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坟头草高

更新时间:2018-07-14 15:36: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93

秦九歌用力松开洛辰的手,急忙呼喊:“我没有病,我清醒得很,所有人把灵石法宝拿出来。不然我勾引你家闺女,偷你家的鸡,掀翻你家瓦片!”
  为了对付刘千,鬼知道自己损失了多少灵石,不找补回来,让自己当天下第一也不开心的。
  众人受到启迪,本来素不相识,忽又变得熟络,纷纷开始亲切交谈。至于秦九歌,众人则把对方直接忽视,嘈杂的声音渐渐把他压下去。
  “哦,原来是年兄,好久不见,怎么长胖了。”
  “原来是兄台啊,人逢喜事精神爽,自然就长胖了。”
  “哎呀,葛老五,听说你家的猪又下崽了,真是恭喜恭喜。”
  “八弟啊,你这衣服挺好看,哪买的?”
  秦九歌被洛辰拖到旁边,死死堵住嘴巴。太丢人了,好在灵霄宗隐蔽山门,不然很容易被人丢水果瓜皮,秦九歌对于崇灵大陆全体修真人士的感情,犯罪了。
  嗡嗡!
  沉静多日的墓府,内部突然冒出浓郁的灵光,灵气超过天地的几乎十倍。见墓府异变,其中的封印被打破了,那个漆黑的洞口变得不怕人了,反而有种金光辉煌在里面。
  “墓府的禁制毁灭了,不然灵气绝对不会冒出来!”听现场,特意有人高声呼喊,生怕旁人听不到。
  又有人说;“既然墓府禁制被破坏,里面没有危险了,那些宝物谁抢到是谁的。”
  于是刚刚还称兄道弟的朋友,转眼翻脸,互相警惕的看着对方,生怕对方抢了自己的东西。而后,有人陆续钻入墓府,去寻找里面的宝物。
  “你既然这么死要钱,进去看看如何?”洛辰看着旁人鱼贯进入,心下痒痒,不能坐视。
  秦九歌对此没有意见,反而高度赞扬了这种冒险行为。
  反正有那么多人进,墓府即便有危险,也被踏平了,进去看看总不吃亏。
  便和洛辰随着人群进入墓府,入口只是幌子,黑暗深处暗藏高级阵法,把人传送到内部空间。等到人晕乎乎的站在青苔茂密的碎石废墟里,眼前玄黑,已找不到进来的路。
  沿途看了看,倒真是某处上古遗址,连坚硬的砖石都粉化成泡沫,只怕不得有几千年以上。空气中,隐隐有腐烂的臭气,阴森得很。
  肉眼可见,空中,还有一丝丝几乎到肉眼极限的黑气,正在不停游走,钻入身体。
  洛辰纳闷,下巴一扬指着秦九歌;“上次我们进远古战场,你不是挺大胆的吗,怎么现在躲起来,不敢见人了?”
  “师弟啊,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咱们就不要提了。虽然当时我朝你吐了口水,并且抢了你的储物戒指,但师兄保证没有害过你的心思。”
  秦九歌苦声对天发誓,主动把往日的新仇旧怨统统倒出来,洛辰额头青筋挑起。
  干笑几声,秦九歌继续弯着腰,悄悄看着黑暗里,怕得要死。洛辰当然不会明白,身为主角体质,走个路都容易遇见生死大敌,何况是进入墓府那么危险的地方。
  要是主角不惹点惊天动地的大事,那还叫什么主角。
  秦九歌只是个小小的绿叶,当然得顾全自身,否则危险来临,太要命了。
  “你多疑了吧,这里是某处上古宗门家族的遗址,几千年下来,什么活物都死绝了。”洛辰懒得搭理神经兮兮的大师兄,自己挺着胸朝前走。
  黑暗里,似有怪物磨牙的啃骨声,窸窸窣窣。
  “师弟啊,你要小心了,指不定再走几步,就有东西自己撞过来。”秦九歌脚跟立在原地,不走。
  洛辰转过脸,对着秦九歌非议:“你太多疑了,快点走。”
  正转过脸和秦九歌说话,洛辰再走半步,身体便撞着一个人。
  对方浑身冰冷如铁,身体表面湿哒哒的,隐隐吹起潮湿的铁锈水汽,熏得人眼睛睁不开。
  “对不起。”撞着对方,洛辰向对方道歉。
  看来大师兄果然自带诅咒技能,简直乌鸦嘴,说什么都能中。被撞着的那人并不回答,继续用湿热的口鼻喷着热气,地面积了滩液水。
  进入墓府,精神力受到压制,不能洞穿空间。
  能见度极小,直到秦九歌从储物戒指里,找到火折子,捧在手心小心引燃。
  寻着两道黑影走过去,秦九歌气势昂昂;“哑巴吗?问你话,怎么不回答。”
  咔咔。
  那人回转过身,满是血水的脸上,被刀剑砍得皮肉外翻。甚至两边脸颊的肉,都被挖了下来,能看见牙龈在嘴里磨动。
  “嘶!”秦九歌和洛辰晃眼见到对方的模样,阴风袭来,火折子熄灭。
  凭借微弱的精神力,只能勉强看见四周模糊的轮廓。那个像个的人,忽然不见,速度极快的冲撞而来。又听大师兄惨叫声,趴在地上捂着鼻梁。
  “什么东西?”洛辰不相信,难道真的撞到鬼了?
