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你一半啊我一半

更新时间:2018-07-23 20:00: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81

“聪明。”袁锋很赞许的点点头。
  袁家之所以这么久都没有动静,就是打着一网打尽的算盘,在这荒山附近动手,岂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你,你敢对我无礼,炼药师工会不会放过你们的。”严大师被袁锋杀人的目光瞪得发凉,强撑着以往的威严,呵斥对方。
  “你放心,四品炼药师严华,在跟随苏家的队伍时,不幸遇见袭杀,同时夭折。我袁家接受炼药师工会颁布的任务,对乱斗城附近展开清理,扶持杀神寨统一各个上头。这主意不错吧?”
  袁龙用很奸诈的口吻陈述整个事情的起因经过,风轻云淡,早已注定数百条人命的归宿。
  这几天,他都在磨刀,等着把打败自己的混小子给剁了。
  参与磨刀的,还有杀神寨的二寨主,每天和袁龙一起痛骂秦九歌三个时辰,两人拥有共同话题,现如今水乳.交融,比兄弟还亲。
  严大师的脸彻底失去血色,除去他炼药师的身份,任何一个罡阳境都能要了他的老命。袁家是铁了心要苏家死绝,包括自己。
  “那小子,可敢出来决一死战!”目光移开,刘寨主和袁龙同时瞪着秦九歌,异口同声。
  “他是我的!”二人同声争执,对秦九歌深深的仇恨,容不得任何人插手。为了亲手杀一个人,两人之间山无棱的兄弟感情开始破碎。
  “别跟我抢!”两个老嫖客差点打了起来,都恨不得手刃仇人,把对方剁成肉酱后重新拼回去,再剁个十万八千次。
  “是不是兄弟,我要亲手宰了他,一边去!”这次,刘寨主略快过袁龙,扬着声吼道。
  苏家主纳闷的看着秦九歌;“秦兄弟仇人真多啊。”
  严大师很赞同的点头,对方这体质,比自己还招黑,真是佩服佩服。
  秦九歌骚包的摸着耳畔发鬓;“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不远处,刘寨主和袁龙,还在为仇人的归属问题,展开激烈争执。
  一个是袁家的少家主,一个是杀神寨的二当家,他们两个吵起来,袁家和杀神寨都不敢动手,只是把鱼儿围在网里。
  刘寨主被迫退让,说;“这样吧,抓住他以后,上半截归我,下半截归你。”
  “不行。”袁龙紧紧握住拳头,眼里喷出复仇的火焰,苦大仇深的说;“那小子就那张脸和嘴可恶,我要上半截!”
  “不可能,那小子就舌头和心肠最龌龊,我也要上半截!”刘寨主同样苦大仇深,都是被压迫剥削的贫苦大众,不容易啊。
  “这样吧。”袁家主很有商量的余地,颇有探讨意味的接嘴,“干脆从左右分,你们一个要左边,一个要右边,不仅有嘴有脸,还有舌有胃。”
  “爹爹英明。”
  “主子万岁。”
  双方就秦九歌的归属问题,终于达成一致,待会把对方从脑门中心劈开,左右一分,最完美。秦九歌看得眼皮抽抽,想不到他自己还是个香饽饽,受重视程度,远超过浩清境巅峰和四品炼药师。
  多少心里还是美美的。
  “秦公子,真是多灾多难。”苏家主脸上哭笑不得,不知道是该幸灾乐祸,还是同仇敌忾。
  “这位兄弟,确实不凡,待会还要靠你,吸引他们的火力啊。”严大师语重心长,袁家胆子大,敢朝自己下手,贵为地位崇高的大师,他还不想死。
  秦九歌黑着脸;“什么玩意,小爷岂是说分就分的,他以为分猪肉啊。”
  咳咳!
  微妙的战场上,袁家老祖宗袁锋轻咳一声,一元凝丹境的实力碾压众人。
  在场无论是悍匪还是家族弟子,纷纷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出。
  “我先杀苏家家主和严华,你们速战速决,勿要跑掉一人!”袁锋说完,踏入苏家人群内,气势横杀两名长老,势不可挡的朝目标袭去。
  “我若不死,炼药师工会不会放过你们的,袁家势必除名!”严大师怨毒诅咒,心中恼怒又后悔。
  “我知道,可是你活不了!”袁锋瞅着严华也挺黑的,飞掌打去。
  苏家几位长老势单力薄,勉强和苏穆轩扶着家中老弱妇孺,开始朝土匪那边突围。秦九歌没有跟着大部队,扯下一片布料捂着脸,混在战团,想要趁乱离开。
  “混账,你烧成灰我都认识,以为捂着脸我就认不出吗?”刘寨主看着那个卑鄙小人,即使他把脸捂着,尖嘴猴腮的奸佞模样还是如星星般璀璨。
  秦九歌弯腰驼背,几乎蹲着,在土匪里面喊打喊杀,装作和苏家不共戴天的样子。
  一招李代桃僵没能奏效,又听袁龙吼道;“王八蛋,头戴紫金冠的就是秦九歌,抓住他!”
