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浪花淘尽

更新时间:2018-07-10 20:00: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92

一步步,秦九歌每个步子踏在实处,登上狮子楼的第二层。
  二楼房间里,埋伏的人小心捂住口鼻,生怕被人发现。
  莫传说在秦九歌身后,神色不自然,步步走来,无不是心惊胆战。
  奇怪,自己是浩清境中期强者,为什么会对个罡阳境的小子满怀敬畏。
  冥晦的天宇,充满了变数。
  走上二楼,秦九歌突然停下脚步,临着阁楼窗台,登高远眺:“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秦九歌淡淡慷慨,手持白纸扇,屹立在阁楼任由寒风洗礼,明亮的智慧眼眸看清事态百怪。
  “说得好啊。”
  莫传说被秦九歌的话惊艳到了,此子气度见识皆是上品,偶尔却疯癫异常,真是奇人。
  “莫家主,看此处风景如何?”秦九歌诗兴大起,谈笑风生间,视众人无物。
  莫传说应道:“风景优美,别有韵味。”
  秦九歌点头,回答:“那好,我不上三楼了,把桌子搬下来,让我在二楼靠窗用餐。”
  “啊?”莫传说傻眼了,你不按照常理出牌啊。按照常理,秦九歌会再次赋诗一首,众人不管真心实意,都会拍着巴掌叫好。
  宾主尽欢后,秦九歌登上三楼,阵法启动,二楼伏兵冲出,这才是正题。
  可令莫家主傻了眼,秦九歌提出要在二楼用餐,岂不是乱了计划。
  哗哗。
  窗外雨霖铃,遮不住楼内刀光剑影,二楼紧闭的房门内,收着呼吸的精英们忍受不住了,空气变得混浊布满杀气,时时有金属撞击的摩擦声。
  房内伏兵蠢蠢欲动,楼外细雨悠然飞扬,秦九歌收起纸扇,向着三楼的楼梯更上一层。
  二楼顿时陷入死寂,众人大眼小眼,纷纷看着秦九歌登上楼梯,寂寞无两。
  狮子楼内死寂,只听见窗外雨打青瓦,又有风铃传远碎雨。
  “秦小哥,你。”
  莫传说一愣,难道对方已经发现了?
  可既然发现了,为什么不逃,反而朝着楼上走呢?
  罡阳境面对浩清境精心布置的杀局,再妖孽的天才,只怕也不能抵挡吧。
  “莫家主,还不上楼,与我一醉。”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时,众人回神,秦九歌已赫然踏上三楼,坐在主位上。
  莫传说脸色复杂,对方的反应每每出乎意料,他彻底放下和秦九歌为敌的想法。
  “真是好酒好菜!”圆桌上,摆满各种珍馐佳肴,并有琥珀光泽的陈年美酒,在烛光下反射七彩光芒。
  觥筹交错,碗碟金银,各镶嵌灵石珠宝,好不奢华。
  连碗碟下的桌子,都是取材天妖林内的百年铁木,比钢铁尚且坚硬。
  凳下铺虎皮,秦九歌双腿大开,气度雍容的拿起筷子:“我尝尝味道。”
  “慢着!”莫传说伸出长筷,拨开秦九歌的筷头,这些看似美玉的佳肴,其中都掺杂了绝命丹,能要了浩清境修士的性命。
  “怎么了?”秦九歌平若湖面,楼下传来阵阵骚动,又转瞬归于平静,风声依旧。
  “没关系,他跑不了的。”
  恒有钱自信满满,容秦九歌多活几分钟,他到楼下启动阵法。
  只待阵法启动,狮子楼就会被阵法包裹,届时可以在楼内干任何事。
  心里,恒有钱始终有种不安,无形压制着他,令他如履薄冰不敢乱动。
  或许是因为秦九歌毫不在意的眼神,或许因为秦九歌只身赴宴的勇气,能面对十面埋伏谈笑风生,这份心性,同龄人中几乎没有。
  恒有钱眼中跳跃着凶光,管你有什么底牌,今日布下刀山火海,必杀之!
  “秦小哥,还没喝酒,吃什么菜啊。”莫传说掸掸袖子,莫家长老递过来一只玉壶,壶里酒色金黄,粘稠如浆,闻一闻,都醉乱了人的五脏六腑。
  “这是我莫家从外地收来,好东西啊。”真正的百年陈酿,莫传说都有些心疼的拿出来。
  这杯酒,没有毒,权当是敬重秦九歌的豪气。
  对方无论死不死,权当是以好酒践行,两方都不得罪。
  “好啊,那我要痛饮。”酒杯触及嘴唇,秦九歌说完话后,舌头根就发麻了。
  好浓郁的酒香,度数不低,里面纵然没毒,要是喝醉了可真的大条了。
  再看莫家主,豪气的干掉一杯,双眼耷拉,脸上显现云积的红晕。
  “好,感情深一口闷,看我的!”
