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道道伤疤

更新时间:2018-07-12 16:18: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29

刘千,人族中凶名无匹的悍匪,浩清境巅峰,能在凝丹境一元眼下逃命。
  凝丹和浩清,云泥之别,哪怕是逃命,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事。
  要突破凝丹境,一者凝聚金丹,二者攻克天劫。
  所谓渡劫,便是渡天劫,凝金丹,洗髓伐骨。
  九元凝丹,对应九重天罚,九死一生,方造化金丹大道。
  刘千能从凝丹境手中逃命,实力只怕超出华鼎宗的宗主,属于浩清境中无敌存在。叫死胖子赶回宣武城,洛辰隐约觉得,此间事,只怕是冲着秦九歌来的。
  “是谁派你来的?”
  洛辰心中想到二叔,可能,真的是他,心中不免对秦九歌有歉意。
  刘千不答,十招已过,他施展霹雳手段攻击,摧山毁林,灵力刺破地层,凌驾空中。
  “斗不过,且战且退!”洛辰脚步微动,不敢硬抗,他还没有突破到浩清境,实在不能力敌。
  刘千,离人们眼中的金丹大道只差一线,岂会是酒囊饭袋。
  刘千无视洛辰如何躲闪,弹指间,半亩森林毁灭,妖兽尽亡,化为尘屑。
  “长河落日斩!”金光变成弧月,斜斩空中的刘千。
  刘千头盖灵光,脚踏几乎凝聚成固体的杀气,百里内妖兽逃窜,轻易震散宋乐的攻势。
  “斗天杀!”
  一击不逞,宋乐再攻。
  刘千冷笑,轻轻弹指,指头隔空洞察十根树木,毁灭茂密树冠,洛辰手中长剑折断。
  这便是浩清境的优势,隔空伤人,能凝聚灵力化形,在空中简直占尽了天时地利。
  武学已经不足以弥补彼此差距,洛辰还有绝招,那是来自他血脉里最为深沉的召唤。
  因为自己的血脉,家族惨遭灭门,也因为自己的血脉,自己此生可能登上至尊境界。
  隐藏在血脉深处的记忆,若非洛辰自愿召唤,万法境都不能随意堪破。
  被刘千逼上绝路,洛辰决意动用血脉里的禁术,十八年了,他有十八年不敢面对自己血脉的力量。
  天地自然,成于混沌,运于鸿蒙,形于太古,长于太荒。
  太上时,人类,在天地形成很久后才出世,血脉里的力量不如妖兽世代传承那么庞大。
  但并不是说,人类的身体没有任何作用,当人身最接近先天圣道,体内血脉深处的本源之力就会被召唤。
  本源,秉性自身天机形成,十万亿人当中,没有一个人能召唤自己血脉里的神圣力量。
  只有传说中的崇灵大陆始祖,灵祖,是掌握了自己血脉里最秉承天性的本源。
  悬浮在空中,大陆最为精粹的灵气举托着自己,刘千高傲如帝王,俯视眼底颤抖的苍生。妖兽匍匐了,树林摧毁了,刘千赫然发现,灰烬中,那个小子变得不一样了。
  “什么力量?”
  见识过人的钱云,无法勘探洛辰到底在准备什么,他嗅到了危险,死神甚至游弋在附近。
  而危险,随着他目光下移,定格在洛辰身上。
  “是他?连浩清境初期都没抵达,真的能伤害到我?”刘千惊讶,说出去,怕是要笑疼不少人的肚皮。
  杀人魔王刘千,会被个低级小子威胁到,真是天大的玩笑。
  可洛辰,感应在自然,眼睛微闭,道道灵光化成祥瑞沉在他脚下,将他高高举托。
  “血脉里的力量,神圣的召唤,吾赐名你苏醒,尊你的力量灭杀侵权者!”
  洛辰黑色的眼眸变了,变成来自亘古不灭的大地颜色,体内灵力飙升,境界虽然定格在罡阳境,力量却连刘千都跳了眼皮。
  “可能吗?”
  刘千茫然,袒露上身,一条几乎贯通他全身的伤疤,像是爬旋的巨大蜈蚣。
  “我喜欢灭杀天才。”磨牙吮血,刘千身上的伤疤,正是一位所谓的天才给他留下的。
  “什么?”
  刘千失色,从空中飞下地面,再看天空,赫然出现一头洪荒神兽,正踩在自己刚才悬空的地方。
  多年的直觉避开袭击,刘千愣住,看着那头洪荒神兽,诧异得不能说话。
  “你没有妖族血脉,这是什么?”刘千恢复镇定,保持巅峰状态,沉声问。
  好久没有这种压迫感了,体内虐.杀的凶力细胞不停叫嚣,刘千快忍不住要酣战了。
  “荒天大兽!”
  洛辰将浑身修为和血脉注入那头神兽体内,兽目流转日月,有了神采和意识。
  从死物变化成活物,真正的荒天大兽,在洛辰的血脉中浴火重生!
