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得有杀机

更新时间:2019-12-30 14:36:59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10

“要是你再没有反应,小爷先在你头顶尿一泡,然后把你丢在茅坑里,泡个十天八夜,叫你遗臭万年,还神气个屁!”
  好歹毒的手段,不打不骂,专用此招。
  像是睡过去的器灵,此时终于有了反应,在秦九歌脚下微微抖动,似乎是在抗议。
  自己可是一把神兵,居然有人要把自己丢到茅坑里,还有没有天理了。
  “哼。”秦九歌就知道,属蜡烛,不点不亮,“古器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看的。不能用,你还不如一根搅屎棍,看我先尿了再说。”
  嗖嗖!
  方寸尺从秦九歌脚下逃出,在密室乱飞。
  密室墙壁布置了阵法,将方寸尺拦回去。
  怒火中烧的方寸尺调转头,飞向秦九歌,准备给这个侮辱自己的人一点教训。
  “哼哼,没有认主,哪怕是仙器都不能发挥百分之一的力量,看你怎么兴风作浪。”秦九歌施展万岳山川,万斤重力叠加,将方寸尺压回地面,再用脚踩住。
  “快点,到底给不给我认主,要是再装死,以后就拿你当搅屎棍,整天塞马桶!”
  嗡嗡。
  方寸尺传出一道求饶的信息,在秦九歌流氓的行为下,被迫屈服。没办法,你打它摔它,方寸尺都能忍受,然而拿一把高贵的武器当搅屎棍,这个真不能忍。
  “切,还以为你要宁死不屈呢。说实在,拿古器当搅屎棍,人如厕的时候一定神清气爽,保证润肠通便四处萦香,要不我们先试试?”
  嗡嗡。
  尺内传出一道善意又温和的信息,器物的器灵,开始主动与秦九歌交流。
  没招啊,遇见这么个流氓,捏着鼻子认了呗。
  不需滴血认主,方寸尺里的器灵,比怡红院里的姑娘还主动,脱下层层壁垒,躺好任由使君采摘。秦九歌伸手一招,温润沉重的厚尺,隔空稳稳落在自己手心。
  身体和方寸尺之间,产生若有若无的联系,使用起来犹如手臂,单单以意念就能操控。神念一动,方寸尺收入丹田,盘踞在丹田的灵气漩涡中温养。
  秦九歌现在正式成为方寸尺的主人,得到这把武器前身的信息。
  原来,方寸尺的锻造大师,是一名七品阵法师。
  在锻造过程中,因为工序除了差错,方寸尺的品阶下降一等,才被那名大师丢弃,最后阴差阳错落到苏家手中。
  古器之上,是圣器,非凝丹境不能动用。
  圣器放在凝丹境手中,能把对方的战斗力增幅三成甚至更多,断河裂谷不是难事。
  如果当时锻造方寸尺成功,这把尺子也会是一把品质很高的圣器。
  只可惜中途出了岔子,圣器变成古器,活生生沦落一个大等级,尺里的器灵当然不满意了。
  强者为尊,方寸尺同样希望有一名强者能够掌握它。
  苏家几百年没有出过凝丹境,大多是浩清境巅峰,想要炼化这把曾经的圣器,自然会被器灵抗拒。
  直到秦九歌降临,以罡阳境后期办成了浩清境都做不到的事,不可为不传奇。
  只是其中的经过嘛,不足为外人道。
  “奇才,真是奇才。”苏家主见秦九歌出了密室,气息虽然低沉,可丹田里,明显多出一道磅礴的助力,肯定是方寸尺。
  “你怎么做到的啊?”苏穆轩瞪大眼睛,好神奇啊。
  秦九歌谦虚的拱着手,脸不红气不喘;“运气好,运气好。我办事以德服人,人都能服,还不能服一把武器?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我的不断冲击下,才获得了最后的成功。”
  “精彩,真精彩。”围观的苏家长老走过来,围着秦九歌站了一圈,拍着手喝彩。
  一番商业互吹后,秦九歌问道;“苏家主,我怎么看见苏家搬走了不少东西,你们要搬离乱斗城?”
  苏家主神色落寞,唏嘘说;“不得已啊,我们苏家在乱斗城扎根了三百年,可惜现在家族式微。袁家野心很大,早晚要对我们出手。我和长老们商议过,把城中的产业全部变卖,先迁徙出乱斗城避祸。”
  “不过。”当苏家主顿了顿时,苏穆轩豪气站出来,有了极大的蜕变,“我们苏家的一切,会重新被我们收拾回来的。等我们苏家卷土重来之日,必是袁家被逐出乱斗城的开始!”
  “祝你好运。”秦九歌抱着苏穆轩,捶了捶对方的胸口。
  “那也祝秦兄弟修炼顺利,将来,我们还会再见面。”大部分东西已经收拾打包,苏家主带着家族长老,今天就准备彻底搬出乱斗城。
  找不到大长老,这是个很令人意外的事。
  秦九歌搞不懂了,难道大长老跟野女人跑了,他带自己出来是假,去会梦中情人是真?
