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捅破天

更新时间:2018-07-11 16:04: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17

果然,大长老说对了,秦九歌能击毙那名浩清境初期的黑鬼,无疑是占据了运气。
  纵然有所机缘,境界上的差距,就是实力上的鸿沟,难以填补。
  “哈哈,小子,我看你怎么死!”恒有钱眼中带着虐.杀残意,再次呼掌……
  与此同时,死胖子早已出了宣武城,飞奔在看不清的茫茫山道上。
  迎着面,死胖子面前出现一人,似天神下凡,五官精雕。
  “师弟?”
  匆匆从天妖林赶回的洛辰,见到山中出现身高八尺腰围八尺的怪物,赶过来,果真是天生骨骼惊奇的师弟牛万山。
  “二师哥?”
  死胖子跑得精疲力尽,正要昏厥,看见面前男子,大喊声:“师哥救命啊!”
  与洛辰大致说了宣武城里的情况,秦九歌危在旦夕,迟了有性命之忧。
  不能坐视不理,洛辰撇开胖子,欲要赶向宣武城。
  正在他即将动身去支援时,丛林内,踏步走出一人,满脸病虎痨鬼状,生生令洛辰定住身形。
  “穿灵霄宗弟子服饰,罡阳境修为,长得有点好看,又在宣武城附近活动。”
  刘千看着眼前的洛辰,心道找对人,对方要他杀的,应该是他。
  年纪轻轻修为抵达罡阳境巅峰,天赋算是不错。
  “什么人?”洛辰拔剑问。
  “我受人之托,来杀你。放心,紧闭眼睛,等我割下你的头,很快的。”
  千算万算,洛辰的二叔没有料到洛辰会连夜朝宣武城飞奔,若是早得知狮子楼的事,犯不着出此乌龙。
  洛辰行事,雷厉风行,听对方既然是来收割自己性命,又知道灵霄宗,想来不会错。
  至于是谁雇佣了杀手,洛辰猜不到,会不会是华鼎宗呢?
  “找死!”
  剑气激昂,咻咻打穿三根树木,细雨休止,化为延绵的山风撕割不开。
  “哈哈哈,真是可笑!”刘千随意抬手,浩清境巅峰实力展露。
  “四大宗派联合通缉的罪犯刘千?”洛辰诧异,没料到彼此的差距那么大。
  至于死胖子,提着口气,早早坐在地上不敢动。
  “不错,死在我手中,你算是值了。”刘千负手,丑恶的嘴脸隐藏在黑暗,光是周身杀气便朝着人索命。
  挥剑,洛辰斩断这些负面影响,气势不变:“那我今日,倒要讨教杀人魔王有什么厉害的地方。师弟快走,去宣武城!”
  洛辰拦住刘千,又要胖子跑回宣武城。
  在洛辰心中,附近唯有大师兄在,只有他一个外援,不找他找谁。
  况且,洛辰隐约觉得,这个大师兄,和以往不同,也许他有实力化解杀局呢?
  见洛辰以身挡住刘千,死胖子奋力再爬起来,满脸水渍,朝着刚才跑过的路再次折回。
  他心里,已经失去判断,既然二师哥要自己跑回宣武城,便到了宣武城再说吧。
  森林内,黑压压不见光明,听得刘千张狂:“好小子,看你有勇气,便让你十招。”
  “口出狂言,长河落日斩!”轰轰的爆炸声,响彻寂静的树林,吓得动物争先逃命,妖兽惶惶不安。
  雨停后,夜色将洗,再次从云层透出一只毛月亮,慌慌照在苍凉的古道上。
  外人看来平静的狮子楼内,锅碗瓢盆化为碎片,三楼满目狼藉,成为废墟。
  秦九歌受了些伤,嘴角挂血,施展魔影幻身变,向着门口移动。
  大门打开,冲出十人罡阳境修为,并有几十淬灵境九级,团团堵住门口。
  “杀!”
  人潮做大,朝着秦九歌劈刀砍来,招招致命。
  “无锋!”取出重剑,秦九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砸死一名罡阳境初期。
  重剑横扫,腰斩而去,众人惜命,不敢硬拼,即将落在秦九歌头顶的刀剑纷纷撤回。
  包围撕开条大口,秦九歌一脚踢飞地面的狼藉碎屑,朝着恒有钱洒去。
  转身,秦九歌背剑竖出,立剑无锋,单以万斤巨力砸死二名淬灵境,尸体抛到底楼,血肉模糊。
  “拦住他!”
  恒有钱急了,拨开身上的灰尘,命令众人合击,不要让秦九歌冲到底楼。
  “谁不怕死,与我斗一场!”脚踩血淋淋的楼梯,秦九歌高高在上,挥剑斩断扶手。
  楼梯垮塌,几名罡阳境跌到二楼,不等站起身,秦九歌已从空中跳下,生生再斩一人。
  轰!
  一名罡阳境反手打在秦九歌后背上,血肉之躯出现拳头大小的裂口,秦九歌闷哼声,丢弃重剑双手化鬼,卡住对方的喉咙。
  “啊!”
