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八仙过海

更新时间:2018-07-09 16:14: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96

像是秦九歌这类为了吃饭而吃饭,且吃了一桌子还在往上面添,真的没见过。
  “他们吃了好多东西,山珍海味,金玉珠食,有钱给吗?”有人问,保守估计也得几十块灵石,价格不菲。
  “笑话,吃饭不给钱,那成什么了。”有人朴实说话。
  “对啊,莫家实力不菲,不会有人不给面子的。况且咱们宣武城,一向民风淳朴,治安优良。”
  有个老人捋着白胡须,笑呵呵称赞牧原长老治理有方。
  死胖子吃了两桌子饭菜,酒足饭饱,喝得醉醺醺,脸上出现浓郁的坨红。
  秦九歌没有喝酒,只是抚摸着怀胎三月的肚子:“师弟,吃饱了吧?”
  “饱了。”死胖子被食物填满,很幸福,这种幸福只在得到戎可可为妻之下。
  “满意吗?”
  “满意!”
  “开心吗?”
  “开心!”
  看见死胖子开心,秦九歌也开心了,谁叫他是大师兄,得照顾着师弟师妹。
  站起身,秦九歌捶了捶胸口,顺气说:“那我们走吧。”
  “师兄,结账啊。”死胖子说道,眼巴巴看着大师兄一掷千金。
  秦九歌白眼,哼着鼻子:“大师兄没钱,我属貔貅的,许进不许出,不行啊?”
  “那,我们吃饭没有给钱呢。”死胖子小声说,预感不妙。
  拍打死胖子富有弹性的肌肉,秦九歌笑道:“吃霸王餐,这个提议怎么样?”
  死胖子摇头,做不出来。
  “莫家欠我灵霄宗几百灵石,吃他点东西,算什么?”秦九歌很有底气,既然莫家紧闭家门不出,自己就想办法把他们逼出来。
  对于怎么折腾人,秦九歌可谓得心应手,完全多亏于灵霄宗历代祖先的教导。
  挺着个大肚子,二人下楼,迈步要离开。
  对啊,借钱的是大爷,死胖子现在摆足了大爷的架子,很蛮横。
  账房老头见了,不敢拦住死胖子,于是拦住他身边俊美的青年。
  “这位少爷,你们还没付钱呢,一共三十二块灵石,算您三十怎么样?”
  “什么?”秦九歌谨慎退后一步,眼睛瞪大,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老头:“吃饭还要给钱,是哪家的规矩?”
  “什么?”换做老头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二人,吃饭不给钱,你作死呢?
  “两位要吃霸王餐?我莫家在宣武城,南来北往尚且有几分薄面,各位想清楚了。”
  老头收起见谁都笑眯眯的模样,冷着脸,赫然也是罡阳境初期修为。
  “哼,小爷吃饭,从来不给钱!”
  秦九歌底气十足,自己在灵霄宗的食堂里,那是不给钱的。
  “给我抽他们!”老头怒了,挥起拳头就上,轻易被秦九歌躲开。
  死胖子修为不高,喝得醉醺醺,终于遭了毒手,悲壮的倒下身躯。
  秦九歌打着给师弟报仇雪恨的幌子,酒楼里桌椅俱烂,食客纷纷逃命,被迫停业。
  理直气壮的拿出莫家签订的借条,秦九歌向四面八方招了招,说明缘由,居民哗然。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这种做法且不说是否欠妥,莫家抵赖关闭家门,确实没有诚信可言。
  混迹在人群中,那些和莫家合伙的商人有些犹豫了,考虑是不是暂时终止合同,免得被骗。
  酒楼的负责人见了,急忙忍着痛,小跑到莫家大本营,向莫传说汇报。
  接着,秦九歌和死胖子到了莫家主管的坊市。
  根本不用闹事,让死胖子堵在门口,除非有牙签形状的人,否则万万无法进店。
  乒乒乓乓,再一次打斗,桌椅俱碎,人员逃散。
  负责人又哭哭啼啼跑到大本营,向家主禀报。
  莫传说不得不再次召集长老议会,再这样搞下去,莫家不是自生自灭,是不生自灭!
  打蛇打三寸,秦九歌朝着莫家命脉出手,断人钱财,比杀人父母还狠。
  看秦九歌的架势,除了浩清境家主出手,寻常罡阳境根本拿不住他,哪怕浩清境初期都够呛。
  莫传说的心有些动摇了,再任由对方搞下去,且不说损失,全城都会孤立莫家。
  没有诚信和人品,是无法立足的,像是秦九歌这类五毒俱全还没羞没臊活得有盐有味的,实在稀有。
  “等等吧,先把产业关门,看他怎么办!”抱着以柔克刚的想法,莫传说下令,他不信秦九歌敢打上门来。
  到宣武城的第二天,清晨美好,阳光和煦,高风送爽。
  洗脸刷牙,秦九歌继续带着死胖子,准备找莫家的茬。
  不愿意见,秦九歌并不在意。
  莫传说不想见他不要紧,到时候,莫传要哭着喊着求见他的。
  昨天发生的事,半个宣武城传遍,奇怪于莫家的态度,居然把所有坊市和商铺关门,俨然准备缩死在乌龟壳里。
  大家好奇,那两个讨债的人,会怎么处理。
  早料到莫家龟缩不出,对方越是如此,秦九歌越相信有阴谋。莫传说是浩清境中期修为,会怕自己?
