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见钱眼开

更新时间:2018-07-20 20:35:55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27

“哈哈。”秦九歌捂着脸,“开个玩笑而已,让我们出去铲除邪恶,拔出宝剑,护卫正义!”
  “护卫正义,万岁!”
  众人齐声,众星捧月的围着秦九歌,大开寨门,先发制人的冲了出去。
  由于占据正义高峰,大家士气如虹,雄赳赳气昂昂的出去。
  外面有三个人,正在摸着黄沙艰难行走,忽然听闻耳边人声鼎沸,接着黑暗的沙暴里,冒出几十人,将他们包成饺子。
  “什么?天要绝我啊!”
  见此情景,三人岂会不知道,他们遇见了土匪寨子。
  能够占山为王的,寨内自然不乏浩清境强者,以他们三人现如今的状况,只怕要殒身此地。
  几十人团团朝两边散开,中心,秦九歌踏步从高墙上跃出寨子,沉声说:“各位放心,我们是仁义之师,是礼仪之邦,只要钱不要命。”
  三人到吸口凉气,听这一句话,就知对方十足是个混账属性。
  大风暴略小,天空雾蒙蒙出现半面残红日晕,秦九歌看清那三人,原来是三个男的。
  可惜,要是个美女,说不定还是段佳话。
  那三人有两个老头,实力在浩清境,受重伤,还有个青年,二十来岁,衣冠不整,也受了轻伤。
  见秦九歌土匪作态,青年心知今日难逃死劫,又听后面虎啸山林,原来追赶他们的恶人也到了。
  “哇啊啊,原来到了黄风寨,咦,怎么都是些不认识的人?”
  来者,是个脸色黝黑,额头发光的瘦子,认出此地是黄风寨,想必是乱斗城荒漠附近的强盗,同样加入了杀人放火有限公司。
  “黄风寨换老板了,换成是我。”秦九歌大拇指朝自己一比划,旁边商队的护卫大为丢人,纷纷捂着脸,满脸不胜凉风的娇羞。
  “算了,换便换。”
  黑脸汉子闻出狂暴的风沙里,还有几缕血腥的味道,以他的精明,自然不可能傻到口出狂言。
  况且他是受了老板的指示,势必取这三人性命,现在前头同样是杀人放火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找他行个方便自然无碍。
  “原来黄风寨换了寨主,失敬,改日我带上大礼,前来恭贺新寨主!”黑脸汉子不失礼数,翩翩儒雅的模样很引起秦九歌好感。
  瞧瞧,这才是会做人,不但要来恭贺自己新官上任,特别是言语中,带上大礼四个字,更是戳中了秦九歌的心。
  “哪里哪里,敢问怎么称呼。”
  “鄙人姓刘。”黑脸汉子同样是浩清境中期修为,实力不弱,却只是二寨主,他的寨子,比黄风寨强数分。
  “原来是刘寨主,久仰大名。”
  秦九歌很是熟络的和对方打招呼,和聪明人说话不费事。
  商队的护卫大概明白,秦九歌此人亦正亦邪,从来不会为了什么大义公理做事,自然不会主动好心伸出援手。
  故而众人也不说话,刘寨主那边的人也没有乱动,俨然高素质的精英做派。
  二路人马一前一后,犹如汉堡包,将中间三个馒头馅死死夹住,围得水泄不通。
  “不知刘寨主有什么事?”
  秦九歌又问,他已经看出来。
  刘寨主豪爽干笑三声,不在意的说:“做些个无本买卖,奉命杀掉几个碍眼的人。”
  “果然,我就知道是他们暗中授意的,真卑鄙!”逃命的三人中,那个青年声嘶骂道,满脸绝望。
  二位老者显然是家族里忠心的长老,强撑起身体的重创,干嗬声:“少家主快逃,我们两个活够本了,帮你拖延。”
  “两位长老为了我丢了性命,穆轩岂能独活,死就死了。”
  “精彩,真精彩。”看着感人肺腑的大戏,秦九歌和刘寨主情不自禁拍手鼓掌,眼睛突然很干涩,又哭不出来。
  见与对方心心相印,秦九歌顿时引刘寨主为知己,问:“刘寨主打算怎么做?”
  “客气客气,我是奉命行事,杀了这位少家主和两位长老自然有佣金。今日打扰了黄风寨的众位弟兄,算我老刘不对,他们身上的财物分给诸位,如何?”
  秦九歌暗叹此人做事圆滑,简直滴水不漏,丝毫不得罪人。
  看来这位悍匪虽然姓刘,倒是没有牛脾气,反而心思缜密。刘寨主诚挚看着秦九歌,能灭了黄风寨的,自然不能小觑,况且对方很对自己口味。
  刘寨主言下之意,我只要三人的人头,至于储物戒指之类,你们拿去分分,获利不少啊。
  知晓对方想法,秦九歌哈哈大笑,觉得这笔买卖太值了,当下说:“好,刘寨主太够朋友了,我与寨主一见倾心,待会进了黄风寨,愿与阁下结拜为兄弟。”
  “好说好说。”
  见大局已定,刘寨主欣喜,真是不枉他带人沿途追杀,这大家族的少家主,足足有五个浩清境长老同行,让他们损失了不少好手。
  “慢着阁下。”那个被人追杀的可怜青年出声,“若是能救我,穆轩愿意出价八千灵石。我是乱斗城苏家弟子,相信我,救了我,你会有更多好处。”
  “笑话,我与刘寨主情同手足,区区八千灵石,怎么可能比我们兄弟的感情。”
  秦九歌走过去,热络的拍打刘寨主的肩膀,很真诚。
  刘寨主不适,该不会是自己人格魅力太强,真有人要和自己当兄弟?
