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你的快乐

更新时间:2018-07-15 15:41: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216

正在烧炉子还债的四长老,更是飞入云端,爽得不知所谓。舒坦,真舒坦。
  至于大长老,前几日出了灵霄宗,还未回来。
  宗内有五位内门弟子的元神玉牌,里面滴有精血,若是陨落,玉牌会碎裂。
  大长老看了玉牌,知道秦九歌和洛辰无事,来不及知会胖子,急忙忙出了灵霄宗。
  先到华鼎宗算账,大长老势如天神,仅仅是降临在天上,威赫的气势众人跪倒在地。
  华鼎宗方圆百里,尽数火热的目光崇拜大长老莅临。对方身上气如龙虎,灵气腾若飞雁,实打实的凝丹境绝顶境界。
  得知华鼎宗的宗主和精英全部倾巢而出,大长老找不到发火的目标。
  于是,提溜着鞋子来到宣武城,找牧原探讨,问他有没有兴趣整容。
  牧原是拒绝的,还好他机灵,及早安排钱云回了天启门,让他逃过一劫。亲切给大长老指明秦九歌去墓府的方向,大长老又讹了五万灵石才勉强穿好鞋子离去,牧原哭晕在大门口。
  再说墓府里,秦九歌趴在地上,左半边脸火辣辣的疼,有五根手指印上去的痕迹。
  像是一朵被人凌虐的娇花,秦九歌很心碎。
  “谁,谁打我?”秦九歌眯着眼睛,还没清醒过来。
  洛辰很有腔调的摇着头,说道;“你刚才犯了癔症,自己给了自己一巴掌。”
  捏了捏手掌,刚才打醒秦九歌的那一巴掌,洛辰的掌心还有些疼,看来对方的脸皮着实不薄。这一巴掌打出了气势亮出了威风,崇灵大陆集体发来喜报,恭祝天道昭昭。
  秦九歌恢复以往的清醒头脑,见眼前满目疮痍,没有灵石,没有宝物。只有颓废的木梁,夷为废墟的遗迹,半点值钱的宝物都没有。
  殿门挡住了七具古尸的追杀,但一进入殿门,就陷入到非常真实的幻境里。洛辰是从血海里杀出来的,天上的星星要想发出璀璨的光芒,得先经历粉身碎骨的大爆炸。
  很快从幻觉中清醒,洛辰看向旁边,秦九歌沉湎于美好的梦境不愿自拔。
  谈到钱,秦九歌根本无法保持镇定和应有的判断力,来辨别真伪。
  见到大师兄满脸中风状一直傻笑,嘴角哈喇子流到胸口,眼睛眯成月牙拱着眉毛。歪着脖子,一只腿屈着膝盖,秦九歌站在原地,时不时一抽抽,发出呵呵的傻笑,呈痴呆模样。
  洛辰忍不住了,一巴掌呼呼打过去,灵霄宗全体爽得集体飞升,有利于修行。
  宗门里,历代祖师爷的牌位全部无风自动,严丝合缝的摆好等人朝拜。
  啪!
  眼前的金山银山不见了,秦九歌毫不留情,对自己的另一半脸也打了一巴掌,充满了斥责。
  眼泪朦胧,杜鹃泣血,秦九歌惨兮兮的抱着洛辰的大腿,好大滩鼻涕唾液抹在洛辰干净的裤管上。
  洛辰拔不开腿,被秦九歌死死抱住,好像员工辛酸的祈求老板涨工资。
  “你告诉我,你是假的二师弟对不对。这是梦,这是梦,刚才的金山银山才是真的。”
  洛辰不答,一脚踹飞对方,秦九歌倒飞出去,身体砸在墙面。无意中的一撞,触动隐藏起来的阵法。阵心被秦九歌推动,所隐藏的东西显露出来。
  足足有二十多人,修为都在浩清境,甚至不乏浩清境巅峰所在。
  其中,更是有一位凝丹境一元大能,同样中招,沉湎于幻境毫无自知。
  这些人,在幻境里至少待了几天,精神力被侵蚀得极其脆弱。再过不久,他们就会完全被湮灭灵魂,变成被天地遗弃的行尸走肉。
  他们沉入幻境里太久了,即使破坏阵法,寻常的外物打击,同样无法唤醒他们。秦九歌想到一法,取出几朵彼岸花。
  将彼岸花摘取,花中蕴含的魔力,每分每秒都在不停流失。哪怕有玉盒装填,都于事无补。花里面蕴含的能量,已经稀薄到极点,马上就要消散。
  洛辰的眼皮跳了跳,明白大师兄为什么脑袋被门夹了。原来他是用彼岸花淬炼自己,不得不说是疯子行径,幻境的威力可是不分等级的,除非感悟至臻的法则。
  以毒攻毒,秦九歌将彼岸花放在手心炼化,随后注入到这些昏迷人的身体里。
  在普度众生的同时,秦九歌中饱私囊,悄悄把所有人的储物戒指偷取。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云彩,只是把身外之物带走了。
  救了多少人,秦九歌就偷了多少储物戒指,当是医药费,毫无愧疚的收下。
  特别是二十来人中,最高战斗力,当属一名一元凝丹境的散修。
  对方是自己修炼到凝丹境,没有大宗门作为最强的资源供给,墓府开启,才吸引对方前来。本以为拿定了墓府的宝物,不想陷入早已布置的圈套,储物戒指也被某人带走。
  二十来人醒来,纷纷痛骂幕后的黑手,要是没有秦九歌和洛辰,他们凶多吉少。
  在向二人表示感谢的同时,无数人用嘴,表达偷走自己储物戒指的小人的痛恨,想和对方十八代祖宗发生超友谊关系。
  洛辰面色发黑,低着头没有说话。
  秦九歌理直气壮的与众人介绍自己,并且隆重介绍自己的师弟,并和那位一元凝丹境,聊得非常投缘。
  对方叫徐胜,是附近的散修,颇为出名。
  咔咔!
