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数风云叱咤

更新时间:2018-07-11 20:15: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92

东南角开始松动,阵法环环向扣,东南角破损,大有集体崩溃之势。
  “滚!”
  秦九歌满目狰狞,眼睛里是无穷的杀意,暴起的血丝覆满秦九歌的眼球,模样太过可怖。
  “啊!”
  钱云见了秦九歌这幅模样,生生被秦九歌吓到,倒退不敢再靠近。
  他只是色厉内茬的老猫而已,见到虎威,自然吓得收起逞强的模样。
  恒有钱心惊,此子对他人狠,对自己更狠,放他离开,华鼎宗有覆灭的危险!
  “怨不得我,死吧!”
  隔空用灵力凝聚成兵,恒有钱气势汹汹,呼以擂鼓助威,以灵力聚集的长兵朝秦九歌后心窝刺去。
  此招刁钻,心脏毁灭,哪怕九天的大罗金仙下凡,也不可能挽回秦九歌的命。
  通过重剑上的剑刃折光,秦九歌看见恒有钱持兵刺向自己后心窝,当下并不躲闪,反而咬牙继续握着重剑破开阵法。
  东南角不破,自己在狮子楼里也逃不了一死,左右如此,唯有拼命!
  钱云狂了,恒有钱疯了。
  秦九歌癫魔了,死死握住重剑,强悍的意志令他像座山踏在那里,岿然不动。
  轰轰!
  功夫不负有心人,东南角被破开,捅破个窟窿,符文爆裂,阵法摧毁。
  在即将被捅个透心凉的同时,秦九歌借力飞向破口,逃到了外面。
  街道上,人影稀少,冰冷的空气刺痛着伤口,令秦九歌回神。
  全身几乎没有完整的地方,面对两个浩清境威逼,秦九歌能捡条命,全靠他惊人的意志和精神。
  “怕什么,我是天启门弟子,宣武城周遭几万里尽归我天启门掌管。在这里,我就是天,宗门不会处罚我的!”
  钱云虚张声势,又害怕秦九歌吃人的模样,便对恒有钱吼道。
  恒有钱心想,今日结了死仇,不斩草除根迟早招来祸患,不如先斩后奏,再推到钱云身上。以钱云的身份,反正人都死了,相信不会有太大惩罚。
  狮子楼的打斗吸引了不少人在暗处窥视,恒有钱顶着压力,不再废话,取兵朝着秦九歌眉心洞穿。
  得以逃出狮子楼,朗朗乾坤下,秦九歌盘膝坐地,衣裳褴褛却不能遮住他的气质。
  “麒麟捉天手,出!”
  六字合一,天摇地动,宣武城里爆发极强的灵力,汇聚在秦九歌掌中。
  半数灵气抽空,惊动宣武城内的修真者,到底是谁,在触动宣武城的禁令?
  模糊的手掌渐渐形成雏形,有天大,有地阔,手掌纤细,蕴含毁灭之道,法则越级屠杀。
  “什么?”
  恒有钱没有料到,时到现在,秦九歌都在隐忍,为的就是自己活命!
  杀恒有钱,惊动宣武城,秦九歌的命保住了。
  看着手掌压制而来,恒有钱垂死挣扎,仅仅被手掌的气息震成重伤。
  麒麟有千万巨力,既名捉天,便可去日月在掌中,唯我独尊!
  恒有钱眼中流露恐惧和悔意,他后悔了,为什么要招惹对方。
  自己这些人看起来像是毒蛇,殊不知,秦九歌才是真正的毒蛇,光是那份忍耐的心境,便可令对手寝食难安。
  轰!
  巨手消失,恒有钱被碾压成肉沫,纵横一时的华鼎宗大长老,惨死在罡阳境小子的招数下,尸骨无存!
  宣武城内,暗中观战的人,没有哪个不感叹此子心性。
  不远处的钱云,俨然受了不小冲击,重伤垂死在地,浑身皮肉裂开,气息低沉。
  秦九歌举起手掌,印在空中,呼吸平淡。
  “不,不要杀我,我是天启门弟子,我哥哥是亲传弟子,你不能杀我。”
  看见秦九歌犹如血色修罗站起,钱云被吓哭了,哪怕秦九歌浑身冒血,重伤不比他轻。
  “快住手!”牧原长老踏空飞来,落在狮子楼外,冷汗直流。
  钱云,他是知道的,至于华鼎宗的手段,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过。
  水至清则无鱼,牧原不那么强势,城里的明争暗斗少不了,只要不闹到台面就可以。
  可牧原万万没有料到,华鼎宗要对付的,竟然是秦九歌!
  对于秦九歌的师傅,灵霄宗大长老,在牧原心里留下深深的强大印象。
  以牧原四元凝丹境界,在大长老渊博的修为下,不过是沧海一粟,牧原觉得,对方能随手碾杀他。
  这种压迫,唯有天启门几位实权长老,才有。
  现在,钱云跟着华鼎宗策划在城内杀人,况且事迹暴露,已经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牧原后悔,为什么自己当时没有阻拦。
  最要命的是,秦九歌反杀一人,又要杀钱云报仇。
  对方的师傅,太强了,天启门强大,暗中树敌也不少,又有人族圣地镇压,天启门并不能为所欲为。
  嘴里发苦,看着地上碎烂的尸体,浩清境啊,被罡阳境碾杀连囫囵的尸体都留不下,怪物。
  “秦小哥,这件事是钱云不对,能否给我个面子?”
