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礼乐崩坏

更新时间:2018-07-13 21:35:04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14

秦九歌和洛辰一头扎进西山。

  夜晚,他们能看见山头主峰有皓月般的光辉,比灯塔还亮。

  吸引众多势力的墓府,正是出世在西山主峰的山巅。

  每到夜晚,浩瀚的辉煌吸引人异样目光,野心挟持心甘情愿的进去。

  早在几天前,陆陆续续有人进入墓府,其中不乏附近的大宗门,都有宗门精英进入。

  据说,墓府是被上山采药的村民发现,其中宝物众多,各种珍惜瑰宝不计其数。那位村民携带宝物贩卖,被人围堵,逼问后才告知原有。

  凝丹境墓府出世,在土地资源下等的宣武城,是件大事,有几百人进去,只是没有传出有人得手的消息。

  “有问题,凝丹境坐化,即便有墓府也不会明目张胆的亮出来。山中灵光辉皓,感觉不像有机缘,反倒是故意吸引人进去。”

  夜晚,站在山脚,洛辰看着山顶闪烁的灵光,心中对这个所谓的墓府产生怀疑。

  几百人,许进不许出,墓府至今没有一个人走出来,值得推敲。

  洛辰出身并不简单,所见识的,自然不是宣武城这种坐井观天的势力可以比拟。

  秦九歌不在意,什么墓府他没有兴趣,只不过墓府外肯定聚集了一批实力不高的修士,打劫他们,貌似来钱更快。

  秦九歌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他只是凡人,有点小毛病无伤大雅。

  并没有急着上山,秦九歌和洛辰都是在战斗的压迫下突破,身体难免会隐藏暗伤。

  故而在山下等了几天,直到暗伤愈合,修为巩固。

  离墓府开启,足足十天过去,还是没有人从里面出来。

  真是有些诡谲的气氛,秦九歌和洛辰上到山顶,见几十人在外围等候,应该都是进入里面的那些人的家属和子弟。

  墓府入口,是最为普通的青砖洞穴,四四方方,有三尺长宽。

  缝隙填合精钢铁水,又用符文巩固。

  墓口内,阴风阵阵,臭气熏天。

  浓烈的尸体腐化气味,隔得老远都能闻到。

  秦九歌是个精致的男人,见他捂着鼻子,当机立断:“我不进去了,哇塞,太臭了。出来都会变成臭豆腐,岂不是破坏我在别人眼里的形象。”

  洛辰嗫嚅,他很想告诉秦九歌,以你的所作所为,在别人眼里,大抵是排泄物的存在。

  “既然如此,让我在外面捞一笔也好。”秦九歌的想法非常淳朴,什么挽救天下苍生,什么成为至尊强者,说到底,无非是买卖,就是价钱的事。

  既然看成是买卖,在墓地外面做,也是一样的。

  现场几十头肥羊,都在用无辜的眼神看着两个新到的新人。

  凡是敢进去的,踏入墓府,联系全断,生死茫茫。

  神识无法探查墓府情况,经过几天的冷静,已经没有人冒冒失失的进去。

  墓府门口,有三人守着,自称玄山豪杰,均踏入浩清境。

  三人中的大哥,甚至已经是浩清境中期修为。

  这种实力,在宣武城,都能媲美莫家的顶尖战斗力。

  现在把守在墓府门口,声称要想进去,先拿点买路财。

  看来三个玄山豪杰和秦九歌想到一块,墓府里步步杀机,贸然进去,浩清境都未必能全身而退。

  倒不如利用墓府开启,发笔横财,来钱又快又多。

  “小辰辰啊。”秦九歌肉麻的叫了声,半个身子亲密搭在洛辰肩膀上,洛辰起了身鸡皮疙瘩,心底恶寒。

  “好好说话,否则我割了你的舌头!”

  洛辰俊俏的脸绷紧,显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秦九歌立马恢复正常,满脸苦大仇深的忧国忧民表情,肃穆说:“这三个玄山豪杰,在此地占山为王。我辈修真,是为了锄强扶弱,便不能随了他们的意。”

  “哦。”宋乐走到人群中,探身看着秦九歌,“师兄请吧。”

  “小子,要么给钱,我们放你进去,要么滚蛋,别挡着路。”

  玄山豪杰发话,浩清境威压镇向秦九歌,远处几十名修为较弱的人,脸色煞白。

  洛辰无视对方的威压,轻易将其消散于无形,令对方全神戒备。

  其中那位浩清境中期的强者,明显很有眼色,略带敬意的让开墓府入口:“我三兄弟识英雄重英雄,两位若是要进去,尽管随意。”

  “少装什么大头狼,废话少说,把你们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脱下衣服背着手,到旁边站好。”

  秦九歌现在很牛,气势十足,没办法,主角在后面,随随便便开个光环就能增幅战斗力。

  “哈哈。”三人笑起来,上气不接下气,“小子,你莫非是失心疯了,我三人均是浩清境修为,没有找你们的麻烦,你倒是找起大爷的?”