  刘千见过不少所谓的天骄之子,同时,死在他手底的天才,不下十位。
  当洛辰用某种远古秘法召唤出荒天大兽时,刘千无法再保持镇定,因为他从几乎活过来的兽眼中,感受到浓浓的威胁。
  一般的罡阳境,岂敢与浩清境打斗,只怕是看见,都吓得战意全无跪倒在地。
  不过,洛辰没有胆怯,从内心里,他和秦九歌一样,都是能把自己命不当命的疯子。
  刘千毫无怀疑,假如洛辰突破到浩清境,甚至有击伤自己的实力!
  洛辰召唤的神兽苏醒,龙头,龟背,凤尾,虎足,支撑着天地的巨力。
  浑身布满紫金鳞片,每块肌肉拥有碾压乾坤的神力,狰狞的兽头拥有万古的黑暗玄色,吞噬光线。
  荒天大兽,是早于人类诞生的太荒神兽,天生有碎裂时空的威力,仅仅是肉身,便能抵御九天之上的玄天罡风。
  百丈身躯挤在高树林里,万亩树木化为焦炭,土地翻白,坑洼得不能找出半块平整土地。
  巨大的兽目凝视刘千,一声怒吼,携带滔天威慑,镇压着寰宇星空。
  “虚张声势!”刘千短暂回神,洛辰不过是罡阳境小子,即便有秘法,断然不可能斩杀自己。
  仗着浩清境巅峰实力,刘千不再保留,把洛辰当做同等对手,认真对战。
  凭借荒天大兽,洛辰苦苦支撑刘千的猛烈攻击,战斗如火如荼。
  眼望着东方鱼肚翻白,洛辰眼里出现自己都看不清的茫然,在希望什么奇迹呢?
  “死胖子,你又闹什么幺蛾子。”炼化那枚五品丹药,秦九歌缓口气,已经带着死胖子飞奔到高树林。
  “我,我好像要突破了!”胖子鼓动双拳,只觉得体内灵气汪洋若海,纷纷殊途同归,从经脉沿着灌入腹部,火辣辣的热。
  “你确定没吃什么脏东西?”修炼突破,除了循序渐进,唯有遇见天大的机缘或压迫自身潜能。
  秦九歌打通丹田时,差点栽在彼岸花的魔咒下,结果人比人气死人,死胖子就来来回回跑了一晚上,居然也要升级?
  “真是不敢相信,你肯定没吃什么东西?”秦九歌心里好不平衡,要不改天自己也跑个马拉松,说不定也能激发身体的潜能。
  “现在师弟性命攸关,你还在这里懒驴上磨屎尿多,简直是个麻烦的废物,太让我失望了。”
  秦九歌嘴不留情,高树林里古木参天,死胖子跑出来也不留个记号,谁知道二师弟打到哪了。
  死胖子大张着嘴,大师兄的话好混账啊,现在突破又不受自己控制,按理说别人升级,不恭喜几句福如东海,总不能当直说别人胖了三斤吧。
  “算了,你坐在原地突破,我进高树林打探。”要是能飞,直接在空中俯视,倒是能轻易看见,高树林的核心被挖掉大块,那里便是战斗中心。
  “师兄深明大义,师弟佩服。”难得大师兄讲道理,死胖子不敢多说,急忙入定进入深层次的感悟。
  心里开心啊,死胖子觉得自己身轻如燕,简直行走在云端,回去后,三师姐要高看自己好多眼。
  面对浩清境巅峰的袭杀,秦九歌心中都畏惧万分,根本不敢力敌。
  对上浩清境中期,便有亡命的危险,可谁叫人家是主角,横竖都不会死。
  秦九歌背着重剑穿行在高树林内,循着一声响彻虚空的兽吼,渐渐接近狂暴毁灭的战团。
  方圆几百米,土地上光秃秃不见任何树木,在众多乱石白沙上,洛辰气息紊乱,嘴角流出暗红的血色。
  实力太低,哪怕激活血脉潜能,召唤而来的荒天大兽,也仅仅只是半丝神念,酣斗半个时辰,被刘千打到溃散的边缘。
  真正的荒天大兽,万法境巅峰见了,都得退避三分。
  如今只有丁点神念,大兽神威被牢牢压制在人下。
  “死吧!”
  刘千发动武学,在空中凝聚百米长枪,洞若在冥冥虚空,连附近的空气都化成飙风肆虐。
  洛辰以荒天大兽最后的残余力量,消磨刘千的武学攻势,大兽溃散,血脉被狠狠一抽,蒸发大半。
  “咳咳。”脸上出现不自然的病态,洛辰眉头微皱,倒退三步,跌坐在地上。
  能拼到现在,他所有的底牌均已动用,眼看刘千像是修罗魔头步步紧逼,十指磨烂提不起力气。
  “给我个痛快的。”洛辰心有不甘,自己身负血海深仇,有太多遗留的遗憾了。
  回忆着脑海里匆匆闪过的画面,洛辰脑海里,突然出现秦九歌那张讨厌又可恶的脸。
  不是师兄弟的感情有多深,着实是秦九歌把洛辰恶心到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