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十足小人

更新时间:2018-07-20 15:00: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87

巨大手掌未能在沙地上留下手印,痕迹转瞬被抹平,甚至连声音都生生撕裂在风暴中。
  二寨主倒退七八步,顶住身,膝盖埋入黄沙,只觉得手臂刺痛,隐隐有了内伤。
  “万岳山川!”
  瞬间召唤来山川重力,连随意摆动的沙蛇都定在空中,随着灵气同时凝固,牢牢定住最后形态。
  巨大的重力来得突然,二寨主没有料到秦九歌还有这种阴招,当下支撑不住,一把扑在沙里,跌了个狗啃泥。
  “哈哈。”不等二寨主反击,秦九歌踩着重剑,在沙地飞速滑行,犹如踩着块滑板。
  “我要你死!”吃了闷亏,二寨主脸面无光,岂止是丢人丢大发。
  只见,他跳脚飞到天空,转眼蓬勃数百攻击,不亚于罡阳境巅峰同时打出百招。
  浓浓的灵力修为镇压四周,风声变小了,空气变静了,连不受约束的黄沙都遏制住动弹。
  “让你小子跑!”二寨主咬牙切齿,悬在空中主宰脚下,把秦九歌那张年轻的面孔死死记住,待会要活剥了他的皮!
  秦九歌无所谓的调侃道,“大风暴的天气,在天空中很容易被狂风卷走,二寨主小心了。”
  他是巴不得对方飞高点,在地面很容易被他躲过去。
  然而飞到空中,人终归不是鸟,很难收放自如,机会就多了。
  “狂魔龙斩!”施展武学,斗炫四方,从空中百米由高到低,朝着地面坠同流星,轰开大面沙洋倾斜变形。
  “麒麟捉天手!”巨大光手明亮如电,展若惊雷,掌心攥着无锋重剑,以重剑无锋携带排山倒海之威,碾压空中沙砾爆炸。
  二寨主受到浓浓威胁,无躲避之意。
  他有极品道包宝护心镜,即便对方能破开防御,最多受点轻伤。
  现在,二寨主只想迅速斩杀秦九歌,得到他身上的秘密。
  一光影,一宝剑,如约而至,剧烈撞击起来。
  轰轰轰!
  麒麟捉天手无可匹敌,非是虚张声势,其中蕴含的力量携带重剑足以劈山,再有重重巨浪般的潮水冲击,二寨主不敌,武学直接破灭。
  “撑住啊!”
  二寨主的修为到底帮了他,抗住重剑威逼,二寨主逼身靠近秦九歌,准备趁着大手没有落下,先斩杀秦九歌。
  只要诛灭源头,身后的巨手携带重剑自然破灭,根本毫无威胁。
  见二寨主逼身,近在咫尺,秦九歌不惧,反而奸笑朝对方走了一步过去。
  二寨主被秦九歌奸笑愣住了。
  笑得好邪恶好扭曲,没有几十年报复社会人民的怨恨之心,绝对笑不出这种渗人表情。
  与其说,二寨主恶,秦九歌还更加恶。
  “万岳山川!”秦九歌嘴中轻声吐出。
  一重大山直盖头顶,二寨主身形一滞,定在原地一秒,方才挣脱开突然降临的压力。
  “卑鄙!”
  二寨主取剑一斩,秦九歌有魔影幻身变,早已逃远,只待重剑被巨手斩下。
  二寨主猝不及防,已经来不及防御,他没有料到秦九歌像个泥鳅,自己根本没有得以及时斩杀对方。
  “啊!”
  巨剑神力,动摇着沙海,把风都改变了方向,无数沙砾失去风,唰唰降落形成沙雨。
  胸前护心镜破裂,二寨主倒退吐血,极品道宝留下深深裂痕,灵气消散。
  一剑重伤!
  能以罡阳境后期抵抗浩清境中期,足以自傲。
  只是秦九歌不满意,没有斩杀对方。二寨主被杀得落了胆,仅是一招武学,便让对方折了自己的保命法宝,莫非是八品武学吗?
  起身飞走,二寨主飞到天空,准备就近回去,让大寨主斩杀秦九歌。
  谁料刚刚飞到天空,被麒麟捉天手遏制的风暴失去弹压,重新盖了回来,风力是之前的几倍。
  或许因为有人悖逆了自然的风暴,荒漠里的古神愤怒了,呼啸的狂风卷起地面千斤巨石,摇摇晃晃砸向穹顶,连天都要碎裂。
  二寨主正在空中抵御风力,接过一块巨石被狂风拔地而起,已经冲到他面前,正巧砸中他。
  “自作孽,不可活。不是主角还敢在天上乱飞,真是作死。”
  秦九歌轻声念着佛号,除了二师弟洛辰,谁牛逼起来都有可能遭天谴。
  当下,二寨主已经受伤,又被千斤巨石砸中身体,差点昏死。
  失去灵力支撑,二寨主的身体顺着狂风被卷到风暴中心。
  唰唰几声,身体四分五裂,血水染红黄沙吹落。
  风暴核心,除了凝丹境,任何人都不能无视。
  二寨主身陨,头颅被甩出风暴外围,落在贼眉鼠眼的三寨主面前。
  被吓得不轻发三寨主,面色土黄。
  而秦九歌又从后面袭击,万岳山川压得三寨主独木难支。
  和他对阵的浩清境初期修士见了,趁病要命,一拳打杀三寨主,他也负了重伤。
  总算收获了一枚储物戒指,随后,秦九歌再次加入围攻大寨主的战团。
  大寨主万万没有料到,二寨主三寨主接连陨落,现在不是他要不要放过商队,而是损失惨重的商队会不会放过他。
  “不,怎么可能!”
