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狮子楼

更新时间:2018-07-09 20:21: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96

狮子楼,正是秦九歌和死胖子吃霸王餐的地方,莫家的嫡系产业之一。
  莫传说犯难了,连夜派人,把恒有钱的计划告知秦九歌。
  他觉得,要是恒有钱整不死秦九歌,光靠秦九歌满肚子坏水,莫家经不起他玩的。
  暗中通知秦九歌,又把狮子楼的场地交给恒有钱折腾,莫家等于两边不得罪。
  面对莫传说突然不让家族势力掺和进来,恒有钱并不意外。
  虽然,华鼎宗的精英被带去参加一件大事,但从华鼎宗,恒有钱也抽掉了十名罡阳境执事。
  再加上,恒有钱请到一位天启门的内门弟子帮他出手,对方不久前已经抵达浩清境初期,实力不菲。
  两个浩清境,十名罡阳境,就连浩清境后期都能一战,对付一个罡阳境中期的小子,大材小用。
  秦九歌如果在场,会发现,恒有钱请的那名外援,正是在拍卖行见过的钱云。
  钱云同宋乐素有嫌隙,听手下禀告,宋乐在宗门里大放光彩,已经开始朝亲传弟子进发。
  钱云怕被打击报复,一直在宣武城购买修炼丹药,用丹药辅佐灌输勉强到了浩清境。
  花光钱财的钱云,遇见恒有钱,立马引为知己,并答应对方出手。
  钱云自信,自己是天启门内门弟子,说出去,只怕对方吓得自废修为跪倒在地,这钱好赚不亏。
  莫家保持中立,消息连夜送到秦九歌手中,胖子发怵:“师兄,我们快点跑吧。”
  “糊涂。”
  秦九歌没想到恒有钱为了对付自己,下了大本钱,“城门晚上关闭,你以为我们跑得掉吗?华鼎宗在附近全部是眼线,一旦我们出城,必死。倒是待在宣武城,城中不许械斗,恒有钱不敢光明正大的动手,否则犯不着请我去狮子楼。”
  “那怎么办?”
  死胖子的脸都皱得不成模样,秦九歌很喜欢胖子无声衬托自己:“当然有办法,不就是鸿门宴嘛,明夜,我去!”
  自古以来,用鸿门宴杀人的,成功概率都不大,况且秦九歌有自信,到时候他们真的敢出手,自己跑出狮子楼也就安全了。
  “师兄。”
  死胖子两眼泪汪汪,好崇拜这种孤胆英雄,虽千万人吾往矣,何等悲壮激烈!
  “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笞天下。世间艰难险阻,我,不怕!”
  秦九歌掷地有声,谈笑风生,只当狮子楼、恒有钱都不存在了。
  真正的豪情,面对千军万马,刀枪剑戟,只不过一瓢酒,一柄剑一片心。
  “师兄!”死胖子激动的叫道。
  “不用说了,我要去,我知道你会生死无悔的跟着我的。”秦九歌看着死胖子,和他的关系好铁啊。
  “不是,大师兄。我是说万一你惨遭不幸,师弟我一定会苟且偷生,不对,是保存实力,给你报仇的!”
  死胖子不傻,请帖上都说了,请的是秦九歌。咦,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这让死胖子也忧郁了,深深陷入这种哲学问题,无法自拔。
  “哎,我诚挚邀请你陪我赴死。”
  秦九歌盛情邀请,吃霸王餐都一起,去鸿门宴当然也是啊。
  死胖子快把头摇断了,哭着说自己没有娶三师姐,又没有吃遍天下美食,要是死了,会死不瞑目。
  君子不强人所难,秦九歌同意不让死胖子去狮子楼,以他淬灵境九级,挡不住那么多明枪暗箭。
  次日,天黑,月昏沉沉,与天地犹如隔了层毛玻璃。
  心慌慌,乌云密布,穿梭于天际,黑压压捂得人心里压抑。
  宣武城寂静,街上被若有意的削掉人群,大路连条死狗都没有。
  星辰隐蔽不见,空气干冷,到最后,月华溃散在天空,黑云迸出丝线长短的细雨,浇灌宣武城的青砖石路。
  大街上,寂静得很,唯独屹立在街角的狮子楼,楼上灯火通明,张灯结彩。
  楼下,莫传说翘首以待,想秦九歌不来,又想他来。
  等到恒有钱把对方碎尸万段,莫传说甚至无法控制自己,他也会上去捅两刀。
  即将见到那个下流的混账,莫传说克制自己,他怕看见对方人嫌狗不待见的脸,会跟着恒有钱一起干。
  万家灯火灭,唯独狮子楼显现着血色红光,以至于烟雨朦胧中,甚至仿佛是吞人的兽口,血腥诡异。
  看着窗外细雨纷纷,恒有钱吐出一口白气,秦九歌没有出城,对方大概想不到,会有这么一招吧。
  宴会设置在第三楼上,大摆宴席,周遭五光十色,醉眼暖欲,酒菜暗藏绝命丹。
