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我大舅二舅

更新时间:2018-07-22 15:07: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38

监视苏家动静的袁家探子见了,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开始猜测。
  “你说苏穆轩刚刚进去,苏家里面就哭了起来,他们苏家还没在乱斗城除名,哭什么呢?”
  “会不会是苏家老匹夫死了,正在哭丧啊?”
  “有道理,快去通知家主大人。”
  大门背后,秦九歌看着变成年画的苏穆轩,一颗颗丹药不要钱似的,当饭往嘴里塞,终于把生死线上的苏穆轩抢救回来。
  苏家主颇为满意,自己儿子认识的这位朋友,真是有情有义,是个好人啊!
  让人把苏穆轩抬下去,苏家主拉着秦九歌的手,很和善的把对方带到大堂里,介绍众人。
  秦九歌心里害怕,连自己亲儿子都敢下手,对方心很黑啊。
  胆大心细脸黑,苏家若是能躲过袁家这一劫,留下几年发展空间,未必不能东山再起。
  “袁家里面,会派什么人打擂台?”
  “袁龙,修为浩清境中期,已经不输给家族的长老。对方天赋极高,袁家若是能一门双凝丹,乱斗城中将成为最大的几个势力。”
  苏家主还是有些不放心,秦九歌的修为,勉强就罡阳境后期,连巅峰都没达到。
  派他打擂台,苏家似乎看不到希望。又听回来的长老说,他干掉了黄风寨的二寨主,实力不可测。
  “我要的条件,苏家能给我吗?”秦九歌又问,先小人后君子嘛。
  “那把古器没有问题,只要你能认主,可以带走。”苏家主豪爽得一塌糊涂。
  “多谢。”
  “不客气,秦少侠年轻俊秀,仅罡阳境便敢闯荡天恩域外围,老夫也很钦佩啊。快设宴,老夫请秦少侠好好吃一顿。”
  “不急不急。”秦九歌双手撑着,浑身扭动,一副害羞怯怯的样子。
  在座长老心中恶寒,这家伙什么毛病,好恶心的作态。
  “我与苏兄的友情义薄云天,他还是苏家的少家主吧?”秦九歌双眼含水,又明亮又清澈。
  苏家主心里感动啊,这才是真正的朋友,穆轩倒是交了个知己。
  与秦九歌同时回到苏家的两位长老,见秦九歌这幅模样,八成要出事,于是悄悄从后门躲远。
  “当然,穆轩是我苏家嫡系第一人,永远是我苏家的少家主!”
  苏家主壮志宣布,很庄重,言语中充满了威严。
  “家主英明!”众长老归心。
  “那我就放心了。”秦九歌不安的心终于跳回原处,替苏穆轩高兴。
  “好说好说,我们吃饭吧。”苏家主遇见喜事,自然得好好庆祝。
  “慢着。”秦九歌忙将一张欠条抽出,上面有苏穆轩的手印和签名,“你家少家主还欠我一万二千块灵石,可以兑现了吧?”
  “啊?”
  众长老天旋地转,自称尿急,快步跑远。
  而苏家主,则满脸不可置信的盯着秦九歌,说好的义薄云天呢,你还谈钱,多伤感情啊。
  秦九歌人畜无害的瞪大眼睛,握着小手问:“苏家一诺千金,不会赖账吧。”
  “哈哈,贤侄莫开玩笑,这欠条做得跟真的一样。”
  “你想赖账?”秦九歌眼神不善,“信不信我咬你?”
  苏家主很恐惧,妈呀,穆轩交友不慎,这是个什么人,太混账了。
  “等你助我苏家打败袁家,再说吧。”捂着肚子,忧心得几日吃不下饭的苏家主突然肚子疼,跑进茅坑挠墙。
  秦九歌很萧瑟的站在大堂里,念天地之悠悠,四下张望。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苏家家底掏得差不多,大堂里却还剩些摆件装饰。金的银的,玉的翡翠的,颇为好看。
  “喂,有人吗?”秦九歌大声吼道。
  没有人,苏家上下纷纷避开这尊瘟神,早已没有下人,生怕被对方抓了去连皮带骨的吃掉。
  “真的没有人吗?”
