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独战群雄

更新时间:2018-07-10 15:42: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99

修为浩清境巅峰,凭借早年得到的诡异功法,此人行踪飘忽不定,曾有凝丹境对其出手。
  刘千凭借极强的体质,从凝丹境手中逃生,名字传遍整个人族。
  他杀人越货,受到人族四大宗派的联合通缉,不过这种大盗,无论是手段还是心智,都是上上品。
  不久前,刘千斩杀两名四大宗派的亲传弟子,躲藏在宣武城外,等待风暴过去。
  正当刘千徐徐恢复自己体能时,潮湿阴暗的山洞内,响起一个浑浊的男声:“人族大盗刘千,现在像条死狗躺在这里,真是可笑。”
  “谁?”刘千骇然,急忙从地上爬起。能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自己附近,对方的修为甚至超过了一元凝丹!
  “别慌张。”那个声音从四面八方灌入刘千耳中,震得连杀人无数的刘千都有一丝胆怯。
  啪!
  储物戒指从暗处被抛出来,神秘的声音继续说道:“帮我杀个人,三千灵石,罡阳境的小子,够了吧?”
  刘千将信将疑的接过储物戒指,眼中火热,舔了舔干裂的血唇:“杀谁?你为什么不出手。”
  对方拥有凝丹境威能,修成金丹大道,人族无匹。
  要杀个罡阳境的蝼蚁,为什么要找上他呢?
  “不该你问的别问!”
  幽幽的地狱里,浓郁的杀气甚至超过刘千,令虫鼠毙亡,“对方身上穿有灵霄宗弟子服饰,修为罡阳境,就在宣武城附近,你看准时机出手。成功的话,我会帮你突破凝丹境,否则,死吧!”
  声音掷落大地,暗处惊出几只蝙蝠,被刘千伸出尖利的手爪撕碎。
  邪修?感受对方气息,判断力惊人的刘千捕捉到问题所在。
  听说最近有邪修组织出世,四处扼杀天才,收割百姓性命。
  人族圣地十分重视,甚至派遣了凝丹境出手,寻找邪修踪迹。
  丧家之犬罢了,刘千轻蔑想着,对方估计是忌惮宣武城里的凝丹境长老,才让自己出手代劳。
  不过,区区罡阳境的小子,要扼杀他,这三千灵石赚得不费劲。
  刘千走了,天空上,正飘下丝丝凉雨,润透人的心。
  溶洞内,一个人始终藏在暗处,永远看不见他的脸。
  最近人族严打邪修,他暂时不敢露面,自然不可能到宣武城中打探消息。
  盯在灵霄宗外,发觉秦九歌来到宣武城,他不敢随便再出手,只得找到人族中杀人越货的强盗。
  “辰儿啊,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杀人何足道哉。既然你心软不愿意出手,那我就帮你,把那小子宰了。待他死后,灵霄宗必定传承你为大师兄,你才可能复仇啊!”
  话音落,洞穴里活物俱灭,蝙蝠尸坠落陨烂,杂虫腐鼠被气息扼杀。
  顶着小雨淅淅,他走入雨中,山风卷地改变着气流,方向难明。
  等秦九歌撞在刘千手中,他必死,结局似乎不需要等了。
  话说,秦九歌登上狮子楼之前,刘千就已抵达宣武城外,等待那个灵霄宗的罡阳境弟子。
  他像是暗自窥视潜藏的毒蛇,埋伏在杂草乱丛里,等待致命一击,随后飞快逃入山林。
  纷纷寒雨洒落之前,洛辰从天妖林内试炼出来,听闻宣武城有家族欠债不还的乐事。
  有人当乐子调侃当天莫家遇见的窘事,洛辰直觉,对方肯定是秦九歌无疑,除了他,没有谁会这么缺德。
  故事中,隐隐又有华鼎宗的影子,洛辰多了份心眼。
  华鼎宗的矛盾,的确是他故意留下姓名,想给秦九歌下点绊子。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大师兄不能每天生活在阳光灿烂中,得给他添点堵,生活才精彩。
  时常混迹在宣武城,洛辰对于城中鱼龙混杂的势力,自然了如指掌。
  “坏了,莫家,正是华鼎宗的下属家族之一。他要去赴宴,该死,这个蠢货!”
  洛辰怒骂,修为抵达罡阳境巅峰,迟迟不能迈入浩清境。
  不过单看气势,能随意剥离天空中游离无力的雨丝,甚至超过了浸淫罡阳境几十年的老一辈。
  “我得赶快去宣武城,晚了,怕他有性命之忧。”
  强龙难压地头蛇,华鼎宗和莫家若是铁了心要对付秦九歌,明的不行,大可以来暗的。
  洛辰当然希望大师兄喝水的时候,被意外梗死。
  只不过若是死在别人手中,洛辰不忍心看见。
  虽然,大师兄为人混账了一点,做事卑鄙了一点,行为龌蹉了一点,神态猥琐了一点,不过好歹是灵霄宗的弟子,要出手也轮不到旁人。
  呆在灵霄宗,旁的本事未必有,肉只能烂在锅里,这个道理根深蒂固。
  得知今晚秦九歌被莫家宴请,洛辰急忙从天妖林外赶路,要去支援。
  踏着泥泞的泥路,洛辰抄小路去宣武城,沿途风驰电掣,排开密实的雨帘。
  被秦九歌用严厉的目光赶出狮子楼,冷风吹得死胖子栽了一个跟斗。
  完了,大师兄凶多吉少,进了狮子楼,能有活命?