  刚才对方矗立的地面,用手摸了摸,分明是冰冷的血液,像油膏。
  呼呼!
  再有行尸走肉,从黑暗里飞速奔袭,洛辰早有防备,劈掌打了过去。
  咔嚓声,对方半个肩膀被打碎,身体一垮,却又不倒,继续伸爪袭来。
  咻。
  秦九歌再次打燃火折子,刚刚抬起眼皮,便看见一双毫无瞳孔的眼睛。
  空洞洞的眼眶没有眼珠,分明是被活活挖下来,还有血管搭在外面。
  半个身子被打碎,鬼魅的东西不用支撑,化成蛇在地面爬行,见到的人,无不毛骨悚然。
  “墓府里面真有鬼,快跑吧。”秦九歌踮着脚就要开溜,没办法,和主角在一起,走路的时候太危险了。
  洛辰不理,感应那具行尸的方向,以掌作剑,施展长河落日斩,将其彻底劈成两半。地面,是两滩开始腐烂的烂肉,尸斑布满皮层,形成梅花斑点。
  “奇怪,这个人早就死了,为什么还能动弹?”秦九歌凑着火折子,倒不是没有见过死人,而是对方为什么还能像活物一般,并且具有攻击性。
  在远古战场,那些能活动的白骨尚且有意识,那是因为对方生前至少是修为极高的修士。
  哪怕生死道消,没有消失的执念仍然能控制躯壳,继续完成未尽的事业。
  可是,几千年过去了,肉身的肌肉业已腐烂,只剩下干枯如柴的白骨,成为骷髅终日游走。
  “不可能,地面的遗迹有几千年之久,哪怕是万法境的尸骨,都会腐烂的。”洛辰不解,再摸了摸尸体内的血液,和冷水差不多。
  据估计,对方死了有七八天之久,刚才扑过来,一般的罡阳境初期都难以抵挡。分明不是活人,是被什么东西控制的行尸走肉。
  “是前几批进入墓府探险的修士,奇怪,既然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能动弹?”秦九歌不由得想到鬼,只有鬼神才能解释遇见的怪相。
  摇头,洛辰将尸身毁灭:“他们被某种邪恶的力量控制了,类似于远古战场的白骨大军。这里,可能有着某种精神腐蚀能力,能把人的灵魂侵蚀,变成傀儡。”
  “岂不是和邪修差不多?”秦九歌想到自己遇见的邪修,对方同样有着非常诡异的手段,要把尸体操控起来,并不难。
  “那群灭绝人性的王八蛋,活该绝后,真想弄死那群杂碎。”山村里,几千人陨灭,邪修用无辜人的精血灵魂淬炼万魔幡,简直历历在目。
  洛辰没有说话,眼睛里跳动几丝不可见的光芒,有着心虚在里面,转眼又沉没。
  “有人来了,躲起来。”
  洛辰和秦九歌跳到废墟未坍塌的房顶上,早先进来的那些人,可能全变成活死人了。
  墓府里存在某样邪恶的魔力,可以控制生灵。
  又是一具满是疮痍的尸体,浑身是粘稠的血浆,半个身体被什么锋利的武器砍掉,还能拖拽着皮肉行走。没有发现二人,尸体再次走入黑暗,深渊里,传来活人绝望的尖叫声。
  “我们恐怕到了某个阴谋陷阱里,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墓府,只怕是别人布下的局。找不到出路,我们会慢慢受到影响,最后变成傀儡。”
  洛辰感受到深深的威胁,对方既然设下陷阱,自然有把握灭杀所有进来的人。
  可能从始至终,背后的黑手都没有现身,而是利用那种邪恶的力量,慢慢侵蚀人的神智。
  温水煮青蛙,莫不是如此。
  “不至于那么险恶。墓府开启这么久,会有很多厉害的高手进来。真正的布局者既然不敢现身,说明他们怕被人发现,自然不可能主动击杀闯入者,只能藏头露尾。”
  秦九歌觉得事情有回旋的余地,幕后黑手不现身,他们自然在忌惮什么。进来了那么多人,不可能全死了,可能他们被困在某处。
  “你的意思是。”洛辰被大师兄惊艳的智商给吓到了,好敏锐的分析力,能在短短几分钟看清破局的办法,不简单。
  “继续装作没事,找到那些被困的高手。我们刚刚进来,短时间不会被控制。只要集合力量,墓府埋在百米的地下,都能生生打出洞穴。”
  玩阴谋诡计,秦九歌自问不会怕过谁。
  只不过,大师兄要树立光明磊落又心胸坦荡的形象,秦九歌要当君子,那么平日的做派,就不能太混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