钟,就被袁锋以凝丹境的威能活活打成碎片。
  一拳之下,凝丹神威,不是同级根本无法阻拦。
  苏家主仗着浩清境巅峰接了袁锋一招,一股金丹大道的威能贯通全身,当场被震出一口老血。
  强如浩清境巅峰,在凝丹境面前,都是一招货的废物。
  严大师怂了,哪里敢跟袁锋叫板,只得客客气气的服软,丢下平日高高在上的面具,向对方求饶。
  啪!
  又一巴掌,平日请都请不来的炼药师,被袁锋一巴掌抽飞。
  故意留了力气,只打得严大师牙齿脱落,鲜血灌满口鼻。
  事实证明,除了灵霄宗四长老,身为炼药师平易近人以外。
  其余活动在崇灵大陆的炼药师,均有令人招黑又痛恨的体质。
  严大师保命的符文被袁锋轻易破除,这让苏家主面露绝望,随手拍杀几名土匪,气息跌到冰谷。今天苏家在劫难逃,已经没有希望了。
  “腐草安敢与皓月争辉?”袁锋脚不沾地,悬在尸垒血泊上,神情冷漠如神灵。
  严大师喘着口残气,嘴里分辨不出几声,正在嘶力诅咒。
  “成王败寇,动手吧!”苏家主倒在地上,闭眼不再看,族人惨死的哭嚎,仍然钻入他耳中。
  袁锋冷笑,踹开几具血淋淋的无头尸首;“好,我送你们两人上路!”
  正在袁锋要斩草除根时,山腰那,秦九歌游斗二人,渐渐落入下风。
  随时准备召唤出丹田的方寸尺,秦九歌在打算,到底先斩杀谁比较好。
  左看看右瞧瞧,秦九歌觉得还是袁龙的威胁比较大,毕竟对方年轻,对于修炼一道有着较高的天赋。
  反观刘寨主,这辈子基本定型,威胁倒是有限。
  “这小子支撑不住了,快点折杀他!”缠斗几分钟,刘寨主心惊,原来这卑鄙小人的本事这么大,这个祸害不能留。
  袁龙点头,同样忌惮秦九歌的潜力,欲要打算祭出杀招。
  “看玉符!”袁龙手中,出现半只手掌大小的符节,通体如冰,孕育着强大的灵力波动。
  那是玉符,只有凝丹境,才有资格制作。
  玉符内,蕴含有制作者的一招巅峰攻击,一般作为凝丹境给家族弟子保命的底牌。
  那可是凝丹境的一道攻击啊,哪怕储存在玉符里有所削弱,威力同样不是寻常人可以比拟。袁龙手中玉符,足以重创浩清境巅峰。
  秦九歌同样认得袁龙手中的东西,偏心啊,大长老从来没给过自己这个,总说什么自力更生。
  当下,秦九歌不敢藏私,玉符的攻击都可以重创浩清境巅峰,自己要是不拼尽全力,只怕要完蛋。
  “麒麟捉天手!”咔咔两声,巨大的手掌凝聚成型,同时有道金光,从秦九歌的丹田飞出。
  金光落入大手掌心,被牢牢握住,空中赫然出现一把金色的巨尺,仿佛能斩断山岳,劈头折下。
  方寸尺前身,至少有机会成为圣器,哪怕晋升失败,在古器行列依然是拔尖的。
  巨大手掌挥舞巨尺斩落,激荡风云,肆虐空中。
  光是那恐怖的大小,便惊吓到山脚众多土匪,那种威力,即便是浩清境都闹不出来。
  顿时,所有人停缓攻击,抬头尽数望着山腰。
  袁龙手中玉符破碎,老祖宗给他的护身符,威力爆发出来,直朝那手掌击杀。而巨大手掌布满麒麟妖甲,生着青龙龙爪,又有白虎筋骨朱雀晶毛,比凝丹境的威能还要神气。
  刘寨主逃到远处,那两道攻击,都有抹杀自己的实力。
  轰轰!
  玉符里的攻击似有灵性,朝着手掌刁钻游过,奔着秦九歌去了。
  而麒麟捉天手,武学品质甚至高过九品极限,同样有远古大能的灵韵在里面。
  哗哗,手掌调头,犹如私塾里高举戒尺要惩戒学生的严师,携带方寸尺精妙打在那道攻击上。
  “不好!”袁龙动用玉符,山下的袁锋早有感应。
  那玉符是他制作的,其中有他的神识在里面,遇见那只神秘妖手,袁锋预先判定输赢。
  龙儿要败!
