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温柔似水总流年

更新时间:2018-07-17 15:32: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47

这是公认的事实,徐胜急忙应了声,打算躲远点。
  此子并非善类,着实危险。
  秦九歌拦住徐胜的路,没有死胖子,只能拜托对方帮自己收集几样东西。
  那东西可能名字不一样,以徐胜的见识,加上秦九歌的形容,应该能找到。
  “什么事?”徐胜眼皮不抬,对方一副猫见咸鱼的猴急样儿,很不妙。
  见徐胜低着头,秦九歌主动折节下交,满怀善意说:“徐大哥人中龙凤,相见是有缘,我请徐大哥喝一杯如何。”
  “戒了。”徐胜想都不想,回绝说。
  “那吃个饭吧?”
  “不饿。”
  “洗个澡?”
  “不脏。”
  “知道昨晚后山失火了吗?”秦九歌的目光变得很危险,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自己的好意,他这是在作死啊。
  记得很久从前,秦九歌的老师拒绝了他准备已久的请假理由。
  从那天起,老师家的玻璃窗总会莫名其妙的自爆,很是诡异。
  一个星期之后,不消秦九歌主动,老师便含情脉脉的将秦九歌主动护送回家,并告知其长辈。
  由此可见,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秦九歌是个非常阴险的小人,鬼主意很多。
  阴森着脸,张开出吃人不吐骨头的嘴:“三长老命令我缉拿真凶,我要是告诉他是你放的火,会怎么样?”
  “冤案!”徐胜的表情和死胖子如出一辙,被迫向灵霄宗最大的黑恶势力低头。
  “行了,我只有一点点小事拜托徐大哥,徐大哥武功盖世,答应我吧。”
  徐胜苦笑几声,嘴里细不可闻的嗯了句,算是答应。
  惨啊,每天烧火劈柴扫地,现在还要额外分配任务,徐胜感觉自己是普天之下最惨的凝丹境。
  “请徐大哥帮我收集一些硫磺,硝石及木炭。”
  秦九歌仔细形容了三种材料的特点,徐胜见识不凡,一点就通。
  “有什么用?”
  这三种只是普通材料,其中硝石木炭,在四长老烧炉子的墙角便有不少。
  至于硫磺,要费点功夫到宣武城采购。
  “自有用处。”秦九歌心喜,等自己把材料准备好,便可以开始计划了。
  硝石木炭硫磺,没错,秦九歌打算捣鼓点火药出来。
  不为别的,到时候弄个大大的烟花,肯定比糖人之类的小玩具来得惊艳。
  整个崇灵大陆,还没问世过这种东西。
  秦九歌估算着土火药的配制过程,要是威力尚可,还能丢几个到长老的房里。
  然后火光冲天,几位凝丹境屁事没有,把秦九歌吊起来,用辣椒水沾皮鞭结实抽一顿。
  想了想,人类的伟大发明,火药还真奈何不了修真者,即便肉身防御抵抗不了,人家斗不过要逃跑还是没有问题。
  唯一的用处,就是在秦九歌锲而不舍的实验下,研究出烟花的最好配置比例。
  当天,徐胜把秦九歌要的东西拿了过来,也不走,站在旁边看对方要干什么。
  有徐胜这位一元凝丹境,连磨粉的工序都省了。
  秦九歌直接请徐胜把三种材料,碾压成齑粉。
  然后,按照七成一成半一成的最佳比例依次配比,并用鸡蛋清调和,选出米粒大小的结块。
  人类从刀耕火种进化文明,就是在不断的研究中取得进步,从太荒时期的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到远古时期的修真巅峰盛世,社会的发展需要伟大先驱。
  大长老若是知道自己宗门里有一位堪比拉登的炸药狂徒,绝对不会高兴得昏过去。
  把米粒大小的结块晾干,秦九歌小心翼翼将之引燃,地面飞快出现一道白色的燃烧痕迹,并伴随橘红色的火焰。
  犹如长龙飞天,一点点火药快速燃烧完毕,亮瞎了徐胜和秦九歌。
  “这是什么?”徐胜很有求知欲,果然如同外界所说,灵霄宗大师兄行事为人如羚羊挂角,很难捉摸。
  “此为火药。”秦九歌颇感意外,想不到挺顺利的,没有炸掉宗门几套房子。
  “有什么用?”徐胜不明所以,只觉得好神奇啊。
  秦九歌摸着下巴,敲着额头说:“它能燃烧,并发光。”
  “然后呢?”徐胜继续蠢萌蠢萌的瞪大眼睛。
  秦九歌长叹:“你不觉得火药燃烧起来很好看吗?到时候加入一些其它东西,燃烧起来红橙黄绿青蓝紫,不美丽吗?”
  想象一下,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牵着小师妹的手心心相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他与小师妹在烟花绚烂下私定终身。
  美啊,太多美丽的诗句,不就是这个意思?
  “完了?”
  徐胜惊讶,转眼是满脸的嫌弃,还以为是什么宝物,就是燃烧得很快的粉末而已。
  秦九歌脸黑,“你不觉得浪漫吗?”