  啪。秦九歌把价值千金的紫金冠丢掉,蓬头垢面,混在土匪里飞快移动方位。
  “穿白衣服的是他!”刘寨主死死瞪着,头发竖起。
  哗啦。秦九歌脱掉锦缎丝绸长袍,丢盔弃甲。
  “腰里别着个葫芦的是他!”
  咔咔。用来装潇洒的酒葫芦被秦九歌碾碎,里面的掺水白酒洒地。
  “手上戴了两个储物戒指的是他!”
  秦九歌几乎吐血,丢下储物戒指再逃。
  刘寨主、袁龙,是两大势力里很重要的人物,他们一说话,虾兵蟹将们不围着苏家进行屠杀,反而调转来,均去抓秦九歌这条小鱼。
  秦九歌滑得像泥鳅,用魔影幻身变藏匿行踪,不断改变方位。
  “那个穿了裤子的是他!”又听刘寨主锤胸喊道。
  秦九歌顺势解开裤腰带,刚刚把裤头松开,又死死的系回去;“混蛋,你玩我?”
  “我还要宰了你,把你剁个三千刀!”
  “先讲好,他右半边是我的,左半边才是你的。”
  “这个自然,我们土匪最讲义气。”
  “妈妈的。”秦九歌咧嘴骂了句,伸手抢回发愣的土匪小兵手中的财物,“老子不躲了,堂堂正正战一场,可敢?”
  “正有此意,小的们,全部散开!”刘寨主让手下退出去,腾开空地。
  谁料空地刚刚腾出,秦九歌掉过背,一骑绝尘的逃出包围圈,向着外围突围。
  “这个小人!”两人同声同气,自己太天真了,怎么会信他的话。
  “我就是秦九歌,快来抓我啊!”秦九歌充分发挥自己招黑的体质,大量土匪不去围攻苏家族人,都朝着他追去。
  “秦兄弟,义士也!”血战中的苏穆轩,含着热泪向秦九歌表示感谢。
  “他到底干了什么呀。”旁边有长老不解,究竟他对这些土匪做了什么,那么招人恨。
  “不要跟我抢,让我捅他八刀!”一个土匪手拿旋风大刀,当日秦九歌抢回苏家商队的货物,捎带还洗劫了他们的老婆本,是可忍孰不可忍。
  旁边有一个人举起千斤巨石,“他是我的,让我把他砸成肉沫,弄到坛子里腌制成酱。”
  “不行,你让我先弄死他。哇呀呀,无耻老贼,往哪里跑!”
  “他是我们的!”刘寨主和袁龙心心相印,两人可谓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逼退追杀秦九歌的土匪家丁,二人亲自单独追去,以报血海深仇。
  退入十万大山,秦九歌见身后只剩袁龙和刘寨主,心中大定,将他们引到偏僻的山腰处,也不跑了。
  淡然的站在一块凸起的山石上。
  秦九歌背着手,瞥着眼,哈着气,歪着嘴,模样很可恶,让人看了牙痒痒。
  死到临头,秦九歌成了看破生死的高人,面对两大浩清境中期强者,置若罔闻。
  “臭小子,死到临头还装模作样!”刘寨主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真的好想他啊,一时心情陡然激动,眼泪哗哗。
  “快点束手就擒,我还可以饶你一命。”袁龙说着反派固有的台词。
  秦九歌眼睛呼闪,冒着小星星;“真的吗,我束手就擒,就能饶了我?”
  嘎?袁龙差点歪了嘴,不应该啊,此时的普通人,应该受了极大的刺激和侮辱,从而奋力死拼才对。怎么到了对方身上,骨气就那么不值钱呢?
  “不可能,哪怕你束手就擒跪地求饶,也不可能放了你。”袁龙捂着嘴,有些心虚的说。
  “那你不是脱了裤子放屁,既然都是死,那我就不投降了。”
  “嗯,此言大善!”刘寨主准备了几百种手段炮制眼前的馒头馅,对方越精神越好。
  秦九歌依然犹如傲然于隆冬的寒梅,笔直立在凸起的巨石上。山下肝髓流野,苏家族人被屠戮大半,到处是惨死的尸体和未干的血。
  只剩苏家主和几位长老鏖战,其余人,断手断脚倒在尘埃里等死。
  严大师拿出压箱底的保命底牌,是一件阵法师用符文炼制的护身符,可以暂时拦住袁锋这位一元凝丹。
  战斗,结局似乎已经注定。袁家崛起,苏家灭门,杀神寨统一乱斗城外的各个山头,各取所需。
  修真世界是残酷的,弱肉强食四个字,血淋淋,压着无数尸骸和未亡人的灵魂。
  在那里,可以更加直接的看见,什么叫物竞天择!
  “一左一右,宰了他!”刘寨主和袁龙很有默契,左右两道极光扫向秦九歌,带着愤怒的火焰,携带毕生的威能,浩清境后期都不敢直面相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