  本已经占据主动位置的大寨主,瞬间落入下风,被三名浩清境围攻,节节败退。
  “麒麟捉天手!”
  “不,你们这些卑鄙小人!”大寨主心有不甘,抵御巨手将他碾爆时,三位浩清境同时出手,洞穿他的心脏和脑门。
  心脏爆裂,灵台崩溃,大寨主浩清境后期修为,只让他多喘了几口气,转瞬毙命当场。
  至于商队的那名浩清境中期,和两名浩清境初期,则受了不轻的伤,显然可以预见刚才的生死战斗。
  寨主接连陨落,土匪们望风而逃,弃下寨子遁入沙暴,逃得没影了。
  秦九歌杀性大起,单枪匹马冲入寨子,开始痛快收刮土匪们的财富。
  把比较值钱的灵药和大部分灵石带走,秦九歌把剩余的分给商队。
  总的来说,他自己吃了肉,得给别人喝口汤。
  商队里,隐隐开始向秦九歌马首是瞻,谁都知道,是他杀了二寨主扭转败局。
  这种手段,商队里的最强者,都不敢说能做到。
  况且秦九歌年轻,有勇有谋又懂得为人处世。
  故而,各个商人给他留下联系方式,大意是要是公子不嫌弃商人的蒲柳之质,大家可以毛遂自荐哦。
  占山为王,统领山寨。
  秦九歌看着储物戒指里的财富,果然做买卖不如抢来得快,瞧瞧他自己,俨然是大富翁了。
  站在山寨最高的墙头,望着荒蛮又充满机遇的天地,正是白手起家,做无本买卖的好地方。
  顿时,秦九歌反悔了,突然好想立个山头,当个土匪头子算了,还能下山抢几个压寨夫人。
  天大地大,为我是大王,真是爽啊。
  至于说二师弟,本身就是主角体质,哪怕不去找什么生生无量果,他自己也能打通任督二脉满血复活,完全不用费心。
  唯独秦九歌担心大长老和二长老,要是让他们知道根正苗红的首席大弟子,居然成了山寨土匪头目。
  两名暴怒的老头,着实能把秦九歌吊起来,当着全天下抽得皮开肉绽。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秦九歌摇头,独自叹息,当土匪也是很有前途的,真是职业偏见。
  “好诗,好诗啊。”王三走上高墙,应和道。
  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小几十岁的年轻人,王三真是感慨万千。
  要不是还算有眼光,只怕已经葬送在黄沙里。
  以前,觉得秦九歌话多啰嗦婆婆妈妈。
  现在看来,这是高人和天才拥有的怪癖,哪怕现在秦九歌脑子抽风,要学螃蟹在山寨里横着走。
  相信王三都不会觉得奇怪,更不会阻拦,只会在前面敲锣打鼓的帮着秦九歌开道。
  还好,秦九歌没有脑子犯抽,更没有学螃蟹走路的嗜好,他只是觉得王三的眼神好邪恶,突然充满了不善。
  “有人来了!”
  指着黄沙扬迈,王三发现异常,当时土匪们也是这样发现他们在寨子外的。
  就像是隔着薄纱的美女,只等着你掀开薄纱,就可以肆意享用了。
  秦九歌眼神火热,滚烫的口水在嘴里澎湃:“王大哥,你是说有人来了?”
  想不到,自己也能当一次劫匪,真是痛快!
  上次有洛辰同行,代表正义的主角制止了秦九歌在墓府外行凶,这次没人管。
  “来了多少?”秦九歌闭眼又问,很有大寨主的神髓。
  王三如实回答,作用如同狗头军师,“约有三四人,气息紊乱,他们后面好像也有几个,在追杀他们。”
  “不管了,有肥羊上门,都跑不掉。”
  秦九歌轻声说道,反正只把黄风寨当做是捞一笔的地方,捞完就走,毫无风险。
  “小的们!”秦九歌站在高墙上吆喝声,流里流气。
  “大王!”墙下小妖摩拳擦掌,个个要去抢外面的唐僧肉。
  “准备人马,我们出去打劫,不对,是进行有战略性的资源补充!”
  “啊?”后面尾随来的人,明显是荒漠里杀人如麻的悍匪,应该是出去除暴安良扶助正义的时候。
  谁料听秦九歌的意思,居然要出去趁火打劫,不管好坏善恶,一锅子打翻。
  节操呢?
  众人迟疑,谴责又不敢置信的望着秦九歌。
  这真是拯救他们的英雄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