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再次出现

更新时间:2018-07-16 14:38:18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82

看见血玉棺材,众人对黑衣男人的话深信不疑,看来自己马上要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了。看见血玉棺材后,黑衣男人眼露喜色,早在意料之中。
  “要打开,单单靠我,有些困难。”徐胜触碰到血玉棺材,感觉里面像是关押着活物,一双阴冷不带温度的眼神,冻结身体。
  秦九歌没敢去触碰血玉棺,几乎贴着洛辰的后背走,洛辰同样感觉后背凉飕飕的,很渗人。
  所谓的墓府,建立在破损经过修复的独立空间里。
  空间可能是上古某个势力的遗址,里面到处是被摧毁的废墟,除了这幅血玉棺,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
  既然看见血玉棺非同凡响,只有把棺材打开,再做计较。
  “你们所有人,把灵力打到空中,我来汇聚。”凝丹境实力超群,能融合不同人的灵力修为,并且化为自己使用。
  凝丹者,和光同尘,修结金丹而混元抱体,能吸收不同属性的能量。
  血玉棺高高在上,众人凝聚五光十色的灵力攻击,纷纷施展最强武学,随后由徐胜加以凝聚。秦九歌看了看人群,竟发现刚才给众人带路的黑夜男人,消失不见。
  正在凝聚攻击,秦九歌并没有说话,而是和洛辰递了眼色。
  洛辰同样没有出力,与秦九歌的目光相撞,两人心照不宣,积蓄力量等待变化。
  头顶,徐胜凝聚成巨大的圆球,像是缩小版的太阳,光照着广场。血玉棺表面浮动着金光,像是因为马上要打开枷锁,里面的东西迫不及待了。
  “镇!”
  圆球缩小为拳头大,徐胜附带武学攻击,贯通全身,一拳披荆斩棘,打在玉质的华贵棺盖上。咔咔几声。
  封锁的符文转眼被摧毁,仅仅一招,强横的攻击清理了血玉棺表面。
  作为凝丹境大能,徐胜的全力一拳,甚至能打爆一座小山。
  纵然在墓府里有所压制,可是凝丹一拳,胜过浩清境千招。
  血玉棺表面出现淡淡的拳印,符文爆烈,并没有引来什么异象。
  待到攻击平息,除了符文碎裂以外,血玉棺纹丝不动,犹如黏在地面。
  徐胜不解,触摸棺盖,咔嚓声,裂开一条缝隙。
  几十人眼神欣喜,极力站高,围着血玉棺,死死盯在其中,生怕漏掉什么宝物。
  血玉棺渐渐扩开缝隙,棺盖从里面被推开。
  不等众人诧异,血玉棺里,伸出一只干枯的老手,比煤炭还黑。
  仔细看,老手并不是皮肤是黑色,而是因为手掌表面粘着层黑色死气。
  啪!
  轻飘飘一掌,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徐胜眼睁睁看着手掌落在自己胸口,毫无阻拦的力量。直到手掌微微印在胸侧,徐胜受到极大冲击,瞪大眼睛飞了出去。
  哐哐!
  地面砸出个几米深的坑洞,徐胜嘴角溢血,竟然受了伤!
  浑身筋骨几乎要断裂,徐胜从坑里爬起来,满眼不可置信。
  凝丹境,哪怕站在原地让浩清境巅峰随意攻击,后者都不能伤害前者,哪怕是一根头发丝。说凝丹境能拔山裂河,并不是空话。
  而对方轻飘飘一巴掌,不仅仅把自己打飞,而且五脏六腑剧痛,显然受伤不轻,如何敢让徐胜不怕?
  随即,血玉棺的棺盖被掀翻到空中,重压千斤的砸下来。
  几十人瞪大眼看着棺盖在空中翻滚,接着两名浩清境巅峰,活活被砸得脑浆迸裂,当场死去。
  谁都没有反抗,千样手段万般实力,在黑色干瘦的手掌面前,似乎都只是蚂蚁斗角。
  蚂蚁哪怕斗得再厉害,无论怎么样张牙舞爪,高高在上的人都不会看见。
  “既然能打开血玉棺,你们很不错,这一批修士可以参加献祭,符合条件。能给圣帝献出生命,你们应该感到荣幸,去死吧!”