  秦九歌不信,对方处处忍让又拒不还钱,显然是在拖延什么。
  “必须打草惊蛇,敲山震虎!”秦九歌对自己小声说道,现在宣武城变得燥热了,有种大暴雨前的浮躁气,山雨欲来风满楼!
  “请大师兄吩咐!”死胖子闪着乌黑的小眼睛,头一次看见连脸都不要还理直气壮的人,好厉害。
  “去,买三桶红油漆,搬到莫家大门口!”
  秦九歌直捣黄龙,径直到了城中的莫氏本家。
  “小胖要买田,小胖要买房,小胖欠我三千六至今没还钱。利滚利,利滚利,不还就泼油漆。利滚利,利滚利,不还就泼油漆。”
  秦九歌哼着歌,当着全城男女老少,开始泼油漆。
  在莫家外围的白墙下,他写上触目惊心满带恐吓的话。
  外人看了,尚且心惊肉跳,偷偷跑回去看看家里有没有失火。
  更别提处在暴风雨中心的莫传说,那心里,真拔凉拔凉。找人出去说理?
  现在全城都知道莫家欠钱不还,欠多少?
  三千六百块灵石。
  莫家主几乎吐血,混账,明明只借了八百,什么时候变成了三千六,你怎么不去抢啊!
  躲在家里?
  看着长老弟子满脸悲愤,大有一头撞死堂下的架势,莫传说心里后悔,他低估了现在的年轻人。
  倒不是佩服秦九歌有什么本事,只是对方无耻又下作的卑鄙手段,莫传说恨不得跑出去,揣着把菜刀和对方同归于尽。
  莫家外面已经吵翻天,里三层外三层,来来回回又三层。
  到处是看热闹的人群,人山人海,还有不断往这边挤的,如同朝圣。
  看热闹的人一多,那些在莫家坊市的小贩也把商品拿到莫家门口贩卖,一时间人声鼎沸。
  到处是讨价还价的吆喝声,极大拉动了宣武城百姓的经济内需。
  白墙上,死胖子奋笔疾书,有写歪歪扭扭的拆字,有写鲜血淋漓的死字。
  内容暴力,很露骨,表达死胖子愿意和莫家祖先发生超友谊关系。
  莫传说失魂落魄的坐在大堂,几乎吼着说:“快,快请他进来!”
  长老连滚带爬的跑出去,打开尘封多日的黑漆大门,上面沾满了红油漆。
  不敢有半句怨言,那位长老迈着小碎步,就差跪地求饶。
  秦九歌笑了,灵霄宗大师兄,专治各种不服,要是莫家依然闭门不出,他还有很多招数。
  弯着腰,看见密密麻麻的人潮,那位长老压住喧嚣的杂音,问:“请问,谁是秦九歌秦公子?”
  秦九歌当仁不让,站出来,指着院墙那边正在写字的死胖子:“他就是秦九歌!”
  长老眼中喷火,拳头捏紧,好一副不共戴天的模样。
  “请秦公子进莫家!”长老说完,又改口,“不对,是抬进莫家!”
  死胖子哭爹喊娘的被拉进莫家大宅,十根手指不屈的抠在门板上,被人慢慢掰开。
  莫家上下的人笑得很邪恶,有人拿出了水火棍,有人拿出了杀猪刀,盛情邀请所谓的秦公子进莫家谈谈人生。
  “天杀的,我不是秦九歌,我不是!”
  死胖子的声音渐行渐远,大戏收场。
  很快,莫家意识到,死胖子不是秦九歌。趴下地上哭哭啼啼的人,满嘴求饶,显然不是坏得流脓,怎么可能想出那么卑鄙歹毒的计谋!
  于是,死胖子被相敬如宾的请出莫家大宅,临了踩断莫家的大门栏,都无人敢吱声。
  莫家主吃了闷亏,当着全城老少,把三千六百块灵石交付给秦九歌,撕碎焚毁了欠条。
  没有见识到秦九歌的实力,然而莫传说被对方恶心到了,他怕利滚利,到时候成了七千二百块灵石。
  若秦九歌真是敢狮子大开口,莫家主顶着老脸不要,也得找个月黑风高八字恨阴的夜晚,一个人悄悄吊死在灵霄宗的老歪脖子树上。
  三尺红舌血染眼珠,就问他们怕不怕!
  割地赔款的莫传说,坐在大堂里很郁闷,他相信,恒有钱要对付秦九歌,下场更很惨。
  很快,恒有钱传信,要莫传说在狮子楼,会请秦九歌喝和头酒,化解误会。
  说是请客吃饭,实则狮子楼内,布置了七七四十九重匿气阵法,里面打翻天也传不到外面。
  到时候,在狮子楼内坑杀秦九歌。
  不会“惊天动地”,对宣武城内一切必然毫无影响,自然没有人追责。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