  见莫传说和莫家长老看着自己满饮,秦九歌鼓足勇气,酒杯接触嘴唇时,却被牙齿堵住。
  好大一杯酒,全部被秦九歌浇灌在衣襟和衣袖上,只有几丝入嘴。
  即便如此,舌头火辣辣的燃烧起来,接着传达全身,要是换做其他人,非得醉死在这。
  秦九歌开始以小人之心,洞察更小人之腹。
  莫家主会不会收人好处,想用酒把自己灌醉。
  “这,真豪气啊。”看着秦九歌被酒湿润的衣裳,莫传说脸上出现难以严明的抽痛,你不会喝酒,装什么酒仙,真是浪费了。
  “会须一饮三百杯,我们再来。”酒意传遍全身,身体微微出汗,秦九歌带着酒意拉着莫家主对酒。
  “小杯子怎么喝得尽兴,换大碗!”
  秦九歌拿掉酒杯,换做桌子上的饭碗,示意对方倒酒。
  满满的玉壶,仅倒了两碗形如郁金香的美酒,玉碗承接来琥珀的天光。
  “来,我们两个一口干!”又听秦九歌豪气的举起酒碗,真饮士。
  莫家主的脸十分复杂,也许,是刚刚秦九歌喝酒的方式不对,他真是个酒仙也有可能。
  抱着谦让死人的心态,莫家主点头,一口闷了进去,脸上火烧显得很痛苦,跟刀刮似的。
  再看秦九歌,莫家主真的快气疯了,对方嘴角出现两条哗哗流淌的瀑布,酒全部倒了衣服,他喝个屁!
  “千杯不倒!”秦九歌毫无自知,掷下酒碗,显得神情放纵。
  莫家主的手在袖子里反复握紧,真的,真的好像干掉眼前这个混账。
  刚才,莫家主还被秦九歌的豪气和勇气所折服,现在来看,这人压根是个厚脸皮的小子,十足的坏蛋!
  “咳咳。”二楼下,传来无意的咳嗽声,在座二人听出弦外之音。
  “我上个厕所。”莫家主很没诚意的找借口离开,秦九歌的行为把他的心伤到了,彼此的天使是做不成。
  秦九歌白眼,连理由都不肯创新,太没创意了。
  “东南角阵法防御薄弱,珍重。”
  一声细如蚊语,莫家主带着长老下到狮子楼,见空中闪耀金光,狮子楼里虽然能看见外面清冷的长长街道,联系却被切断。
  走出重重包围的陷阱,莫家长老问:“家主,以您看,那位少年能活着走出狮子楼吗?”
  莫传说深以为然,对方简直不是人:“他能活着出来。”
  “为什么?”逃无可逃,又有二位浩清境带领十名罡阳境及其手下,里面水泄不通,长老自问自己遇见了必死。
  “因为。”莫传说神情凝固,看着三楼上摇晃在烛火里的谪仙人影,“他的脸皮很厚,想我浩清境中期,自愧不如!”
  “家主英明。”
  要不是看在他是将死之人的份上,刚才长老非得大耳刮伺候对方,让他浪费好酒。
  倚靠在窗子附近,秦九歌看见空气里流动的金光,狮子楼和外面断了联系,至少在天亮前,外人以为天下太平。
  一只脚点地,秦九歌另一只脚搭着二郎腿,笑着等候今晚的主角。
  恒有钱左右手前后用力摆动,衣袍铮铮,迈着外八字步,头顶青光从二楼走上来。
  见到秦九歌,恒有钱阴谋算计得逞,奸笑说:“小子,你今日必死无疑,在我重重包围下,你插翅难逃!”
  秦九歌不起身,遥遥搭了把手:“原来是恒有钱啊,怎么,又给我们灵霄宗送灵石来了?”
  “牙尖嘴利,我要把你的牙一颗颗敲掉。”
  恒有钱并不觉得谁能救得了秦九歌,此刻心中得意。
  他与秦九歌正对面落座,目光交接,火星激烈。
  “小子,明年今天,便是你的生辰!”
  恒有钱落座,在秦九歌正对面,猛的推动圆桌。
  圆桌整体用百年铁木打造,重五百斤,恒有钱乃是浩清境初期修为,猛的一推圆桌,桌子便欺身撞到秦九歌胸口。
  秦九歌双手用力,双足点地,身体固在凳子上。
  “老东西,活了大把岁数毫无建树,还是你下地狱的油锅里吧!”秦九歌用力,抵挡圆桌,两人通过圆桌比较力气,平分秋色。
  桌上碗碟此起弹跳,哗哗作响,铁木也发出咔嚓的摩裂声。
  有彼岸花淬体,秦九歌身体淬炼优良,忍着手臂上刺入骨髓的疼痛,压制住恒有钱的力道。
  “有点门道,可惜了!”
  恒有钱再次发力,两腿像是擎天大柱,牢牢撑在地面。
  咔嚓!
  铁木圆桌一声响,秦九歌失力,身体从凳子上站起,连连退后三步。恒有钱紧追不舍,手撑圆桌,把秦九歌逼到墙角,秦九歌后背抵墙,方才卸掉巨力。
  “战!”
  秦九歌战意出口,毫不屈服,两人相互推着圆桌较劲转圈,不敢有人打搅。
  啪!
  圆桌在两人相对夹击下,化为碎片,踢开铁木残块,恒有钱气势汹汹,一掌横打。
  劲风刮得脸颊生疼,秦九歌麻了半条手臂,才用手肘抵住。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