  抓住对方的喉咙,秦九歌飞快冲过去,把对方抵死在墙角。
  战若疯魔,秦九歌双眼通红,血腥味激发他内心深处最恐怖的封印。
  “宰了他!”恒有钱冲到楼梯断裂的地方,俯身,从三楼吼道。
  二名罡阳境持刀,厚重朝着秦九歌劈来。
  秦九歌双手固住对方,用对方身体挡下要命的杀招,那名罡阳境被大刀斩成三段,肉烂肠断。
  恒有钱看得触目惊心,连他都有些害怕。带了十个宗门精英,本以为多此一举,如今看,靠他还拦不住这个疯子。
  唰唰!
  重剑归手,秦九歌顶天立地,地板上出现两只清晰脚印。
  凭借道宝灵威,秦九歌折断其余人手中的武器,重剑如同镰刀飞速收割。
  “竖子尔敢!”都是华鼎宗的精英,有可能踏入浩清境,恒有钱站不稳了,从空中跃下,探出手去抓秦九歌的脸。
  张开嘴,秦九歌用力咬下去,口鼻血腥,出现截断指。
  如同受伤癫狂的疯兽,秦九歌目光阴冷,淡定吐掉嘴中断指。
  趁着身后的一名罡阳境呆愣,秦九歌再次架剑,从上到下仿佛劈柴。
  对方抵抗住重剑,秦九歌抬脚一踹,踢断对方肠胃,呕血不休。
  恒有钱断掉一指,白骨茬深,令他恐惧。
  “杀,快杀!”
  恒有钱挥手指使,却见身旁没有几个活人,秦九歌已经跳到了底楼。
  眼看即将脱出身去,底楼下,出现一人,高傲看着秦九歌,拦住去路。
  “钱云?”秦九歌自然认得他,在交易行,他还阴过对方。钱云显然记得秦九歌,在他心里的必杀名单上,秦九歌和宋乐并排。
  “冤家路窄,原来他们要对付的是你。果然是小畜生,看我收了你的命!”
  宋乐最近在天启门频繁出彩,钱云对此早有预谋,心中不爽,见到秦九歌,更是眼红。
  见对方非置自己于死地,秦九歌来者不拒,管他什么天启门,统统挥剑砍去。
  钱云只是通过丹药强行开辟灵台,根基说不得太稳,不过招拦住秦九歌还是绰绰有余。
  罡阳境中期,太弱了。
  秦九歌掌握的麒麟捉天手只能施展一次,必须击中。
  恒有钱满身血色从楼上跳下来,踩碎地板,满脸青筋。
  “这小子处处阴招,速战速决!”恒有钱说完,手推火掌,令空气迅速升温,极快朝着秦九歌拍去。
  钱云同时打拳,拳劲足以轰杀罡阳境巅峰,不得不令秦九歌退避三舍。
  拳撼重剑,钱云一圈,扫开重剑,秦九歌力竭。
  恒有钱从背后袭杀,火掌排开空气,牢牢印在秦九歌后背。
  能抵御钱云,秦九歌已经用了全力,现在恒有钱全力打来,秦九歌退无可退,后背生生承受。
  哐哐!
  秦九歌倒飞,沿途推金山倒玉柱,撞翻撞烂东西不计其数,后背没有丁点好肉。
  五脏六腑剧痛,恒有钱一掌带火毒,印在体内,牵制丹田灵力。
  “老狗,下手真黑!”丹田受创,无异于折了两条手臂,秦九歌忍耐不住了,再不打出麒麟捉天手,只怕要被打死了。
  可是以他的实力,现如今只能勉强打出一记,若是这二人不死,便是自己的末日。
  “小东西,要怪,只能怪你命苦了!”恒有钱癫狂的疯笑,老脸上的皱纹迅速抚平,眼中是此起彼伏的杀意波动。
  “我要是出了事,你们华鼎宗上下千余人,怕是要跟我殉葬了。”秦九歌嘴角冒血,洁白的牙齿缝隙,是干黑的血痂。
  “杀!”
  钱云早已记住了秦九歌,现在趁着对方不备,杀他是最简单不过。
  能以罡阳境中期,杀八人,战二名浩清境,以钱云自问,他哪里做得到。所以钱云恨,他嫉妒,他非要杀死对方不可。
  两人左右包抄秦九歌,无论所谓的绝招朝向谁,最多只能带走一人罢了。
  秦九歌眼神波动,还是认定恒有钱更可恶。
  至于钱云,他只能交给宋乐帮自己报仇了。
  正当秦九歌准备拼死带走一人时,身体渐渐移动,来到狮子楼底楼的东南角。
  布置的藏匿阵法,东南角有明显松动,阵法的核心在东南角因为符文不全而被剥削实力。
  秦九歌强行按住内心的激动,看来莫传说并没有骗他,要是事态不能控制,从东南角可能逃出狮子楼。
  秦九歌疯狂起来,只要逃出狮子楼,他便安全了。
  “破!”
  不向恒有钱二人,秦九歌竭尽全力,施展灵力攻击东南角。
  无形的阵法薄幕在灵光下层层波动,重剑砍在光幕里,咔咔作声,产生激烈的火花喷涌。
  “你想逃?”
  钱云先行来到秦九歌背后,猛的攻击秦九歌。
  拳拳打在秦九歌坚实的脊梁上,砰砰撞进内脏。
  秦九歌双眼凸出,生生憋住体内要吐血的压力,双手紧握重剑,竭尽丹田灵力注入剑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