  秦九歌确定附近没人,大手一挥,把堂上的摆件收进储物戒指,先当利息。
  看看苏家的摆件,就知道这些年苏家是多么耽于享受,难怪会败落。
  贫困使人奋斗,秦九歌此举,是为了苏家全体发愤图强,绝不是为了一己私利。
  两天后,决定袁家和苏家命运的战斗,在乱斗城中心的擂台上打响。
  首先,迎面走来的,是一个鹰钩鼻的老头,身穿四纹水波的褐色长袍,俨然是四品炼药师的打扮。
  一出场,老头受到众人恭维,坐上裁判位置。
  严大师,四品炼药师,支持苏家的主力,正是他在,袁家不得不定下打擂台的方式。
  即便如此,在外人眼里,苏家是完蛋了,袁家的袁龙,已经突破到浩清境中期。
  而苏家的苏穆轩,好像才罡阳境巅峰,完全没有可比性。
  严大师正襟危坐好,不苟言笑,手指敲着座椅扶手等待苏家。
  预感自己要赢,袁家一众早已抵达擂台,袁家主数次看向严大师,要不是他碍事,苏家早已经灭亡了。
  殊不知,苏家的苏穆轩,被亲爹一脚踹得起不来,苏家临时换人,正推醒满脸困倦的秦九歌出门。
  “苏家换人?苏家年青一代无一人抵达浩清境,气运断绝,再挣扎也无济于事。”袁家主蔑了声,闭着眼睛想象袁家在今天后会怎么样崛起,姿势众多啊。
  “爹,你放心吧,哪怕苏家的长老,我都有自信击败对方。”袁龙受到袁家老祖的重视,亲自教了他几招,凝丹境的能耐不同寻常。
  “哈哈,那是,我儿勇猛,苏家必败无疑。”
  袁家主笑得很夸张,嘴巴大大咧开,到后脑勺,鼻子和眼睛挤成一团,双手叉腰脚步分开,颇得抽象派画风精髓。
  “袁家千秋万代!”已经投降袁家的苏家小势力,纷纷高声祝贺袁家登上王位,引得闭眼养神的严大师不爽。
  正在袁家被马屁包围时,苏家一众,姗姗来迟,拥着秦九歌到了擂台下。
  两家针锋相对,彼此拦住去路,不过袁家那头风气要高。
  “呦呦,怎么,苏穆轩不来,换人了?”袁龙双手抱着肩膀,连手都懒得出,根本不顾苏家老辈吃人的眼神。
  “换个人,是我苏家旁系,没有问题吧?”
  苏家主向严大师请示,严大师点点头,确认无误。
  “旁系?”袁家主倒是不在意什么旁系嫡系,区区罡阳境后期,连苏穆轩都比不了。
  只不过,为什么苏家上下的笑容很诡异,有点狐狸的味道。
  袁家主不由多了个心眼,只怕苏家打不过,要玩阴的,又拦住对方问:“这位是苏家旁系?”
  秦九歌恬着脸:“我是。”
  “哦,苏家旁系大部分我都见过,为什么没有见过你?”袁家主审视秦九歌,确实是罡阳境后期修为,没有隐藏实力。
  “你不够资格。”
  秦九歌吐出五个字,引来袁家齐声暴呵,还没开打,擂台下几乎燃起真火。
  “好胆。”见秦九歌不惧自己浩清境巅峰实力的存在,袁家主不得不仔细点,“你说你是苏家旁系,我问你,依据你苏家族谱,苏家家主是你什么人?”
  “亲人。”秦九歌脱口而出,围观者忍俊不禁。
  袁家主抓狂:“我问的是辈分!”
  秦九歌看着苏家主,剧本里没写啊,苏家家大业大,三姑六婆又多,自己怎么分得出。
  “他是我舅舅。”秦九歌只得硬着头皮回答。
  “那他呢?”袁家主指着苏家大长老。
  “他也是我舅舅。”
  “胡说八道!”袁龙出声,面色不善,浮现出怒气,朝着秦九歌。
  “我没有胡说。”秦九歌脸不红气不喘,“他是我大舅,那是我二舅,这是我三舅。”
  苏家家主和长老齐声回答:“我们都是他舅舅!”
  “我大舅、我二舅都是我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
  “然也!”
  苏家众口一词,苏家主更得影帝精要,逼真的走过来,大手抚摸着秦九歌头顶:“外甥啊,你自幼随你姑妈长大,舅舅对不起你啊。”
  “是啊外甥!”十几个人同声道。
  “我的舅舅啊!”
  秦九歌仰天长啸,十几个亲舅舅回答:“我的外甥啊!”
  亲人见面,场面感人,擂台下,苏家一团和气,血浓于水。
  “红包!”秦九歌朝着十几人,伸手讨要,毕竟不能被白占便宜。
  “啊!”苏家等众倒退三步,坐在地上起不来。
  “行了!”袁龙站在秦九歌面前,踮着脚尖居高临下,“不管你是谁,敢踏上擂台,死!”
  “既然众位承认我,愿意让我上擂台,那苏袁二家的比武就开始吧。”
  秦九歌收起洋溢的笑容,脸色肃杀,飞上擂台俯视袁龙。
  “我改主意了,不杀你了。”袁龙几乎同时出现在擂台上,不给秦九歌占据上风的机会。
  “我要把你的四肢全部打断,要你在乱斗城当一辈子要饭的,叫世人看看和我袁家作对的下场!”
  “从天恩域内围逃出来的丧家之犬,一招败你。”
  秦九歌扭动脖子,朝天看,朝地看,就是不朝袁龙看。
  “混账!”
  被戳中痛处,严大师刚刚宣布开始,袁龙气势暴增,打破平衡,先冲杀来。
  “天真。”
  秦九歌原地不动,外人看来,他是吓傻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