  宗门弟子,来自天南海北,从五湖四海聚集,缘分勾连,最重要的就是团结。
  大师兄遇险,死胖子不能袖手旁观,可他现在的实力,狮子楼内谁都能轻松解决他。
  恒有钱忙着把所有人布置进狮子楼,死胖子在他眼里,只跑了只耗子,只要秦九歌不跑,恒有钱懒得分出人力。
  莫家主心存忌惮,倒是没有赶尽杀绝,所以死胖子出了狮子楼,并没有遇见截杀。
  公然在城里制造混乱,没有人敢。
  冷雨把胖子淋醒了,死胖子从泥浆的水坑爬起,脑海里坚定信念。
  快,假如现在跑回灵霄宗求救,大师兄尚且有一线生机。
  远水不救近火,饮鸩不能止渴,死胖子没有办法,只能贿赂守城卫士。
  刚才大师兄把两个储物戒指交给自己时,戒指里的灵石并没有取出。
  现在,死胖子俨然是身怀千余灵石的富翁。
  胖子是讲良心的,他的本质是憨厚的,假如换成其他人,指不定见死不救,说不准上去补两刀,光明正大继承大师兄的遗产。
  死胖子没有这么做,他是个正直的人,秦九歌要是得知,相信会好好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对死胖子好点。
  到了城门口,死胖子二话不说,丢了三百块灵石。
  耳目闭塞的死胖子不知道,这三百灵石,放在任何人手中都是不小的巨款。
  负责守卫城门的卫士,他们每个月的供奉,也才十块灵石,已经是优待。
  当死胖子豪气干云的随便拿出三百灵石,要守卫们行个方便,守卫的内心是很纠结的。
  下雨天,死胖子和灵石很般配,三百灵石,死胖子在守卫眼中比儿子都顺眼。
  见死胖子是人族,又是纯正的宗门弟子,出身比藏獒还纯血。
  守卫搞不懂,再等几个时辰天就亮了,到时候出城门一分钱都不用花,为什么对方满脸出城找厕所的表情呢?
  死胖子不敢说真话,华鼎宗和莫家在宣武城的根基很深,说了真话,怕是有杀身之祸。
  胡编乱造,死胖子通红着脸:“我来城里的春宵馆找乐子,被家里的母老虎发现了,现在正在全城搜捕我。”
  守卫们恍然大悟,这个死胖子很花心啊,以他平庸的相貌和臃肿的身材,能找到人生的知己已经是万幸,居然还红杏出墙。
  纷纷对死胖子投去鄙视的目光,可三百灵石的面子着实不小,守卫偷偷开了后门,让死胖子出城。
  宽大厚重的城门打开一条门缝,守卫踮着脚步说:“快点从门缝里挤出去,要是被人发现,我们饭碗不保。”
  死胖子破天荒的急了眼,冲着那个三十岁的中年人说:“多谢大爷行个方便,大恩大德,容我以后报答。”
  对方摸着下巴三寸胡须,揉了揉眼角的鱼尾纹,大爷的,我有这么老?叫大哥多合适,王八蛋。
  “嘿,你怎么还不出去!”对方见死胖子卡在门缝里,顿时慌了。要是来了人,看见他们几个中饱私囊,饭碗还要不要了。
  看见死胖子卡在缝里招手,颇有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的趋势。
  守卫严肃,大义凛然说:“三百灵石,给出不退啊。”
  “他大爷的。”死胖子说出三个字,肚皮高高顶起,“我卡在门缝里了,快被挤死啦。”
  “混蛋,吃这么胖干嘛。昨天有人花了三块灵石偷偷出城,人家并排两个人,都过去了。”
  守卫骂道,真是不争气。
  “三块灵石?”死胖子傻眼。
  天啊,他花了三百,大师兄要是大难不死,等待他的肯定不是秦九歌诚挚的感谢。
  死胖子退缩了,要不还是等大师兄自生自灭,咸吃萝卜淡操心,真麻烦。
  守卫自知说漏嘴,宣武城的潜规则,三块灵石便可以连夜出城,现在有个傻大个出三百,不可谓人傻钱多。
  走过去,守卫朝着门缝里踹了几脚,颇具塞马桶的精髓,把死胖子从门缝硬生生塞出去。
  轰隆。
  城门关闭,断绝死胖子要回损失的打算。
  呜呼,死胖子发痴发呆,突然不想解救大师兄了,要不还是等他死了天公地道的继承他的遗产吧。
  挂满红灯笼的狮子楼内,红光覆盖城东一角,点燃天际。
  红光并不喜庆,反而在烟云朦胧又清冷的黑暗里,多了份血色白骨。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