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骨气古器

更新时间:2018-07-21 15:52: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99

苏穆轩愣了,刚才生死离别,嘴巴的口气自然大,反正要死了也没有什么稀罕的。
  可是等到他活下来,妈呀!
  一下子送去五万灵石,回到乱斗城,他爹多半也要削死他自己。
  “王大哥,请三位贵宾到黄风寨坐一坐,我出去办点事。”
  秦九歌当然是收取那些货物,杀神寨同样伤亡不小,现在去落井下石。不对,是锄强扶弱简直是太完美了。
  等秦九歌把苏家的货物带回来,几十辆大马车,价值超过了整个从宣武城出发的商队。
  现在,货物都插着秦九歌的大旗,属于秦九歌私人所有。
  痛快,才几天啊,数万灵石就到手,秦九歌连眼睛都看直,浑身没有哪里不爽的。
  天黑了,肆虐的大风暴终于停歇,他决定休息一晚,明天就撤离黄风寨。
  等到杀神寨的刘寨主带人杀回来,看见黄风寨已经被比自己还土匪的家伙洗劫,相信会吐出三升血。
  看着自家的所有货物全部姓秦,两位苏家长老从心里无法接受,哭哭啼啼的拉着苏穆轩的袖子,眼泪鼻涕糊了对方一身。
  受不了,真的受不了啊。
  苏穆轩同样快爆炸了,真的好像哭,他们苏家近几年被打压惨了,现在所有家族东山再起的希望,就是几万灵石的老底。
  现在全部被土匪抢了去,苏穆轩同样不想活了,好想找那个畜生拼命。
  “少家主。”
  有长老哭啼中想起一事,这事眼下比几万灵石更重要,关系到苏家存亡,“少家主,我看那小子修为虽低,战斗力却不凡。若是让他代你去,或许能保我苏家度过劫难。”
  “真的吗?我苏家灭门在即,要是他能救我苏家,与他交好。此等天才,早晚必在人族扬名。”
  苏穆轩收住眼底悲伤的泪水,虽然、或许、可能、大概秦九歌有办法力挽狂澜。
  不过,刘寨主的事让大家认清秦九歌,他不是个好人。
  同样,秦九歌不是坏人,他只是个凡人,自然不可能为国为民鞠躬尽瘁。
  找他帮忙,容易,给钱的话,秦公子很好说话。
  哪怕你用灵石砸死他,他都会含笑九泉而不会变成厉鬼索命。
  夜幕降临,旷野下的荒漠,在夜晚更显得荒凉。
  黄沙漫道,死树枯骨,月光惨白,了无人烟。
  整个天恩域,仅是外围就盗匪横行肆无忌惮,足可以预见内围该是多么恐怖。
  秦九歌坐在黄风寨外,一处比较平缓的山坡,升了一堆篝火,独自坐在火边。
  火光下,少年无暇的脸镀了一层红润的金光,棱角分明的五官,显出一种沉寂的柔和。
  悠悠天宇旷,月是故乡明。
  坐在荒凉的沙漠,天幕四垂,星辰尽出。
  在天地的包围下,人是何等渺小,仅是沐浴在夜晚凄厉的风中,已经站不稳了。
  江湖,尸山血海,金戈铁马。
  人间,坎坷不平,善恶难分。
  秦九歌闭着眼,心神安详的遨游太清,睡在火旁,旁边的酒丝毫没动。
  “出来吧。”坐起身,抖开身上带着血腥味的干沙,“我不是洪水猛兽,不吃人。”
  看着苏穆轩一副被狗咬过又不得不从狗面前经过的表情,秦九歌很不爽,自己明明很人畜无害,你什么态度。
  苏穆轩压下忐忑的心,局促坐在火堆边,双手按着膝盖:“那啥,今天晚上天气不错。”
  “是吗?”秦九歌抬头看天,见乌云遮住明月,黑风压灭星光,“来还钱的吗?”
  天地陡然寂灭,唯独还在霹雳燃烧的火堆边,秦九歌露出一口大白牙,表情吓人。
  “没钱,真的没钱。”苏穆轩急忙摇头,又带着商量的口吻,“能再请你做一件事吗?”
  “你们苏家的情况不容乐观啊,你们还拿得出钱?”
  为了保证自己能拿到五万灵石,秦九歌特意向王大哥询问了乱斗城的情况。
  乱斗城位于天恩域的边缘,比较稳定,但城里竞争激烈,苏家最近被乱斗城大家族的袁家打压,家族产业大幅度缩水,只差一根稻草就可以压垮苏家这头病骆驼。
  眼前这人,应该就是苏家的嫡系弟子,苏穆轩。
  袁家,在乱斗城,可是有凝丹境坐镇!
  要知道,乱斗城,只是天恩域边缘化的几十座小城而已,城外已经有不少浩清境沦为盗匪强盗。
  而城内,浩清境巅峰更是不新鲜,唯有凝丹境才能镇得住场面。
  秦九歌讨厌麻烦,特别是这个麻烦,甚至关乎袁家的凝丹境。想来,杀神寨的刘寨主,就是受了袁家的意思,截杀苏穆轩,梁子已经结下了。
  “你们苏家的情况不容乐观,袁家有凝丹境坐镇,你觉得我能帮上什么忙?”
