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愿借天翼

更新时间:2018-07-16 14:44:44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31

因为秦九歌的回归,小师妹沉稳的睡了过去,神态安详。
  秦九歌悄悄退出了竹屋,眼里尽是温润的水光,轻声说,“有师兄在,你大可以挺胸抬头的走在这世间,何必惧怕别人的目光?”
  走到山巅,清风拂面,秦九歌揉了揉疲倦的眼眶,看见天空明亮,好大团光明照亮灵霄宗内外。
  “这么快就天亮了?”光明降临,星月隐蔽在浩瀚银河里,天水微热,化为灼灼的热气。
  不对,现在离天亮还早,哪里会有日出?
  秦九歌傻眼,发现光明的源头,竟然是来自灵霄宗的后山!
  后山茂密的森林杂草中,不知何时,燃烧起了大火!
  脑门注下几股冷汗,秦九歌后背涔涔。
  该死的,莫名其妙的着火,该不是随手弄的孔明灯惹的祸吧?
  本以为孔明灯是节能环保,又低成本的玩具,特别是在异世界,这里的人只顾着修真,连孔明灯这类的小巧物件都没有见过。
  秦九歌如同被佛陀点化,感觉孔明灯简直是泡妞神器,可以和梦中的女子在谢桥下,放飞孔明灯长相厮守。
  直到后山燃起熊熊火焰,烈火燎原,转眼有了不可抑制的威势。
  火,好大的火。
  后山几乎大半陷入火海,半边天空照亮,真以为是太阳落了下来。
  闯祸的秦九歌不会傻到高喊救火,那未免有不打自招的嫌疑,现在最聪明的做法,当然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闯祸的秦九歌很淡定,偷偷摸摸回到房间,开始假寐。
  他想到一句标语:放火烧山,牢底坐穿。
  秦九歌是好人,他要逗小师妹,他要找主角谈心,他要找死胖子聊聊人生。
  灵霄宗大师兄是个大忙人,他有上进心,不想坐牢。
  三长老的居所,正好在后山,好巧不巧的,住所正好被烈焰侵吞在内部。
  沉浸在美好梦境的三长老流着口水,梦里恍如神仙天界,忽又闻到一阵烤肉香气,使人心旷神怡。
  三长老睁开眼睛,咽着口水,开始寻找发出烤肉香味的来源。
  见窗外烈焰滚滚,屋内犹如蒸笼,比日上三竿的太阳还要激烈。
  三长老不愧是老江湖,当即料到,有人引发了山火!
  莫名躺枪的三长老在屋里挠墙,很纠结,很痛苦,通红的火焰像是岩浆,荼毒着三长老稚嫩的童心。
  四长老住的地方距三长老不远,见到远处失火,四长老爬上屋顶,很惆怅的看着火焰。
  报应啊,四长老恨不得大火把三长老烤成乳猪,免得对方每日铜臭,还来招惹自己。
  谁放的火,太爽了!
  四长老蹲在房顶,迎着灼热的高温热浪,神情如同飞升般痛快。
  深居简出的大长老没有动手,他的精神力覆盖整个灵霄宗,宗里有什么事都逃不过大长老的眼睛。
  可能知道火是自己徒弟放的,自己徒弟也不是故意,只是想给自己找个徒弟媳妇而已。
  护犊子的大长老包容了秦九歌的过失,假装睡觉,没有多管。
  二长老见三长老被火海包围,往火堆里丢了几筐红薯,然后拍着小手回去睡觉,不顾同门死活。
  诺大灵霄宗,大长老睡着了,二长老喝醉了,四长老蹲在房顶看戏,首席大弟子躺在床上假寐。
  很和谐,火海里,传来三长老无助的挠墙声,连胡须眉毛都要烤焦卷曲。
  至于外门弟子,以为宗门长老在修炼什么神通,又无人高呼失火了救火,于是大家各自蒙头修炼,别无作为。
  刚刚来到灵霄宗的徐胜,刚想冲入火海救火,坦白说,徐胜是真正的老实人,很淳朴。
  “站住!”
  四长老神出鬼没出现在徐胜面前,他手里拿着只八分熟的烤红薯,吃得正香。
  “大师,快救火啊,燃起来了。”
  徐胜见对方挡住自己去路,修为虽然不高,可一身炼药师的丹香,甚至超过了宣武城仅有的一位五品炼药师。
  灵霄宗,果然深不可测!
  四长老痛快的忍着烤红薯的高温,龇牙咧嘴的嚼了口:“慌什么,成大事者,必须要沉稳,所谓隐如神龙,动若圣灵。不就是区区凡火,我这屋子还就在大火附近,你见我慌了吗?”
  见到炼药师,那可比凝丹境还厉害,一名五品以上的炼药师,威慑力可以瞬间招来凝丹境当打手。
  徐胜更羡慕起秦九歌和洛辰,有这么强悍的宗门长辈,自己想要加入灵霄宗,对方还嫌自己年纪大只能干干烧火劈柴的事。
  “大师真是高人,气吞龙虎,高深莫测!”