  “看来,你们是不肯给钱了?”秦九歌仰望苍天,他们,是不会明白什么叫天命的。

  天命就是,自己哪怕打劫,他们也得乖乖趴在地上,等自己施暴完了再站起来。

  “麒麟捉天手!”区区一手,覆盖山巅,轰击在茂密的树丛中。

  树丛里,出现方圆十米的巨大手印,草木尽灭,泥土变成细沙,充斥着庞大的力量余波。

  玄山豪杰脸色一惊,好厉害的攻击,这小子虽然才罡阳境,然而他的武学却能凝聚成形。

  有形意,是六品甚至更高的武学无疑。

  “好了,我这个人不喜欢暴力。你们乖乖合作,听话把值钱的都拿出来。”震慑住对方,秦九歌捭阖纵横,神情恍惚犹如天神向世人颁布谕旨。

  “你太黑了吧,我们镇守墓府入口,才收每个人五十块灵石。”

  其中有人不服气了,好小子,张口要他们全部家当,真是比他们还土匪。

  秦九歌痛心疾首,说道:“你们太老实了,要换成我,一个人三百灵石,爱给不给,不给揍他一顿,揍到他给为止。”

  “那你不是抢吗?”玄山豪杰不认同了,此人行为卑鄙,手段毒辣,君子小人都惹不起的邪恶存在。

  “谁抢了,是他们自愿给我的。还有你们,快点自愿把灵石交出来,否则我和我师弟,只能采取点非常手段。”

  秦九歌牛逼哄哄的指着后面看戏的洛辰,洛辰从来没有当过打家劫舍的勾当,急忙捂着脸,把刺有灵霄二字的衣服脱下。

  要让长老知道自己在外面打家劫舍,二长老会从南天门一直杀到蓬莱东路,爱面子的小老头同样惹不起。

  “大哥,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们两个人都很厉害,打起来怕吃亏啊。”

  “他要我们全部家当,哪里是人,江洋大盗也没他那么大的胃口。”

  “我看我们还是进入墓府吧,进了墓府得了传承,看那小子还敢不敢说话。”

  玄山豪杰经过一致商议,举手表决,经组织研究,决定进入墓府探险。

  于是不顾还在叫嚣的秦九歌,三人鱼贯而入,极快的飞进墓府入口,消失行踪。

  “山水有相逢,我们走着瞧!”

  三位江湖豪杰留下话,就此拍屁股走人。秦九歌傻眼了,良久,悻悻骂道:“黄鼠狼放屁走得不光彩,还玄山豪杰了,叫玄山娘娘得了。”

  “噗嗤。”

  后面几十个看热闹的人乐了,他们同样看不惯玄山豪杰的所作所为,现在秦九歌把他们赶走,实在是除暴安良的典范。

  渐渐,在场愉快的笑声戛然而止,人们满怀恐惧的看着秦九歌,并和宋乐拉开距离,仿佛二人感染了瘟疫。

  秦九歌的眼神变了,很奸诈,很邪恶,眯成铜钱状。

  折了根树枝在石壁刻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人群里,一个罡阳境巅峰的老头,哈着腰走来,拱手道:“敢问这位壮士,你刻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老丈好眼神,不错,我是壮士。”

  秦九歌臭美,献丑又问:“老丈觉得这个字怎么样?”

  老头对书法颇有见解,当机立断的评论:“好像狗爬一样,写这种歪歪扭扭的字的人,应该拖出去打一顿,以儆效尤。”

  见秦九歌面色发黑,有朝暴力发展的举动,老丈话锋一转:“不过书法豪气,尽显英雄本色,大开大合间,唯有壮士有此风范。”

  “哪里哪里。”秦九歌摸着耳畔的黑发,伸出干净而洁白的手掌,“拿来吧。”

  “拿什么?”老丈的眼皮忽然跳得厉害,有麻烦。

  秦九歌叹气,很忧伤的说:“你既然知道我是壮士,应该明白壮士是需要吃饭的。很遗憾,你们被我绑票了,不许尖叫,不许脱衣服,不许报官。把钱全部拿出来,双手抱头,蹲成一排。”

  “什么?”老丈仰天长叹,双手激烈颤抖,很明显,他不是高兴。

  “有得有失,方才是自然循环。钱财是身外之物,我帮你保管,等以后连本带利的还给你。”秦九歌像是小孩子索要红包那样静若处子,但看他满脸豺狼的眼神,比玄山豪杰还恶!

  人群哗然,没有料到,才出狼穴,又进虎坑。

  感受到身后指指点点,洛辰不得不奔过去,死死捂住秦九歌的嘴:“众位不好意思,我师兄从小脑子有病,被大铁门夹过。他刚才胡言乱语,大家千万别往心里去。”

  “哦。”

  人群配合着呼出一声,原来是这样。

  倒也是,朗朗乾坤,岂有豺狼当道,太没有道德素质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