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初来乍到

更新时间:2018-07-08 20:58: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93

可怜啊,死胖子磨盘大小的脸,买一面超大号镜子都不能看见自己的全部,真是可悲啊。
  死胖子浑身寒毛竖起,大师兄真是高人行事,猜不透啊。
  宣武城内,华鼎宗早就给莫家下达命令,务必要他们废了秦九歌。
  华鼎宗实力强悍,远远超过莫家,否则莫家绝不会把嫡系弟子千方百计的送到华鼎宗。
  这次针对秦九歌的阴谋,华鼎宗因为有事,只派遣了大长老恒有钱出马。
  至于华鼎宗宗主和高富帅及其长老,则去办一件相当重要的大事,甚至关乎华鼎宗百年后的霸主地位。
  恒有钱坐在莫家大堂里,神情高傲,对旁人爱答不理。
  莫家中,只有三位浩清境强者,莫家家主是浩清境中期境界,略高恒有钱一个小等级。
  接受到华鼎宗给的命令,莫家家主莫传说,心里是拒绝的。
  自己的名字都叫莫传说,说明莫家主骨子里是个低调的人。
  事实证明,闷声发大财,莫家这十来年在莫传说的经营下,已经在宣武城拥有极高分量。
  修为比莫传说低,恒有钱的谱儿却比莫传说大,他们华鼎宗宗主,是浩清境巅峰强者,凝丹境不出,已无敌手。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强者为尊,这就是崇灵大陆万古不破的金科玉律。
  为了保证秦九歌孤身一人,恒有钱要莫传说拖住秦九歌不动,他好探查对方是否有暗手。
  所谓拖着不动,就是让莫家紧闭家门不出,秦九歌则在门外破口大骂,像是带着瓜皮帽的黄世仁,生生要把莫家里的杨白劳逼死,搞出人间惨剧。
  民无信不立,欠钱不还,莫家的信誉就会在宣武城下降,哪怕华鼎宗能够给些补偿,但十年经营亏霍一空,莫家难以立足。
  况且请人家吃饭又把人家宰了,这事怎么看,都里里外外充斥着混账做派,以后谁敢跟莫家亲近?
  莫传说笑眯眯送走恒有钱,脸色僵板,已经冷得能结冰。
  几位家族长老,对此也表示反对,莫名其妙废掉人家宗门里的大弟子,万一人家宗门有高手,莫家难逃灭门之祸。
  “去,把莫再提莫再讲给我叫过来!”
  用力在桌子上烙下清晰的巴掌印,莫传说恨不得弄死这两个混账,事情都是因为他们而起。
  莫氏兄弟战战兢兢的跪在大堂里,两个罡阳境敢如此嚣张,全是因为他们身后有莫家这棵大树。
  越是世家大宗门弟子,越会计较得失,覆巢之下无完卵!
  “你们老老实实和我说,恒有钱要对付的那个弟子,实力如何?”莫传说闭住气,心里升起无力感。
  “他,他是罡阳境中期修为。”莫再提垂着头小声回答。
  “似乎不高啊,恒有钱不能解决?”莫传说又问,华鼎宗悄悄对付人家,事情肯定不简单。
  再说华鼎宗的精英又不出面,貌似是因为更加要紧的大事。
  “那个宗门的长老,很强。”莫再讲要机灵些,回忆那日的情景,“似乎连大长老都颇为忌惮。”
  “大长老个屁!”
  莫传说砸碎茶碗,喷着口水骂道:“好事想不到我们莫家,就只有这种扣屎盆子的事才来找我们!如今我们做了这事得罪灵霄宗,一旦他们的浩清境打来,华鼎宗难道会帮我们拼命?”
