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人生知己

更新时间:2018-07-21 20:04: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78

还以为是什么宝物,这年头讲实力看本事,骨气有什么用。
  “你不在乎古器吗?”苏穆轩是装醉的,那把古器诚然不假,只是有些异样,苏家的浩清境巅峰都无法炼化使用。
  不能用,古器再厉害也是死物,能挽回苏家败落,值了。
  所以苏穆轩算计秦九歌,故意喝醉说出古器,为的是引秦九歌出手,至于他能不能用那把古器,只怕概率不高,要白跑一趟。
  凡武器,分品级,法宝之上是道宝,道宝之上才是古器。
  秦九歌的无锋重剑,就是道宝。
  世间除了修真者,还有炼药师和阵法师,阵法又囊括符文和炼器。
  凝丹境高手,可以利用自身金丹大道炼制道宝,却不能炼制古器,那种品级只有阵法师才能炼制成功。
  古器能保存数百年之久,器物里有灵气,威力和攻击都不是道宝可以比拟。
  道宝与古器,是个分水岭,真正由阵法师精心炼制的武器,绝对是件宝贝。
  搞了半天,秦九歌才明白,他口中的骨气和苏穆轩口中的古器不是一回事,闹了个大乌龙。
  “你的意思是,我要是能打赢擂台,不单单你欠我的灵石全部还清,还可以拿走古器?”
  秦九歌不敢相信,幸福来得好突然,仿佛自己的少女心跳得好快。
  苏穆轩没有把嘴角的狡诈显出,呆板点头:“当然,只要你能滴血认主炼化,古器归你。”
  “风儿吹过小上岗,枯藤老树也芬芳,何况我血气方刚,怎么能忍?”
  秦九歌的气势变了,变得顶天立地,豪情万丈。
  “什么意思?”苏穆轩不解,绝望中找到希望的曙光,苏家唯一可能翻身的机会。
  “我帮你!”秦九歌伸出友谊的小手,拉起苏穆轩。
  “谢谢。”
  苏穆轩如释重负,或许,苏家没有败。
  “年轻人看开点,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只要抱有希望,天地之大,何处去不得,不能闯出一番事业?”
  “秦大哥高见。”
  苏穆轩没想到对方心性这么大,看似疯疯癫癫混账派头,说出的话却字字珠玑。
  “不是一切火焰,都只燃烧自己,而不把别人照亮。不是一切星星,都仅指示黑暗,而不报告曙光。”
  秦九歌拍了拍苏穆轩的肩膀,背过风刃,踏着黄沙离开了。
  篝火转瞬熄灭,一缕青烟,荒漠的土壳只剩几点猩红的火星,渐渐吞没在黑暗。
  天,微亮,有着光明从云的边角迸出。
  “他,真是个高人吗?”苏穆轩觉得,看不透秦九歌,反倒是,对方把自己看透了。
  “说归说,记得你还欠我的灵石,到了苏家记得给我兑现,不然和袁家联合对付你。”黑暗中,又响起一声,好混账,几乎令苏穆轩坐在地上爬不起来。
  “苍天啊,收了这妖孽吧!”
  苏穆轩双膝点在黄沙,两手高高举起,托着无形的青天,呐喊道。未免杀神寨报复,天刚亮,秦九歌催促着众人启程。
  因为要掺和苏家与袁家的争斗,秦九歌见乱斗城遥遥在望,于是将自己的货物交给王三代售,在王三的苦笑下,他笑着脸收好了欠条。
  真不容易,要赚这几万灵石,他自己都瘦了三两肉。
  秦九歌骑在马上自怜,又问旁边兴致不高的苏穆轩:“苏兄啊,你们家族有没有漂亮的女弟子,例如说过谁能救了你们苏家,就以身相许的那种?”
  两边的苏家长老听了,好哇,你要了钱又要了宝物,还要人不成?
  “没有。”
  长老很不客气的断了秦九歌的美梦,苏家男弟子多,女弟子少,姓秦的死了心吧。
  “真没有?”
  秦九歌叹息,自己果然不是主角,此处应该有艳遇,有绝世佳人倾心自己啊。
  而自己呢?