  要是改日大长老满面春风牵着个美女找到秦九歌,秦九歌是叫对方师娘呢?还是痛斥大长老对宗门其余单身狗的伤害呢?
  “一起出城吧。”秦九歌打算离开乱斗城,在附近找找。
  说不准,在哪个草丛里,师傅就在里面藏着咧,秦九歌不怀好意的揣测。
  “好。”苏家主点点头,这几日,城里的袁家相当安静,简直是言出必行的楷模典范。
  不管是苏家变卖产业还是迁徙族人,袁家安安静静,从始至终都没有理会过。
  越是如此,苏家主越吃不准袁家的脉,只得聚拢财富,找个偏僻的地方修生养息几十年。
  凭借苏家剩下的财力,花几十年,未必不能夺回如今失去的一切。
  秦九歌骑马,和苏家一行人抵达城门口。
  那位严大师正在城门等着,他和苏家多有交集,如今苏家主动退出乱斗城,他也是来送行的。
  秦九歌和严大师无声打了招呼,两人跟着苏家主离开乱斗城,直到离城很远以外。
  荒漠上,坎坷的沙地凹凸不平,枯死的荒草布满道路,显得荒芜没有生机。
  这是苏家最后一批族人,除了苏家主和几位长老,大多是老弱妇孺。
  之前害怕袁家报复,苏家第一时间悄悄撤离的族人,是族中的青壮年。
  几百人离开曾经生活的土地,队伍里死气沉沉,时而发出几声抽噎,又生生捂回去。
  有种悲凉的气氛,积压在心底,苏家一众人走茶凉,来送行的,只有严大师和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小子。
  来到离乱斗城几百里外的十万大山入口,其中连绵的群山层层叠加,山头一座高过一座。山上除了荒芜,还是荒芜,很少有生命存在。
  “行了,多谢两位送行,后会有期。”苏家主示意队伍停下,伤感的朝严大师和秦九歌告别。
  “嗯,保重。”严大师不爱说话,送苏家最后一程,以前的情分他已经还完了。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苏家主,再见面的时候,希望苏家重回乱斗城。”
  “哎,世态炎凉啊。我苏家在乱斗城经营几百年,到头来走的时候,以前的朋友都看不见。”苏家主心如死水,停在十万大山入口,心生凄凄,马却不愿意往前迈步。
  “哈哈哈。”正当苏家等人要遁入荒山时,一阵猖狂的笑声笼罩四周,从大山深处响起,来回回荡如惊雷落湖。
  “什么人?”苏家主牵扯身下受到惊吓的马,心中发毛,升起一股寒意。
  幽深的山谷夹道里,瞬间冒出一队人马,紧接着四面八方,大批土匪将苏家包围。
  土匪里赫然撑起一杆大旗,上面写着杀神寨三个血字。
  严大师也没有料到,会有人对苏家赶尽杀绝。
  虽然斩草要除根,不过有自己坐镇,谁敢真的朝苏家动手?
  苏穆轩和几位长老同样急了,他们最后一支队伍,里面有苏家的老弱妇孺,还有苏家最顶尖的战斗力。要是折在这里,苏家彻底毁了。
  “你们是什么人,谁派你们来的,都给我滚远!”严大师狂吼声,毫不畏惧的呵斥那些土匪,其中不难看出,混杂有家族子弟。
  “哈哈,苏家要走,怎么不和我袁家打个招呼,莫非看不起老夫?”
  “没意思,坏人出场都喜欢笑两声,真不怕大喘气。”秦九歌看见杀神寨,立马联想到袁家,结局自然预料。
  “袁家老祖袁锋?”苏家主哑然,袁家在天恩域内围被大能追杀,高手死绝,唯独他们的老祖活了下来,赫然是一元凝丹境!
  “怎么,没想到?”袁锋带着儿子孙子,一大家子亲切的从山谷冒头,在几百人的铁血队伍发号施令,来者不善。
  “袁锋,你什么意思?”严大师走过去,雄赳赳的问道。
  “老不死的,本来我袁家可以稳稳的吞并苏家,和你井水不犯河水。倒是你,三番五次动用身份阻拦我袁家,现在到了我们袁家的地盘,还敢如此放肆!”
  袁家主不顾严大师的身份,破口大骂,现在天高皇帝远,炼药师算个屁。
  严大师没有想到袁家会这么对自己,脸色发绿,自己可是四品炼药师!
  “你,你们好大的胆子,就不怕...”
  不等严大师说完,秦九歌苦笑着走过去。
  他将暴怒的小老头拉回队伍中心,正正言辞,“他们既然敢出现,肯定能保证一个不留。”
  众人不解,他娓娓道来,“到时候,对外宣称苏家在撤退时,遇见乱斗城附近的土匪围攻,混乱中被全部杀死,岂不是瞒天过海。”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