  苏穆轩再次咬牙,他们苏家现在也不富裕,看了看重伤的两位长老,眼中又升起复苏的希望。活下去,苏穆轩想活下去。
  “两万灵石!”几乎是苏家所有流动资产,苏穆轩紧咬着牙关,制止伤势严重的二位长老出声。
  两万啊。
  秦九歌用毒辣的眼光撇了眼刘寨主,沿途追杀苏家嫡系,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刘寨主那边现在就他一个浩清境罢了。
  “笑话,我与秦寨主,那真是。”刘寨主一拍胸口,义气啊,得找个词语形容他和秦九歌之间的男人义气。
  刚想说出个词极力褒扬,刘寨主却打死没有料到,刚才和他称兄道弟的秦九歌,转眼对他发难,以雷霆手势突袭自己!
  按照秦九歌的理论,和人渣没有什么规矩可讲,凡是当土匪的,哪个手中又是干干净净,这种人,活剐都不解恨。
  苏穆轩见秦九歌不动,于是还说:“他们还抢了我们苏家的货物,价值三万灵石,现在把守货物的都是些重伤土匪,阁下要取,易如反掌。”
  殊不知,秦九歌刚刚准备动手,又听见有三万灵石的货物。
  乖乖,加起来足足五万灵石啊!
  把整个华鼎宗卖了,可能凑的齐五万灵石,多么大的巨款啊。
  看着刘寨主憨厚的笑容,秦九歌像是即将拿起屠刀的屠夫,行刑前,还在谎言欺骗家畜。
  “麒麟捉天手!”抱着刘寨主,秦九歌朝他后背狠狠一击,毫不留情。
  辉煌的巨手一掌拍在刘寨主坚实的后背,随即化开几条血口,流出淋淋鲜血。
  “你,小人!”刘寨主吐血了,没想到对方说翻脸就翻脸,说好的兄弟友谊呢?
  同样没有料到,一个罡阳境后期的小子,真的会伤了自己。刘寨主为人朴实,没有护心镜这类宝物,挨了秦九歌一掌,登时重伤。
  噗嗤!
  又一口鲜血,刘寨主怒目圆睁,又提不起力气,只得坐在地上,由手下扶着。
  “哈哈。”秦九歌阴谋得逞,欲要再下杀手,刘寨主同样是杀伐果敢的人,将几个忠心的手下推出去送死,掉头逃走。
  秦九歌能抗衡浩清境中期强者,却不能阻止他们逃跑,只能眼睁睁看着刘寨主落荒飞远。
  “刘寨主,我不是故意的,你回来,我跟你道歉。”秦九歌出声。
  “滚!”
  愤怒的声音震散风暴。
  “我很真诚的,你相信我。”
  “小人,你等着吧,我们杀神寨,要血洗你们。”
  白痴,秦九歌碎碎念了句,反正自己不在天恩域混,有本事跑人族来,看小爷弄不死你。
  “还杀神寨,我看是杀猪寨!”
  秦九歌骂完收功,在众人畏惧的目光下,站在苏穆轩面前。
  “多谢阁下。”其中一位苏家长老致谢,看不出,他很有正义感,是个良心未泯的好土匪。
  秦九歌眼睛几乎流出油光,用贼兮兮的眼神看着三头傻狍子,手掌不停的搓着,几乎起火。
  “钱呢?”
  秦九歌毫不掩饰,对于钱,他向来很直接。
  “啊?”苏穆轩傻眼了,你忒直接点吧。
  “你们没有?”
  秦九歌的眼神变得冰冷,要不干掉这三个,拿他们的头去找刘寨主交换,相信看在秦九歌诚挚歉意的份上,伤心欲绝的刘寨主会抄刀把他劈死。
  “有有。”
  苏穆轩毫不怀疑,要是敢赖账,眼前这人绝对敢干掉自己。
  在天恩域,是没有法律的。
  和两位长老倾尽家产,只凑了八千灵石,离两万,还差得远。
  从如沐春风又变回了寒风肃杀,见对方眼神不耐烦,苏穆轩急忙解释:“尊驾,我们身上的确只有八千灵石,不过我们运输的货物,价值三万灵石,绝对可以补偿你的。”
  秦九歌微笑蹲下,扭捏说:
  “苏公子贵人多忘事,刚才你自己亲口说的,除了两万灵石,还有你们苏家押送的三万灵石货物都是我的。”
  “也就是说,现在你们三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除了储物戒指和货物我全然笑纳,你们还倒欠我一万两千灵石。”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