  第二楼,房间内,十名罡阳境,二十名淬灵境九级手持寒刀厉剑,早已埋伏。
  最底层,除了几十名迎宾女子,暗藏气机大阵,由四品阵法师布置,将人和战斗只圈禁狮子楼内。
  三层古色古香的酒楼,每层均暗藏杀机,今日便是浩清境后期强者,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窗外洒雨,瓦舍润湿青苔,顺着屋檐角化为流光玉珠,层层剥落,滴滴答答。
  秦九歌持一柄油纸伞,身穿素衣,平凡而干净。
  一身洁白,头解发冠,随意挑了根彩色丝带系着长发,披洒在肩膀。
  潇洒随意,风轻云淡。
  少年有三千青丝,每一根,都象征着年青的活力。
  洁白修长的手指,撑着刷油蜡黄的伞柄,秦九歌缓步走在细雨微润的街道,脚步踏在青石上,铿锵有力。
  死胖子随在身后,护着秦九歌抵达狮子楼。
  毕,秦九歌收掉油纸伞,仍是刚才的模样,脸上波澜不惊,足履衣角,只有几点泥泞的污垢。出凡尘而不染,至高山而心淡。
  莫传说见了,竟生出卿本佳人,奈何成贼的感慨。
  好一翩翩少年,面若冠玉,唇红齿白,一等一的美男子。
  侠客风范,像是未出鞘的剑,虽无锋芒,但若出鞘,必染血色梅花。
  明知楼里天罗地网,他还敢来,不得不令莫传说佩服。
  看来之前是误会,这位少年,绝对是敢作敢当的英雄好汉。
  莫传说放下芥蒂,气势温润,钦佩道:“在下莫家家主,秦兄弟,楼内设宴,请!”
  没有称呼自己为老夫,莫传说平辈相交,无半点架子。
  “秦九歌。”平如深潭的三个字,秦九歌毫不迟疑,阔步踏入狮子楼,俏脸印衬在红色烛光下。
  莫传说硬着头皮跟上,他能帮的已经尽力,到底是龙是虫,宴会上自见分晓。
  “对了。”
  到了上楼的楼梯口,秦九歌停下,和平的狮子楼内变得紧张。
  气氛微妙,恒有钱盯着秦九歌的举动,二楼的伏兵握紧武器踌躇不决,还没到三楼,阵法不能启动。
  秦九歌讪讪一笑,自我谴责:“在下身为宗门大师兄,师弟们尚且没有夜宵过夜,我却花天酒地,实在惭愧。”
  “那么,秦小哥的意思...”莫传说纳闷了,怎么说些无关紧要的事。
  “狮子楼的大套餐和狮子头不错,能否给我来点,让我准备带回宗门分给师弟们?”秦九歌温柔说道,真正提现大师兄的风范。
  莫传说面无表情,问:“要多少?”
  心感不妙,所谓画龙画虎难画骨,对方莫非真是披着人皮的混账?
  “不多,我灵霄宗上上下下,八百人而已,来个八百份吧。”秦九歌随便报了个价。
  莫传说见秦九歌丝毫没有给钱的打算,心道你丫吃霸王餐上瘾了,八百份啊,得多少钱!
  “恐怕,那个。”莫传说踌躇婉拒,“要时间,至少三个时辰吧。”
  “没关系,我等。”秦九歌一屁股坐下,既不出去,也不上楼。
  楼上的动静,他自然听在耳中,杀气昭然。
  “当然,有预备的食材也可以。”秦九歌像是对着自己说道。
  莫传说咬牙,他感受到暗处恒有钱杀人的目光,颤抖着手吩咐:“去,把厨房所有食材拿出来。”
  狮子楼关张前被秦九歌胡吃海喝一顿,厨房里,勉勉强强有六百份食材。
  灵霄宗上下,满打满算不到三百人。
  笑着把食材放进储物戒指,对方果然不给钱,秦九歌招呼来胖子:“去城主府附近的客栈住一宿,明早离开。”
  城主府里,应该就是牧原长老修炼闭关的地方,在那里,万万没有人敢破坏规矩私自打斗。
  死胖子住在那,无疑是安全的。
  被秦九歌严厉的目光所制止,死胖子鼻头一酸,接过储物戒指,犹如接过秦九歌的骨灰,背过头跑了出去。
  细雨不断,阴云绵绵,好冰冷的天。
  见死胖子脱险,秦九歌往上踏了一步,居高临下的俯视莫传说。
  神色如同龙隐宇宙,不可捉摸,帝王驾驭天下,亦如此。
  不错,他是吃霸王餐了,吃霸王餐的最高境界,不只是白吃白喝白拿还不给钱,吃完后,还要把馆子拆了,方才是霸王!
  鸿门宴,小爷早八百年就看过了,何惧之有!
  秦九歌在宣武城里闹得沸沸扬扬,他的事迹威名远播,甚至传到宣武城外的犄角旮旯。
  山洞里,有一个人暗自喘息,轻吐着浊气。
  他颧骨高凸,眼窝深陷,身上尽是还未干涸的血斑。
  杀气从他眼睛里喷出来,至少要杀上千人,而且是慢条斯理的将对方折磨死,方才有那种入髓的杀气蕴含。
  这人,便是在人族凶名赫赫的大盗,刘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