  徐胜绞尽脑汁,站在火场外面,开始尝试拍马屁。
  四长老烧了一个多月的炉子,满脸烟火色,浑身炭渣灰,第一次看见有人这么识相,真是不容易。
  “嗯,很好。”四长老悠然眯着眼,等着徐胜崇拜自己。
  “大师,真的不救火吗?”
  徐胜听见烈焰翻滚的火海里,时时有几乎绝望的救命声,中心温度高达千度,万千树木窜着火龙直飞上天,很是壮观。
  四长老捋须,又从火堆里翻出个烤红薯,豪气分了徐胜一半,徐胜受宠若惊,小口小口的舍不得吃完。
  “慌什么。”四长老说,“那老家伙就是懒,正好莫名来了阵山火,帮他松松筋骨,免得每天吃饱了撑的来找老夫麻烦。烧得好啊,最好烧死这畜生!”
  四长老痛快的骂着,唾沫喷了徐胜一脸。
  现在火海覆盖千米,万木在烈焰中焚烧,高温甚至连他这个一元凝丹都觉得棘手。徐胜后背起了层热汗,妈呀,他们真的是师兄弟,不是杀父仇人吗?
  堂堂炼药师,走到哪里不得供着,怎么听四长老的意思,还有人给他气受?
  徐胜心里认为,炼药师都是傲娇的小公主,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简直珍贵得不要不要。
  像是徐胜这种没有大势力背景的散修,一名四品炼药师见了对方都是趾高气扬,傲气得很。
  徐胜悟了,神仙打架,自己就不要掺和得好。
  看四长老满脸幸灾乐祸,甚至有煽风点火的趋势,徐胜有理由怀疑,火是对方放的,真是龙潭虎穴人心险恶啊。
  三长老被大火逼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心里拔凉,神情绝望。
  “混账,你们都死了不成?”原地等不来援兵,灵霄宗的风水很邪性,每到晚上,连条死狗都不会出现,更别提伸出援手。
  这点,秦九歌深有体会,上次自己被死胖子撞到茅坑里,若非自己略施小计,只怕自己现在都搁里面泡着。
  三长老没有秦九歌那么多的鬼点子,眼看自己要被烧成骨灰,三长老不藏拙了,施展大神通,金丹大道至简无比,又玄奥连接天地。
  三长老此时和秦九歌感同身受,好冷漠的世道,好残酷的人情!
  “动天!”二字一出,响彻云霄。
  根本无需三长老亲自动手,单以其凝丹境不可抗拒的精神意志,便飞到灵霄宗外,停留在长山河河面。
  长山河,距离灵霄宗千米之外,是条波澜大江。
  两岸山清水秀,云蒸霞蔚,风景宜人,是很好的隐居场所。
  夜晚,长山河滚滚流动,暗藏的平静水面下,是每秒数以万吨的巨大水量。
  河宽百米,纵横三千里,是附近最大的河流。
  三长老并没有亲自动身,身居火海,万物都焚化了。
  唯独三长老衣袍不散,镇定自若。
  以凝丹境的精神力飞到长山河河面,三长老心神一动,奔涌不息的河水,就此停止。
  天地静了,长河无声,三长老微微动了思想,半条河水径直抽离河床,汇聚到空中。
  真正的大能,无需出手,单单是心神一念,便可以毁天灭地,无所不能。
  凝丹境被称为大能,正是因为拥有这种能力,能颠覆山河。
  千年间,从未断流的长山河,如今断流了几分钟,干涸的河床才重新被水淹没,继续滚滚远去。
  半条河水悬挂在灵霄宗后山千米之上,好似九天银河,飞流直下。
  千米的高度,雄壮的瀑布还未冲入灼热的山地,便化为浓浓水雾,好大一阵甘霖。
  短短时间,三长老以神念挥动百万吨水量,在天空停稳,徐徐倾倒开。
  远处的徐胜,早已傻眼,光是那么庞大的水量,一旦全部冲下来,便是自己也会被瞬间激发的水珠射成筛子。
  四长老微微叹气,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三长老没死,反而更精神。
  把火堆里的烤红薯捡起来,四长老去和二长老分享成熟的果实,留下徐胜傻傻站在原地,嘴巴大张。
  动用半条长山河的河水,不可阻拦的暴虐火焰,短短几十秒就被扑灭,土地化为泽国。
  高温转瞬化为瘴气,熏烤着后山,浓烈的水汽迷蔓到天空,转眼又是一阵小雨。
  凝丹境尚且恐怖如斯,更别提凌驾其上,感悟了法则的万法境老怪。
  非是万法境无人,乃是万法一动,撕裂空间,大地崩溃!
  浇灭山火,死里逃生的三长老愤怒之余,开始追究纵火凶手。
  三长老是个好人,但好人也有界限。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