  为了追求理想和更高的天空,断绝了佳人的一片春心,才有了东风恶欢情薄等绝唱。
  “真没有。”苏穆轩的脸色更差了,对方心真黑,好想拿坨牛粪塞死他。
  “再想想。”
  秦九歌不死心,自己血气方刚,有需求的,“你确定你爹当年在外边没有什么外宅小妾?想想,指不定你走后,你爹就把那外宅扶上正房的位置,让与你失散多年的妹妹认祖归宗呢。”
  “秦公子,真没有啊。”
  两位长老忍着体内喷血,好声言说,得赶快传命回去,把苏家的粮食闺女藏好,免得被祸害看见。
  平原遥遥有孤城,万里长河聚一气。
  宏伟的乱斗城显现在旷野下,纵横南北不见边缘,横跨东西不见框架。
  有些建筑高出百米城墙,是城里惹不起的大势力。
  一比,颇有气势的宣武城,简直就是一土堡,哪里能叫城。
  真正的城,就是像乱斗城这般,高得几乎像是要从天空倾倒,笔直的街道纵横南北,城中聚集百万人口。
  恢宏,古老,严整的砖墙隐藏着高级阵法师布置的符文,寻常凝丹境都无法破坏。
  直到走进乱斗城,苏穆轩和两位长老担忧的心才得到安定,城里不许大规模械斗,他们现在算是安全了。
  城中房屋高大街道整齐,随意一看,有不少浩清境穿行其中,嘈嘈切切的声音此起彼伏。
  “秦公子这边请。”两位长老做手,带着秦九歌到苏家的大本营。
  苏家内,早已愁容黯然,虽然有一位四品炼药师帮助他们,可大师毕竟是炼药师工会的人,并不能给予太过分的助力破坏平等。
  袁家内,袁家主听闻袭杀苏穆轩的杀神寨失手,大为光火。
  杀了苏穆轩,等于摧毁了苏家的斗志,届时那位碍事的炼药师再想多管,苏家的嫡系都死绝了,你又能帮到什么程度。
  “怎么可能会失败?”袁家主斥骂声,下面的刘寨主非常委屈,谁叫自己遇人不淑,撞见一个比他还混蛋的混蛋。
  “爹,这有什么,我已经是浩清境中期修为,灭掉苏家那几个,非常容易。”
  袁龙伸出手掌,赫然的威势甚至连刘寨主这样的老人,都变了脸色。真是天佑袁家,袁龙的天赋极高,此生突破凝丹境都不难,袁家大兴。
  “这我知道,我只是担心对方玩什么样的花招,炼药师要出面,我们袁家不能不给面子。”
  袁家主看着自己儿子,倒是很满意的点头,心里本来稳操胜券,又升起一股不安。
  “我让你们监视苏家,可有什么动静?”
  “苏穆轩回家了,同时带了个陌生人,年纪二十左右,修为罡阳境后期。”
  秦九歌的修为并不高,监视在苏家附近的有袁家长老,自然一眼看清秦九歌的分量。
  “笑死我了。”袁龙捧着肚皮,很轻视,高高在上如同神灵,“苏家真是后辈无人,活该要除名破门。”
  “算了,只是个连浩清境都没有突破的小子,由他去。老祖现在正在冲击二元凝丹境,若是等他成功,倒是不惧四品炼药师的影响力。”
  袁家主摆手,让刘寨主下去,自己则在房间凝神。
  而进了苏家,两位长老快秦九歌一步,已经提前把路上的所见所闻告知苏家主。
  进入大堂,见苏家主捂着胸口,满脸心脏病发作的难受表情,显然不是看见儿子没死有那么开心。
  两万灵石啊,败家子说给人就给人,还搭了三万灵石的货物,几乎把苏家的老本给掏空了。
  至于那件古器,三百年来,苏家自从偶尔得到,从来没有人能动用过,倒是无妨。
  见到自己儿子出现在大堂外,满堂长老齐齐哼了声,和苏家主同仇敌忾,打死那败家玩意!
  “爹啊,我想你啊。”
  苏穆轩见到自己亲爹,眼泪唰唰的流,这几天他在外面过得太苦了,才知道家里是多么温暖幸福。
  “哈哈。”心中怒气全平,苏家主一脚化鞭抽了过去,把自己亲儿子踢出七八米。
  就听啊的一声,苏穆轩眼前景物扭曲。
  转眼,苏穆轩撞到家族的大门上,变成年画撕都撕不下来。
  见到家主大义灭亲,长老们太痛快了,袁家把他们欺负得太狠,有个受气包出气,挺好。
  一时间,家主英明,给家主点个赞之类的话不绝于耳,众长老心情大好,开始问中午吃什么菜。
  秦九歌一个外人,尴尬的站在大堂口,见里面气氛阴森诡异,苏家的家风很邪门啊。
  回过头,见苏穆轩还在墙上挂着,整个人进气多出气少。
  不好,对方要杀人灭口!
  秦九歌预感不妙,要是苏穆轩死了,他手中的欠条可能就作废了,苏家主完全可以用此理由赖账,顺便敲诈自己一笔治丧费用。
  好毒啊,虎毒不食子,连亲儿子都不放过!
  秦九歌越想,此事越有可能是真的。
  毕竟苏家上下,见到少家主被揍成了年画,居然拍手叫好,实在看不透。
  “苏兄,你不能死啊!”苏穆轩死了,自己手中价值一万二千的灵石欠条就作废了,秦九歌如何能甘心。
  满脸紧张的跑过去,秦九歌双手拜月状:“苏兄啊,我与你一见投缘,经历生死,友情至深啊。如今你撒手人寰,英年早逝,你让我如何自处啊。”
  秦九歌哭得心碎,大堂里的长老们跟着哭了起来,苏家内外一片愁云惨淡。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