  殿门不堪重负,被七具古尸打爆。
  七尸冲入小室,朝人便杀。
  好在二十来人里,修为均是浩清境,再有徐胜坐镇,胜局已定。
  二十来人中,有一人眼神怨毒,隐蔽的瞪着避开战团的秦九歌。墓府里四处暗藏凶险,最开始进来的几批人,死亡率在七成。
  那人身穿黑衣,将自己藏避在黑暗。
  秦九歌感受到有不善的眼光,看向混乱的战斗团时,黑衣男人混入队伍,没被捕捉到。
  将七具古尸毁灭,剩下的人合在一起,进来了几百名修士,所剩的,也就这么点人了。
  商量怎么离开,便看见人群里,黑衣男人站出来,高声说;“各位,我进入墓府时,有阵法师随行。当时我们在墓府,无意找到了控制墓府核心的阵法空间。”
  众人所在的墓府,阵法传送的并不是地底,而是一处独立的空间。能构造独立空间的,至少要有九元凝丹境的巅峰实力,加上数位高级阵法师和大量财富,才能构造。
  如果找到阵法空间所在,就有机会操纵整个墓府空间,到时候想要脱身,并不难。
  “在阵法空间的中心,有一副血玉棺材。那位阵法师告诉我,如果把血玉棺材打开,此地的空间就会把人带出去。”
  黑衣男人继续向众人宣布答案,既然他说是阵法师断言,貌似话语中无懈可击,是当下唯一途径。
  活着的人议论片刻,倒是提议结伴通行,去到阵法空间里离开。
  黑衣男人不多言,低着头埋在衣领里,嘴角略弯,似有奸诈。
  “徐前辈,你怎么看。”秦九歌问起在场修为最高的徐胜,有他在,遇见那些古尸就无所畏惧。
  徐胜摸着下巴的胡须,有些迟疑的讲;“如果他说的是真的,我们倒是能从阵法空间里回到外面,只是……”
  “对方可能所言不实,没他说的那么容易。”秦九歌眼中睿光浮动,岂会看不出关键所在。
  对方布下这一连环杀局,目的是要让进到墓府的修士有去无回。
  阵法核心是控制墓府的关键,换句话说,谁控制了阵法核心,这墓府就在谁的掌控中。
  “如此重要的地方,怎么可能被他们轻易找到,并且没有被灭口。我看这人有问题,我们要到阵法核心,可能要与幕后的黑手碰面,未必能突围。”
  洛辰参与分析,不太愿意按照黑衣男人说的话寻找出路。
  徐胜不敢小觑这队师兄弟,小室里埋藏的幻境阵法,连他这个一元凝丹都不慎中招。
  而唤醒众人的,还是这二人,足以说明问题。
  带着商量的口吻,徐胜不觉得以自己的修为,一定能脱离困境;“可是不按照他的话,我们并没有其它退路。到时候,可能陷入更深的被动。”
  “当下,只能见招拆招,走一步看一步。但愿是我们多疑,或许对方真的误打误撞,找到了阵法核心呢?”秦九歌愿意相信这种可能,心有侥幸。
  他看着那个黑夜男人,与他萍水相逢,却莫名有种敌对的战意,好像是仇人般。
  众人看着修为最高的徐胜和两个修为最差的小子商议半天,最后徐胜抬起头,见秦九歌点了点下巴,纠集众人跟在黑衣男人身后。
  沿途,徐胜不敢大意。墓府里存在空间和精神压制,对他的影响最小。
  探测四方,并没有暗藏的敌人,更没有预料中的袭杀。
  一切行云流水,非常顺利的到了黑衣男人所说的阵法核心。
  “小心点,看他怎么作妖。现在我们只能诈一诈,只要幕后黑手愿意现身,才能拨开云雾。”秦九歌低声提醒徐胜,他战斗力最强,要拿住黑衣男人只不过是一招的事。
  秦九歌可不会真信了对方,虽然对方是浩清境巅峰修为,不过要想战胜幕后的黑手,显然不够格。
  隐约朝着洛辰的身边挤去,这个时候跟在主角身边,最安全。
  空旷的广场上,果真有一副半透明的血玉棺材,晶莹剔透,上面刻凿布满了阵法符文,不是常人能够打开。
  只不过,里面有人形轮廓,盛着尸身。
  光是一副血玉棺材,价值数万下品灵石。
  更何况,表面覆盖的阵法符文,寻常阵法师都无法堪破,已经可以称做是件宝物。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