  堂中有个长老不无担心的说:“家主,要是不按照华鼎宗的吩咐,我们莫家就此得罪华鼎宗,恐怕会遭到打压。”
  “哎,那灵霄宗肯定有浩清境坐镇,否则以华鼎宗的霸道,不可能用这种弯弯绕。”
  莫传说叹息,两头他都惹不起,在以实力说话的世界,很少有阴谋诡计。
  华鼎宗为了加害那个灵霄宗弟子,不惜摆下大阵等人家来闯,莫家算是倒了血霉。
  事关家族兴衰,血浓于水的亲情和依赖无法割舍,大堂陷入死寂,未有人出声。
  直到莫传说拍板:“罢了,你们先下去,这几日关闭家门,严守莫家不许外出。我倒要看看,华鼎宗费尽心思要对付的弟子,是否有过人之处。”
  莫传说方正的国字脸上,浓眉大眼出现一丝狐狸的狡黠,厚厚的嘴唇轻啧声,摩擦着手掌心练武磨成的老茧。
  能把家族壮大在龙蛇混杂的宣武城里,莫传说更是出了名的心思缜密,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心直口快。
  他打算先看看形势,假如秦九歌真有什么过人之处,莫家全体不能给人当枪使。
  隐约,莫传说迫不及待要见识那个让恒有钱咬牙切齿的青年,对方定然是个能人,或许是年青俊杰。
  倘若真能成大器,莫家不介意卖掉华鼎宗,少了华鼎宗顶多是发展有所局限,宣武城里的势力格局还由不得华鼎宗说了算。
  真正的主宰者,宣武城里,是已经踏入凝丹境的牧原长老。
  那是真正得到金丹大道,拥有极大神通能活千岁的怪物,要是华鼎宗敢坏了规矩,牧原随便动动手指,都能碾杀对方几十次。
  来过宣武城,秦九歌轻车熟路,想起上次还有宋乐陪同,这次换成死胖子,明显要人畜无害得多。
  靠打听,秦九歌找到莫家所在,听说莫家家主名叫莫传说,这种取名字的思路很得莫再提莫再讲的风格。
  秦九歌怀疑,他们就是同个家族的,难道莫家真的胆大包天,敢在宣武城里对自己下黑手。
  摇摇头,应该不可能,秦九歌公然出现在莫家附近,丝毫没有察觉,在暗处,一双丑陋又龌蹉的眼睛正死死监视自己。
  “师兄,他们不开门!”死胖子堵住莫家大门的三分之二,叫门,里面死活没人应。
  “大哥留步,容我一问。”怕里面有埋伏,秦九歌不可能傻到进去送死,拉住一个干瘦黄脸的汉子问。
  “什么事?”对方见秦九歌嘴甜,倒也没什么怒气。
  “这位大哥相貌不凡,必是人中龙虎。”
  “哈哈,你小子真会说话,有什么要问的?”对方心情大好,慷慨说道。
  “小弟想问问,怎么莫家紧闭门户不出,是出了什么事情?”提起莫家,在宣武城倒是不大不小的势力,干瘦黄脸汉子倒是知道些。
  “不清楚,从昨天开始,莫家就不许人进出,说是要防着什么人,十日内,莫家不会出来见任何人或势力。”
  “哦?”
  秦九歌敢肯定,对方是打算赖账,又仗着是自己家地盘,谅灵霄宗不敢打进去。
  “那莫家在城中的生意,还在开张吗?”凡是城内家族,主要收入是靠城内坊市和店铺维系开支,秦九歌有此问。
  对方想了想,握拳砸手:“那倒是没有关门,莫家的各个生意还开着,今天早上还门庭若市呢。”
  莫家主还是太单纯了,以为要债的只会来自己的本家闹事,再说只是欠了几百块灵石,犯不着跑到自己的店铺找麻烦。
  所有莫传说只下令关闭本家大门,至于城内的莫氏店铺,还在照常经营。
  “那就好办!”秦九歌奸笑两声,犹如三伏天吹过一阵酸臭的寒风,熏得黄脸汉子急步走开。
  天啊,对方笑得好奸邪,莫家有难了!
  “师弟,饿了吧?”秦九歌微笑问着胖子,关切之心增幅大师兄的伟大光环。
  胖子无法拒绝吃,哪怕成了死胖子,都要带各种美味陪葬。
  “饿!”
  吞着口水,死胖子嗅到空气里美食的余芳,忽略了大师兄不良的眼神。
  为了保平安,死胖子身无分文,穷得叮当响,不怕大师兄让自己结账请客。
  低估了秦九歌的下线,其实秦九歌的思想很朴实,欠钱的是孙子,借钱的是大爷。
  假如莫家没有万法境坐镇,大概会深深记住这个人生哲理。
  吃饭给钱,多稀罕啊,吃霸王餐多合适。
  “跟我走,有肉吃!”
  区区六个字,死胖子服了,心服口服声音服,简直没有不服的地方。
  来到莫家掌管的高级酒楼,秦九歌像个二大爷走进去,仰着头,用鼻孔看人。
  “好酒好菜,快点上!”来到最为昂贵的包房,秦九歌心中那个美啊,这才是人过的世界。
  人生匆匆如朝阳,晚来青丝变华发。
  秦九歌的梦想很简单,喝最烈的酒,骑最野的马,唱最动听的歌,杀最帅的人。
  人生得此,夫复何求!
  正当秦九歌慷慨人生何处不交欢时,死胖子已经开吃,颇得鲸鱼吞海的霸气。
  唰唰。
  桌子上三叠盘子变成空盘,比舔过还干净,死胖子仍不满足,继而伸出罪恶的手。
  身在灵霄宗,死胖子不敢放肆,要是这个月的粮食超过三长老预算,三长老会让死胖子知道什么叫绝望。
  到了宣武城,死胖子满怀少女初心。大师兄带他下馆子,当然是他请客,那就不用客气,不能气吞山河,怎么对得起大师兄良苦用心。
  秦九歌丝毫不见肉疼,跟着死胖子胡天胡地,转眼把满满一桌子的饭菜全吃进肚。
  满堂宾客,和厨房的大厨全傻眼了。
  妈呀,修士到了浩清境,基本可以辟谷。
  因为五谷蕴含杂质毒素,除了有口腹之欲的少数人,很少有人会这么个饿死鬼投胎的吃法。
  别看酒楼里人满为患,那都是摆个架子。
  其,主要是为了谈事罢了。
  这就是局。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