  事出理亏,牧原客客气气的说。
  “他要杀我。”秦九歌掷出四字,目光血色,杀意不减。
  “长老,快杀了他!”被吓哭的钱云,见到牧原长老驾到,顿时见到救星,恢复成狂傲的模样。
  牧原长老狠狠瞪着钱云,你瞎吗,对方的师傅若是驾临宣武城,城中谁人能挡?
  况且秦九歌的背景,是宗门,他师傅不是孤胆英雄,他上面有宗主,有传承!
  “闭嘴!”牧原怒气呵斥钱云,难道要再整出个陨星宗事件,才甘心?
  钱云见牧原不帮自己,眼底怨毒,记下这笔。
  牧原对钱云更失望了,且不说他窝囊至极,又只知仗势欺人,他以为父辈都能庇护他一辈子吗?
  走过去,牧原递上一枚五品疗伤丹药,诺大宣武城,只有一名五品炼药师坐镇炼药师工会。
  “秦小哥,借一步说话。”
  钱云是个窝囊废,可他哥哥和祖辈,不得不令牧原仰望。
  秦九歌不是笨人,灵霄宗纵然有实力,万万斗不过天启门这种传承十万年的大势力。
  吞服丹药,秦九歌眼中恢复清明,清冷道:“多谢牧原长老伸出援手,秦九歌记下这份恩情,有朝一日必定还报。”
  “嗯,此事钱云理亏,同样是我天启门理亏。你有所不知,这钱云的哥哥,是天启门亲传弟子最为拔尖的几个,他祖辈,更是天启门太上长老,如今的天启门宗主,便是出自他们这一支。”
  原来如此,难怪钱云能在外面呼风唤雨,看来这事,便只能不了了之了。
  秦九歌捏紧拳头,看见钱云眼底流露的怨毒,心生忌惮。
  今日之事,纵然他愿意撒手,以此人睚眦必报的小人心性,肯定会阴魂不散的。
  “多谢牧原长老提醒,秦九歌懂了。”不悲不喜,秦九歌回答。
  牧原再次诧异此子心性,他还打算费很多口舌,可秦九歌一点就通。
  看见钱云那张霜寒冷的脸,秦九歌比他笑得更灿烂。
  王八蛋,他还不知道,主角是自己师弟,等到时候,天启门算什么。
  秦九歌不是君子,他也是有仇必报的小人,真正的毒蛇,是不会轻易显露自己的毒牙,那只会暴露自己使自己危险。
  秦九歌收起重剑,暗自在体内炼化那颗五品疗伤丹药,身体得到极大恢复。
  只是颗五品初期丹药,便把秦九歌残破的身体内外修复得差不多,炼药师,真是厉害。
  告别牧原长老,长河渐落晓星沉,踏着天阶夜色,秦九歌连夜离开宣武城回宗。
  “你别去招惹他。”牧原恨透了钱云,撂下一句话就走了。
  他倒是不怕秦九歌吃亏,秦九歌离开时别有深意的笑容,牧原长老觉得,毒蛇仿佛不是钱云才对。
  千年前,已经出了个陨星宗,牧原长老为了整个天启门考虑,自然不愿意天启门再去树敌。
  出了城门,秦九歌迎面撞上死胖子。
  连夜在山路奔走,死胖子觉得他快断气了。
  他浑身裹满了泥土,气息低沉,呼吸不能接洽。
  大师兄凶多吉少,二师哥命在旦夕,死胖子六神无主,只能依据洛辰留下的话,回到宣武城。
  刚刚到了城外,死胖子有气无力的拿出几百灵石,准备再次败家进城。
  还好秦九歌伤势恢复,及早出了城门,对方得了牧原长老隔空传音,哪里敢朝血色修罗收小费。
  “死胖子?”秦九歌纳闷,他怎么在这?
  死胖子再次见到秦九歌,心中那个狂喜啊,大师兄就是大师兄,纵然衣裳破烂,可浑身气息丝毫不显溃散。
  有大师兄,或许,二师哥会没事呢?
  急忙忙把前因后果告诉秦九歌,死胖子被秦九歌踹在地上:“败家子啊,我的灵石,我的灵石!”
  没有死在恒有钱手里,秦九歌觉得他要死在自己人手中。
  “你说有人截杀二师弟,是浩清境巅峰?”主角体质真是招黑,走个夜路都有人来砍。
  死胖子口带哭腔:“师兄快点吧,要不来不及了。”
  “嗯,我找到自己的使命,是主角的福星和无敌幸运星,当然要雪中送屎不对,是送炭。”
  秦九歌整了整衣领,提着死胖子,朝着城外高树林赶去。
  时间紧迫,去叫牧原来不及了,或许凭借主角体质,他连酱油都打不成。
  和牧原没有交心,秦九歌带着死胖子再次闯入高树林,去寻找师弟。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