  “这有什么。凡修为惊天的修真者,上可九天揽月,下可五洋捉鳖。取天中三寸月光凝聚掌心,借天翼庇流光,不比得看蜡烛燃烧好?”
  徐胜毫无眼界的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对秦九歌的打击。
  安慰自己,难怪对方七八十岁还一个人住,原来是有原因的,看他活七八百年,也是一辈子的老光棍!
  彼之弃履吾之珍宝,他们不懂。
  “再说你这个不激烈啊,一起放了可能好看点。”徐胜随手,隔空凝聚一团火焰丢进木桶,木桶里,有七八斤秦九歌刚刚制作的火药颗粒。
  砰!
  房顶掀飞,四面墙壁倾颓。秦九歌和徐胜遍身焦灰,像是火堆里两块烤红薯,满脸烟火。
  “咳咳。”徐胜嘴里喷出股白眼,“忒没有意思,你确定用这种东西,不会把姑娘家吓死?”
  “哈欠,这还在研究阶段,徐大哥,我再教你制作一种叫孔明灯的玩具。两天内,帮我弄三千个出来。”
  “凭什么?”徐胜不相信秦九歌,这家伙做事没谱,离他远点较好。
  “你不做?”秦九歌眼神不良,盯着徐胜目不转睛。
  “不做。”徐胜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睡觉,都比在这看人弄什么火药强。
  “好吧,我只有和三长老说,是你把后山烧了。”
  秦九歌迈步要走,被徐胜连忙拉住。
  开玩笑,昨晚三长老大显神通,把徐胜惊艳到了。
  单说靠精神力抽掉半条大河的河水,徐胜自问自己再过几百年都未必有这功力。
  “不就是三千个什么孔亮灯,我帮你弄了。先说好,太复杂我弄不来。”
  “放心,超级简单,还有,那是孔明灯,你也可以称为秦九歌牌神灯。”拉了徐胜做苦力,秦九歌有信心,到时候肯定是个难忘的夜晚。
  继续在房间捣鼓火药,小师妹的妖异化,只会随着年龄渐渐频繁。
  今晚,勉强压制住血脉里的暴动,小师妹换上白纱的洁裙,静静等着师兄说的那个惊喜。
  时光悄然降临,秦九歌提早到了山脚,那里有三千只孔明灯,每只孔明灯,都有秦九歌亲笔且独一无二的一段话。
  徐胜蹲在山脚打蚊子,只待秦九歌到山顶准备好,以他凝丹境的手段,能瞬间引燃三千只孔明灯。
  想象三千盏明亮的灯火飞向浩瀚的宇宙,跨越寂寥的银河。
  孔明灯高高矮矮,魂牵梦萦的飞向远方,犹如宁静夏夜盘旋于轻灵树梢的萤火虫,多美啊!
  至于秦九歌精心研制的烟花,则把死胖子和戎可可拉了过来。
  美其名曰,给死胖子制造机会,实则是怕死胖子笨手笨脚,把精心准备的节目破坏了。
  至于生日蛋糕,大师兄笨手笨脚,吃饭没让人喂已经很自力更生,又不是神仙,秦九歌压根做不来。
  于是空着手,秦九歌来到小师妹的竹屋外。
  屋内,忐忑的少女,身下,是洁白的长裙。
  明亮而清澈的美眸流转着天地的莹光,少女心事重重,玉手压着胸口等待少年许下的惊喜。长夜漫漫,明月吹度着云海,给整个灵霄宗,披上一层无比梦幻的纱巾。
  男俊女美,良辰美景,秦九歌扣响门,微微伫立站在屋外。
  三千青丝如瀑布,随风舞摆,十万光华如盛景,美色难消。
  秦九歌取下一根丝绸,细心的替小师妹蒙住眼睛。
  眼睛被温柔的蒙住,东方晴雨轻吐着体内的紧张,又把身体安静而沉稳的托付给身后的少年。
  “交给我。”
  三个字轻吐,消散在云雾,换来无比的安宁。
  轻轻握着东方晴雨的小手,秦九歌如同书中的白马王子,牵着对方,漫步云端,惬意的走出屋内。
  昏暗的木屋像是牢笼被秦九歌打开,带着彼此,走出天大地大的世界。
  山中崎岖盘旋的小路,是那么静谧无声,只有一二声蝈蝈悄鸣。
  隔着眼前柔软的丝绸,东方晴雨知道,秦九歌带着自己走出了房间,似乎是把自己带着往山顶奔跑。
  “放心,有我在,不会摔倒,甚至哪怕一丝的磕碰。”秦九歌走在前面,灵力从身体悄然迸发,清理掉路面的障碍。
  从快走直到小跑。
  最后,两人竟像是飞起来,漫步于花草间,在清风扶助下抵达山巅。
  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
  视野极尽广阔无比,没有丝毫阻拦,站在山巅,俯视着整个灵霄宗,眼前那片万家灯火。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