  要是大长老出马,区区袁家绝对不够看的,只是大长老不会掺和这种事,秦九歌对此爱莫能助。
  苏穆轩想了想,顶着与虎谋皮的压力,脸上像是一块被挤压变形的海绵。
  “本来我们苏家,是乱斗城的大族,族内虽然没有凝丹境坐镇,可是生意上的朋友很多,保住了我苏家传承三百年。”
  “哦?那袁家,是怎么来的?”
  提及袁家,苏穆轩脸上满是恨意,瞪着火光,锐利的视线要粉碎火焰。
  秦九歌了然,看来袁家没少抢苏家的钱,瞧样子,双方的经济纠纷肯定超过几万灵石,富得流油。
  “袁家,是近十年搬到乱斗城的,据说袁家是在天恩域生活,得罪了一名高手,才被迫到乱斗城安居。”
  “袁家不满于现状,想要东山再起,必需拥有财力支撑。我苏家南来北往拥有众多人脉和生意线,袁家正是看中这点,才想吞并我们苏家。”
  是非颠倒,总逃不开一个钱字,秦九歌望着纯澈的天空,觉得自己太渺小了。
  “袁家有凝丹境坐镇,据我看,你们苏家应该不能抵御吧?”
  秦九歌很奇怪,袁家的实力对付钱多又没有力量的苏家。
  简直太简单,何必躲躲藏藏的玩阴招呢?
  苏穆轩冷嗤声:“袁家势大,我苏家也不是软柿子,族中有五位浩清境巅峰,要强灭我们,他袁家也得滚出乱斗城!”
  名震一时的人族大盗刘千,不过才浩清境巅峰。
  凝丹境不出,他在人族烧杀抢夺没有人拦得住。
  而只是注重生意来往的苏家,在乱斗城就有五位浩清境巅峰,足见天恩域附近,势力之间的激烈争夺有多凶。
  “五位浩清境巅峰?要阻拦凝丹境,只怕不行。”
  秦九歌摇头,哪怕徐胜那种刚踏入凝丹境一元不久的修士,要灭杀浩清境巅峰也相当容易,修炼的等级和数量从来都不是正比。
  “我们苏家和乱斗城的炼药师工会有联系。”苏穆轩咬紧牙又说,这是苏家唯一的底牌,能挡住袁家吞并的救命稻草。
  炼药师工会,遍布整个崇灵大陆和海外,炼药师是其中的主力,威力强悍无人敢惹。
  在天恩域,凝丹境都没炼药师吃得开,谁敢惹那炼药师,且不说对方,深居简出的炼药师工会都会亮出肌肉把对方弄死。
  所以整个天恩域,炼药师工会虽然不参与帮会势力争斗,可地位明摆在那。
  “昔日我们苏家老祖,对一名四品炼药师有恩。那位大人愿保住我们苏家不受袁家吞并,不过炼药师不能公然破坏乱斗城的规矩,于是那名大人找上袁家,要求以年青一代的比武作为是否获胜的砝码。”
  苏家选出一人,与袁家年青一代打擂台,赢了,那名四品炼药师能保住苏家不灭。
  要是输了,四品炼药师虽然能震慑一名凝丹境,但也不是万能的,传承三百年的苏家只怕要在乱斗城除名。
  “你想要我打擂台?”秦九歌终于把身边的酒坛开封,递给苏穆轩,喝吧,喝多了才容易发痴发呆。
  苏穆轩心情结郁,见秦九歌拿来一坛烈酒,立马豪气灌了半坛,嘴角没流出半丝酒水。
  秦九歌对于苏穆轩的表现非常满意,他很上道啊,可以洽谈一下。
  “对,我们苏家有的,都可以拿给你,只要保住家族不被吞并。”
  苏穆轩打着酒嗝,脸上桃红,他本身也是乱斗城的纨绔弟子,仗着家族实力很少注意修炼。
  直到家族几乎被打压得除名,自己又被人追杀几乎丧命,苏穆轩才明白自身实力到底有多重要。
  “袁家年青一代,实力如何?”
  “至少有浩清境初期实力。”苏穆轩不敢确定。
  “你知道条件的。”
  见苏穆轩有些喝醉,秦九歌开始引诱对方,苏家有什么老本棺材本,快点掏出来。
  “我们苏家拿不出灵石了,不过有件宝物。”苏穆轩果然喝醉了,醉醺醺说话不着边际,开始把苏家的老本抖出来。
  秦九歌像是隐藏在伊甸园的毒蛇,绕在苏穆轩身边,邪恶的问:“什么宝物?”
  “我苏家有古器!”
  “骨气?”
  “对,古器。”
  苏穆轩醉得闭上眼,很享受身体带来的麻痹,连精神都升华了,什么袁家凝丹境,当他不存在。
  “苏兄啊,有骨气不能当饭吃,古往今来,有骨气的死得最快亡得最早。”秦九歌大失所望,“你看天上的太阳是圆的,月亮是圆的,连我们生活的世界都是个球型,所以做人也要圆滑一点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