  声音缥缈,不大不小,却犹如惊雷落湖,潮水沸腾。众人听到声音,便吓得胆气全无,跪倒在地,根本无法爬起。
  徐胜没有料到,血玉棺里,会藏着那么恐怖的人物,仿佛一念之间,会收割上万生灵。
  “敢称圣帝,你是什么人?”徐胜调息伤势,勉强撑着身问。
  崇灵大陆,古往今来,最为厉害的人物,当属灵祖。
  灵祖开天辟地,传说他从九天太极界降临大陆,传给大陆土著修真之法,无论人魔妖三族,均尊灵祖为祖先。
  灵祖驾临崇灵大陆,在百万年前,开文脉,创修真,统一天下,是太荒元年。
  那时,三族没有分裂,万物共存,是最巅峰鼎盛的时代。
  饶是他,也仅仅是称祖,名号中,既无帝字驾驭九霄天车,也无圣字遨游太虚宇宙。可见圣帝二字,分量多么重。
  “你不需要知道。作为献祭的祭品,你们够资格了,可以把血肉灵魂交出来了!”一个面容枯槁的老头,形同僵尸,从血玉棺里爬出来。
  三个靠得较近的人,活生生变成血水融化。
  剩下的几人争相逃开,被一黑影袭击,退了回来。
  见那个黑衣男人跪倒在地,五体投地的虔诚祈求:“大人,我已经把他们带过来了,饶了我吧。”
  “哼哼,你是有功之臣,我们血苍派自然不会杀你。从今以后,你加入我们血苍派吧。”枯槁老头轻弹衣袖,提及血苍派三字,像是狗一样忠诚摇尾。
  秦九歌瞠目,血苍派三个字,他不是第一次听见。
  最近,自称血苍派的邪修组织出世,残杀无辜平民和修真者,横行人魔妖三族,闹出了惊天大事。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黑衣男人匍匐在地,头磕如捣蒜。对于他来说,能活着已经是最好的结局,至于怎么活下去,并不重要。
  “勾结邪修,败类!”有人撕裂声音,怒吼道。
  枯槁老头僵手一点,化为血沫,流入地下,像是水入海绵,被毫无遗漏的吸收。
  剩下七八个幸存者,膝盖微弯,也要磕头下去,请求卑微的活命。
  “畜生!”秦九歌取出重剑,以麒麟捉天手握住剑柄,朝黑衣男人砍去。
  对方正在地面感恩戴德的恭谢活命之恩,没有料到秦九歌突然发难。
  麒麟捉天手,握重剑,掌权柄,挥砍垂来,能越级杀人。
  黑衣男人跪在地上,膝盖点地招架攻击。噗嗤声,对方吐血,如同废物摔在尘埃。
  洛辰紧跟着用灵力凝聚成斧,趁着对方未能回神,灵斧劈砍,身体被剁成碎块。
  看见此情景,刚要跪下去祈求活命的人,又定住膝盖,可怜巴巴的看着徐胜。
  黑夜男人被秦九歌和洛辰联手绞杀,地面除了一滩血肉,还有一块美玉腰牌,上刻华鼎宗宗主几个大字。
  徐胜强行压住内心恐惧,他能清晰感觉到,枯槁老头体内到底有多恐怖的能量。
  修为,甚至在六元凝丹之上,能和四大宗派的实权长老相比。
  凝丹境有九层,以九元称呼,由浅入深。
  从六元凝丹突破至七元凝丹,又是一道大门槛。
  七元凝丹,会在灵台内成功凝聚元神,天启门的实权长老,最厉害的莫过如此。
  “哈哈,有意思,两个不入流的小子,一招联手竟然能斩杀浩清境巅峰。你们不错,资质可以,能入我血苍派门下。”
  枯槁老头说完,僵尸般的手掌五根长长的指甲亮出,隔空一取,再轻易收割八人性命。
  在场上,只有秦九歌,洛辰和徐胜三人。
  其余人,甚至连囫囵的尸体都难以找到。
  徐胜听了老头的话,甚至青眼看向秦九歌二人,眼神羡慕。
  他们的命保住了,自己的呢?
  徐胜刚想求饶,却听宋乐刺道;“一群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也只敢在地下装威风,恕我直言,你连人都不算。”
  又听秦九歌附和:“师弟所言甚是,把我们收入血苍派,连点好处都不给,一点诚意都没有。要想我投诚,先给个五百万灵石让我考虑考虑。”
  “滚蛋。”洛辰笑骂声,丝毫没有被枯槁老人吓住。
  徐胜愣了,难道他们连命都不顾,真的不怕死?
  虽然修真者和邪修不共戴天,可也得看情况啊,在墓府里,对方一手掌握着自己小命,不低头也得低了。
  “哈哈,有意思。”枯槁老人并没有勃然大怒,以他满是皱纹褶皱的脸上,下垂的皮肤把眼睛都遮住。
  指着徐胜,下令,“去吧那两个小子的头摘下来,我让你活命。”
  瞬间,徐胜和二人拉开距离,划分界线。
  再看秦九歌,很不雅的挖着鼻孔,至于洛辰,则满脸嫌弃的站在旁边,精神很不愉悦。
  “你们不怕死吗?”徐胜纳闷了,不解问道。
  秦九歌蔑着枯槁老人一指;“邪修毫无人性,今天你即便活命,改天也得死在他们手下。况且成了邪修,人人喊打喊杀,早晚也是炮灰的命。”
  “对,既然都逃不了一死,何必堕入邪道呢?”洛辰舒然一笑,立在浑浊的世间,迷倒一大片。
  “哇,师弟真是惊才绝艳,师兄佩服。”秦九歌找到机会,简短洁说的又一马屁。
  徐胜受到极大刺激,失着魂复声:“你们真的不怕死?”
  秦九歌肃穆,拱手道:“人固有一死,或战死或病死老死摔死,对于我来说,只要不是穷死的就好。”
  “不尽然。”洛辰再次捂住秦九歌喋喋不休的嘴,“谁说我们得死。这里是一处几千年前的独立空间,阵法并不稳定,如果我们三人联手,有很大的几率逃出去。”
  “哦?”枯槁老人咯咯坐起身,即将断气的问,“我倒是想听听。”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