  唰唰。方寸尺切割那道攻击,大手将之牢牢禁锢,活生生卡死在地底。
  再有巨尺扩大十倍,浑然如天石降地,强行把玉符里的攻击压制。
  玉符终究是死物,符咒承受不住压力,开始碎裂。
  其中的灵光渐渐削弱,反弹的力量减小,被巨大妖手彻底熄灭。
  铛!方寸尺落地,深入地下百尺,足可以想象刚才巨大的力量该有多么恐怖。
  “小子你敢!”袁龙是袁家复兴的希望,袁锋急了,顾不得斩杀苏家主和严大师,直接抽身退开,朝山腰飞去救援。
  之前看秦九歌的面貌,袁锋就知道对方不是善男信女,他是真的能杀人,敢杀人!
  玉符化为粉末,袁龙最后的底牌没能奏效。再看秦九歌,满眼凶气,抽出地下方寸尺,已经朝着自己奔袭过来,即将抽中自己。
  “不要!”袁龙蹬蹬退后三步,整个人如坠冰窖,被秦九歌的气势吓住,忘记了躲闪。
  只看见那张凶悍的脸越发靠近自己,五官渐渐在眼中扩大,最后到了每个毛孔都能看得清晰。而后金光似水,一把悍尺轰然砸落,啪的声打在袁龙的天灵盖上。
  古器之所以珍贵,是因为武器中的灵性,可以极大增幅修士体内的灵气。
  甚至,古器的锋芒,能轻松撕开对手的防御。
  除了妖兽,几乎没有人敢用身体硬抗武器。
  “住手!”当秦九歌举起方寸尺朝袁龙头顶砸去时,袁锋飞身来到百米外,遥遥看见。
  越过百米的界线,袁锋需要两秒。唯独是那两秒,在他刚刚喊出声时,秦九歌停滞一秒,而后,便更加凶悍的毫无顾忌的砸下去。
  啪!
  一声西瓜被敲碎的声音,大滩红白液体飞溅,半只残存的颅骨飞到天空,把远处的刘寨主吓破胆。
  看见一元凝丹境的袁锋疯了似的冲过来,刘寨主调头逃跑,再不敢管这里的事。
  “我要你死!”袁锋靠近秦九歌时,袁龙已经被砸掉半个脑袋,只剩惨不忍睹的尸身,还在地面时不时抽动。
  秦九歌提着血尺,见袁锋拼命,反倒转身再攻,抄尺打过去。
  轰隆!
  连大山都抖了抖,秦九歌倒飞吐血,手中方寸尺灵光黯淡,显然受到不小冲击。袁锋留了大半力量,不打算让对方这么痛快的死去。
  整个人陷入泥土,直到身体被彻底覆盖堆成坟包,体内强大的冲击力如同雷电,刺痛着经脉丹田,又呕出几口热气腾腾的淤血。
  凝丹境,真不是常人能修炼到的境界,太恐怖了!
  “滚出来!”袁锋隔空,用身体的余威震散土石,把秦九歌从地下挖出,挥手再抽。
  “哼,臭小子,学艺不精还要强出头,受点教训,免得哪天没头没脑被人宰了。”袁锋一往直前的锐利被神秘人轻易打散,将秦九歌护在身后。
  “咳咳。”秦九歌眼冒金星,头脑发昏连站立都困难,只得坐在地面仰着脸,“师傅,徒弟我,是行侠仗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屁。”大长老呸了字,“敲诈了苏家几万灵石,你当我不知道?”
  秦九歌苦笑;“那您老都在乱斗城,还躲着不出来。”
  大长老很痛快的咧开嘴,显然徒弟被人打得半死,自己很舒坦,“年轻人不知轻重,做事冲动又不计后果,这次当是教训,免得下次你小子再惹事。”
  显然,秦九歌从出生到现在,简直是出了名的惹祸小能手。还是虎头虎脑的小孩时,就尿了大长老一身,还捎带烧了半套房子,气得三长老捶胸顿足。
  等长到七八岁,灵霄宗被祸害得连条野狗都看不见,连老鼠都不敢晚上出来撒野。
  至于秦九歌到了十五六七,更是闹得宗门鸡飞狗跳,弟子们恨大师兄简直和刘寨主同个高度。
  好不容易挨到秦九歌二十岁出头,眼看着徒弟重新做人,出去又是惹华鼎宗又是惹邪修,简直没几分钟清净日子。
  眼看着这么个混账调皮捣蛋,大长老早就想下手抽死这徒弟。
  只是碍于师徒情深,平常不好动毒手。
  这次有袁锋代劳,简直打得太好了,大快人心拍手叫好。
  “你,你是什么人?”袁锋见对方轻易把自己的攻击化解,再瞅瞅他满脸神仙的缥缈,是遇见高手了。
  真正的高手,必须是满头白发,有着长胡须慈眉善目,面容清秀,仙风道骨。
  最好呢,手里再拿一把浮尘,脚踏芒鞋不沾俗垢,张口便是噫吁兮等过来人的口气,看破世态炎凉。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